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范文: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 互动关系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7-09 10:34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管理论文
本研究以身份控制模型为研究路径,以 21-30 岁、近三个月未发帖且一年之内 发帖少于四条的微信朋友圈用户为调查对象。通过深度访谈与焦点小组访谈发现, 微信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
本研究以身份控制模型为研究路径,以 21-30 岁、近三个月未发帖且一年之内
发帖少于四条的微信朋友圈用户为调查对象。通过深度访谈与焦点小组访谈发现,
微信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为与身份之间存在关联,反馈的评价、现实重大事件带来
的身份转变,以及用户多重身份的冲突与模糊均是其潜水的动因。强关系社交媒体
中的互动其实并没有想象中活跃,用户更多地将朋友圈视为工具,来认识自己所处
的社交环境,更好建立与维系现实人际关系、获取社会资本,以保持身份的稳定。而
其分享欲则通过现实人际沟通与匿名化社交平台得以满足。回归现实人际交往是用
户对真实亲密关系的追求,而近乎现实的微信互动也是其维护关系的重要路径。这
从侧面反映了技术改变社交的今天,网络传播与现实传播已经密不可分。
此外,身份与行为的互动过程实际是源于用户自我感知的变化,而现实与网络双
重环境的反馈进一步扩大了反思性评价在影响用户自我认知方面的作用,进而影响
其行为。因此 ,自我感知在整个身份控制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同时,潜水行为也
带来了社交文化、习惯与身份的反思。研究发现,在新的互联网逻辑下,我们需重新
看待潜水者这一身份。强关系社交媒体中,潜水行为的实质是用户通过“反连接”的
自我赋权进行的身份保护,是对技术中介控制下人的物化的一种反叛,是寻求真实
亲密关系的一种新的媒介生存状态。本研究以期通过对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之间互
动关系的探讨,发掘潜水行为背后的人际互动逻辑,为网络潜水相关研究以及网络
环境下身份控制理论的发展提供借鉴。这对网络社交文化的发展与人际沟通均具有
现实意义。
关键词: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身份控制;人际互动
I
ABSTRACT
In this study, the identity-control model is used as the research path.
WeChat Moments users aged 21-30 who hardly post in nearly three months
and have less than four posts a year were investigated. Through focus group
interviews and in-depth interviews, we find that there is a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lurking and identities of WeChat Moments users. This is due to the
feedback evaluation, identity change caused by the real environment transition
and the conflicts of user’s multiple identities. However, the interaction in the
social media with strong ties is not as active as imagined. Users regard the
Moments more as a tool to understand their social environment, to better
establish and maintain real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and obtain social capital,
so as to maintain the stability of identity. Their desire to share is satisfied
through real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and anonymous social platforms.
Returning to real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is user's pursuit of real intimate
relationships, and the near-real WeChat is also an important channel to
maintain the relationship. This reflect that technology has changed social
habits, which means that the network communication and real communication
are inseparable.
In addition,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identity and behavior actually
originated from changes in users' self-perception. And the feedback from the
dual environment of reality and network further expanded the role of reflected
evaluation in influencing users' self-perception and thus affecting their
behavior. Therefore, self-perception played a key role in the whole identity process. This study also focus on the lurking of social culture and habit of
reflection. In the strong relationship social media, the essence of lurking is the
identity protection carried out by users through the self-empowerment of anti-
connection. This is a kind of rebellion against the materialization of human
being controlled by technological intermediaries and a new medium living state seeking real intimate relationship. This study is expected to explore the
III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logic behind diving behavior through the discussion
of the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between user diving behavior and identity, and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related research on network diving and the
development of identity control theory in the network environment. This is of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both network social culture an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Key words:Moments users; Lurking; Identity control theory;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IV
绪论
绪 论
一、研究缘起
(一)研究背景
据 2020 年《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①,截止 2020 年 6 月,我国手机即时通讯用
户数量达 9.3亿,使用率达 99.8%,相比其他垂直社交软件使用率更高,且微信朋友
圈使用率达到 85%,在社交媒体中用户活跃度最高。因此,作为强关系社交平台,因
其高使用率与高影响力,微信朋友圈与其他社交媒体相比更具代表性,探究微信朋
友圈的用户行为更具典型性。然而研究发现,九成以上的社交论坛参与者保持沉默②,
发布原创内容与编辑内容仅占 10%,其中原创用户只占一成。多数社交媒体用户以获
取有用信息为主,而很少发布原创性内容与观点,国外学者将这种行为称作网络“潜
水行为(lurking)”③。实际上,在线社区中,参与者无论沉默或活跃,其阅读的内
容要远远多于创作的内容。而这一行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也愈发普遍,不仅存在于
传统论坛中,在QQ、微信朋友圈、微博中也能发现大量潜水者。2020 年微信用户报
告显示,每天有 7.8 亿用户进入微信朋友圈,但仅有 1.2 亿用户发布朋友圈。往前
追溯,2018 年数据显示微信朋友圈潜水人群占到二成。由此可见,潜水行为已经成
为在线社交的一个常见现象。因此,探究用户的潜水行为动因成为学界关注的重点。
(二)研究目的与意义
1、研究目的
用户潜水行为动因是学界关注重点,过去研究发现身份认知是潜水行为的重要
动因④,但如何影响并未给出具体解释。因此,探究朋友圈用户身份与潜水行为的互
动关系成为本文研究的重点。同时,在朋友圈中,朋友身份(自愿身份)位于显著位
置,用户又集多重身份于一体,这种身份间的复杂关系是否也会进一步影响用户的
潜水行为呢?因此,本研究以身份控制模型为研究路径,结合潜水理论,考察以下问
题:
(1)朋友圈用户身份如何影响其潜水行为?朋友圈用户的多重身份冲突是否会
①CNNIC.第 46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2020,
9.http://cnnic.cn/gywm/xwzx/rdxw/202009/t20200929_71255.htm.
②Arthur C.What is the 1%rule?.In The guardian.UK:Guardian News and Media,2006.
③Takahashi M, Fujimoto M, Yamasaki. The active lurker: Influence of an in-house online community on its outside
environment. Proceedings of the 2003 international ACM SIGGROUP conference on supporting group work. New York:
ACM, 2003,1-10.
④ Nonnecke B, Andrews D, Preece J. Non-public and public online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Needs, attitudes and behavior . Electronic Commerce Research, 2006, 6,1, 7-20.
1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导致潜水行为?二者如何展开互动?
(2)身份与行为之间的互动关系在网络环境中如何变化?
(3)在网络环境中,潜水行为对现实的社交习惯与社交文化有什么影响?
(4)社交媒体中的潜水行为带来的身份反思有哪些?
因此,本研究通过考察用户身份控制理论的过程,去探索身份与行为在网络环境
下的互动关系,对以上问题进行逐一解答。
2、研究意义
首先,本文以身份控制模型为研究路径,试图去探究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
身份之间的互动关系,进而得出在网络环境中,朋友身份的含义发生了什么样的变
化,以及用户在网络情境中的身份控制过程与现实身份如何展开互动与影响,进而
拓展身份控制理论在网络环境中的新含义。同时,本文采取深度访谈与焦点小组访
谈相结合的方式,弥补了以往网络潜水行为相关研究中质化研究不足的缺陷,进一
步探讨潜水用户身份与行为的深层逻辑,拓展了研究方法。此外,国外对于潜水行为
的研究多集中于在线社区,而对于社交媒体,尤其是强关系社交媒体的关注度不足,
而强关系社交媒体与现实的人际互动联系紧密,讨论这一情境能够对今后人际互动
理论的发展,以及潜水行为的研究提供一些新的理论思路。
其次,社交媒体最大的特性即它的互动性,互动性是实现社交媒体持续健康发展
的重要因素。一定数量潜水用户的出现是允许的,但过多的潜水者则不利于社区的
互动与稳定发展。因此,探究潜水行为与用户身份之间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更
深层次地挖掘用户的潜水动因,为社交媒体的发展提供一点思路。更重要的是,潜水
行为在网络社区创建伊始就一直存在,如今在社交媒体中,尤其是强关系社交媒体
中,探究用户的潜水动机并不是唯一目的。个体在不断的互动中获取与调整自己的
身份,所以潜水行为势必会给身份带来影响。因此,研究的关键就在于去挖掘这种
“不互动”意味着什么,反思潜水对于社会互动与人际交往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进而
探讨它对用户身份有何影响。同时需要思考的是,众多数据显示,在网络环境下,社
交媒体的出现使得人际间互动性更强,社会网络关系粘性更强,但实际上社交媒体
中依然存在着众多的潜水用户,这说明实际的人际交往没有想象中那么活跃。因此,
考察网络环境中的潜水行为对于现实人际互动的影响也十分重要,这对社交文化与
人际沟通均具有现实意义。
2
绪论
二、研究方法与创新之处
(一)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身份控制为路径,以深度访谈与焦点小组访谈为研究方法,深入探讨微
信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为与身份之间的互动关系。
从研究路径的选择来看,本文着重研究的是微信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为与身份
之间的互动关系,而身份控制模型(Identity Control Theory,见图 1)为身份与行
为之间的互动提供了良好的路径。身份控制理论对于身份的意义做出具体解释,它
规定身份包含四个组成部分:输入、身份标准、比较器、输出。输入端是个体从情境
中获取的与自我相关的意义,包括个人对自己的看法以及个人如何看待他人对自己
的看法。身份标准则是一定文化范围内所共享的身份意义与参照坐标①,输出则是比
较后的行为结果。身份控制的过程是,个体从情境中获取自我相关意义,与身份标准
进行比较,二者相一致则自我验证得以实现,存在差异则表示验证中断。缺乏身份验
证会导致消极情绪,如抑郁、苦恼和敌意,并导致消极的自我感觉(以自我为目标的
情绪),如低自尊②。此时,个体根据反馈调整自我行为(输出)以匹配内部身份标准,
抵消反映的评价。由此可见,身份控制的过程是个体与外界不断互动,节点间相互影
响的过程,是个体通过心理与行为调试,优化个体身份确认能力,以获取身份认同的
闭环。而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为实际就是在不断互动中逐渐呈现出的行为。因此从
身份控制的过程去考察潜水动因,更符合个体身份与行为运动变化的过程,更易得
出二元关系关联的要点。同时,国内对于身份与行为关系的探究尚未从身份认同的
过程进行研究,因此,选择这一路径进行研究是该领域的新尝试。
①Riley, Anna and Peter J. Burke. Identities and Self-verification in the Small Group .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995, 58:61–73.
② Burke P J. Identity processes and social stres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991,56 (6):836- 849.
