论文范文: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 ——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7-09 10:06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工商管理
近年来,在传统通信业务发展几近天花板、行业内同质化竞争胶着、外 部互联网浪潮冲击不断等背景下,通信业运营商亟待通过转型找到新的增长 点。互联网金融以其普惠性、便捷性
近年来,在传统通信业务发展几近天花板、行业内同质化竞争胶着、外
部互联网浪潮冲击不断等背景下,通信业运营商亟待通过转型找到新的增长
点。互联网金融以其普惠性、便捷性以及与信息技术紧密的关联性等特点,
成为了通信业运营商转型的新战场。电信公司将互联网金融作为转型升级 3.0
战略下业务生态化转型的重要抓手之一,通过“通信+互联网金融”跨界融合,
为用户提供新型消费产品、渠道和体验,同时联合互联网金融产业合作伙伴
和平台形成共生、共荣、共赢生态圈,以此打造差异化竞争新业态。SC 电信
公司在转型战略的引领下,不断地尝试和探索,在全国率先推出以“发了”
业务为代表的跨界融合新业态,获得用户青睐,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响。但是,
由于专项税收法规适用争议等原因,使新业态背上了沉重的税负包袱,不满
足企业“提质增效”的发展要求。纳税是企业生产经营中无法回避的法定义
务,但通过合理、有效的筹划,企业也能从纳税活动中找到价值增长点。面
对发展压力与效益要求,如何开展有效纳税筹划,减轻税负包袱、支撑业务
发展、同时有效控制风险,是企业面临的难题。
在对企业纳税筹划的已有研究中,少有针对某一具体新业态案例,深入
剖析业务模式、问题成因、并从理论和实务操作两方面进行进一步细致分析
的研究。本文以 SC 电信公司“通信+互联网金融”融合典型新业态“发了”
业务为案例,详尽展示了 SC 电信公司在产品的初创期、发展期,动态分析不
同时期的市场发展要求、政策适用风险、非税成本平衡等多种影响因素,并
基于对多种因素影响利弊的权衡判断,对纳税筹划的思路与方法做出的选择
与调整。最终运用“税收链”管理思维,厘清税务局、用户、合作伙伴等参
与方利益,从业务流程、合作伙伴、用户感知、可适用政策等多角度切入,
前置化沟通政策适用风险,逐一落实协议约定、系统支撑及客户服务配套。
通过业务和税务的高效配合,形成了在当前环境下行之有效的纳税筹划支撑
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方案,并取得不错的经济效益、管理效益及发展效益。最后提出了该方案在
后续实施中可能面临的风险及保障措施。
本文立足工作实际,从典型案例中分析总结出电信业跨界融合新业态纳
税筹划的特点与应对思路。在跨界融合已然成为当前及未来商业模式发展新
常态,提质增效、高质量发展成为企业发展新要求,税制改革不断深化、涉
税风险监管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对 SC 电信公司接下来在更加复杂的环境
下,面对不断衍生、迭代的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
时为整个通信业企业面对跨界融合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提供一些借鉴,具
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理论意义。
关键词:通信业 互联网金融 纳税筹划 税务风险
2
ABSTRACT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under the background, the traditional business growth of
telecom enterprises has approached the ceiling, the competition within the industry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homogeneous, and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enterprises hits the industry from outside continuously. The transformation is
imminent, and internet finance becomes one of the keys. Telecom regards internet
finance as one of the important starting points of its transformation strategy. By
developing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business of “communication + Internet
finance”, it may provide users with new consumer products and experiences, form
a win-win ecosystem with internet financial industry partners, and create a
differentiated competition path. Under the strategy, SC Telecom has developed
and launched a new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business model named “Fa Le” which
is favored by users and has a good market response, taking the lead in the Telecom
Group. However, as a result of the disputes over the application of special tax laws,
the new business model is burdened with heavy tax, and failed to meet the
development requirements of “improving quality and efficiency” of SASAC. Tax
payment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business management, and tax planning is one of
the important means for enterprises to realize value-added. Therefore, aiming at
problems mentioned above, the significant problem is building an effective
tax-planning program that may reduce tax burden, support business development
and control risks at the same time.
In the existing research on enterprise tax planning, there is little research on a
specific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business model and further analysis based on the
causes and explorations of solutions from both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aspects.
Closely around the “Fa Le” case of SC Telecom,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auses of
its tax burden dilemma and the explorations and selections of the tax-planning
programs. Use the “tax chain” theory to clarify the interests of every participants
and look for the breakthrough point from multiple perspectives. Dissolved the
1
Research on Tax Planning of Telecom Enterprises’ New Business Model of Integration with Internet Finance
—An Analysis Based on SC Telecom
applicable risks of the tax laws by communicating with the tax commissioner in
advance. Implement the detailed measures of the adjustment of contract terms, IT
systems, customer services, etc. Through the efficient cooperation and joint efforts
of various departments, finally an effective tax-planning program under the
specific circumstance has been built, and it makes the company obtain both
economic benefits and management benefits from it. In the end, it points out the
possible risks and its future guarantee measures.
Based on my experience and practical work, closely around the “Fa Le” case,
this paper analyzes and summarizes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building an effective tax-planning program of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business of
“communication + Internet finance”. Under the background, that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has become a new normal of business model development, improving
quality and efficiency becomes a new requirement of enterprise development, the
deepening tax system reform increases the regulatory risk of enterprises. The
research in this paper may provide guidance for SC Telecom’s upcoming
tax-planning program, and play a useful reference role for other enterprises’ tax
planning of cross-border integration, which is practically and theoretically
essential.
Keywords: Telecom Enterprises; Internet Finance; Tax Planning; Tax Risk
2
目录
目录
1 绪论....................................................................................................................... 1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 1
1.2 研究思路与方法 ........................................................................................... 3
1.2.1 研究思路................................................................................................ 3
1.2.2 研究方法................................................................................................ 3
1.3 论文框架与内容 ........................................................................................... 4
1.4 本文贡献与不足 ........................................................................................... 6
1.4.1 本文的主要贡献.................................................................................... 6
1.4.2 本文的不足之处.................................................................................... 7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8
2.1 文献综述 ....................................................................................................... 8
2.1.1 纳税筹划研究综述................................................................................ 8
2.1.2 互联网金融纳税筹划研究综述.......................................................... 10
2.2 理论概述 ..................................................................................................... 11
2.2.1 纳税筹划的理论.................................................................................. 11
2.2.2 纳税筹划的目的.................................................................................. 13
2.2.3 纳税筹划的原则.................................................................................. 14
2.2.4 纳税筹划的设计思想.......................................................................... 16
2.2.5 纳税筹划的技术方法.......................................................................... 16
2.2.6 纳税筹划的作用.................................................................................. 18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20
3.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发展现状与纳税筹划管理定位 ..................... 20
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3.1.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背景...................................................... 20
3.1.2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现状...................................................... 23
3.1.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纳税筹划管理定位.............................................. 26
3.2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外部环境 ......................................... 26
3.2.1 相关政策尚不完善.............................................................................. 26
3.2.2 主管税务机关分散.............................................................................. 27
3.2.3 纳税风险监管趋严.............................................................................. 27
3.2.4 “提质增效”要求难以兼顾.............................................................. 28
3.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内部环境 ......................................... 28
3.3.1 业务模式仍在探索.............................................................................. 28
3.3.2 纳税筹划管理分散.............................................................................. 29
3.3.3 知识欠缺及业财融合不深入.............................................................. 29
3.3.4 纳税筹划管理逐步受到重视.............................................................. 29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31
4.1 SC 电信公司概况 ........................................................................................ 31
4.1.1 公司基本情况...................................................................................... 31
4.1.2 互联网金融生态发展情况.................................................................. 32
4.1.3 纳税筹划管理情况.............................................................................. 33
4.2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 ........................................................ 34
4.2.1 传统话费补贴模式.............................................................................. 34
4.2.2 “发了”业务模式.............................................................................. 35
4.2.3 新老业务模式对比.............................................................................. 36
4.3 “发了”业务税负困境分析........................................................................ 37
4.3.1 个人所得税.......................................................................................... 38