3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图 1.1 身份控制模型
在方法上,本研究选择深度访谈法与焦点小组访谈法,且采取大量样本进行深度
访谈。这是因为,首先,身份验证的过程是一个系统、宏观、动态的过程,不是简单
的谁决定谁的过程,验证的过程没有明显的分界线与时间节点,这就使得身份变化
的过程往往是缓慢的、长期的。因此,本研究在界定潜水时,因着眼于从“发帖者”
向“潜水者”身份转变的长期变化,将时间设置为一年发布少于4条。因此,由于身
份的验证是动态的、长期的过程,本议题并不适合去探讨变量间的相关性,而是在前
人研究的基础上,去挖掘潜水背后这种行为与身份的深层逻辑,以揭示潜水背后的
人际互动逻辑。其次,在身份控制模型的身份验证回路中,情境中的要素是对个体的
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的误差产生影响,而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均是个体对于“主
观我”的一种解读。实际的评估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真正对个体产生影响的是反思
性评价。因此这一误差存在非常大的主观性,更适合通过 1v1 的深度访谈去挖掘用
户自我感知。此外,以往的研究多以定量研究为主,问卷得出的结果并非完全科学准
确,深度访谈能够从更深层次挖掘用户潜水的意图、行为与身份之间互动的关系,并
且辅之以焦点小组访谈法,能够对以往研究进行补充。而且,在过去的身份控制过程
的相关研究中,主要采纳两种方法,一种是深度访谈的质化分析,一种量化方法。量
化主要又分为两种:实验法和通过电话调查收集数据的调查法。量化研究的着眼点
都比较小,比如对比配偶身份和工人身份,即选择其中的两种身份,去探讨自我感知
和身份标准间误差对于个体消极情绪的影响,而在误差的测量则全部来源于当事人
的自我感知。但由于过去的研究均是线下的调查法或实验法,因此对于被调查者的
自我感知与自我如何认识他者对自我的评价的感知能够较为清晰地区分开来,并且
4
绪论
辅之以具体的模拟情景,能够让被试很好地理解到这一点,主观造成的误差就会尽
可能减小。因此,囿于这种误差的影响,且在样本框难以确定的用户潜水议题中,采
取1v1的深度访谈更具有可行性,再借助焦点小组访谈进行补充,更具科学性。
在调查对象的选择上,首先,以微信朋友圈用户行为为研究对象是因为,微信朋
友圈的使用率最高且影响力最大。据 2020 年《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截止 2020 年
6月,微信朋友圈使用率达 85%,在社交媒体中用户活跃度最高。因此,作为强关系
社交平台,微信朋友圈更具代表性,探究其用户行为更具典型性。其次,选择潜水人
群是因为,以一天为基准,朋友圈不发布者占比高达 84.6①。往前追溯,2018 年,微
信朋友圈潜水者占比 20%,潜水已经成为社交媒体中的一种常见行为。
最终确定调查对象为三个月未发布朋友圈,且 1 年之内发布数量少于4条的 21-
30 岁的微信朋友圈用户。主要基于以下几方面的考虑:第一,根据数据统计,2014
年在微信朋友圈中,只浏览不评论、不互动的人群高达 72.9%,发布原创信息的人群
只有 56.8%;2018 年,在所有社交媒体中,不参与社交互动的人数占比 12%,微信中
几乎不发布朋友圈的人数占二成。数据显示,朋友圈分享意愿最低的为20岁以下的
群体,不分享意愿达 31.5%,其次是 21-30 岁人群,达 24.4%②。然而另外一项调查
发现,00后使用朋友圈人数远小于QQ 空间,而微信朋友圈使用的主力军是 21-30岁
人群。因此,21-30岁这一群体,更加契合“只看不发”的潜水特性,从中选择的潜
水用户也更易挖掘出潜水的深层因素。第二,另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018 年微信朋
友圈几乎从不发布动态的人群中男性用户占比 11.4%,女性用户占比达 13.3%。因此,
本研究所选调查对象男女比例大致相当。第三,目前学界多使用的潜水行为含义界
定为一段时间内只浏览内容,不发布或很少发布的人群,多数使用 3 个月作为潜水
的时间期限③。因此参考学界的定义,我们选择 21-30岁,每天使用微信朋友圈但 3
个月以内未发布的人群,且男女比例均等。第四,需要注意的是,本研究调查的是微
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控制过程的互动关系,身份的变化是比较漫长的,由
于议题的特殊性,本文再加一个指标,所选择的调查对象除了满足三个月未发布外,
同时满足 1 年以内发布少于4条(按照一年12个月算,三个月未发布,12个月则发
①新浪科技. 微信张小龙:每天 10.9亿人打开微信 7.8亿人进入朋友圈. https://finance.sina.cn/tech/2021-01-
19/detailikftpnnx9390511.d.html?wm=3049_0016&from=qudao&sendweibouid=1642088277
② 企鹅智酷.七大趋势+49组趋势:2018 新媒体趋势报
告.https://tech.qq.com/a/20190301/008800.htm#p=41,2018.
③Nonnecke B,Andrews D,Preece J.Non-public and public online community participation:Needs,attitudes and
behavior.Electronic Commerce Research.2006,6(1):7-20.
5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布少于4条)。由于调查对象的界定比较复杂,难以获取完整的样本框,为保证受访
者结构多元化,本研究采取滚雪球抽样法。具体而言,访谈对象男女比例大致协调,
兼顾教师、工人、自由职业者 、公务员等多种职业分布;学历上,访谈对象涵盖大中
专等层面的文理学科。
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每人访谈 45 分钟,共访谈 40 人,并辅之以 1*10 的焦点
小组访谈,起补充总结作用。主要围绕以下问题进行访谈,并在被调查对象回答的基
础上进行追问与拓展。(1)微信朋友圈使用频率与发布频率,(2)只看不发或少发的
原因,(3)朋友圈人员构成如何?熟人与非熟人(陌生人)比例,这是否会影响您发
朋友圈的意愿和热情?为什么?(4)对分组屏蔽的看法,(5)发布朋友圈的行为与
内容对个人观念的影响,(6)回应情况对发布兴趣的影响,(7)您如何看待自己朋友
圈的形象?您认为别人如何看待您在朋友圈的形象?(8)潜水行为对现实社交的影
响。
(二)创新之处
潜水是自网络社区出现伊始就一直存在的社交行为,但在国内直到 2011 年才有
学者对其进行实证研究。尽管国外已经有学者注意到了潜水行为与用户身份之间的
关系,但并未对此作出具体阐释。因此,本文以身份控制模型为研究路径,解释潜水
行为与身份之间关系,并试图探索这种潜水对于社交文化与个人身份带来何种影响。
国内潜水行为与身份相关研究尚属空白,因此这既是对潜水行为研究的突破,也是
对身份与行为关系研究的突破。此外,本研究以定性研究为主,去深入挖掘用户潜水
行为背后的动因,以及行为与身份之间的互动关系,进一步探讨这一行为对于社交
文化与个人身份有何影响。定性研究的解释力度更强,对于个体感知这一主观性较
强的内容能够深入挖掘,可以更清楚、深入地阐释清楚这一问题。
三、文献综述
(一)潜水理论及相关研究
1、潜水行为与潜水者
潜水行为(lurking)最初是被国外学者发现并定义的,即在社交论坛中的参与
者极少发布原创性观点与内容,仅仅为获取有用信息而阅读①。Arthur 指出,九成以
上的社交平台参与者选择缄默,只有 1%的人是社交论坛内容的原创用户。研究发现,
①Takahashi M, Fujimoto M, Yamasaki N. The active lurker: Influence of an in-house online community on its outside
environment. Proceedings of the 2003 international ACM SIGGROUP conference on supporting group work. New York:
ACM, 2003, 1- 10.
6
绪论
0.7%的用户创造了维基百科一半以上的内容①。2014 年的一项关于数字健康社交平台
内容的调查也发现,该论坛 73.6%的内容仅由 1%的用户所创造,9%的人创造了近四
分之一的内容,而其余 90%的用户仅仅发布了 1.7%②。尽管不同研究的结果所证实的
潜水者占比不尽相同,但都表明在线社区中的大部分内容是由少数用户创造的。实
际上,在线社区中,参与者无论沉默或活跃,其阅读的内容要远远多于创作的内容③。
然而,目前对于潜水者的具体界定学界尚未达成一致,早期学者将潜水者定义为
电子论坛沉默者,即经常浏览却从不或很少发布内容的用户,而对于界定潜水者的
发帖频率并无量化指标。一些研究者给出了相对具体的评判标准,如三个月未发帖④、
四个月未发帖⑤、或从原始状态至今只发布三个及三个以下贴子 ⑥。Chen⑦(2004)提
出了更细致的量化指标,需要满足一个前提,两个数值。前提是在持续的六周内,潜
水者每周都会进入社区。两个数值:一是其发布频率低于社区平均值,二是其发帖频
率与登录频率的比值要高于社区平均值。还有研究者将潜水者与发帖者按比例进行
分类⑧,Neelen 选择一个公司在线社区成员,将 800名参与者按照分值分为潜水者与
发帖者。同时还有学者将潜水者细分为积极活跃的潜水者与消极沉默的潜水者、间
歇性潜水者与浮出水面的潜水者⑨。前者以私下有无与发布者进行信息交换为界,即
信息交流的积极程度;后者则规定了潜水的方向是正向还是负向。但无论是何种潜
水者的定义,其共性均为只阅读而不发布或少发布的在线网络用户。
由此可见,目前潜水界定尚无统一的量化标准,研究者在研究中多是根据自己研
究的论题,在特定的情况下设定潜水的界限。在研究初始至今二十年来,界定潜水的
边界一直是学科的难点,也是今后突破的一个重点。目前学界多采用的潜水行为量
化标准是在一段时间内不发帖。因此,本研究延用此种界定,具体时间界限在上文方
法部分已进行详细阐述。
① Swartz, A. Raw thought: Who writes Wikipedia. Blog article, 2006. <http://www.aaronsw.com/weblog/whowriteswikipedia> Published, 4.
② Van Mierlo, T. The 1% rule in four digital health social networks: An observational study.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14, 16(2).
③ Ebner, M., Holzinger, A., & Catarci, T. Lurking: An underestimated human-computer phenomenon. Multimedia, IEEE, 2005, 12(4), 70–75.
④ Nonnecke B,Andrews D,Preece J.Non-public and public online community participation:Needs,attitudes and behavior.Electronic Commerce Research, 2006, 6(1), 7-20.
⑤ Neelen M.Lurking:A challenge or a fruitful strategy? A comparison between lurkers and active participants in an
online corporate community of practice.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Knowledge&Learning, 2011(4), 269-284.
⑥ Ganley D,Moser C,Groenewegen P.Categorizing Behavior in Online Communities:A Look Into the World of
Cake Bakers, 2012.
⑦ Chen F C.Passive forum behaviors(1urking):a community perspective, 2004.
⑧ Rauat P L P,Gao Q,Ding Y.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level of intimacy and lurking in online social network
services.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08,24(6), 2757-2770.
⑨ Soroka V.Rafaeli S.Invisible participants:how cultural capital relates to lurking behavior, 2006.
7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2、国外潜水行为研究
其实在网络社区出现之初,潜水行为就相伴而行,但大多数研究者只着眼于那些
在社区内部较为活跃的发帖者。直到上世纪末,国外学者才开始进行潜水行为的相
关研究。早期研究多是在在线社区、电子邮件的讨论列表、社交网络服务以及网上学
习课程中进行调查,来分析潜水行为的根本原因,并探索激励潜水者发帖的方法,例
如以文化、用户个性及群体关系为切入点。之后随着社交媒体和社交平台的发展,研
究者逐渐将视角转向社交媒体,但研究数量较少。一项关于“Yik Yak”应用的研究,
是对该应用中的发帖人、喷子、潜水者、忏悔者行为与其个人特征相关的研究①。由
此可见,目前的研究还是集中于动机和激励研究。动机研究即挖掘潜水行为的原因,
国外研究的原因大致如下:
表 1.1 潜水行为动机研究
个人 社会
性格:内向自卑、自我效能感低下(无 社区硬件:信息质量差、交互设计差、
自信、害羞) 反馈率低下以及反馈不及时
需求:信息需求、学习需求、娱乐需求 规范与激励机制:缺乏互惠、缺乏支持
分享的规范
限制:时间限制、技术限制 安全:隐私问题
关系:社区认同度低、承诺与情感投入 文化与社会资本
与动机研究相比,激励研究相对较少,高桥团队以潜水用户自身的信息需求为路
径,将潜水目的划分为传播、用途、与接触②。从外部刺激、应用改进、鼓励与新手
指南等层面激励潜水者以更加积极的形式参与到在线互动中。
在研究的过程中,学者对于潜水行为的态度褒贬不一。有学者认为潜水者是“搭
便车的人”,在线社区需要依靠互动激发活力,然而潜水者只是在窥视他人的过程中
自己获利,却几乎不对社区做贡献③。此外,若潜水者过多的存在于知识社区平台中,
则表明该社区的观点仅仅是小众观点,而非大多数普通用户的观点。因此,适量潜水
者的存在有其合理性,但数量过多则不利于在线社区的互动与持续发展。
① Kathryn C. Seigfried-Spellara,, Claire M. Lankfordb. Personality and online environment factors differ for posters,
trolls, lurkers, and confessors on Yik Yak.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https://doi.org/10.1016/j.paid.2017.11.047.
② Takahashi, M., Fujimoto, M., & Yamasaki, N. Active lurking: Enhancing the value of in-house online communities through the related practices around the online communities, 2007.
③ Va n Mierlo, T. The 1% rule in four digital health social networks: An observational study.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2014, 16 (2).
8
绪论
另外也有一些研究者持不同观点,Nonnecke 认为不能把潜水者简单视为“搭便
车者”,这是一种严重的简化,潜水的理由多种多样。他认为“潜水者”这一定义带
有负面意义,应定义为“non-public participant”,即非公开参与者,并且他们认
为潜水是一种非公开的,对网络群体既可接受又有益的一种参与形式①。也有学者认
为潜水是新手用户学习和适应的重要过渡机制②。一种更积极的角度将潜水者视为
“替代学习者”,用以描述教育环境中的潜水者③。在这种情况下,潜水者可以达到
与活跃参与的学生类似的学习水平。对于潜水行为的褒贬评析多在早期研究中出现,
后期研究则较少评价。而在国内研究中,学者更多地将潜水行为归为社交媒体怠倦
行为,含消极意味。本研究将潜水视为一种正常社交行为,探究身份与该行为之间的
互动关系,客观去探讨潜水行为对于社交文化与习惯意味着什么。
3、国内潜水行为研究
以“网络潜水”和“潜水行为”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进行检索,发现相关文献
只有 17篇。国内网络潜水行为的研究始于 2006 年,直到 2012 年研究才相对丰富起
来,但总体来说研究较少。早期研究集中于心理学、情报学、管理学,延续国外研究
的路径主要研究虚拟在线社区网民的潜水动机。如虚拟社区潜水者的准社会互动研
究④、关于网络原住民潜水动因的实证研究 ⑤,从不同角度通过实证方式去挖掘虚拟
社区用户的潜水动因。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与社交方式的变化,研究者开始聚
焦于社交媒体的用户行为。研究者大多将潜水行为作为一种社交媒体的消极怠倦使
用行为进行研究,将其与消极心理,如焦虑、抑郁等情绪相关联⑥,以信息过载、认
知负荷等视角分析用户的潜水行为,发现用户消极使用主要源于个人负面情绪、信
息过载与隐私安全。社交媒体分为强关系与弱关系两种类型,而强关系社交媒体与
最初的虚拟在线社区的社交环境大不相同,有学者关注这一点,开始探索微信群与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动因,如有研究表明角色压力对微信朋友圈用户的潜水行为产
生影响⑦,角色识别会影响微信群用户的潜水行为。目前新闻传播领域学者也开始关
注用户潜水的现象,但尚无实证研究。
① Nonnecke, B., & Preece, J. Lurker demographics: Counting the silent. Proceedings of CHI 2000. The Hague: ACM, 2000.
② Ahuja, M. K., & Galvin, J. E. Socialization in virtual groups. Journal of Management, 2003, 29(2), 161–185.
③ Cox, R., Mc Kendree, J., Tobin, R., & Lee, J. Vicarious learning from dialogue and discourse: A controlled
comparison. Instructinal Science,1999.
④ 蒲青.虚拟社区潜水者的准社会互动研究.西南财经大学,2011(3).
⑤ 刘江.数字原住民网络潜水动因实证研究刘江.南京大学,2013(5).
⑥ 万君,王慧.社交媒体用户倦怠及消极使用行为研究.情报探索,2019(05),1-8.
⑦ 郭佳杭. 角色压力对社会化媒体潜水意向的影响研究.大连理工大学,2016.
9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综上可见,国内的相关研究范围较小,领域较少,研究多集中于动机研究,研究
路径依照国外研究路径,从不同的视角去挖掘用户的潜水行为动机,但国内研究对
于社交媒体的研究相对更加丰富。由于社交媒体不同于传统的在线社区,用户潜水
的动因也呈现出不同点。此外,无论国外研究还是国内研究,方法多以量化研究为
主,解释力度与深度相对较弱,只有 Nonnecke①的先导性研究采用了深度访谈的方法。
因此,后续的相关研究方法应该更加多样,采用定性研究的方法去深度挖掘用户的
潜水动因,反思社交媒体用户的潜水行为对于社交文化产生的影响。
(二)身份与行为关系研究
1、身份理论与身份控制理论
身份是附在自我身上的一组含义,是作为特定角色的占有者(角色身份)、特定群
体或类别的成员(社会身份)或作为独特的个人(个人身份)而对自己持有的一系列意
义,这些意义定义了一个人是谁。在很大程度上,一种文化背景中的意义是可以共享
的。因此,处于不同社会地位的人就能够懂得如何看待彼此。从这一层面来说,身份
是沟通自我与社会的纽带。因此,身份研究就为我们更加深刻地认知自我、社会结构
及二者关系提供了重要的研究路径。阿马蒂亚·森提出,身份与行为之间存在天然
的关联,身份影响着个体的思想与行为②。关于身份与行为间的研究,学界主要是从
两种理论来进行解释,一种是社会身份理论,另一种是身份认同理论。
社会身份理论起源于欧洲,最早由 Tajfel 提出,后由 Turner 和 Hogg 完善与发
展。社会身份理论是分析身份与行为间关系的重要理论。他们认为身份具有建构性,
因此分析个人行为不能单单从心理因素入手,而应着眼建构的过程。而建构的核心
就在于个体依托社会分类(Social Category)的建构,包括自我身份与他人身份。个
体倾向于依据一定的分类标准将社会群体分为不同类型,然后在评价基础上对号入
座,完成自我分类,确定身份。整个社会群体在此基础上分为内外群体,在内群体中,
个体的言行总是趋于一致的,而群体与群体之间则具有差异性③。因此,该理论是研
究群体认同与社会认同的路径。
而身份认同理论起源于美国,由符号交互理论(symbolic interaction theory)
与自我理论发展而来。符号交互理论的核心在于,个体是通过与群体的不断互动中
① Nonnecke, B., & Preece, J. Lurker demographics: Counting the silent. In Proceedings of the SIG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2000, 73–80.
② [印度]阿马蒂亚·森著,李风华等译:《身份与暴力——命运的幻象》,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 2009, 2. ③ Goldberg C B. Applicant reactions to the employment inter-view: A look at demographic similarity and social identity theory. Journal of Business Research, 2003, 56:561-571.
10
绪论
形成自我概念 (self-concept)①。与此类似,身份认同理论认为,个体就是在不断地
与他人的互动中获取角色并获得自我相关概念。同时,这些角色引导个体在不同情
境中约束自我行为。
综上可知,社会身份理论对于身份与行为的研究更加宏观,而身份认同理论则将
研究的重点着眼于通过个体与群体间的互动而构建的个体角色,更为具体。如今的
社会化媒体日益发展,网络社交行为已经成为学界研究的重点。因此,身份认同理论
为我们探究人际行为提供了更为具体的理论路径。
此外,身份认同理论在控制论的基础上提出了身份控制理论(Identity Control
Theory),用来阐释身份认同过程的意义。身份控制以一个宏观、动态、系统的过程
揭示了个体的身份与行为是如何进行相互影响的。这一理论描述了个体进行自我身
份验证,确定自我身份的过程,为我们研究身份与行为之间的互动关系提供了适合
的路径。ICT 规定了一个身份的四个基本组成部分:自我相关的感知(输入)、身份标
准、比较器和输出。自我相关的感知是指个人对情境因素的理解,包括个人对自己的
看法以及个人如何看待他人对自己的看法。身份标准则是一定文化范围内所共享的
身份意义与参照②,是个人对身份的持有,它整合了自我期望与社会期望。比较器将
感知输入与身份标准进行比较,并记录两者之间的差异程度。对环境(行为)的输出
是来自环境中的感性的、反映的评价手段与身份标准含义之间比较的结果。当自我
感知与身份标准一致时,身份验证就顺利实现,缺乏验证则会导致身份中断,进而产
生消极情绪。作为回应,个体会调整自我行为以抵消反馈的评价意义,从而匹配内部
身份标准。在身份控制中,缺乏身份验证会导致消极情绪,如抑郁、苦恼和敌意,并
导致消极的自我感觉(以自我为目标的情绪),如自尊心受挫,较低的自我效能感等③。
身份认同的过程通常平稳运行,身份的建构是动态的,只需要不时进行小的调整,只
有个人在遇到重大事件时身份才会面临重构。由此可见,持续的身份验证是维持个
人身份的确定性与稳定性的重要因素,也是个人自尊感的重要来源,身份验证对于
个人身份、心理、与行为状态都至关重要。
此外,由于身份认同理论更加关注个体在互动情境中获得的身份角色,因此社会
结构的复杂性也就使得每个人都拥有多重身份,也就意味着他们拥有不同角色与自
① Zhang J Y. Public diplomacy as symbolic interactions: A case study of Asian tsunami relief campaigns. Public Relations Review, 2006, 32: 26- 32.
② Riley, Anna and Peter J. Burke. 1995. “Identities and Self-verification in the Small Group.”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58:61–73.
③ Burke P J. Identity processes and social stres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991, 56, 6 :836- 849.
11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我。因此,除了界定身份的意义之外,一些学者对身份的类型做出区分,如 Large 和
Marcussen①认为身份认同是由愿望和义务组成的。愿望是人们想要成为的人,义务是
人们觉得他们应该成为的人。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拥有多重身份,即自愿身份与义
务(强制)身份。义务身份包括配偶、职员、工人和学术等身份,往往涉及长期关系,
责任要求相对较高,难以退出。而朋友身份则是自愿的。自愿身份建立在要求不高、
更容易退出的短期关系基础上。朋友身份包括一个更具表现力的社会情感焦点,如
善良和接受、关心及相互依赖的含义。对于身份类型的区分是在身份控制的基础上
延伸了多重身份的控制过程,这一视角对于研究个体与群体的社交行为均有重要的
理论价值。
2、身份与行为关系国外研究重点
就具体研究而言,国外对于身份与行为间关系的研究多是从身份、行为、心理三
者的互动关系着手进行研究的。而研究的重点集中于依据身份控制理论去探讨身份
确认与中断、多重身份以及身份变化。
(1)身份确认与中断研究
身份确认是身份控制的过程,是自我身份验证的过程,也是身份认同实现与否的
关键。身份验证成功,身份稳定性就会增强,个人对于身份的不确定性会减弱。身份
验证不成功,身份中断发生,则会带来身份的困扰与负面心理,身份稳定性降低,而
不稳定的身份对于社会的稳定性也会产生不利影响。国外身份验证相关研究的重点
在于个体因验证失败与身份中断,而导致的心理与行为变化。研究发现,身份确认的
失败会引起心理困扰,而心理困扰的强度通常与身份的突出水平、自我认知与身份
标准之间的差异程度、失败确认持续的时间、个体与他者的熟悉度以及身份的种类
等因素有关。然而在不同的情形中,身份中断也会造成不同的结果。Stets②在一项研
究中发现,负向的身份验证会给个人带来负面情绪,但是当人们的身份标准超出他
人对于自我身份的评价反馈时,个体会很快将自己的标准调整至新的水平,他们会
感到自我提升,然后自我验证新的标准。而这些积极的感觉甚至比身份得到验证产
生的积极感觉更强烈。同时,反复缺乏验证会使个体感受到强烈的不确定性。然而,
这一结论的前提是个体没有机会改变验证的反馈,无法改变现状。这一研究是对
Burke 的身份控制理论的进一步发展。这也意味着,在不同的情况下,身份控制理论
的结论会根据具体情境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这就需要研究者在研究中,具体问题具
① Large M D, Marcussen K. Extending identity theory to predict differential form sand degrees of psychological distress.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2000, 63, 1, 49- 59.
② Stets J E. Examining emotions in identity theor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2005, 68, 1, 39- 74.
12
绪论
体分析。
(2)多重身份研究
多重身份可能有益于自我,是个体获得积极自尊的原因之一,但多重身份只有在
得到证实的情况下,才有益于自我。一些学者将身份差异引入身份确认中,去分析身
份、心理与行为之间的关系,评估了义务身份与自愿身份对于自我评估、心理痛苦的
身份差异,发现不同类型身份的未确认会造成不同的影响,而同一类型内部的不同
身份(如义务身份中的工人与配偶身份)的未确认也会产生不同的影响①。过去,身
份控制模型基于配偶②(例如 Burke and Harrod,2005)、父母③ (例如 Tsushima and
Burke,1999)和工人④(例 Stets and Asencio,2008)的维度,对身份进行精确测量。
身份差异理论则通过整合身份意义的两个维度,扩展了身份控制模型中意义的概念
化和测量,这两个维度超越了个体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因为这些角色身份中整合
了愿望(“我想成为”)和义务(“我应该成为”)。该理论也区分了义务和自愿的测
量标准,呈现了身份内部和身份之间更清晰的差异模式。然而,目前对于身份差异的
研究更多的集中于身份与心理健康的二元研究,行为只是其中调节性存在,并没有
对身份差异与行为之间的研究展开深入的探讨。因此,今后的研究重点可以更多地
去探讨身份差异和行为之间存在何种关联,并发掘这种关联意味着什么。
(3)身份改变研究
身份改变(identity change)通常伴随着行为的改变,身份改变可能是个体行为
变化的诱因,也可能是行为变化的结果。当身份标准与个人的自我含义出现偏差且
偏差无法通过行为改变得以消除,同时个体情绪反应较低时,个体原有的身份标准
就会随情境中感知的意义变化而变化,身份意义也随之改变。对于身份改变的原因,
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观点。Burke⑤认为,身份的变化一般是长期、缓慢的,只有个体
遇到重大事件或重大变故时,身份重构才可能发生。身份变化多源于两点,一是知觉
标准与自我认知的偏差难以通过行为消弭使两者一致,二是个体的多重身份意义之
间的冲突,但每个子身份同身份标准之间难以达成一致,于是每个身份都向另一身
份作出调整,实际是一种“妥协”,这使多重身份整合成身份整体。除此之外,他还
① Mary Gallagher. Obligatory and Voluntary Identity Discrepancies, Self-Evaluation,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Society and Mental Health.2017, 7,2, 51–68
② Burke, Peter J. and Michael M. Harrod. 2005. “Too Much of a Good Thing?”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68, 359– 74.
③ Tsushima, Teresa and Peter J. Burke 1999. “Levels, Agency, and Control in the Parent Identit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62, 173–89.
④ Stets, Jan E. and Emily K. Asencio. “Consistency and Enhancement Processes in Understanding Emotions.” Social Forces.2008, 86, 1055–78.