4.3.2 增值税.................................................................................................. 39
5 SC 电信公司新业态纳税筹划方案设计与实施............................................... 47
5.1 测算效益确定筹划必要性 ......................................................................... 47
5.1.1 经济效益.............................................................................................. 47
2
目录
5.1.2 管理效益.............................................................................................. 48
5.2 梳理“税收链”确定筹划可行性................................................................ 49
5.2.1 传统话费补贴“税收链”.................................................................... 49
5.2.2 “发了”业务“税收链”.......................................................................... 50
5.2.3 新老业务模式“税收链”比较分析.................................................... 51
5.3 纳税筹划切入点分析 ................................................................................. 53
5.3.1 拆解业务细节...................................................................................... 53
5.3.2 协调合作伙伴...................................................................................... 53
5.3.3 关注用户行为...................................................................................... 54
5.3.4 政策选择组合...................................................................................... 55
5.4 纳税筹划有效性设计 ................................................................................. 55
5.4.1 业务模型设计...................................................................................... 55
5.4.2 政策风险防范...................................................................................... 57
5.4.3 服务风险预案...................................................................................... 57
5.4.4 全方位配套改造.................................................................................. 58
6 SC 电信公司新业态纳税筹划方案效果及保障措施 ...................................... 60
6.1 SC 电信公司纳税筹划方案效果 ................................................................ 60
6.1.1 经济效益.............................................................................................. 60
6.1.2 管理效益.............................................................................................. 61
6.1.3 发展效益.............................................................................................. 62
6.2 SC 电信公司纳税筹划存在的风险 ............................................................ 62
6.2.1 政策缺失风险...................................................................................... 62
6.2.2 政策变动风险...................................................................................... 63
6.2.3 执法差异风险...................................................................................... 63
6.2.4 实施偏离风险...................................................................................... 64
6.3 SC 电信公司纳税筹划实施的保障 ............................................................ 65
6.3.1 关注政策趋势...................................................................................... 65
6.3.2 业税深度融合...................................................................................... 65
6.3.3 重视人才培养...................................................................................... 66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6.3.4 加强税企沟通...................................................................................... 66
7 结论与不足......................................................................................................... 68
7.1 研究结论 ..................................................................................................... 68
7.2 不足与展望 ................................................................................................. 70
参考文献................................................................................................................ 71
致谢........................................................................................................................ 73
4
1 绪论
1 绪论
1.1 研究背景及意义
近年来,在收入增幅下降、流量不断贬值的形势下,通信业运营商传统
业务以语音长短、流量大小作为销售卖点和竞争手段的战术已经疲软。互联
网时代速度就是生命,你有光纤 100M,对手马上有优家 100M;你有想家,
对手马上有 VoLTE;你有“店小二”,对手马上有“大掌柜”。市场同质化
竞争愈发激烈、胶着,如何调整战术、脱颖而出,是通信业运营商面临的第
一个挑战。同时,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与投资和出口逐渐“乏力”相
反,消费表现出了强劲的活力。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收入水平的提高以及消
费观念的变化,人们在基本生存消费得到满足的情况下,更加注重体验式、
个性化、便捷性的消费,互联网金融的出现正好适应了新的消费需求。在此
背景下,通信业运营商不约而同地将互联网金融作为转型方向之一。中国电
信提出了“业务生态化、网络智能化、运营智慧化”转型升级 3.0 战略,并将
互联网金融作为业务生态化转型抓手之一,规划通过将传统通信业务与互联
网金融业务跨界融合,为用户提供新型消费产品、渠道和体验,同时联合互
联网金融产业合作伙伴形成共生、共荣、共赢生态圈,以此打造差异化竞争
新业态。SC 电信公司在集团转型战略的引领下,不断地尝试和探索,在全国
率先推出了以“发了”业务为代表的“通信+互联网金融”跨界融合新业态,
获得用户青睐,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响。与此同时,国资委对央企提出了“提
质增效”的管理要求,明确央企在拓展市场的同时,应在降本增效、提质升
级上下狠功夫,确保成本费用利润率实现稳中有升。并且直接将央企工资总
额和企业效益挂钩,效益下降的工资总额必须下降,效益上升的工资总额增
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幅不得超过效益增幅。面对绩效考核压力,如何在业务生态化市场攻坚战况
激烈的同时实现提质增效,是通信业运营商面临的第二个挑战。
纳税是企业生产经营中无法回避的法定义务,但通过合理、有效的筹划,
企业也能从纳税活动中找到价值增长点。随着我国财税制度改革的不断深化,
其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方方面面都在产生着影响。一方面,税收制度的完
善、涉税法规的细化,使得企业即使是同一业态下的业务行为的细微变化,
也可能产生截然不同的纳税结果;另一方面,“互联网+”的发展不仅仅促进
了企业的转型,同样也助推着税务监管系统的转型升级,随着金税三期上线、
大风局 ①成立,企业面临的纳税风险监管压力也同步增大。在跨界融合新业态
中,由于业务模式的复杂性、专项政策适用条件的局限性,非常容易导致企
业税负成本增加、陷入纳税困境。繁重的税务支出一方面增加企业的管理成
本,另一方面容易导致企业逃避纳税义务从而增加企业经营风险。
本文以 SC 电信公司“通信+互联网金融”典型新业态“发了”业务为案
例,详尽展示了 SC 电信公司在产品的初创期、发展期,动态分析不同时期的
市场发展要求、政策适用风险、非税成本平衡等多种影响因素,并基于对多
种因素影响利弊的权衡判断,对纳税筹划的思路与方法做出的选择与调整,
以及最终采取的纳税筹划方案、实施效果、存在风险以及保障措施。从案例
中引出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的特点以及应对思路。在跨界融合
已然成为当前及未来商业模式发展新常态,提质增效、高质量发展成为央企
发展新要求,税制改革不断深化、涉税风险监管压力不断增大的背景下,以
SC 电信公司“发了”业务为例对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进行研究,
有利于总结在内外部环境动态变化的背景下,通信业运营商开展纳税筹划的
新特点与新思路,对 SC 电信公司接下来在更加复杂的环境下,面对不断衍生、
迭代的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时为整个通信业企业
面对跨界融合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提供一些借鉴,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和
理论意义。
① 大风局:税收大数据和风险管理局,是国家税务总局主管组织指导全国税收大数据和风险管理相关
 工作的机构。
2
1 绪论
1.2 研究思路与方法
1.2.1 研究思路
基于本人目前就职的公司及所负责的专业板块,结合通信业运营商在经
济发展新常态中面临的自身业务转型、经营效益考核与外部监管风险等多重
挑战中,纳税筹划工作遇到的实际问题及其一波三折的解决过程。引发对纳
税筹划工作的思考,并由此确定本文选题及研究方向。
本文首先从论文研究的选题背景出发,详细描述和分析了通信业运营商
当下所处的环境背景,以及纳税筹划工作的作用和目标。通过介绍研究思路
与方法、文章架构与内容,来展示整体研究内容。然后,通过查阅国内外相
关文献资料展示了纳税筹划研究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并确定本文所依据的理
论基础。接着,分析和介绍了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纳税筹划现状以及
内外部环境影响,重点分析了纳税筹划管理在企业的定位以及内外部环境中
的不利影响因素。然后,以我国通信业运营商中与互联网金融融合转型发展
较为成功的典型案例——SC 电信公司的“发了”业务为案例,介绍了新业态
的特点及由此给纳税筹划工作带来的困境,以及 SC 电信公司在平衡业务发展、
筹划效益、非税成本、政策适用风险等多重影响因素的前提下,运用“税收
链”管理思维,兼顾税务局、用户、合作伙伴等参与方利益,前置化沟通政
策适用风险,逐一落实协议、系统支撑及客户服务配套,最终形成了在当前
环境下行之有效的纳税筹划支撑方案,并取得不错的经济效益、管理效益及
未来发展效益。最后,文章在总结的基础上,探讨了通信业运营商跨界融合
新业态的纳税筹划思路与方向,旨在对 SC 电信公司接下来在更加复杂的环境
下,面对不断衍生、迭代的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
时为整个通信业企业面对跨界融合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提供一些借鉴。
1.2.2 研究方法
(1)文献研究法,即通过收集、查阅文献资料,从而全面地、正确地了
解掌握所要研究的问题。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本文通过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资料、收集通信行业统计报告、整理 SC 电
信公司内部数据与资料等,总结、展示了纳税筹划研究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分析、归纳了通信业互联网金融融合转型发展的背景、路径以及发展中面临
的问题,真实地还原了 SC 电信公司在“通信+互联网金融”融合新业态探索
中遇到的实际问题。
(2)对比分析法,即把两个相互联系的事物或数据进行比较,以正确认
识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或从数量上展示研究对象在规模大小、水平高低等各
方面的差异及其关系是否协调。
本文从通信业逐年发展统计数据对比中推导分析了通信业亟待转型的背
景原因。从通信业运营商与互联网金融融合发展的路径对比中总结了通信业
互联网金融融合发展的主要方向。从 SC 电信公司传统话费补贴业务模式与
“发了”业务模式的参与方、票货款流转及“税收链”对比中推理分析了 SC
电信公司面临的困境、成因和应对思路。最后,从“发了”业务纳税筹划前
后的税负结果对比分析了筹划方案为企业带来的经济效益。
(3)案例分析法,即基于对企业经营情况的了解,对企业存在问题的某
一真实管理情景进行客观的描述并加以分析,从个别分析推导一般结论。
本文以我国通信业运营商中与互联网金融融合转型发展较为成功的典型
案例——SC 电信公司的“发了”业务为案例,就“发了”业务的业务模式及
其特点、税负困境及产生原因、筹划思路及考虑因素、方案实施风险及其保
障措施、方案实施效果及其对未来的影响等方面,逐一、详尽地进行还原并
加以分析、归纳整理,分析、探讨了通信业运营商跨界融合新业态的纳税筹
划思路与方向。
1.3 论文框架与内容
本文一共分为七个章节,内容安排具体如下:
第一章,绪论。由通信业发展面临的内外部环境及影响入手,对论文的
研究背景和目的进行阐述,揭示研究意义,展示研究框架与内容,并对可能
的创新和存在的不足进行了阐述。
4
1 绪论
第二章,文献综述与理论基础。梳理国内外关于纳税筹划以及互联网金
融纳税筹划的相关研究文献并作简要评述,对纳税筹划相关理论概念、设计
思想、技术方法等进行阐述,为后续论文中 SC 电信公司“发了”业务的纳税
筹划困境分析及纳税筹划方案设计提供理论依据。
第三章,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基于对新业态发
展背景及现状的分析,运用纳税筹划应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一致的理论,得
出当前阶段纳税筹划管理在企业的定位。接着,分析和介绍了通信业互联网
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的现状以及内外部环境,重点分析了不利影响因素。
第四章,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通过对 SC 电信公司
基本情况、互联网金融生态发展情况、纳税筹划管理情况进行介绍,以及对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跨界融合新业态的典型案例“发了”业务与传统话费
补贴业务从参与方、商品、资金流转等角度进行对比,分析新业态复杂的增
值税链条与专项政策适用风险等,揭示 SC 电信公司在纳税筹划中面临的税负
困境。
第五章,SC 电信公司新业态纳税筹划方案设计与实施。以 SC 电信公司
“发了”业务为案例,详细介绍了 SC 电信公司从宏观上分析其纳税筹划的必
要性、可行性,从业务流程、合作伙伴、用户感知、可适用政策等多角度切
入寻找纳税筹划思路,从风险释放、协议约定、系统支撑、客户服务等多方
面落实筹划调整细节,最终找到了在当前环境背景下行之有效的纳税筹划方
案,解决公司的税负困境。
第六章,SC 电信公司新业态纳税筹划方案效果及保障措施。从经济效益、
管理效益、发展效益三方面分析了筹划方案的应用效果。同时,分析了筹划
方案在当前企业经营及财税政策等环境下存在的风险以及对应的保障措施。
第七章,结论与不足。对跨界融合新业态案例中纳税筹划的特点进行总
结,并指出未来 SC 电信公司在面对新业态时的纳税筹划工作思路。
本文的研究思路与框架如图 1.1 所示。
5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研究背景及意义
文献综述 纳税筹划理论 理论基础分析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现状问题分析
战略定位 外部环境 内部环境
SC电信公司案例背景
筹划必要性分析
案例分析 筹划可行性分析
寻找筹划切入点
筹划配套要素
实施效果、风险及保障措施 保障措施分析
研究结论
图 1.1 论文研究思路与框架
1.4 本文贡献与不足
1.4.1 本文的主要贡献
本文的主要创新点在于选题较为新颖、且立足实务操作。在“互联网+”
时代背景下,跨界融合已成为企业商业模式发展的新态势。而对于通信业运
营商与互联网金融跨界融合中产生的纳税筹划问题的相关研究文章并不丰富,
6
1 绪论
且往往止步于在理论层面提出方案,极少涉及筹划方案在实操应用中的问题
及解决应对。本文以 SC 电信公司“通信+互联网金融”融合典型新业态“发
了”业务为案例,详细分析了其诞生背景、业务模式、面临困境及纳税筹划
方案制定的决策过程,期望对 SC 电信公司接下来在更加复杂的环境下,面对
不断衍生、迭代的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同时为整个
通信业企业面对跨界融合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工作提供一些借鉴。故本文选题
及立足点较为新颖、务实。
1.4.2 本文的不足之处
本文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通信业互联网金融融合转型中新业态尚在探索
过程中、案例尚不丰富。本文选取的 SC 电信公司“通信+互联网金融”融合
典型新业态“发了”业务,在纳税筹划过程中遇到的税负困境,主要涉及增
值税单一税种,未能体现纳税筹划在税种方面的综合性。由于本人研究水平
的有限,对一些纳税筹划中存在争议的问题,没有进行深度分析,希望以后
研究工作中能够做好这些。
7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2.1 文献综述
得益于经济发展水平的早期优势,在上世纪 30 年代,纳税筹划思想首先
萌芽于西方国家。1935 年,英国威斯敏斯特公爵(Duke of Westminster)通过
信件形式与雇员达成协议,将工资转换成年金从而实现避税,由此引发纳税
筹划研究领域最著名的法律案例之一“税务局长诉温斯特大公”案(I.R.C.