⑤ Burke, Peter J.2006.Identity Change.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2006, 69, 1, 81–96
13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认为,个人对于身份的承诺是影响其身份改变的重要原因,身份越重要,个人对身份
的承诺越强,身份越不容易改变,否则相反。Stets 将身份变化归于四点:(1)他们
可能对自己的身份缺乏承诺;(2)由于权力差异(谁有权力定义身份含义),个体会
对地位权力差异做出反应,其他研究也证实了处境较弱的人更有可能接受较强大者
的观点;(3)他们可能无法采取纠正措施来改变收到的反馈;(4)反馈可能缺乏稳定
性①。而 Kiecolt 则将身份改变的情形更加细分,他认为真正的身份改变需要同时满
足4个特殊的前提:(1)社会事件中断身份验证过程;(2)个人有自我身份改变的强
烈愿望;(3)身份改变利大于弊;(4)他人支持②。
除此之外,国外对身份与行为关系的研究还包括身份认同对行为的影响,比如身
份认同、性别认同对女性穿衣行为、购物行为的影响;身份认同对政治行为,如选民
投票的影响;青少年个人身份的混淆对问题行为的影响等等。此类研究其实集中于
社会身份理论领域,在国内同样也是研究的重点。
同样,国外对于行为与身份之间关系的研究多是实证研究,且均以定量研究为
主,总体来说方法较为单一,之后的研究在方法上应该更加多元,弥补定性研究匮乏
的缺陷,更深入地探索身份与行为之间的关系。
3、身份与行为关系的国内研究综述
在中国知网输入“身份与行为”进行检索,得到的相关文献并不多,国内对身份
与行为互动关系的研究重点与国外不同,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行为——身份
认同”关系探究,如民族、性别、文化等身份认同等对个体行为的影响,或个体行为
如何建构认同。二是“行为——身份建构”关系研究,即通过某种行为如何建构某种
身份。比如,张亚丽探讨了社交媒体中的建议言语行为特征及其发布者所建构的语
用身份③,黄慧慧将面子威胁行为与身份建构相结合来探究面子威胁行为对身份建构
的影响。④而从身份控制过程去讨论身份与行为之间互动关系的相关研究极少,同时
国内对于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的探讨尚属空白。
上述大量研究表明了身份和行为之间存在关系,潜水行为作为一种社交媒体的
使用行为,亦属于行为的一种。已经有研究表明,身份是网络潜水行为的动因之一,
但究竟二者之间存在何种关联并未给出具体解释。因此,在网络环境中的潜水行为
① Stets J E. Examining emotions in identity theor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2005, 68, 1, 39- 74.
② Kiecolt K J. Stress and the decision to change oneself: A theoretical model.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994, 57,
49- 63.
③ 张亚丽. 气象微博中建议行为和身份建构的语用研究.南京理工大学, 2018. ④ 黄慧慧. 面子威胁行为对身份建构的影响.西南大学, 2017.
14
绪论
与身份之间的互动关系也为解释用户潜水行为的动因提供了新思路。所以,本文以
此为切入点,从身份控制过程去探索“身份——行为”二者间的关系,实际是在弥补
国内相关研究不足的现状。结合已有文献研究的方法、框架、路径,本研究确定研究
对象为微信朋友圈的潜水用户,采用深度访谈与焦点小组访谈,去探索用户潜水行
为与其身份之间的互动关系,挖掘其潜水的动机如何,其身份变化如何,这种潜水给
社交文化与个人身份带来何种影响。
15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16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本研究进行了大量样本的深度访谈,并在此基础上进行焦点小组访谈,深度挖掘
用户潜水的动因。从个人身份控制过程去考察用户的潜水动因,发现由于朋友圈以
熟人社交为主,因此来自他人的反馈构成了用户自我感知的输入性元素,这是影响
用户自我相关感知的重要因素,并进一步影响用户的认知与标准之间的误差。用户
在非自愿扩张的朋友圈中因多重身份的冲突与模糊造成了认知偏差,这是造成用户
潜水的第二个原因。此外,用户在现实中受重大事件与生活转折事件的影响,其身份
会发生重塑,面对新的身份,用户的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认知均出现偏差,二者可能
出现错位,由此影响用户的潜水行为。此时,由于感知与标准的偏差,用户身份控制
过程中断,唤醒消极情绪,为了保证身份的连续性与稳定性,用户做出行为调整以适
应内在标准。因 此,选择潜水,以一种防御式的策略来避免身份验证的中断,从发帖
者向潜水者身份的转变实质是为了响应他人评价与社会期望,同样也是印象管理的
一种方式。
1.1 非正面反馈影响用户潜水行为
在整个身份控制过程构成的反馈回路中,反馈的评价这一要素是影响微信朋友
圈用户潜水行为的重要因素,它构成了用户自我相关感知的重要输入环节。微信朋
友圈以互动见长,而缺乏回应与获得负面反馈会影响用户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
的误差,此时身份验证中断。因此,用户通过行为改变去弥合二者之间的误差,使得
自我相关感知与身份标准完成匹配,身份认同才能得以延续。
1.1.1 非正面评价通过用户自我感知影响其潜水行为
身份控制过程其实就是个体努力建立与维护自我概念,实现身份认同的过程。自
我相关感知是他者对于个体的评价与认知以及自己如何理解这种评价,这些反馈的
评价就构成了用户的自我相关感知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个体
的行为。对于朋友圈用户而言,发布朋友圈是为了展示自我,实现分享欲;获得认可,
提升认同感。而作为表演与展示的前台,他人的评价能够直接到达用户,并且实现双
向互动。且由于微信朋友圈特殊的人员构成与强关系属性,这一互动中产生的反馈
不仅会影响用户发布朋友圈的行为,也会影响其自我相关感知。访谈发现,用户精修
一张照片耗费了时间与精力,自然期待认可,但此时有人站出来泼冷水说“p 得过分
了”,自然会引人不悦,影响发布情绪;用户发布一篇影评阐述自己对于电影的想法,
却遭遇“杠精”势必会影响分享的愉悦心情……这些情境在受访者的朋友圈中或多
17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或少地出现过。在受访者看来,发布朋友圈在一定程度上是渴望获得认可与赞同,从
而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因此他们倾向于将点赞评论与认可度挂钩,作为他人认可
自我的软性指标。因此,他们认为他人的评论与现实生活中朋友对于他人朋友圈的
评价均会影响用户发布朋友圈的意愿与热情。同时,除了负面回应,无人回应的缺场
“独角戏”也会让用户产生存在感缺失的心理。当然,反馈的评价对于用户自我感知
的影响在发布朋友圈的当下可能比较短暂,而从长期来看,这却是一种潜移默化的
影响。在访谈中,多位受访者表示:“很多东西不敢发,就怕别人说自己傻、幼稚”,
他们渴望获得正面回应,来验证自我身份,提升自我确定感。因此,情境中的非正面
的意义传输至用户,使其自我相关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出现偏差,而为了弥合偏差,
进行持续的身份验证,用户便采取沉默的方式应对。
A1:我会期待别人的回应,偶尔会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我这么长时间不发朋友圈,
突然发一个怎么这么惨,但是后来一想,我这么长时间不发,大家当然也不会关注到
我了。但是每次收到回应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晒生活的时候希望得到的是别人的认
可,一种羡慕感,说白了就是彰显一下自己的优越感,所以才叫晒,但是当别人开始
对你的生活指指点点的时候,就会产生负面情绪,其实就一个人有一次对你有稍微
负面的评价的时候,你就会过度解读,就很影响心情,就干脆不要发了。
A3:负面评论让人挺反感的,我之前发了自拍,然后就有人说胖了,或者是 p 的
怎样怎样,就很烦,之后我再发的时候就会考虑,怕别人又评价我。而且我一般不发
观点或者评论性质的,因为有观点存在的地方就有杠精,避免麻烦就干脆不发了,我
会私下找朋友讨论,没必要发出来让大家都看到。
A5:发了朋友圈之后也会很期待,有人回应就很高兴。不过我记得有一次我发了
一个很沙雕的段子,在朋友圈问百岁山的广告,然后就有人回复我“不会直接去百
度”,就觉得这种人很烦。
A6:其实我还是有点在意别人的回应的,所以发一个朋友圈就会考虑,这样折腾
的自己很累,就不想发了。
由此可见,潜水行为并不等同于用户缺乏分享欲。恰恰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并
非用户不愿分享,而是渴望分享,但又不希望被太多人看到自己的状态。尤其是在面
对负面话题、情绪问题时,这种矛盾心理就更加突出。用户期望获得一个宣泄的出
口,但又囿于熟人圈的特殊属性,只好抑制自己发布的欲望,或者发布之后秒删,甚
至发布仅对某人可见的内容,以宣泄情绪。点击发布的过程实现分享欲,而被人围观
的不确定性又迫使用户承担评价的风险。因此,为了避免活跃的身份验证,维持身份
18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的稳定性,潜水成为一种合适的选择。
A12:没有回应的独角戏,还是挺让我尴尬的。我有过这些经历,而且次数不少,
回忆一下,当初发的内容确实大多数都不太得体。可能是因为这样的次数太多了,再
加上工作了也不太适合频繁发朋友圈,我发朋友圈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A16:之前很多东西都没法让所有人看,比如说你发个东西,领导看到就不合适,
我之前有次加班到很晚,然后又想吐槽,就发了一条“加班到深夜”,仅老板可见。
A23:我记得我好像发过一条,只有一两个点赞,后来自己看了看也确实觉得有
点无聊,然后就删掉那条了。
上述研究发现,自我感知不会发生在社会真空中,用户的自我相关感知要么来自
于重要他人的实际评价,要么来自于个人对他人评价的看法(反思性评价),这对个
人观点会产生重要影响。因此,反馈的评价在自我身份认同的过程中占据重要地位,
在身份控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发布朋友圈这一行为,除了满足自我的分享欲之外,
也是塑造个人形象、获得他人认可的一种手段。多数受访者都期望能够获得他人的
正面回应。因此,发布前的斟酌与权衡其实是用户依据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进行预
判的过程,以规避负面评价的风险,获得持续的身份认同。
1.1.2 用户期望心理与评价恐惧扩大非正面反馈影响
朋友圈作为一个自我展示的平台,用户在发布朋友圈之后自然会产生期望心理。
而由于特殊的熟人圈属性,这种期望心理可能会更加强烈。且反馈的评价对于用户
的自我感知具有重要影响,而用户在强烈期待认可心理的影响下,会产生更多对于
负面评价的恐惧与担忧(Fear of Negative Evaluation)。朋友圈提供了表达的双
向互动平台,因此点击发布按钮后用户就失去了对于内容的控制。因此,他们倾向于
在发布之前对发布内容及其产生的影响做出预判,其中就主要包括了负面评价预期,
以及自己能否承受负面评论对自我观念带来的影响。简而言之,当个体感知到重要
的他人在看他们时,他们开始看自己。“镜子”是对人们自我概念的一种隐喻,这种
自我概念是由个体对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所形成的。在访谈中笔者发现,用户都曾在
发布内容前反复斟酌,假设情景。将其他发布者视作“镜子”,想象自己在别人面前
是什么样子,别人对我的判断如何。这一想象的过程其实是扮演情节性身份的过程,
在幻想中进入一种身份,若该内容引发不利于自我的结果,身份中断就产生了。因
此,有学者认为这种精神活动也能够影响个体的行为与情绪,而这种预演其实就是
在评价恐惧心理作用下实现的。
此外,朋友圈用户的身份标准实际是来源于多重身份的标准,由于强关系属性的
19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约束,朋友圈好友与现实好友大多重合,朋友圈形象尽管存在美化与打造人设等倾
向,但与现实形象的贴近度依然较高。因此,对于用户而言,朋友圈的形象在一定程
度上能够反应用户的真实形象。这就使用户的行为表现十分受制于现实的社交关系。
尤其在中国人际沟通的文化背景之下,中庸之道、害怕被关注等内敛特性就在一定
程度上影响着用户发布习惯。惧怕他人拒绝、嘲笑、害怕丢面子,这些特性就加剧了
评价恐惧。且已经有研究表明,来自熟悉他人的反馈对于用户身份验证过程的影响
更大①,引发的不良情绪也更强烈。因此,用户在遭遇非正面回应之后,自我感知与
身份标准脱节,唤起消极情绪,进而影响后续朋友圈发布行为。
A31:我发布之前会进行预判自己在别人眼中的看法,别人在看到我发布的这个
东西的时候会有什么感觉,所以我预先会做这种设计。所以我不会随心所欲的发。我
每次发布都会很斟酌,有强迫症,会注意我文案的内容、遣词造句、排版、图片,还
会再发布之前先发一个仅自己可见的内容,调好几次版,看一下排版什么的对不对。
所以,如果没有人回应的话还是会有点影响我的心情的。
A22:我觉得是我同理心太强,怕发出去以后会让别人诟病,觉得我这样那样的,
所以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打好草稿又删掉,最后直接不发了,害怕别人对我有不好的
印象吧,或者讽刺性的言论,防止自己被人挑刺,所以就只好自己闭嘴。害怕影响到
别人,也害怕别人影响到我。
A6:发朋友圈更多是想说清楚自己想表达什么,然后才是考虑表达在不在大家的
接受范围之内。所以很多时候会发了之后再删除,更多是顾虑看到的人会不会觉得
矫情,或者发的内容是不是不适合公开给一些人。
A2:其实我发了朋友圈之后会不自觉地看有没有点赞,点赞的多不多,大家会说
啥。我记得以前有一次发动态有人杠我,我就把他的回复删掉了。而且我也不会发涉
及专业的东西,我很害怕我说的观点太浅,朋友圈加的都是老师,我觉他们比较专
业,我喜欢看别人的观点,心里做一个评价,不会说出来让别人评价我,还是害怕得
不到认可。
A1:一旦发了朋友圈,就总想看看有没有人给自己回复、评论、点赞之类的,很
期待,我感觉这个心理已经有点困扰到我了,虽然说得到以后很快乐。
上述受访者均表示:“害怕、担心自己的言论可能造成不良影响”,在期待心理与
①Berscheid, Ellen and Harry T. Reis. “Attraction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in The Handbook of Social Psychology, edited by Daniel T. Gilbert, Susan T. Fiske, and Gardner Lindzey. Boston: McGraw-Hill,1998, 193-281.