(Inland Revenue Commissioner) v. Duke of Westminster)①。其中一位法官汤姆
林勋爵(Lord Tomlin)写了一段著名的判词:“在可能的情况下,每个人都
有权利安排自己的事务,并依据相应的法律减少自己所负担的税款;如果他
成功地实现这一结果,不管是税务局长还是其他纳税人,无论多么不认同,
也不能强迫其缴纳另外的税款。[1]”这一观点得到了英国及法律界的一致认同。
此后,纳税筹划思想逐步发展。
2.1.1 纳税筹划研究综述
理论方面,除纳税筹划需要纳税人有意识的进行主观安排这一毫无争议
的观点外,国内外专家对于纳税筹划的目的、作用以及影响因素等方面的研
究处于逐步发展、变化中。荷兰国际财政文献局(IBFD)在《国际税收辞典》
中将纳税筹划的最终目的定义为实现缴纳最低的税款[2]。美国的 W.B.梅格斯
博士和 R.F.梅格斯在《会计学》一书中提到纳税筹划需要系统地事先安排,
但也同样将其最终目的定义为达到尽量少缴税[3]。1992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
得主 Myron S. Scholes 和 Mark A. Wolfson 提出了有效纳税筹划框架,指出纳
税人进行纳税筹划时,应同时考虑交易各方利益、显性税收、隐性税收、税
①黄凤羽.“税务局长诉温斯特大公”案溯源及思考[J].财会学习,2015(01)64-66.
8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收成本和非税收成本,而不能仅仅追求缴纳税额的最小化[4]。Soufiene Assidi
以突尼斯企业为例开展实证研究,并分析得出税收优化对企业价值的正向作
用[5]。国内对于纳税筹划的研究起步较晚,直到 20 世纪 90 年代,随着国内经
济逐步市场化、世界经济走向一体化,纳税筹划才逐步走入大众视野。我国
首部引入纳税筹划概念的专著,是唐腾祥与唐向 1994 年联合编撰的《纳税筹
划》,其中强调了纳税筹划不应逾越法律规定许可之范围,并将纳税筹划的
目的表述为尽可能获得“节税”的税收利益[6]。盖地在《纳税筹划》一书中同
样强调了纳税筹划应具备的合法性,并且还进一步将法律规定细分为“允许”、
“不允许”以及“非不允许”三类,对纳税人的实务操作提供了一定的指引;
同时将纳税筹划的目的扩展为减轻税负以及有利于实现企业的财务目标 [7]。
梁云凤运用税收环境论、人性假设理论、心理学等理论分析了纳税筹划行为
机理,表明纳税筹划行为是企业逐利的内驱力和税收环境的约束刺激共同作
用下的选择行为,是使政府和企业“双赢”的选择[8]。魏旭和王瑞基于税收筹
划双主体观点,即税收筹划=纳税筹划+征税筹划展开研究,指出无论是纳税
筹划还是征税筹划,都应当从法律、道德和经济三个维度出发,即同时满足
合法、合理和利益性,才能称作完备的筹划[9]。李为人与蔡昌引入行为经济学
理论,分析了其对企业纳税筹划行为的价值判断和风险取向的影响,表明绝
对节税额并不是评价纳税筹划方案好坏的唯一标准,时间跨度、税收筹划风
险及决策者的心理因素等都会影响方案评价的最终结果[10]。
实务方面,Patrick C. Soare 以纳税人进行财产转让行为为案例,研究了转
让过程中合理利用优惠政策实现增值税纳税筹划的具体做法以及效果 [11]。
Shelagh Pearce,Stephen Taylor 基于英国财政法案对本国增值税的影响,从增
值税的税基、税率等要素,纳税、退税等行为,以及征纳双方税收争议解决
等程序方面展开了详细的研究[12]。Kristina Minnick 与 Tracy Noga 研究了激励
税务管理工作者对公司纳税支出的影响,揭示了企业开展纳税筹划不仅需要
相关人员能力高,更需要对他们进行激励[13]。Anna Feller 和 Borah Schanz 研
究并指出了营业环境、纳税筹划目标和税务经理权利三者相互作用后对纳税
筹划目标的影响[14]。国内从 1994 年国地税分离后,相关领域的研究才逐渐丰
富起来。张涤非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为例,研究了不同商业形式涉及的不同
纳税要求,并提出不同角度下的纳税筹划方法[15]。王亮亮以研发支出为例,
9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研究了企业纳税筹划与会计政策选择之间的关系,表明非税成本和征管成本
等因素通过影响企业纳税筹划收益进而影响会计政策选择[16]。陈亚楠和陈岩
以风险控制理论为基础深入分析纳税筹划的风险防范,指出管理人员意识到
位、防控责任落实到岗、各方信息动态共享等是有效防控纳税筹划风险的关
键[17]。肖土盛,孙瑞琦与岳张洋研究了高管薪酬契约与纳税筹划的相关性,
表明企业所有者可以通过制定对业绩敏感的薪酬契约,来激励公司高管重视
纳税筹划的价值[18]。
总的来说,纳税筹划越来越受关注。理论方面,从最初传统纳税筹划理
论狭义的将其定义为缴纳税款最小化,到有效纳税筹划理论提出应关注企业
整体税后收益最大化。随着经济学、心理学等相关学科的发展,专家学者对
纳税筹划的研究也更加深入,从行为经济学、心理学等视角,以更加贴近现
实决策的假设,进一步研究企业纳税筹划的目标与选择。而实务方面,从侧
重优惠政策、会计政策、税务行为等要素选择的纳税筹划技术方法研究,逐
渐发展至从风险控制、薪酬激励等角度开展的纳税筹划管理方法研究。
2.1.2 互联网金融纳税筹划研究综述
关于互联网金融税收征管。Christopher G. Reddick 基于有效税收制度体系
的要素测试分析了互联网线上交易征税与否对美国税收制度体系有效性的影
响,指出对互联网线上交易征税与税收体系公平性密切相关,应该对其征税[19]。
Subhajit Basu 基于互联网线上交易的地域模糊性、商品交付内容与形式的多
样性,分析了互联网线上交易对美国传统税制的挑战并提出优化建议[20]。
Zhang Fuqiang 和 WU Yifan 认为互联网金融不受传统金融业税收法规约束的
问题迫切需要解决,并从所得税、流转税入手对其税收模式进行了研究、提
出立法建议[21]。ML Levine 和 LL Segev 提出,由于“众筹”概念被多场景使
用,导致对众筹活动是否应征税的判断受到了影响,并通过分析指出应基于
支付者参与项目的动机,来确定是否或如何对其从中取得的收益征税[22]。国
内,刘磊和钟山研究了第三方支付、P2P 网络贷款等五种主要互联网金融形
态的税收问题,指出税务机关应以资金流向为抓手,实现与支付平台、银行
等机构网络交易数据共享,从而体系化地建立针对以第三方支付为代表的互
10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联网金融体系的税收征管[23]。马蔡琛基于我国税制结构考察了互联网金融税
收管理面临的主要挑战,指出应针对互联网金融具体业务类型分别确定不同
利益相关主体的应税节点,同时指出 P2P 网贷平台和第三方支付潜在的资金
池风险,应通过增值税抵扣链条实现管控[24]。张玲南,邓翔婷和贺胜通过对
我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税收优惠政策博弈分析及其比例检视,指出政府应保有
税收支持的态度,肯定其对新兴行业的促进作用,确保政策推行符合目的性、
适当性、必要性和均衡性[25]。
关于互联网企业纳税筹划。现有文献尚不丰富。江文汇和李秀华以 2016
年网络红包大战为例研究了营销红包、员工红包等多种红包的涉税处理,并
指出各种模式下可以或建议适用的纳税模式和政策依据,同时建议财税部门
应尽快完善包括网络红包在内的网络交易税收政策空白,促进网络经济发展
的同时,保证国家税收收入、规避纳税人纳税风险[26]。黄庆平和舒岳以京东
白条业务为例分析了该业务由京东商城独立完成和由京东商城、京东金融共
同实施下的纳税筹划要点和税负差异[27]。刘金焕以盈利模式为切入点,分析
了第三方支付、众筹等业务模式的纳税筹划方法及其适用效果,指出了互联
网金融企业进行纳税筹划的重要性[28]。
总的来说,互联网金融业务模式的复杂、创新,以及政策制度的尚不完
善,给税制设计与税收征管带来了挑战,给互联网金融业务纳税筹划带来了
空间、同时也带来了风险。
2.2 理论概述
2.2.1 纳税筹划的理论
基于纳税筹划的研究与发展,当下企业开展纳税筹划时,除了具体筹划
方法的选择以外,应从更加宏观的角度来思考与应对。从筹划目标上看,不
应再仅仅追求缴纳税款的最小化,而应关注企业整体利益的最大化;从筹划
策略上看,应更多的关注除企业自身以外的其他利益相关者,以及各方所做
决策对整体利益的影响;从筹划效果保障上看,应充分利用交易各方在契约
缔结中的自由权,以及契约对参与各方的法律保护,一方面通过契约的调整
1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达到筹划目的,另一方面通过契约的约束保障筹划效果。主要运用到以下三
个理论:
(1)有效纳税筹划理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Myron S. Scholes 和 Mark A. Wolfson 于 1992 年提出
有效纳税筹划理论,是基于传统纳税筹划理论的缺陷做出的针对性改进。传
统纳税筹划理论仅仅关注企业最终缴纳税款的金额,而没有考虑企业整体利
益。事实上,除了税务机关按照法律法规直接征收的显性税收,企业在诸如
对同等风险的两种资产做出投资决策时,还存在不同决策所对应的税前投资
回报率的差异所带来的隐性税收。企业通过纳税筹划减轻的纳税负担不仅包
括显性税收,还应包括隐性税收。此外,税收成本仅仅只是企业成本的一种,
有时仅考虑缴纳税款最小化的纳税筹划方案在实施时会给企业带来大量的非
税成本,比如其他管理成本的大幅增加,因此,企业在进行纳税筹划时必须
考虑所有的成本。
(2)博弈理论
博弈理论认为,多方参与对局时,若各方仅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做出选
择,结果往往最坏。而若各方能在考虑对方行为的基础上做出选择,结果可
能更为合理。企业在进行纳税筹划时,就需要与用户、合作伙伴、税务局等
各种利益相关者进行博弈。例如,若企业选择了恶意避税,而税务机关选择
了检查并处罚,将给企业带来损失;若企业选择了合理筹划,而税务机关由
于对政策理解不同等原因仍然选择了检查并处罚,则会给企业带来不小的沟
通成本甚至是损失。因此,企业在进行纳税筹划时应充分考虑到其他利益相
关者及其所做决策对整体利益的影响。
(3)契约理论