20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恐惧评价的双重作用下,在特殊的熟人圈的场域之中,用户的自我表现欲望会受制,
以一种沉默的姿态营造自己在熟人圈中的形象,去规避负面评价带来的不良情绪,
进而保证自己身份验证的连续性。此外,过去研究表明,在身份控制过程中,来自他
人的实际评价的影响较小,因为他人可能有选择地向一个人传达部分评价(例如积极
的观点),而不是其他评价(例如负面的观点)①。即使他人准确地表达了他们的评价,
被评价者也可能会选择忽视、扭曲或拒绝这些评价。因此,个体对于评价的解读就形
成了反思性评价。但在网络环境中我们发现,情况并非完全如此。由于朋友圈是现实
社交圈子在网络环境中的分支,而非以往完全匿名的互联网环境。社交关系会受制
于现实的社交关系,其行为表现也更受制于现实生活中规则伦理的约束,以及自我
形象展示的约束。即便用户会选择性地忽略这部分非正面评价,但反思性评价对个
人自我感知的影响却依然存在,并会进一步影响用户的实际行为。
1.2 用户多重身份冲突与模糊影响潜水行为
微信朋友圈是以现实朋友身份为主的线上社交场域,朋友这一自愿身份在其中
占据主导地位,朋友身份包括一个更具表现力的社会情感焦点,包含善良和接受、关
心以及相互依赖的含义。对自我的评价更少是在效能上,而更多的是在道德价值上,
朋友之间双方的地位更加平等,通常是合作而不是竞争关系。而随着微信朋友圈用
户踏入不同的生活情境与领域,结识的人越来越多,朋友身份可能和其他义务身份
重叠,比如同事、配偶、父母、师生等等,这就会影响用户识别自我与他人身份的能
力,以及做出符合身份标准的行为表现的能力。在不同的角色关系面前,用户需要以
不同的行为方式与价值准则应对。而在这一过程中,用户多重身份不断切换,身份与
身份之间可能会产生冲突,甚至做出不利于自己身份的行为表现。朋友圈的非自愿
扩张带来了用户多重身份的冲突与模糊的困扰,用户关于自身多重身份的自我感知
受到影响,身份标准出现冲突与混乱,二者间的误差会进一步降低用户身份验证的
能力,身份连续性被迫中断。因此,用户选择在本应表现自我的场域中隐匿自我,以
最简单便捷的方式来沉默应对,以获得保护身份形象的安全感。
1.2.1 多重身份冲突通过自我感知影响用户潜水行为
访谈结果显示,多数受访者认为,由于朋友圈人员成分结构过于复杂,真正熟悉、
亲密的朋友并不多,而这种复杂的朋友圈结构会影响自己发布朋友圈的兴趣与热情。
即便发布,也需要不断斟酌词句,判断是否能够给所有人公开。分组屏蔽既浪费时
① Felson, Richard B. 1980. “Communication Barriers and the Reflected Appraisal Process.”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43, 223–33.
21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间,又丧失了发布朋友圈的乐趣和意义,甚至容易引发误会与猜忌。同时,用户受多
重身份冲突的困扰其实来源于两个因素:一方面是在朋友圈这一场域中,用户对朋
友身份的承诺要低于对义务身份的承诺,这是受强制性关系与传播迁就的影响;另
一方面是朋友身份多与其他义务身份重合,而义务身份包含能力,关于能力的评价
会波及朋友身份。所以,尽管朋友对自我的评价通常在道德价值层面,但能力资源依
然是一个暗含的因素。通过朋友身份的能力体现,其评价标准也可能发生变化。
1.2.1.1 用户对于义务身份的承诺更强
熟人对话空间下,用户的社交范围更加接近现实的社交圈,因此朋友圈中的人际
关系也更受制于现实的人际关系。义务身份的入侵使得用户的人际关系跨越了以往
的“朋友”这一范畴,向更加宽泛的方向拓展。这些义务身份往往暗含了权力与任
务,尽管少数与亲密关系有重叠,但更多的是义务性的相关关系。由此才会呈现选择
性屏蔽行为、“工作圈社交”、甚至潜水。选择潜水并非是放弃朋友身份,而是仅在朋
友圈内,将朋友身份让位于义务身份。这是因为朋友圈是以内容为主的数据化表演
平台,在朋友圈中本应该是按照自我喜好发布关于生活、学业、工作的内容,但由于
圈层不同,发布的某些内容并不适合被其中一些身份看到,不加区分地发布可能会
影响用户在其中一些人心目中的形象,甚至增加不必要的误会。此外,尽管人们倾向
于向对方传递正面评价,而隐瞒一些负面评价,且负面信息也会被接收者拒绝或扭
曲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人际交流都是为了隐藏对彼此的真实感受。某些角
色关系可能会增加诚实的评价行为,即夫妻、上司-员工、父母-孩子、教师-学生,
而这些身份正是朋友圈中的义务身份。因此,在真实评价的可能性下,用户对于义务
身份的承诺就更强。为了印象管理,塑造良好的朋友圈形象,用户会再三斟酌所要发
布的内容,进行分众化的朋友圈管理,对朋友圈内容进行严格把关。
A1:我之前发了一个动态,我们同龄人觉得比较调侃的内容,但是我妈就把朋友
圈截图过来说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她会批评我,觉得我的语气还有传达给别人的
形象是不对的,反正非常影响我当时开心的心情。
A2: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学校有小孩子卖东西,卖报纸、手套,我第一次买了,
因为不想拒绝小孩,后来第二次等公交又遇到了,当时特别想发朋友圈吐槽,但是后
来想想就算了,因为有很多老师的孩子都是小学生,感觉他们会支持这个事,我就没
有发。
A3:人际圈扩大了之后考虑的比较多,害怕说某句话得罪人,我发朋友圈就会有
很多顾虑,比如领导看见合不合适,同事看到合不合适,考虑一下就干脆不发了。
22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A11:(不发朋友圈)有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也不太敢让我导师知道我开心。
A10:我一般会分组,然后如果发的话就会把不熟悉的人都屏蔽掉。有时候比如
说新加的客户之类的,忘了分组,然后发了一个动态,我就会秒删,然后把他屏蔽掉,
再发。一般我会一段时间清理一下我的朋友圈好友,更新一下分组屏蔽,也是挺麻烦
的。
A12:虽然父母不会特意浏览我的朋友圈,但是如果我发了不合适的朋友圈,会
立刻收到来自父母的“温馨提示”,父母在朋友圈里起到了一定的监督作用。
A13:人加的太杂了,还是会存在冲突在的。比如我之前半夜和我妹玩“大富翁”,
然后发了个朋友圈,结果我妈就觉得我俩有病,后来再发朋友圈就会有所顾忌,想一
下合不合适。
A30:不会发那种个人情绪很强的内容,比如吐槽领导啥的。还有以前逃课的时
候就不会发出去玩儿的朋友圈,因为老师也能看到,内容比较敏感就不发了。线下的
关系可能会影响某些特定的发布内容,所以我最近在想要不要搞个分组,但是感觉
挺麻烦的还。
由此可见,个人占据多重角色,需要在不同的社会情况下或在不同的他人面前戴
不同的“面具”。义务身份更多地涉及用户个人在学业、工作和生活上的表现,关系
到用户自身的生计、学业、更真实的社交与生活层面。而朋友圈本就是一个表达自我
与表演的场域,用户每一种身份的补充角色(如领导、老师等)会不自觉地将朋友圈
内容纳入个人评价标准,这就使得朋友圈在一定程度上被义务角色所俘虏。而从一
个身份向另一身份转换的过程中,情境意义也随之发生变化,反思性评价偏离身份
含义,自我验证的活跃性就会大大提高,进而降低自我身份的稳定性。且在网络环境
下,不同年龄段、不同身份的表达风格不尽相同,由于朋友圈不同于一对一的微信私
聊,部分线索缺失,用户难以通过对方的评论参透说话人的言外之意。比如,微信表
情包“笑脸”在年轻人来看是“无语”的意思,而对于父母、领导、老师而言就是“微
笑”的意思 ,双方的交流风格也容易使对话产生误解。因此,用户为了避免补充角色
对自己的不利评价,在朋友圈这一前台,只能将义务身份放在主导地位,将“是否得
体”放在首位,压制分享欲,更多地考虑互补角色对自己的评价,而减少发布朋友圈
的次数,降低存在感。
1.2.1.2 用户的朋友身份中暗含能力资源
朋友圈是展示的前台,用户会表现性地强调事物的某些方面,使用印象管理塑造
符合他人期待的理想的自我形象,而掩盖一些不希望被他人看到的、不利于自己形
23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象的事实。由于朋友圈补充角色的存在,用户在发布朋友圈时会倾向于展示自己能
力方面的优势,或避免展示不足。例如,如果一个人作为朋友没有效率,比如没有提
供支持或者不值得信任,他可能会被抛弃。而朋友身份与义务身份的重合会使义务
身份的评价标准一部分重叠在朋友圈身份上,成为朋友身份的评价标准之一。且身
份与身份之间并非完全割裂,而是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一种身份的资源可能会影
响另一身份的表现,如果某一身份验证失败,那么可能会引发身份的连锁反应,进而
威胁整体身份的稳定性。对于多重身份的用户而言,这种连锁反应可能会影响到线
下的人际关系与个人表现。因此,为了避免这种评价,朋友圈用户会尽可能减少体现
能力的内容。
A12:我个人认为有一些领导是会通过朋友圈来分析我这个人的性格以及工作
能力的,这也是我在朋友圈不敢展示负面形象的原因之一。很少发布体现个人能力
的内容,现在不是流行一个词叫“凡尔赛文学”,很担心自己由于朋友圈文学功底
不够深厚,背地里被人吐槽是这样的人,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万一我想展示的
技艺在别人眼里只是班门弄斧,那就尴尬了。总而言之,就是不够自信。
A26:我记得当时考了教师资格证,本来想发,后来想我的朋友圈有家长,要是
让人家知道我刚拿了教师资格证就去教人家的娃娃,好像也不太好,就不发了。
A1:因为发了总要表达自己的见解,如果我的见解很low、或者说错了就很尴尬,
如果我说的很浅,然后底下的评论又很深刻,一下就被比的很低,所以就干脆不发。
A2:我不会发专业的东西,我很害怕我说的观点太浅,朋友圈加的都是老师,我
觉他们比较专业,我喜欢看别人的观点,心里做一个评价,不会说出来让别人评价
我,还是害怕得不到认可。也不敢发这种努力型人设,怕之后翻车,就是自己平时怎
么怎么努力,但是万一之后没考上,就很……丢脸,然后看别人的努力日常又会让我
很焦虑。
A20:别人特别优秀的话会影响到我,焦虑,XXX 同学每次发博士怎么怎么样,
我就特别难受,而且他只发这个,发的还特别凡尔赛。
A19:和专业、学习工作有关的内容从来没有发过,因为我看多别人如果发这种
东西会有点烦,因为我朋友圈有很多。大家都是研究生嘛,就是直播科研生活,会引
起焦虑。
综上所知,多数受访者表示,朋友圈或多或少会体现个人能力及品质,这是用户
进行印象管理的重要因素。朋友身份暗含能力资源,而关于能力的负面评价会影响
个人的自我效能感。因此,受到多重身份能力资源的影响,用户的自我表现欲望会被
24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约束,以防御的姿态减少自我表现的机会,只是公式化地发布一些强制性或无伤大
雅的内容,从而掩盖不利于自我形象的内容,以确保自己的身份能够得以持续验证。
同时,“频繁晒文化”被攻击的当下,用户尽可能少地展示自我能力与成就,在一定
程度是避免被误认为“炫耀”。在中国文化背景之下,中庸之道是人际交往的内核,
谦卑与低调的行事逻辑也影响了用户在线熟人场的社交习惯。用户的内在的身份标
准也包含自我感知,这种感知是经由过去情境中的要素所整合而来的,即认为朋友
圈应是展示放松与快乐的场合,而非用成绩去给同龄人的制造焦虑。而随着年龄与
阅历的增长,用户更加关注现实生活的经营与奋斗,而不再拘泥于社交媒体上的自
我展示带来的满足感。
1.2.2 多重身份模糊通过自我感知影响用户潜水行为
朋友圈人员成分结构复杂,用户需要自身切换不同的角色来应对不同的社交情
境,除了角色间的冲突之外,还有对自身角色在朋友圈如何得到良好展现产生的困
惑。由于恐惧评价与期望获得认同,用户对朋友圈如何表现自我身份的认知较为模
糊,对如何在朋友圈调动或激活某一身份认知模糊,对身份的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
均较为模糊,这就降低了用户在朋友圈中自我身份确认的能力。除了对于自身身份
的模糊认知之外,对他人的模糊也是制约用户自我表达的重要因素之一。亲属称谓
在家庭的语义体系中有严格的定义,但“熟人”则是给含糊的人际关系贴上了标签,
并无确切定义。这些编码不仅表现了人际间的关系,更体现了处于某种人际关系中
成员的角色期待。朋友圈虽以认识的人为主,但因工作、生活以及其他因素添加的中
介、办事人员、代购、学生家长等“工具人”也大量存在。用户对非熟人的身份认知
较为模糊,这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用户发布朋友圈的热情,而更多地转向关注隐
私的层面上来。因此,在一种非匿名、熟人化、但仍具有模糊性的场域内进行的线上
社交,一定程度上会给用户带来行为与反馈的不确定。而当主体处于不确定状态时,
他人的评价会对自己的自我评价产生更大的影响。因此,对于一些用户来说,选择沉
默是最为安全与稳妥的方式。
A3:朋友圈基本都是认识的人,大概有70%-80%,但是经常联系的也只有10%左
右。加的人多了之后说话反而不那么自由了,所以我就喜欢在微博,但是现在我自己
的微博也不怎么发,很多同学关注我,所以就偷偷申请了一个小号在里面想发什么
发什么,骂人吐槽发泄,反正没人认识我,没人评价我。
B7:朋友圈的人比较杂,因为我是在线教育,我的学生家长也都现实中没见过,
所以大部分都是陌生人,我就不太愿意在她们面前展示自己。屏蔽太麻烦了,而且我
25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不知道怎么分组。我有什么想分享的就和亲近的人说了。
A12:我无法确定非熟人的安全性。发过多的发朋友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隐私,
如果是熟人看到,可能风险并不大,但是被朋友圈里并不熟悉的人看到,有可能会把
自己置入危险之中。尤其是一些微商代购,知道我的快递地址,如果了解太多我生活
上的隐私,那我生活的风险性会提高。
A28:虽然微信有分组,但是看到过别人给好友分组,然后因为同事都很近,大
家问一句就发现,自己被分组了,感觉也很不好,就不去分组了,也就去发一些大家
都能看的了。
A19:熟人真不多,所以也会顾忌到隐私。因为我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就是他
在朋友圈发的图片就被盗用了,然后当时学院里面闹的还挺大的。
多重身份可能有益于自我,它能够充当对抗情境压力的缓冲器,提供意义和指导
行为,并且有利于积极自尊和更好地掌握形势。然而,多重身份只有在得到证实的情
况下,才能有益于自我。用户在非自愿扩张下的朋友圈场域中,难以逃离多重身份的
冲突与模糊带来的困惑感,其身份的确定性会受到影响,身份认同的延续性遭到挑
战。而朋友圈作为线下圈子的一种线上分支,用户的表现更是代表了他在现实生活
中是一个怎样的人。因此,为了更好地实施印象管理,尽可能少地发布动态,将自己
处于匿名的环境下,降低自我存在感,把各个角色任务分配到现实的生活中去完成,
而保留朋友圈的纯净,以确保多重身份之间的互不干扰。
用户的社会关系管理能力是有限的,尤其是在人员复杂的朋友圈中,用户怠倦情
绪更加突出。尽管强关系的互动能够给个体带来支持与资本,但冗余的互动与社交
线索极易让用户产生疲于应付的怠倦心理,选择逃避线上社交。邓巴曾提出“150 定
律”,即每个人的社交范围大约在 150 人左右,而从现今的社交平台来看,过多的
社交应用已经将个人的社交边界一再拓展,用户的社交范围逐步放大,仅微信好友
就远不止 150 人。过多的社交对象不仅降低了社交质量,也消耗着用户的社交成本,
带来大量无效社交。因此,在访谈中,当受访者在被问及“为什么不发布朋友圈”时,
他们提到最多的就是“加的人太多”。过载的社交不仅带来用户的社交负担,也成为
其身份负担。“人多且杂”使得用户多重身份之间产生冲突与模糊,影响自我认知与
身份建构,制约了用户自由发布行为,也制约了其进行持续身份验证。
1.3 线下重大事件带来的用户身份转变影响潜水行为
研究表明,身份发展受到内部心理因素和外部生活事件的影响。因此,变化可能
26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是由个人的个性特征引起的,包括个性、认知能力和当前身份,以及生活经历① 。访
谈结果显示,一些潜水用户从发帖者到潜水者身份的转变,实际上是由现实生活中
的身份变化引起的。而现实中的身份重塑则来源于重大事件的发生,比如升学、疾
病、踏入社会、结婚生子等等。重大事件带来的身份重构会影响用户内在的自我相关
感知,由于对于新身份的陌生与无所适从,用户的自我身份验证能力也会受到影响,
进而影响其线上的社交行为表现。
1.3.1 重大事件导致的身份转变影响用户自我感知
身份的建构是动态变化的,但变化通常是缓慢的。当个体的自我感知与内在标准
不一致时,行为调整会向符合身份标准或降低内在标准的方向转变,使两者达成一
致,行为改变的积累就在长时间的潜移默化中改变了用户的身份。而身份只有在遭
遇重大事件时,身份重塑或重大改变才会发生。当个体无法控制事件时,这些事件就
改变了原本的自我相关意义,这就是情境中因素的影响②,这一发现在本研究中也得
到了证实。访谈结果显示,朋友圈用户现实中重大事件的发生、生活的转变带来了身
份的急剧转变。此时,面对陌生的新身份用户会感知到压力,其自我相关感知也随之
发生变化。
A5:之前我上大一大二的时候也发朋友圈,但是后来生病休学了一年,我个人原
因吧,心情比较郁闷,然后就清空了朋友圈,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发,再想发的时候就
突然觉得没有意思了,就不发了。
B5:我记得我以前骑自行车远征的时候天天发一条,就是我感觉有意义的,比如
说有好玩的事情才值得发,现在生活太单调了,而且现在快毕业了,面临实习、工作,
状态很不好,就不愿意发了。
A10:大学那会儿每天的生活很快乐,然后喜欢分享,发布之后也有很多人和你
互动。但是现在就很少了,一方面是现工作了,很多条条框框去束缚你,不是想说啥
说啥,另一方面就是想法变了,不太喜欢分享,感觉自己的生活没必要让很多人都看
到。
综上可知,受访者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着重大生活事件或生命转折事件,因角色的
转换而产生了应对情景变化的压力,从健康人向病人的转变,从中学生向大学生的
转变,从学生向职员的转变,从孩子向为人父母的转变,以及面对工作、婚姻、学业、
考试落榜等压力。而在这一过渡时期,个人必须重新组织他/她的社会角色,并应对
① Grotevant, H. D. Toward a process model of identity formation. Journal of Adolescent Research,1987, 2, 203–222.
② Cast, Alicia D. and Peter J. Burke. A Theory of Self-Esteem. Social Forces,2002,80, 1041–68.
27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日常生活中的时间和结构变化,这些变化通常与身份结构的变化有关①。因此,在这
一过程中,用户对新身份与未来的身份结构走向产生不确定感与恐惧感②,身份变化
带来社会期望更新,使得个人的内在身份标准也随之产生变化。自我概念的变化使
得自我相关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的差异逐渐扩大,身份的稳定性降低,用户需要去
不断地调整行为,以弥合认知与标准的差距。
1.3.2 自我感知变化促成线上社交行为转变
在朋友圈中,用户现实的自我概念发生变化,其自我表达的内容与风格也会发生
变化,进一步影响其线上社交行为。多数受访者表示,因现实生活中重大事件的发生
和生活状态的转变会使其产生应对变化的压力,这种压力促使自己的生活重心转移
到新的角色适应上。因此,处于生活变迁期的青年人重新审视过去的社交行为,对当
下的生活境遇的理解发生变化,其线上社交习惯也会随之改变。
B5:现在不愿意发是我最近一年的状态很不好,就面临毕业、找工作、写论文,
准备考试,心里面比较焦虑,没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情发。
B2:对,一开始玩微信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发,想发什么就发什么,后来到了大
四考研、找工作、包括现在工作了,每天都很忙,就不太爱表达了,而且觉得发朋友
圈没什么意思,也就不发了。
A12:和学生时代相比,要顾虑到的东西更多,朋友圈现在更像一张名片,决定
了很多不熟的人对你的第一印象。我希望在人面前的形象是成熟、温和的,所以把
“得体”放在第一位。
A17:感觉算是成熟了或者认知发生了变化吧。然后也因为工作了之后朋友圈加
了挺多人的,就感觉没那么私密了。
A26:以前上学的时候,那个群体大家都发,都分享,现在工作了就看大家都有
所保留,朋友圈的人变多了,能发朋友圈的人少了,多出来也不是朋友,反而是负担。
A6:考完研之后会每天看朋友圈,但是不再点赞和评论了,因为和大家联系少了,
自己也发的少,突然点赞评论就感觉怪怪的,平时有联系的会聊天,但也不会朋友圈
互动了。
由于本研究的调查对象为 21-30 岁的年轻成年人,这一阶段的成年人多处于初
入大学、初入职场、初入社会、初建家庭的生活转折阶段,面临新的生活情境与身份
角色的转变,其内部自我相关感知会不断调试以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而在调试的过
① Cigoli, V., & Scabini, E. The family identity. Ties, symbols and transitions. Mahwah: Erlbaum, 2006.
② Markus, H., & Nurius, P. Possible selves. American Psychologist, 1986, 41, 954–969.
28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程中由于身份带来的不确定感,其对于身份标准的认知尚不完全,这就削弱了身份
验证的能力,身份确定性自然会受到影响。有研究表明,“身份确定性”从 30 岁到
50岁有所增加①,而处于生命过渡阶段的年轻人,则通过不断尝试,更新认知、调整
行为、适应身份。因此,对于朋友圈用户而言,正面的、美好的事情值得记录,然而
面临人生的诸多转折点,这些压力让他们无所适从。而发布朋友圈这一行为也随着
年龄与阅历的增长被赋予新的含义,“稳重”“得体”是成年人应有的品质,这种更新
的社会期望投射至用户的线上互动中,促使其更加注重印象管理。然而忙碌的现实
生活挤占了空闲时间,分享甚至成为了一种负担。
1.4 发帖人向潜水者的身份转变以响应内在身份标准
身份标准整合了个体角色相关的含义以及社会期望的含义,这些含义耦合建构
成个体内在的身份标准。社会期望,即他者依据个体所处地位与担任角色而提出的
期望与要求,通常包含着社会文化范围内的行为规范与价值标准,对个体有促进作
用,并成为其行为动机。个体通常会根据社会对他的期望而表现他的社会生活。身份
控制的过程通常平稳运行,并且只需要不时进行小的调整。身份的发展是动态的、缓
慢的,除了重大事件所造成的身份重构,因自我感知与内在标准不一致所产生的身
份中断只需要细微的行为调整即可实现。而随着行为习惯的不断积累,身份也随之
发生缓慢的变化。在本研究中,朋友圈用户从发帖人向潜水者身份的转变并非一蹴
而就,而是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因此笔者将不发帖的时间设定为过去一年,发现了在
整个身份回路的过程中,用户为何缓慢转变自己的身份。
1.4.1 响应他人评价
个体所具有的与角色相联系的内涵,实质就是个人对于某一身份意义的自我认
知,而自我认知包含了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以及如何理解他人对自己的认知。因此,
个人自我相关认知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他人反馈的影响。在朋友圈这一互动机制下的
社交场域内,他人的评价能够及时有效地反馈到发帖人,发帖人通过回应能够了解
自己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多数受访者表示,朋友圈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个人性
格、品质、习惯、能力等方面要素,尤其在熟人的凝视下,重要他人的评价对于用户
而言,不仅仅是网络上的一次互动,而可能会影响到现实中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因
① Stewart, J., Ostrove, J. M., & Helson, R. Middle aging in women: Patterns of personality change from the 30s to the
50s. Journal ofꢀAdultꢀDevelopment,ꢀ2001,ꢀ8,ꢀ23–37.