契约理论认为,企业实质上是“一系列契约的联结”。而税收契约是企
业契约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政府与企业之间的“法定税收契约”以及企业
与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交易税收契约”。与此相对应,政策性纳税筹划,
是企业为改变现行税收制度不适用的困境,在不违背税收立法精神的前提下,
与税务、财政等部门就“法定税收契约”进行协商。而与“法定税收契约”
相比,“交易税收契约”在合法边界下的自由度、灵活性更高,增加了契约
各方为应对商业形势变化而做出适当调整的便利,但履约的难度也同步增加,
12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需要契约各方依靠共同意识,进行长期合作博弈。因此,企业在进行纳税筹
划时应用好契约的自由权与约束力。
2.2.2 纳税筹划的目的
站在企业的角度思考,企业进行纳税筹划的目的应兼顾筹划方案带来的
节税或延迟纳税价值、与带来价值相对应的风险防控效果、以及筹划方案的
可复制、可推广性对管理带来的效益。具体如下:
(1)降低企业税负
降低企业税负是企业进行纳税筹划最根本的目的。纳税成本作为企业必
须承担的成本开支,直接影响企业利润。股东从企业获得的报酬是在其他利
益相关者进行清算后,对剩余利润进行的分配。因此,最大程度降低纳税成
本开支,是股东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必然诉求。对于我国的央企,国资委明确
提出了“提质增效”管理要求,要求企业在拓展市场的同时,应在降本增效、
提质升级上下狠功夫,确保成本费用利润率稳中有升。并且直接将央企工资
总额和企业效益挂钩作为考核手段。
(2)获得资金时间价值
除为企业直接减少税款缴纳外,纳税筹划还可以通过延缓缴纳税款的时
间,让企业得以用节省下来的税款继续投入生产运营。因为纳税筹划,企业
当期的纳税成本得以降低,从而利润增加;同时,在企业实际缴纳该笔税款
之前,运用节省下来的资金再次投入扩大生产运营,则获得了资金的时间价
值,同时为企业进一步发展注入动力。反之,没有进行充分的纳税筹划,导
致企业提前承担了纳税成本,减少企业利润的同时还影响企业未来发展,损
失的就不仅仅是资金的时间价值了。
(3)降低涉税风险
企业在纳税方面主要面临两类风险,一类是因未进行筹划,导致的多缴
税款风险,另一类是因政策执行不到位,导致的少缴税款风险。企业应在充
分理解、掌握政策要求的前提下,合理开展纳税筹划,使企业合同签订合规、
账务处理准确、及时纳税申报并足额缴纳税款。同时,做好税企沟通衔接,
以避免受到税务机关核查带来的处罚,降低企业涉税风险。
1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4)挖掘规律性的纳税模式
同一个企业的生产经营是持续性的,同一个行业内的企业的生产经营通
常具有一定的行业相似性特点,税收法律法规通常也具有一致性与连贯性。
因此,通过对某一企业的生产经营特点、以及当下税收法律法规进行全面剖
析后得出的纳税筹划方案,能较好地适应当下经济活动及税收法规的一般规
律,从而对企业今后类似的业务、甚至同行业相近的业务,提供可借鉴、可
复制的案例。
2.2.3 纳税筹划的原则
企业在进行纳税筹划的时候,无论具体采取什么思路与方法,都应当遵
循以下基本原则:
(1)合法性原则
合法性原则是企业进行纳税筹划时最基本的原则。否则就违背了纳税筹
划的目的,为企业带来风险。纳税筹划的合法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
要符合税收法律法规的要求;二是在税收法律法规以外,还应当同时考虑会
计等经济法规的影响,不能为了符合税法规定而采用违反其他法规的处理方
式,导致受到其他部门的处罚;三是要考虑各类法规的适用期限,企业的经
营模式随着发展在不断变化,各类法规也在不断修订和完善,因此在纳税筹
划与实施的过程中,要对外部政策和企业内部经营的变化和适用性保持敏感,
避免更新不及时导致违法风险。
(2)综合性原则
综合性原则是企业确保纳税筹划有效性的关键因素。否则会导致纳税筹
划方案无法实现企业整体利益最大化。纳税筹划的综合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
面:一是税种方面,纳税筹划应出于对企业整体税负的考量,不能仅考虑单
一税种,避免顾此失彼。二是筹划方法选择方面,应围绕纳税筹划的目的,
多种方法综合运用,多角度、多方面为企业带来节税优惠。三是筹划对象方
面,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是一个整体,纳税筹划的时候不能只关注局部影响,
例如一项业务采用购销模式还是代理模式,不能仅考虑纳税环节的结果,还
应关注模式调整对管理成本的影响,即应从业务全生命周期角度全面考虑。
14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3)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一致性原则
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一致性原则是企业纳税筹划的方向性指引。纳税筹
划围绕降低企业税负的目的,可能会因某项业务纳税负担过重而在该业务是
否推出市场的决策投票中提出反对意见,但是若该项业务是公司的战略级市
场竞争武器,则该意见与企业生产经营发展方向相悖。而企业总体战略是对
企业未来长期发展的全局性谋划,与纳税筹划相比,企业战略才是首要的,
纳税筹划只有在企业战略确定的方向下发挥作用才有意义。因此,企业进行
纳税筹划的时候,应始终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保持一致性,必要的时候,以
战略目标为优先,暂时放下纳税筹划。
(4)事前性原则
事前性原则是企业纳税筹划实务中最容易遇到阻碍、埋下隐患的因素。
按照任何一种纳税筹划的概念定义,其都应是事前性的。因为经营活动一旦
发生,则业务实质及相应的纳税义务认定便随之形成,此时进行调整的难度
及风险极大。但实务中,由于意识宣贯不足、业财协调不到位等原因,常常
出现业务发生后才找税务人员解决税负问题的情况,无形中增加了纳税筹划
的难度和风险。因此,企业在纳税筹划工作开展实务中,应加强纳税意识的
日常宣贯、加强业财沟通协调,及时做好业务模式、财税政策信息的动态沟
通,增强纳税筹划的事前性。
(5)风险防范原则
降低涉税风险是企业纳税筹划的目标之一,因此风险防范原则贯穿企业
纳税筹划的全生命周期。纳税筹划的综合性决定了筹划工作的难度与复杂性,
因此在纳税筹划过程中如果没有充分的风险防范意识,一味利用政策漏洞,
或因考虑不全面造成顾此失彼,均容易给企业带来损失。因此,企业要以税
收法规为依据确定纳税筹划的可操作范围,一方面防范因政策理解、适用偏
差造成涉税风险,另一方面避免政策运用不足导致企业利益损失。同时,企
业应对政策变动保持敏感,避免调整措施不及时导致涉税风险。
15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2.2.4 纳税筹划的设计思想
纳税筹划的设计思想,对纳税筹划方案的研究和最终形成具有重要的指
导意义,是纳税筹划工作的行动指南。目前常见的设计思想不止一种,实务
中需要相互结合、综合运用。主要包含以下三种:
(1)流程思想
流程是企业每一项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以及发展的节点依次串联起来的路
线与过程。企业所有的生产经营活动都有流程,而流程中的节点、次序与路
线都是可以调整、改变的。纳税随着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发生而产生,和流
程紧密相连。不同的参与节点、不同的次序、不同的路线都能改变纳税义务
的性质和流量。因此,企业在纳税筹划过程中要善于从业务流程入手,通过
业务流程再造实现纳税筹划。这是一种创造性的纳税筹划设计思想。
(2)转化思想
纳税筹划的本质,是在既定的税收法律法规的约束范围内寻找优化空间,
即在规则约束之下寻求变通的对策。古人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在
税收筹划过程中,巧妙运用转化思想,是冲破制度和环境束缚的有效方法。
(3)契约思想
按照契约理论,税收契约是企业契约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与政府、企
业与其他利益相关者之间,均受到税收契约的约束。用好契约思想,可以使
企业更主动地实现统筹规划,并通过契约的签订使有利于企业的纳税事宜安
排更加可控。
2.2.5 纳税筹划的技术方法
在纳税筹划设计思想的指引下,具体的纳税筹划技术方法有很多,主要
包含以下几种:
(1)优惠政策筹划方法
政府为刺激社会经济、优化产业结构、调节地区差异等目的,会在一定
时期内使用与之相匹配的税收优惠政策,刺激消费、减轻目标企业的负担、
实现宏观调控、落实资源优化配置等。例如,西部大开发等区域优惠政策,
16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针对集成电路等的行业优惠政策,针对小微及高新等的企业优惠政策。税收
优惠政策体现了国家调控的意志,企业应充分用好各种优惠政策,达到降低
税负的目的。
(2)税制要素筹划方法
税制要素的筹划是使用最频繁、最直接的一种技术方法。例如:针对征
税范围,可以将企业的经济行为和内容合理合法地安排在应税范围之外,实
现不纳税;针对税基,可以通过费用税前扣除、计税价格压降等方式尽可能
缩减税基,实现少纳税;针对税率,在比例税率下利用多档税率空间、细分
业务场景,尽可能用足低税率、避免全部从高,在累进税率下通过测算找到
临界点,规避掉入超过临界点税负陡增的陷阱。
(3)差异运用筹划方法
市场经济活动中,因为地域、行业以及跨国等导致的差异广泛存在,国
家或已考虑到这些差异并充分反映在税法中,例如国内的行业差异等,或暂
无力充分考虑这些差异,如国际税收洼地等。企业可在法律未禁止的范围以
内,积极大胆运用差异,实现纳税筹划目标。
(4)转化技巧筹划方法
实务中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复杂多样,每一项活动的目的也是复合性的,
这就造成了其中一些业务之间的界限并不清晰。比如业务招待费和业务宣传