29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此,发布行为直接与展示和印象挂钩,促使用户变得更加谨慎。非正面回应一旦出
现,尤其是当这一回应来自重要的他人时,更易影响用户的自我感知。当知觉与标准
产生不一致时,个人会改变行为方式,从而改变来自社会情境的反馈,使其更加符合
身份标准。因此,从这一层面上来说,从发帖者向潜水者身份的缓慢转变,事实上是
为了响应来自情境中的意义反馈,也就是他人的评价。
A1:我不会发朋友圈,我发了之后我妈就会勒令我删除,我就很少发负面(的内
容)。还有就是像我给我哥评论,调侃的内容,我妈就会觉得我说话很刻薄,不能理
解我的意思,之后我就是在有我妈存在的地方我就不会随便说话,因为她太麻烦了。
A2:别人发的朋友圈很有趣,我就在想我为什么不能这么有趣,会潜意识地对比,
然后发之前想文案,怎么发才有趣,就很浪费时间,浪费脑细胞,就一个“的”字的
顺序都要斟酌斟酌。发完之后还要看朋友圈的回应数字,数字少了还会不开心,会想
为什么没有人关注我。
A29:发的频率低应该不会给大家造成困扰吧,就我目前的反馈来看,大家还觉得
有点意思。要每天九宫格自拍的话,可能就被好几条街的人拉黑了。
A30:我也会加一个人的时候先去看她朋友圈,大概了解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因为一个人的朋友圈还是能反映出一些个人的特色或者性格,当然现在好多人都是
三天可见,也看不出啥比较有个人特色的东西。
因此,用户选择潜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规避负面评价带来的不适,尤其是
重要他人的评价对于用户会产生很大影响。个体更倾向于自己所熟知的人来验证自
我期望,因此熟悉的人比不熟悉的人更安全,伤害也更小。但是,当熟悉的人违反了
对安全、可预测性和预期验证的隐含期望时,给个体所带来的伤害比不熟悉的人更
强烈。而在朋友圈这一强关系社交平台,本就是熟人圈子,因此来自他人的评价对于
用户个人来说更加重要。由此,采取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潜水既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
烦,又不易产生消极情绪,看似消极实际是用户防御机制下保护自己的举措。
1.4.2 响应社会期望
每个人都存在于社会之中,由社会期望所约束,这其中不仅包含硬性的法治要
求,同时也包含软性的道德约束,甚至是由本土特殊文化习惯所延伸出的约定俗成
的内涵。而身份标准其实就是整合了这些内涵的特殊意义,意义在同样的文化背景
中是共享的,由此我们可以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实现身份的相互验证,以维持彼此身
份认同的连续性。个体对于社会期望具有天生的义务感,这种义务感迫使个体去做
与不做,这也是个体维持个人形象、进行印象管理、维护人际关系的重要动机。当个
30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人与社会期望发生冲突时,知觉与内在标准的一致性就被打破,于是个人倾向于调
整行为,以使得自己的角色符合期望的标准。因此,朋友圈作为一个强关系的自我展
示平台,展示的内容就需要符合社会期望。而又由于圈内成分较为复杂,期望方也更
加复杂多样,这对于朋友圈用户选择合适的发布内容确实有影响。影响表现在两个
层面:一是朋友圈暗含的潜规则,即朋友圈并非过度分享的平台,二是朋友圈的行为
规范是线下规范的一种线上延续。
1.4.2.1 朋友圈潜规则:并非过度分享的平台
朋友圈是一个表达自我的社交关系网络,在这个网络中,不同用户分属不同节
点,节点与节点之间能够产生互动。尽管每个人的朋友圈具有相对封闭性,且只有共
同好友能够进行互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场内隐私性,但一条朋友圈的影响范围也
并不小。因此,在访谈中笔者发现,朋友圈一个重要的潜规则就是不欢迎过度分享。
主要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发布刷屏式高雷同性的内容,二是发布消极负面的内容。用
户发布朋友圈的动机是寻求认同、维系关系并投射情绪。而在相对封闭的朋友圈场
域内,节点间的信息传播更易导致情绪的产生与传播,进而造成受众情感趋同。比
如,在节日期间,朋友圈都是雷同的信息,无非都是晒生活、美食、旅游、秀恩爱,
于是好友间的相互点赞成为了价值交换行为。尽管受访者表示喜欢看他人的生活日
常,但也表示过度分享会影响自己对该用户的看法。因为,这在某种程度上使用户不
自觉地参与进了过度社交,造成信息冗余、过度比较,进而引发社交焦虑。
此外,在谈论到“朋友圈的负能量”相关话题时,多数用户对此较为抵触。他们
认为,由于现实生活压力的影响,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抱怨与宣泄的念头,偶尔的情
绪发泄是人之常情,但过于频繁的负面内容就会引人反感。朋友圈的好友与用户间
有着不同的角色关系,以负能量形象示人并不利于自己的形象塑造,也有违他人期
望,消极的情绪还会对他人造成困扰,在社交网络中产生不良影响。尽管如此,大量
的潜水者依然沉浸于朋友圈带来的信息资源,却不再发布朋友圈,选择替代朋友圈
功能的树洞进行分享,或私下与朋友分享来满足自己分享与发泄的欲望。这是出于
人的社交本能,也是利益诉求与情感表达的需要。
A1:我有一个同学把朋友圈当成倾诉自己悲惨生活的阵地了,我真的觉得他应该
去看心理医生,去做一些调节,她发的内容挺让人害怕的,搞得我自己心情也会变得
很压抑,就会尽量去屏蔽这些消息。
A3:有时候一些人发的朋友圈就让人觉得尴尬,不解,所以我之后想发的时候会
考虑自己发布的内容会不会让别人觉得不好,还是会影响的,会忍不住对比。而且我
31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有时候发一些牢骚、负面情绪就会秒删,就觉得没必要让别人知道,或者别人根本不
喜欢当你的情绪垃圾桶,自己私下和朋友说就好了,也可以去微博发泄一下。
A16:我一直相信的一点就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没人关心你心情
好不好,发出去一点用都没有。还有那种旅个游刷屏,一天发好几条的就觉得特别没
素质。
A12:我发朋友圈的时候,也是比较顾虑会因为一些负面内容的朋友圈影响到领
导对我的看法。
A28: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再来发的也很少了,他发的话我们也会觉得或者是分组
了。或者就是不太沉稳吧感觉。我的负面情绪,有时候会写日记。有时候会写微博,
但现在微博其实也很少写了。
A29:偶尔发一下还是可以刷刷存在感的,也能得到比较好的反馈,但是我要是
天天发九宫格自拍,估计就被拉黑了。
A19:我已经屏蔽了好几个这种负能量的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别人也不会真的
和你感同身受,大多数人可能是一种看戏的心态。
A30:有的时候你可能心情挺好的,你看了一下朋友圈就突然看到了一条特别负
能量的东西,那可能也会有一点影响心情。因为我会觉得如果别人刷到了,可能会让
他心情不爽。
1.4.2.2 行为规范:线下义务的线上延续
上述分析得知,朋友圈的非自愿扩张带来了用户多重身份的冲突与模糊,义务身
份与自愿身份相互交织,朋友圈的朋友身份也会因受众角色的不同而戴上义务的枷
锁,按照对方期望看到的角色规范(如,学生应该好好学习,职员应该认真工作,孩
子应当有礼貌等等),一旦出现不符合其角色规范的内容,便会影响用户自身在其心
中的形象。这是义务身份对于自愿身份的一种绑架,但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将现实
的社交规则与角色规范转移到了线上,是线下义务的延续。这些规范不仅包含了基
本的伦理道德与法律约束,还有更多的人情世故、义务责任等等。于是,潜水用户通
过减少线上社交行为来规避“不当”行为,维持身份意义验证的稳定。可能这些行为
并不违背道德与法律,却显得“不稳重”“不成熟“不得体”,而影响了他人对自我的
看法。
A1:我不会发朋友圈,我发了之后我妈就会勒令我删除,我就很少发负面(的内
容)。还有就是像我给我哥评论,调侃的内容,我妈就会觉得我说话很刻薄,不能理
解我的意思,之后我就是在有我妈存在的地方我就不会随便说话,因为她太麻烦了。
32
第一章 用户身份控制过程中潜水行为动因分析
A5:我记得有一次上课,老师说某晚报 20 周年,让我们发一个朋友圈,当时就
4 个人在上课,我不发就不给老师面子,所以就仅对他可见发了一条朋友圈,然后第
二天就删了。
A28:平时如果常接触的人,大家会把你在朋友圈里面的形象和在现实中接触的
形象去对比,去印证。这就是我说有些人发加班的视频,发辛苦的视频,大家会觉得
有些不舒服,因为是一起加班的呀,因为知道你做了什么。
A27:朋友圈的发布还是要遵守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的,更不能伤害到别人。
A17:考虑到自己形象,又会顾及朋友圈好友的感受。反正就是折中。既表达情
绪,又不至于搞个大新闻。
A12:我现在放在第一位的是“得体”。和学生时代相比,要顾虑到的东西更多,
朋友圈现在更像一张名片,决定了很多不熟的人对你的第一印象。我希望在人面前
的形象是成熟、温和的,所以把“得体”放在第一位。其次是“有趣”。我希望自己
发的内容是比较有意思的,能和大家分享我的生活的,让大家觉得值得一看的。
由此可见,朋友圈是用户通过创造数据内容来进行印象管理的场所。他人评价与
社会期望整合成为用户内在的身份标准。就朋友圈而言,这一标准意味着关乎个人
形象的各种各样的规则。尽管朋友圈的义务角色并没有十分明确或强烈的行为要求
与规范,但由于朋友圈以熟人社交为主,社交圈子与现实社交圈重合,即便是在网络
环境中,这种规则也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用户的行为。朋友圈受制于规则与义务,用户
的表达欲遭到约束,而与期望和义务相关联,只能发布符合自己身份的内容。因此,
潜水用户选择沉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也是对于印象管理的一种顺从,尽管在朋
友圈其分享与发泄的欲望被遏制,但总能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满足。
33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34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综上分析,在微信朋友圈这一强关系社交平台中,用户身份控制的过程呈现出一
些新特点。身份与行为的互动实际是源于用户自我感知的变化,这在整个身份控制
过程的回路中起到关键作用。同时,强关系社交媒体中,用户的身份确认通常来自现
实与网络的双重反馈,平台的“表演性”增加了反馈的可能性,且因好友圈同现实人
际关系的高度重合,现实中他人的评价成为重要的一环,他者现实权力身份的强话
语权增强了用户评价恐惧。此外,在网络环境中,用户的行为调整方向变化。在身份
确认失败后,用户既不向身份标准转向,也不是降低自己内在的身份标准,而是选择
沉默,以避免获得反馈的评价。在研究的基础上,本文将用户身份与行为的互动过程
整合成新的身份控制过程,而自我感知作为最为核心的动力,推动用户行为与身份
的互动(见图 1)。
图 2.2.朋友圈潜水用户身份控制过程
2.1 自我感知变化是身份与行为互动的来源
从用户的身份控制过程来看,身份与行为的互动本质是为了保证身份验证的持
续性,是用户的自我身份得以建构、验证与明晰,以获取认同、稳定自我的过程。而
持续与中断则受自我认知与身份标准一致性的影响。从上一章节分析得知,他人的
非正面反馈、用户多重身份的混乱以及线下身份的变化是影响用户潜水行为的重要
因素,而这些因素通过影响用户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的一致性,来影响用户的
潜水行为。自我感知是个人对情境意义的理解,整合了自我观念;而身份标准是个人
35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对于身份的持有,整合了个体所具有的与角色相关联的内涵、社会期望以及自我含
义。自我相关感知与身份标准均包含个体对于主观“我”的一种解读。因此,三个要
素对于二者间误差的影响归根结底是对于自我认知的一种影响。身份与行为的互动
实际是源于用户自我感知的变化,从整个身份循环的过程中来看,无论是感知的输
入还是行为的输出,均通过自我感知来推进身份与行为的互动。
2.1.1 意义输入构成自我感知
在身份控制的背景下,身份的内涵是一个人所持有的一系列含义,构成了个人的
“意义”。情境中的意义构成了个体的输入端,是其自我感知的起点。当身份得不到
验证时,身份认同遭遇威胁,负面情绪就会成为附加品输出,改变行为,影响个体的
身份认同感与存在感。意义是身份控制的核心,也是身份控制赖以发展的象征性互
动框架的核心。然而,尽管外界情境是影响自我感知的重要因素,但实际自我感知才
是身份与行为互动的核心环节。
一方面,输入的意义是情境中的意义,它们仅在社会结构的本地环境中共享,并
允许在环境中协调交互、通信和进行资源控制。在用户输入意义的过程中,并不是原
封不动地接受意义,而是在整合自我认知与意义的基础上形成新的认知。因此,当输
入端中断时,用户便无法理解情境中的含义,或者是理解错误,进而对自身行为的影
响力作出偏差的预判与认知,并据此结果进行解读,可能产生被他人误解的感觉。在
此基础上,作出行为调整以重新证明自己的努力也可能是无效的,因为对于社交环
境与互动对象的不确定性,使得用户不知道如何理解他人表达的意思,进而造成感
知偏差,这种感知偏差影响了个体的自我感知意义,并进一步影响身份标准与感知
的一致性。
另一方面,具体到反馈的评价,实际评估的影响较小,因为他人可能只是有选择
地传达一些积极的评价,而规避消极评价①。即使其他人准确地表达了他们的评价,
被评价者也可能会选择忽视、扭曲或拒绝这些评价。因此,尽管外界的实际评价会影
响用户的相关感知,但用户会通过自我认知与他人对自我的认知去看待这些外界评
价,进而形成对自己的反思性评价。因此,反思性评价是用户主观理解后的产物。但
这些经由个体主观解读后的评价进一步整合成个体全新的自我感知,进而促使其发
生行为与身份的变化。因此,在输入环节,重要的不是意义本身,而是个体对于意义
的理解、整合与接受,这是构成自我感知的重要因素,而这一整合的过程其实就是身
① Felson, Richard B. “Communication Barriers and the Reflected Appraisal Process.”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1980, 43, 223-33.