费,虽然两者的定义明显不同,但在具体认定上是存在转化空间的。而税务
局因为无法全面有效获取企业信息以及手中有自由裁量权,在一定的环境下
可能对此不予深究。因此,利用纳税筹划设计思想中的转化思想,企业可以
通过巧妙地变通和转化,寻求筹划空间。
(5)“税收链”分析方法
基于纳税筹划设计中的流程思想,企业一项产品的生命流程可分为供应、
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每个环节都为企业创造价值,从总体来看构成了
产品的价值链。其中,有一部分价值以税收的形式缴纳给国家。如果沿着价
值流转的过程观察企业承担的税负,也形成了一个链条,即“税收链”。“税
收链”分析方法要求企业不仅要考虑自身的税负情况,还要从企业与各个利
益相关者的交易在整个“税收链”上的位置来考虑,照顾到利益相关者的纳
17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税要求,这样才能真正看清、解决复杂商业模式中企业与利益相关者纠缠不
清的税负问题。[29]
2.2.6 纳税筹划的作用
在纳税筹划目标和原则的约束下,科学、合理的运用纳税筹划的设计思
想和技术方法,实现有效的纳税筹划,能为企业带来以下好处:
(1)有助于企业提升纳税意识
实现有效的纳税筹划,需要企业业务人员具备较高的纳税意识,税务人
员具有扎实的税务专业能力并熟悉、掌握公司业务,能够在此基础上对企业
经营活动或财务处理做出事前性的判断与调整。相较于纳税意识薄弱、税务
管理混乱、试图通过瞒报错报、钻税法漏洞实现偷漏税的企业而言,能设计
出有效纳税筹划方案的企业,纳税意识会越来越强。
(2)有助于企业实现利益最大化
有效的纳税筹划,服务于企业的发展战略,在支撑业务、促进发展的同
时,帮助企业降低当期纳税成本,使企业轻装上阵、全力谋发展;同时,通
过延迟纳税帮助企业增加当期的可用资金,为企业发展注入新的血液。通过
一减一增一促进,帮助企业实现利益最大化。
(3)有助于企业完善管理制度
实现有效的纳税筹划,除了需要企业业务人员具备较高的纳税意识,税
务人员具有扎实的税务专业能力并熟悉、掌握公司业务外,还需要业务和财
务能够通力协作,围绕业务发展与税负优化的目标进行有效的配合与调整,
共同达成最终的目标。纳税筹划的过程,能够有效的促进企业业财融合。同
时,由于纳税筹划服务于企业战略,开展纳税筹划的过程中,能有效促进业
务与财务人员更加深刻地领悟公司发展战略,识别出现行生产经营中的制度
或流程缺陷,从而进行完善和优化,促进企业可持续发展。
(4)有助于企业提升竞争力
通过开展有效的纳税筹划工作,能使企业上下更加深刻地领悟公司发展
战略,使业务与财务人员目标更加一致、交流更加顺畅、配合更加默契,使
公司制度、流程不断得到优化与完善,使公司全员具备更高的法律意识、纳
18
2 文献综述及理论基础
税意识,降低企业经营风险,同时还能以相对于拓展新市场花费较低的代价
实现企业价值的增长。综合上述影响,有效的纳税筹划有助于提升企业竞争
力。
19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3.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发展现状与纳税筹划管理定位
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一致性原则是企业纳税筹划的方向性指引,因此对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的纳税筹划分析应先从新业态的发展现状及纳税筹
划在企业的定位开始。
3.1.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背景
(1)传统业务遭遇天花板
此前,三大运营商的传统业务收入增长主要依靠移动流量收入拉动。近
年来,随着提速降费、取消流量漫游、不限量套餐等一系列政策和业务调整,
单位流量资费快速下降,导致运营商的传统业务陷入了“增量不增收”的窘
境。从工信部 2018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披露的数据可以看出,2018 年电信业务
总量较上一年增长 137.9%,而电信业务总收入较上一年仅增长 3%,增速大
幅下降,量收“剪刀差”进一步加大。2010-2018 年电信业务总量与电信业务
收入增长情况如图 3.1 所示。
20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图 3.1 2010-2018年电信业务总量与电信业务收入增长情况
数据来源:《2018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
在收入增幅下降、流量不断贬值的形势下,运营商传统通信产品以语音
长短、流量大小作为销售卖点和竞争手段的战术已经疲软。互联网时代速度
就是生命,你有光纤 100M,对手马上有优家 100M;你有想家,对手马上有
VoLTE;你有“店小二”,对手马上有“大掌柜”。市场同质化竞争愈发激
烈、胶着。
当前,我国已进入全民手机时代,全国人口总数近 14 亿,而通信业全行
业移动用户总数已达 15 亿,市场几近饱和。运营商在同质化竞争胶着的情况
下,通过价格战从对方手中抢夺的用户,无法真正带来行业的发展增量,反
而每抢夺一次,都会造成行业价值的整体下降。因为,每当用户被低价吸引
而转换阵营时,其 ARPU①值就下降一次,然后以此类推,用户的每一次转网
都是对行业价值的侵蚀。
(2)互联网企业挤占市场
依托运营商培养、搭建的“移动互联网+智能终端”用户市场,OTT②等
互联网企业越过运营商,直接向用户提供基于互联网的数据、视频等服务,
① ARPU:Average Revenue Per User。指一个时期内电信运营企业平均每个用户贡献的通信业务收入,
 单位为元/户。
② OTT:Over The Top。指通过互联网,绕过运营商,直接向用户提供各种应用服务的企业。
2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并以此构建了一整套社交、聊天、生活服务的生态圈,而运营商在其中却沦
为“传输管道”的角色。从工信部 2018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披露的数据可以看
出,2018 年全国移动电话用户净增 14861 万户,但移动电话去话时长却环比
下降 5.4%,两者的增长显著失衡,可见互联网应用对话音业务的替代效应在
持续扩大。2013-2018 年移动电话用户和通话量增长情况如图 3.2 所示。
图 3.2 2013-2018年移动电话用户和通话量增长情况
数据来源:《2018 年通信业统计公报》
(3)跨界融合成为新常态
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行业界限已经不再清晰。依托于互联网,行业
之间的交叉越来越多,例如传统线下卖场向互联网电商转型,传统金融机构
由线下转向线上运营,甚至连很多个人都从用户转变成了微商,跨界融合逐
渐成为了商业发展的新常态。从通信产业内部看,设备制造商、终端厂商、
电信运营商、内容服务商在加速将业务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打造软硬件、
服务一体化。从外部看,互联网与金融、零售、医疗、农业等传统产业的融
合也在加速。运营商应主动顺应跨界融合趋势,利用跨界融合,助力企业在
内部发展疲软、外部冲击不断的情况下找到新的增长点。
(4)互联网金融契合度高
22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在向外的融合方向中,互联网金融与通信业的跨界融合具有很高的契合
度和天然的优势。
首先,互联网金融具有普惠性、趋向长尾化。与传统银行基于成本考虑,
偏向于服务“二八定理”中 20%的大客户不同,互联网金融可以利用大数据、
信息技术等手段降低成本,因此其更愿意争取 80%的小微用户,服务的覆盖
面更广。
其次,互联网金融服务具有便捷性、效率更高。依托移动互联网,互联
网金融可以通过最便捷的渠道接触用户,通过搜索、比价等模式让用户的选
择更加多样、操作更加简单。
再者,互联网金融行业最早、最大、最成熟的细分市场——第三方支付,
满足了人们的消费新需求。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与投资和出口逐渐“乏
力”相反,消费表现出了强劲的活力。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收入的提高以及
消费观念的变化,人们在基本生存消费得到满足的情况下,更加注重体验式、
个性化、便捷性的消费。第三方支付已经渗透到生活交费、网络购物、保险
理财等方方面面,满足了人们的消费新需求。
最后,互联网金融对数据及信息技术具有天然的依赖性,而这点正是通
信运营商的强项之一。
3.1.2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业务发展现状
(1)互联网金融市场参与者分类
目前,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大致可分为四类。
一是互联网及电商类。以京东金融、蚂蚁金融为代表,依靠电商核心业
务及庞大的客户群积累,快速扩张、构建多牌照金融帝国。
二是金融转型类。以招商银行、陆金所为代表,依托原始金融机构优势,
主推理财、借贷等服务,通过战略合作,实现互联网化转型。
三是垂直创业类。以人人贷、易宝支付等为代表,依靠资本力量和创业
激情,通过创新商业模式,深耕某一细分领域市场。
四是产业融合类。以甜橙金融、海尔金融为代表,多由现行传统行业的
大型产业集团采用,凭借传统产业现有业务庞大的规模和客户群体,结合适
2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宜的互联网金融细分市场及产品切入,利用线下渠道引流、并逐步向多业务
模式拓展。通信业互联网金融融合发展即属于此类。
(2)通信业互联网金融融合模式
国内三大运营商很早便开始对互联网金融布局,目前旗下均有支付产品,
如电信的“翼支付”、移动的“移动和包”、联通的“沃支付”等。国内三
大运营商互联网移动支付业务模式如图 3.4 所示。
图 3.3 国内三大运营商互联网移动支付业务模式
资料来源:李忆宁,张燕,刘振.入局移动支付电信运营商还有戏吗?[J].通信世界(4).
其中,移动启动最早。2010 年,广东移动通过股份认购成为浦发银行第
二大股东,由此进军金融领域。2018 年,中国移动成立全资子公司中移动金
融科技有限公司,主打特色电商、融合支付、金融科技三大业务,瞄准“通
信+消费+金融”领域,计划打造国内一流的综合服务商。
联通相对谨慎、低调。主要推出了以沃分期为品牌的金融分期业务,通
过与终端、套餐销售的有机结合,为用户提供快捷、方便的消费金融服务。
电信路径最清晰。2011 年,中国电信成立全资子公司天翼电子商务有限
公司,内部简称互金公司。该公司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核准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同时也是中国证监会核准的基金支付结算机构,是一家基于移动互联网技术
的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作为中国电信旗下进军支付金融领域从事新业态的
子公司,互金公司天生便兼具了“金融、通信、互联网”的特点与创新性。
经过几年的布局与发展,在“科技服务民生、创新改变生活”理念的引领下,
24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互金公司已初步成为一家具有广泛用户基础并为行业及社会各界所瞩目的现
代互联网金融企业,旗下拥有支付、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互联网保险、征
信、云计算、大数据等多种互联网金融产品。
其中,翼支付是互金公司的核心产品,是中国电信面向全国移动电话用
户的第三方移动支付业务,凭借多媒介支付手段(包括 Web、客户端、二维
码、IPTV 等)、灵活安全的清结算体系、全面的风险管控措施、严格的运营
管理及多渠道客户服务能力,构建了安全便捷的支付产品业务体系,主要包
括:
为商户、企业提供资金归集、移动收银、POS 收单、账单支付、身份验
证等服务。
为个人用户提供线下消费支付、线上网络购物、民生交费等服务。截至
2017 年,互金公司已接入 80 家全国性电商,包含京东、一号店、百度外卖等
全国级重点电商,接入全国 1800 多项主要地市通信、电、水、燃气、有线电
视等民生业务,完成全国 50+重点城市公交卡圈存业务,以及接入中石油、
中石化加油卡业务等。
基于“通信全业务充值能力提供方,及有价电子卡券销售平台”定位,
作为发卡机构向社会发行多用途商业预付卡,主要使用途径为向翼支付实名
账户进行充值。同时,基于翼支付个人客户端的电子卡券销售专区,向用户
销售购买用于满足吃穿行住用等各类需求的电子卡券。
为用户提供信用分期、质押分期、信用卡还款、白条借款等消费金融服
务。
针对“大众小富”人群 (长尾家庭、中产及富裕家庭),发展以投资者
为中心的独立线上财富管理业务。已经形成活期、定期、基金、保险理财、
保障类保险、证券等产品板块。
2017 年,中国电信集团实施“业务生态化、网络智能化、运营智慧化”
转型 3.0 升级战略。其中,互联网金融生态圈是业务生态化的五大抓手之一,
而对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建设的指导思路则是围绕翼支付开展。对外一方面通
过扩展民生消费场景吸引用户,基于用户消费数据建立信用消费模式,进一
步促进用户消费,吸引商户加入;另一方面开展跨平台合作,与基金、信托、
保险等渠道开展多样化合作,建立金融合作平台。对内建立“通信+翼支付”
25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发展生态,利用翼支付便捷消费助力拉动通信业务,同时拓展通信用户全面
接入翼支付。
3.1.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纳税筹划管理定位
与企业财务管理目标一致是纳税筹划的原则之一,即企业发展战略是纳
税筹划的方向性指引,纳税筹划只有在企业发展战略方向之下开展,才能真
正有助于企业实现利益最大化。通过前述业务发展背景及现状分析可见,在
传统通信业务发展几近天花板、行业内同质化竞争胶着、外部互联网浪潮冲
击不断等背景下,互联网金融以其普惠性、便捷性以及与信息技术紧密的关
联性,成为了通信业运营商战略级转型方向之一。在现阶段公司战略上,转
型成功与否直接影响企业未来发展,因此业务发展优先于纳税筹划,而纳税
筹划应服务于现阶段业务发展,即当两者出现矛盾时,优先支持业务发展、
然后再考虑税负影响。
3.2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外部环境
在国家财税体质改革深化、互联网业务飞速创新、央企提质增效要求加
码的背景下,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面临的外部环境充满了不确
定以及不利因素。
3.2.1 相关政策尚不完善
与传统成熟行业不同,由于互联网金融行业商业模式的创新性和灵活性,
以及其纳税主体的隐匿性、纳税地点的流动性、纳税环节的模糊性等特点,
对现行的行业监管、财税法规以及征管体系,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在互联网
金融成为我国当下经济发展新动能的背景下,相关政策的配套需要具有前瞻
性、趋势性,因此政策的出台和完善还需要一定过程。而通信业运营商在开
展融合新业态时,由于其自身仍处于传统行业,则更容易陷入政策不明确的
困境中。
26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3.2.2 主管税务机关分散
国内三大运营商在通信业务管理的组织架构上普遍采用集团、省、市、
区县以及末级划小单元五级管理及经营单元模式。其中,纳税管理采用集团、
省、市、区县四级组织架构,每一级单位均在当地办理营业执照及税务登记
证,接受当地主管税务机关管理,因此主管税务机关众多且分散。为有效减
轻企业税务管理及沟通成本,国家税务总局先后发布了《跨地区经营汇总纳
税企业所得税征收管理办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 2012 年第 57 号)以及《电
信企业增值税征收管理暂行办法》(国家税务总局公告 2014 年第 26 号)。
运营商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可选择全集团汇总缴纳企业所得税或全省汇总缴
纳增值税,减轻一部分监管压力及税企沟通成本。但对于同一项业务,在不
同省份间的政策解读及执法差异问题仍然存在。在互联网金融业务方面,三
大运营商均采用与传统业务区隔,通过成立全资子公司或战略持股、合作等
方式进行布局,再通过通信业务公司与支付业务公司进行合作推出通信业互
联网金融新业态产品。则需要考虑的监管因素,在原有基础上又增加了支付
业务公司的主管税务机关,进一步增加了政策解读及执法差异问题,增大了
融合业务筹划及沟通协调难度。
3.2.3 纳税风险监管趋严
运营商作为国内大型央企,被纳入国家税务总局“千户集团”项目,属
于纳税风险重点监控对象。除接受主管税务机关、稽查局等传统监管外,还
要接受大企业局监管,监管机构众多。同时,随着金税三期上线、大风局成
立,以及互联网发展对税务监管系统及手段的升级,企业面临的监管方式从
以前的现场检查变成了几乎是实时监控,通过大数据分析风险预警、配合监
管机构现场检查,企业面临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
27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3.2.4 “提质增效”要求难以兼顾
互联网行业发展正旺,市场偏热的时候,不计成本获取用户是一种主流
模式。互联网企业在发展初期都会投入大量的营销成本资源用以获取用户,
之后再想办法获得融资。这种发展方式存在很大的风险,过程中一旦缺少资
本介入,企业自身基本不具备自我造血能力。而通信业运营商不一样,国资
委明确要求央企要以“提质增效”为中心,在拓展市场的同时,应在降本增
效、提质升级上下狠功夫,确保成本费用利润率实现稳中有升。并且直接将
央企工资总额和企业效益挂钩,效益下降的工资总额必须下降,效益上升的
工资总额增幅不得超过效益增幅。因此,如何在用好互联网金融实现业务转
型的同时,兼顾提质增效的发展要求,是通信业运营商面临的又一个难题。
3.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内部环境
大型传统企业转型新兴业务,在业务探索本身以及内部管理配套两方面
都面临着困难,纳税筹划作为服从于业务发展的支撑角色,其面临的困难更
大。但是,能逐步得到管理层重视,为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创
造了有利的条件。
3.3.1 业务模式仍在探索
通信业运营商发展互联网金融融合业务,一方面由于通信业运营商缺乏
传统金融行业的专业经验,在金融产品的用户体验设计、风险管理方面存在
一定的欠缺;另一方面,融合新业态横跨通信和金融两大行业,在商业模式
的构建上,如何做好传统通信业务与新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分工与协同,真
正形成相互引流、相互促进的生态圈,是通信业运营商面临的难题。
28
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管理现状
3.3.2 纳税筹划管理分散
基于集团、省、市、区县四级税务管理组织架构,以及总、分支机构在
业务管理上的分工,对外投资、企业重组、境外投资以及跨省协作类重大业
务由集团公司统一进行纳税筹划;省级公司主要负责本地优惠政策争取,营
改增、个人所得税等政策改革及优惠政策的落地执行及实操;市级及区县级
分公司基本不开展纳税筹划,主要负责属地税务管理及实操。通信业互联网
金融新业态涉及各省级公司及支付业务公司,按管理分工由集团公司统筹进
行纳税筹划管理更为合适。但在业务初创期,各省都在不断尝试、调整业务
模式,集团公司统筹难度较大。同时,通信业属于产业融合类互联网金融参
与者,主要是凭借传统产业现有业务庞大的规模和客户群体,结合适宜的互
联网金融细分市场及产品切入,利用线下渠道引流、并逐步向多业务模式拓
展,因此面向客户的主体主要为省级公司。因此,在纳税筹划管理相对分散
的情况下,新业态纳税筹划的压力主要落在了省级分公司。
3.3.3 知识欠缺及业财融合不深入
近年来,一方面国家财税改革逐步深化,涉税政策变化、更迭频率高;
另一方面“互联网+”业务飞速发展、创新不断。在财税专业知识、业务前沿
知识两方面的不断学习、补充上,都给运营商传统业务从业的业务及财务人
员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同时,与新兴互联网企业相比,除了相关知识的欠缺
以外,运营商传统业务运营机构由于机构庞大、人员众多、职责划分和传统
考核方式等原因,在业财融合、高效合作方面也存在较大的问题,业财沟通
不充分、业财融合不深入,从而可能给业务配套、支撑方案的制定埋下隐患。
3.3.4 纳税筹划管理逐步受到重视
随着“提质增效”要求和考核的强力执行,运营商不得不从“大手花钱”
向“精打细算”转变,除了重视发展规模以外,也开始重视效能提升,加强
对企业每一项支出的管理。其中,纳税作为企业生产经营中无法回避对的法
29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定义务。以往只要收入、利润目标能够完成考核目标,管理层更多关注纳税
环节不要产生风险,而纳税支出的高低并不是关注重点。而现在,除了风险
以外,纳税支出也被认定为一项企业资源,并将纳税资源管理的优化纳入效
能提升项目中,可见纳税筹划管理逐步受到了管理层的重视。
30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SC 电信公司作为电信集团内将传统通信业务与互联网金融业务融合发
展战略执行力最高、发展势头最强的省级分公司之一,其“通信+互联网金融”
融合典型新业态“发了”业务在设计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对通信业互
联网金融融合发展的税负困境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4.1 SC电信公司概况
4.1.1 公司基本情况
SC 电信公司是电信集团下属省级分公司,受集团公司委托在本省行政区
域内从事经许可的基础电信业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与通信及信息业务相
关的系统集成、技术服务等。下辖 21 个市州分公司、183 个区县公司。截至
2018 年底,SC 电信公司拥有固定电话用户 1607 万余户,移动电话用户 2971
万余户,宽带用户 1320 万余户;总资产约 384 亿元,全年营业收入超过 209
亿元,全年营业利润约 20 亿元;全省在职合同制员工 1.86 万人,同时通过劳
务外包等方式提供数万个劳动岗位;服务网点遍布全省,在各类商圈、社区、
乡镇通过自营、合作等方式开设营业厅店近 20 万家 ①。
SC 电信公司是本省主体电信企业和综合信息服务提供主导企业,是目前
省内事实承担普遍电信服务、党政机要通信、国防通信、保密通信、应急通
信等任务的唯一通信企业,也是本省建设网络强省和智慧社会的主力军。近
年来,随着“互联网+”、移动支付、大数据等概念的兴起与爆发,行业发展
速度极快。在保障传统基础通信任务的基础上,为顺应新时代通信行业智能
化发展趋势,SC 电信公司积极响应集团公司转型升级 3.0 战略,以“网络智
① 数据来源:根据企业内部资料整理。
31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能化、业务生态化、运营智慧化”为转型目标,全面深化企业改革,致力做
领先的综合智能信息服务运营商。其中,网络智能化是基础、运营智慧化是
关键,而业务生态化则是核心,可见业务生态建设是战略落地的重要手段。
根据集团战略部署,要通过互联网金融、智慧家庭、智能链接、物联网以及
新型 ICT 应用五大生态圈建设,构建新型业务体系、加强品牌统领,整合多
方资源,实现共生、共创、共赢发展。
4.1.2 互联网金融生态发展情况
根据集团战略部署,翼支付基础业务及服务能力由互金公司统一运营,
翼支付业务在各省的推广由传统主业旗下分公司在当地支撑配合。SC 电信公
司在集团战略指引下,明确提出了“通信+互联网金融”的双翼发展思路,从
产品、营销、渠道等各方面,举全公司之力,全面推进双翼发展,加快加深
翼支付和通信业务的一体化发展进程。
2017 年至 2019 年,SC 省发展翼支付业务用户数及接入商户门店数持续
保持增长。2017-2019 年 SC 省翼支付用户及商户数据如图 4.1 所示。
图 4.1 2017-2019年 SC翼支付用户及商户数据
数据来源:企业内部资料。
32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同时,SC 省发展的翼支付用户质量居于集团前列。2019 年翼支付个人账
户交易月均活跃用户数如表 4-1 所示。
表 4-1 2019年翼支付个人账户交易月均活跃用户数
省份 月均活跃用户
(万户) 占比
(%) 全国排名
HN 691 12.8 1
HB 547 10.1 2
SC 533 9.9 3
FJ 356 6.6 4
GD 310 5.7 5
数据来源:企业内部资料。
可见,SC 电信公司积极践行集团战略。在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上经
过不断尝试和探索,SC 电信公司以打造“新的生活方式”为理念,将传统话
费补贴替换为翼支付金,推出“发了”业务,从而在产品层面实现“通信+互
联网金融”的完美结合,用户在使用语音和流量的基础上,通过翼支付体验
通信延伸到生活“吃喝玩乐购”的多个方面,以翼支付的差异化优势实现智
慧竞争,真正将翼支付与通信业务发展紧密融合在一起,在通信业运营商同
质化竞争胶着的情况下,在全集团率先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发展之路。
4.1.3 纳税筹划管理情况
SC 电信公司在省公司本部及 21 个市州分公司设立财务部,区县分公司
未单独设置财务部,财务管理由上级市州分公司财务部负责。
省公司本部设税务政策管理岗专职 1 名,负责牵头国家重大税制改革接
应、参与业务部门商业模式制定、制定省内税务管理制度、指导市州分公司
分析涉税问题等;设税务实操岗专职 1 名,负责省公司涉税报表、纳税申报
及办税实务操作等;设置发票管理岗兼职 1 名,负责发票申购、开具及管理、
进项认证及其他事项。市州分公司设税务管理岗兼职 1 名,负责税务管理制
33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度在本地的执行,以及本地纳税申报、发票领购、开具、进项认证以及其他
事项。区县公司由综合人员兼职处理本地纳税申报等事项。
SC 电信公司涉及的税种包括: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个人所得税、房产
税、土地使用税、车船使用税、印花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等。其中,企
业所得税由集团汇总纳税,SC 电信公司作为二级分支机构,每月按集团分配
税额属地缴纳;增值税由 SC 电信公司汇总纳税,每月由市州分公司根据收入
乘以预征率属地预缴,SC 电信公司按季度汇总计算全省应交增值税,减去分
公司已预缴金额后向省公司主管税务机关缴纳。
纳税筹划管理方面,例如对外投资管理、企业重组管理、境外投资管理、
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等重大、全国性的筹划,由集团公司统一开展。SC 电信公
司主要负责本地性的纳税筹划,例如争取了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享受企业
所得税减按 15%税率;评估、筛选本地创新项目,适用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所
得税优惠;在近年增值税、个税税制改革中,做好政策宣贯与落地实施,确
保改革平稳过渡;在近年业务生态化转型中,为新业务配套涉税处理方案,
确保新业务迅速打入市场。
4.2 SC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
“发了”业务是 SC 电信公司推出的生态化运营、差异化竞争的核心产品,
以打造“新的生活方式”为理念,将传统话费补贴替换为翼支付金,是传统
电信业务与互联网金融产品跨界融合的大胆探索,在近年众多新业态中具有
典型代表作用。
4.2.1 传统话费补贴模式
传统话费补贴模式,即商业折扣模式。例如:用户办理通信套餐,SC 电
信公司每月向用户提供价值 169 元的电信套餐服务,同时提供 80 元话费补贴。
即实际只向用户收取 89 元套餐资费并确认收入,话费补贴部分不确认收入。
业务参与方及服务、资金流转如图 4.2 所示。
34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电信服务 169元/月
A:电信 B:用户
套餐费 89元/月
货物/服务流
资金流
图 4.2 传统话费补贴参与方及服务、资金流转图
4.2.2 “发了”业务模式
延续使用传统话费补贴模式的业务举例。“发了”业务模式为:用户办
理通信套餐,SC 电信公司每月向用户提供价值 169 元的电信套餐服务,并向
用户收取 169 元;同时,SC 电信公司按套餐协议约定为用户在互金公司处开
通翼支付账户,每月采取向用户翼支付账户充值的方式返还用户 80 元,该笔
款项不可提现、但不设有效期,用户可在开通翼支付第三方支付功能的任一
商户处进行消费。按会计准则中应付客户对价原则,SC 电信公司按 169 元减
去 80 元后剩余的 89 元确认收入。业务参与方及服务、资金流转如图 4.3 所示。
35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D:商户
价值 80元/月
的商品或服务
电信服务 169元/月
A:电信 B:用户
套餐费 169元/月
翼 翼
80元/月
金 金
C:互金公司
80元/月
货物/服务流
资金流
图 4.3 “发了”业务参与方及服务、资金流转图
4.2.3 新老业务模式对比
对 SC 电信公司而言,新老业务模式下,公司的直接收入来源均只有 89
元。“发了”业务模式将原免于向用户收取的 80 元话费补贴转化为先向用户
全额收取、再通过翼支付账户充值返还用户。从局部来看,这一动作不会带
来增量收入,反而较传统话费补贴模式增加了收款、稽核、开票、结算等管
理成本。但放眼长远,“发了”业务模式可带来巨大的增量价值。传统话费
补贴模式下,话费补贴其本身是 SC 电信公司的一项资源,但除了利用其折扣
属性吸引用户外,无法给 SC 电信公司带来其他利益,长期使用该模式还容易
导致用户认为其享受的电信服务只价值 89 元,造成 SC 电信公司产品价值进
一步下跌。而“发了”业务模式将原本沉没的话费补贴资源充分利用了起来,
从用户角度看,改变了以前送流量、送话费用户无感知的局面,让用户知晓
36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返费、参与消费,并与用户自发的消费动作强关联,增加了用户消费粘性,
提升了资源价值;从业务生态角度看,首先拉动互金公司吸储,接着带动商
圈消费,做大 SC 电信公司、互金公司、商户三者联合的平台价值,未来可进
一步吸引商户反哺平台,当商户看到平台规模及价值后,会带动更多的商户
加入,主动成为 SC 电信及互金公司的渠道,一方面商户可为 SC 电信公司宣
传、销售电信业务,另一方面商户向使用翼支付第三方支付功能消费的用户
提供优惠补贴、吸引客户,最终形成“通信+互联网金融”生态圈共荣效应。
公司管理层从战略的高度看到新模式未来巨大的价值潜力,因此果断地调整
业务模式,用“发了”业务取代了传统话费补贴。
对用户而言,“发了”业务模式下,用户虽然向 SC 电信公司支付了更多
的钱,但是多出的 80 元通过翼支付账户最终又回到了用户自己的手上,用户
实际仍只花费 89 元就享受了价值 169 元的电信服务。“发了”业务模式没有
增加客户为享受电信服务支付的成本,还额外通过与时俱进、时髦新潮的第
三方支付方式吸引了用户眼球、丰富了用户在“吃喝玩乐购”等日常生活方
面的消费体验,在市场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中脱颖而出。
“发了”业务上市后市场反响强烈,用户规模迅速提升,上市仅一年,
用户规模便达到 300 万,累计就“发了”业务向用户翼支付账户充值近 5 亿
元,实现 1 亿元沉淀资金,通过 SC 电信公司、商户开展翼支付消费活动,实
现沉淀资金带动用户使用翼支付线下消费 300 亿元 ①。不仅让“发了”业务用
户得到了实惠,更让生态圈的参与者得到了销量和利益。
4.3 “发了”业务税负困境分析
“发了”业务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与潜力毋庸置疑,但在纳税思路与涉
税流程的设计上,却遇到了波折。
传统话费补贴模式的纳税思路简洁清晰。用户办理通信套餐,SC 电信公
司向用户提供的 80 元话费补贴,属于商业折扣。根据国税发〔1993〕154 号
① 数据来源:企业内部资料。
37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文件关于计税依据的相关规定 ①,企业折扣销售时,只需将销售额和折扣额在
同一张发票上分别注明,即可按折扣后的销售额征收增值税,即折扣部分无
需纳税。SC 电信公司向客户收取 89 元,并在向用户开具的发票上注明销售
额 169 元、折扣额 80 元,即可以 89 元作为税基计算增值税销项税。
而“发了”业务模式的纳税思路却一波三折。用户办理通信套餐、按约
定开通翼支付账户,SC 电信公司向用户收取 169 元,并按套餐协议约定每月
向用户翼支付账户返还80 元。从新老业务的服务、资金流转图对比可以看出,
“发了”业务模式相对于传统话费补贴模式的主要变化,是从单一的收取 89
元,变为收取 169 元、再返还 80 元。这一转变产生了两项涉税问题。
4.3.1 个人所得税
对于 SC 电信公司向用户返还的 80 元是否应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主要
有 4 种观点:
(1)视为企业对用户发放现金红包。按照税总函〔2015〕409 号文件相
关规定 ②,属于用户的偶然所得,企业应按偶然所得项目适用 20%税率计算
并为用户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2)若企业对用户发放现金红包的同时,要求用户通过微信群、朋友圈
等方式转发产品链接来为企业介绍新用户,则极有可能被视为用户向企业提
供劳务报酬,按照《关于全面实施新个人所得税法若干征管衔接问题的公告》
(国家税务总局公告 2018 年第 56 号),应由企业按劳务报酬代扣代缴个人
所得税,适用税率为 20%-40%。
(3)视为企业以折扣销售方式向个人用户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财税
〔2011〕50 号文件规定 ③,企业以折扣销售方式向用户销售商品或服务,无
①《增值税若干具体问题的规定》(国税发〔1993〕154 号)第二条第(二)点:纳税人采取折扣方式
 销售货物,如果销售额和折扣额在同一张发票上分别注明的,可按折扣后的销售额征收增值税;如果
 将折扣额另开发票,不论其在财务上如何处理,均不得从销售额中减除折扣额。
②《关于加强网络红包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的通知》(税总函〔2015〕409 号)第一条:对个人取得企
业派发的现金网络红包,应按照偶然所得项目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税款由派发红包的企业扣缴。
③《关于企业促销展业赠送礼品有关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11〕50 号)第一条第 1 点:企
业以价格折扣、销售折让方式向个人用户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不征收个人所得税。
38
4 SC 电信公司互联网金融新业态案例背景
需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互联网红包兴起后,税总函〔2015〕409 号文件 ①也
明确,如果企业以用户购买额度达标为前提而返还给用户现金红包,可视为
折扣销售,无需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4)视为企业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同时,给予个人用户的礼品赠送。
按照财税〔2011〕50 号文件规定 ②,企业以向用户销售商品或服务为前提,
同时赠送的礼品,无需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
综合分析后得出,在进行业务设计包装、宣传以及协议约定时,均要避
开随机赠送、要求用户提供其他劳务等为前提的表述,同时以用户办理通信
套餐为前提,再约定80 元翼支付金的相关内容,则可以避免产生个人所得税。
4.3.2 增值税
从增值税原理出发,这一转变本不应增加企业税负成本。增值税抵扣链
条的设计初衷就是用来解决重复纳税的,即收取 169 元时以 169 元作为税基
计算增值税销项税,支付 80 元时通过从互金公司获取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进
项税,进销项相抵后则可实现按 89 元净额纳税,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1)增值税抵扣链条断裂,税负成本陡增
互金公司无法就 80 元向 SC 电信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因为在此业
务模式中,互金公司的角色是第三方网络支付平台,其收入来源于为平台用
户提供转账、提现、代缴费等收取的手续费收入,沉淀资金产生的利息收入,
平台向商户收取的广告费收入,以及预付卡结算向商户收取的手续费收入等,
针对上述收入互金公司有纳税义务,因此可以出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而 SC 电
信公司向用户翼支付账户充入的 80 元账户金,类似于互金公司向用户销售了
80 元多用途商业预付卡,售卡资金不属于互金公司的应纳税收入,互金公司
不能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①《关于加强网络红包个人所得税征收管理的通知》(税总函〔2015〕409 号)第二条:对个人用户取
 得企业派发的非现金网络红包,如果规定只能用于购买该企业商品或服务,包括各种抵用券、代金券、
 消费券、优惠券等名目,以及个人用户因购买企业商品或服务达到一定额度后收到企业返还的现金红
包,可视为企业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的价格折扣、折让,不用缴纳个人所得税。
②《关于企业促销展业赠送礼品有关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财税〔2011〕50 号)第一条第 2 点:企
 业在向个人销售商品(产品)或提供服务的同时给予赠品,如通信企业对个人购买手机赠话费、入网
 费、或者购话费赠手机等,不征收个人所得税。
39
通信业互联网金融新业态纳税筹划研究——基于 SC 电信公司的分析
至此,SC 电信公司在实际收取资金没有增长的情况下,因增值税抵扣链
条断裂,税负成本陡增。而且,对用户提供的让利越多,SC 电信公司额外承
担的税负成本越高。
(2)强行补齐抵扣链条,纳税筹划整体有效性陡降
针对抵扣链条断裂问题,首先想到的筹划方向便是补齐抵扣链条。虽然
这 80 元在充值到用户翼支付账户这个时点,暂不属于纳税范围,但当用户使
用这 80 元消费以后,实际消费的商品或服务属于纳税范围。因此,沿着这个
线索,产生出以下筹划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