36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份认同的过程。
此外,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的误差实际也源于用户的自我相关感知。身份标准是
整合了自我认知与社会期望的共同体,社会期望通常是通过一些实际存在的行为规
范与特殊场域的约定俗成中形成的。同样也是用户对于外界规范感知,进而内化为
自我理解的一种标准。身份标准会不断受外界反馈的变化而更新或补充,自我感知
也是随着社交情境中意义的变化而变化。朋友圈本身就是一个互动的平台,发布就
意味存在反馈的可能性。在不断地获得评价反馈与讨论反馈的基础上,用户对于发
布这一行为的理解发生变化,当个人理解与标准呈现出差异时,会不断调整自己的
发布行为,直到选择沉默。
2.1.2 行为输出影响自我感知
上文论述,身份验证的中断通常是由于身份标准与个人感知之间出现误差,而感
知与标准均源自于个体的自我感知,因此输入的意义整合而成自我含义才是身份与
行为互动的核心。身份控制过程是一个闭环,身份控制的行为输出既是一个验证回
路的结点,它输出了标准与知觉比较产生的结果,同样这一结果也会融入新的情境
意义之中,进一步影响个体的自我认知。因此,身份验证是持续的,身份的变动尽管
微小,但也是动态的。
实际上,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的行为输出很少能够影响他人对于该个体的认知。
但是,尝试有意义的互动就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是因为,互动往往是双向的,个体
的行为在互动中会直接传输到对方,他人就会产生对于该个体行为的评判倾向,这
些评判可能是正面的,可能是负面的,同样也可能是缺失的。在这种情形下,负面影
响自然会影响个体的自我感知。同样,对情境的缺乏影响也与个体身份丧失,或自我
意识的丧失有关,会使个体产生“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①的感觉,即自我存在感的
缺失。因此,无论是负面的、还是缺失的影响,均会再次进入持续的验证中,调整用
户的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感知的含义不断丰富与变化,以调整后续行为。
因此,朋友圈的互动属性就使输出行为的影响更为显著,构成了用户自我感知的
重要来源。角色表演是建构身份存在感的重要途径,既然是表演,内容就需要具有可
看性与趣味性。其实朋友圈规则与现实人际互动类似,受角色规范与“面子文化”制
约之外,还受发布规则的影响。发布行为使个体与朋友圈受众处于互动中,此时朋友
圈用户的身份控制就开始了,一旦用户的内容与受众之间存在冲突,负面影响就会
① Burke P. J.. Identity processes and social stres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991,56, 6, 836-849.
37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产生;或者发布内容无趣,难以引起受众共鸣,则影响缺失,这两者整合为新的意义
影响用户的自我感知与情绪感知。因此,这也就解释了用户感知到的非正面反馈使
得知觉与标准之间产生误差,进而导致用户的潜水行为。
由此可见,身份控制过程的本质就是规避身份中断,确保身份持续验证,以保护
自我身份的同一性与稳定性,从而增强自我认同感。尽管情境中的意义是构成自我
含义的核心,自我感知与身份标准之间的误差是影响行为的直接因素,但个体的知
觉过程与意义感知才是推动身份与行为互动的关键要素。正是因为朋友圈用户对于
发表朋友圈这一行为以及发布者所携带意义的主观认知发生了变化,其行为与身份
才会处于动态的变化之中。
2.2 网络与现实的双重反馈放大评价作用
在身份控制过程中,情境中的因素是影响用户自我感知的重要因素,这在现实场
域不置可否,而置身于朋友圈场域,他人的评价更是放在尤为显著的位置。网络传播
发展之初,由于匿名性与开放性,用户可以摆脱熟人、面子甚至道德的约束去自由地
发布内容。web2.0 时代,用户开始在社交平台上打造自己的虚拟人设,以获取他人
的关注和喜爱。而如今,在强关系社交媒体中,用户具有较强的表演意识,发布朋友
圈这一行为已经不再简单为表达自我,或多或少都在经营自己的“真实人设”,来获
取关注、社会资本。这一经营过程是用户自我表达与印象管理的投资。反复的字斟句
酌、修图美化、排版装饰、“分组”管理,考虑受众诉求,精准控制内容与受众,尽
可能避免不合时宜的内容与不合适的阅读受众。看似是用户依照朋友圈的身份标准
行事,实际是将自己处于他者的凝视与审查之下,需要从他人角度之下预判自己言
行所带来的后果。因此,反馈的评价这一要素在现实与网络的双重作用下被放大。
2.2.1 平台“表演性”增加反馈可能性
微信朋友圈是自我表演性场域,用户通过展示与分享表达自我,构建身份,获得
存在感与认同感。通过这一平台,用户展示的个人形象通常是美好的、正面的、有光
环的,而将更加真实、不利于自我形象的内容隐藏起来。在前台表演,就必然有观众
收看。因此,朋友圈这一表演属性就促进了他人对个体的评价行为及个体对评价的
理解。此外,有研究表明,在通常情况下,互动中的行为,会对他人产生重要影响①。
尤其是当个体处于公共领域时,个体对他人对自己掌握信息的准确度不确定时,这
种影响更强烈,且会反过来影响个体自身。②他人可能对个体产生误解,或将另一种
① Burke P J. Identity processes and social stres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1991, 56, 6, 836- 849.
② Charles J, Donald C. Reitzes, Nadezda Shapkin A. Reflected Appraisals and Self-Esteem. Research Article, 2005, 9.
38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意义强加于个体,期望他做出改变,甚至别人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个体的表演。所有
这些情况都会影响个体自尊。而朋友圈有极强的互动属性,且构建了大众人际传播
的新互动模式,用户的发布行为就更容易引发别人的看法与评价,且这些评价是与
他人互动存在的关键,也是构成用户自我认知的重要来源。
线上与线下的熟人对话空间,对用户表达产生双重约束。用户获取的评价均来自
于现实中他人的评价。线上评论多基于用户发布的内容,而线下评论却不止于内容
层面,还包括对发布人、发布行为的评价。潜水用户大多不愿将自己的动态置于熟人
场合,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是更加注重个人隐私,更加热衷于现实人际间的
分享模式。此外,在熟人社交中,熟悉的他人通常是个体身份确认的重要来源,熟人
间通常会建立一套相互验证的期望,通过互动,双方均可获得对方的支持,实现身份
认同。然而身份中断若来自于重要而熟悉的他人,所产生的消极情绪与行为影响就
比非熟人要强烈得多。这也证明,现实中他人的评价会放大对于用户自我感知的影
响。因此,在朋友圈中,用户的身份确认通常来自现实与网络的双重反馈,且因好友
圈同现实人际关系的高度重合,现实中他人的评价成为重要的一环。而这种双重反
馈进一步放大了评价对于用户自我感知的影响。
A1:潜意识还是比较在意别人的看法,只要我不发,你们都无法评论我,我就是
最优秀的,除非我想让你们夸我的时候我才会发一发。毕竟晒生活的时候希望得到
的是别人的认可,一种羡慕感,说白了就是彰显一下自己的优越感,所以才叫晒,但
是当别人开始对你的生活指指点点的时候,就会产生负面情绪,就不想发了。
A3:而且我有时候发一些牢骚、负面情绪就会秒删,就觉得没必要让别人知道,
或者别人根本不喜欢当你的情绪垃圾桶,自己私下和朋友说就好了,也可以去微博
发泄一下。
A28:朋友圈就是自动加了一层人生滤镜吧,把我那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不便
于让别人知道的就都不展示了,展现出来的就都是一片和谐,阖家欢乐的东西。而且
又是熟人社交,你发布信息的时候,自然就要有很多的顾忌。
2.2.2 现实权力身份的强话语权放大评价影响
有研究表明,多重身份的确认和与他人的地位、权力有着重要关系①,这在本研
究中也得到了一些验证。我们的传播方式与传播风格受制于传播情境,面对不同的
Doi:https:// doi.org/10.1525/sop.2005.48.3.403.
① Jane. Stets. Examining Emotions in Identity Theory.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 2005, 68, 1, 39–74.
39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交往对象与社会情境,会依据亲疏程度改变传播方式以迎合或疏离他人,这就是传
播迁就。朋友圈将多重情境融合于同一场域内,势必会产生不同身份之间的矛盾。比
如,学生发布努力学习的内容,则会获得老师与父母的褒奖;员工发布加班工作的内
容则可能提升自己在老板眼中的形象;而同龄人间发布戏谑的内容却容易招致长辈
批评与误解……诸如此类,权力中心的人更具有定义身份的话语权。在日常生活中,
父母通常有更多的自由来直言不讳地评价他们的孩子,反过来却并非如此,这种不
对等的对话关系就反应了家庭体系中的权力差异①。在代际沟通中,年轻人往往选择
屈就谈话,而老年人则对年轻人迁就不足,双方互动的不对等性就极易造成代际沟
通冲突,不利于建立和谐的代际关系。因此,用户潜水或屏蔽父母均是为了规避不平
等的对话,以维持良好平和的家庭关系,减少不必要的冲突与误解。而上下级传播中
的开放程度、互动的防御程度则能体现双方互动关系的平等度与自由度②。由于朋友
圈的工作圈转向,用户倾向于采取防御性措施,回避在朋友圈中发布与自己相关的
内容,而不得不发布一些与工作相关的内容。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朋友圈是自
我形象的前台,但这一前台也是为了现实服务的。换言之,现实也是朋友圈的前台。
毕竟二者尽管内容呈现存在差异,但终究是为了自我整合成更加一致的身份,来获
得价值认同,实现身份认同。因此,这也是用户更倾向于在朋友圈选择潜水的原因。
可以说,微信朋友圈本身就具有传播迁就的属性,这与它的强关系特征密不可
分。而传播迁就的本质就是个体对话语权力的认可与遵从。对于用户个人而言,位于
权力中心位的社交对象属于重要的他人,关系到用户个人的生活、工作与学业,定义
身份含义更有话语权,因此用户发布内容也更加谨慎。因为处境较弱的人更有可能
接受较强大者的观点③。Swann 和 Hill 认为,自我概念改变的重要因素是个人在收到
社会反馈后能够做什么,这些反馈往往会扰乱他们的自我观点④。如果反馈的评价与
自我认知相悖,且个人又没有机会反驳这种评价,那么他们就更有可能根据评价来
调整自我行为。即便他们有机会去反驳,但自我概念依然没有多大改变。因此,从本
质上来说,比起通过挑战他人反馈来捍卫自我观点,人们更有可能避开可能影响他
们自我观点和身份标准的反馈。因为,现实权力身份的强话语权会造成用户的评价
① Redding, W. C. Communication within the organization: An interpretive review of theory and research. NewYork: Industrial Communication Council,1972.
② Knapp, M. L., & Vangelisti, A. L.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and human relationships (5th ed.). Boston: Pearson, 2004.
③ Cast, Alicia D., Jan E. Stets, and Peter J. Burke. Does the Self Conform to the Views of Others. Social Psychology
Quarterly,1999,62:68–82.
④ Swann, William B., Jr. and Craig A. Hill. “When Our Identities Are Mistaken: Reaffirming Self-Conceptions
Through Social Intera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2, 43:59–66.
40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恐惧。这一恐惧来源于双重渠道,尤其是在自愿身份让渡的情况下,权力中心位置的
他者对于自我的约束力更强。因此,用户在朋友圈自我表达、回复他人时也会受制于
这些关系,害怕被评价、担心负面评价,恐惧不利于自己的评价对于自我观点与行为
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受制于人际关系中的权力中心,个人可能产生趋同的传播行为,
采取“近似策略”“话语管理”,或者直接保持沉默,规避评价风险,而仅仅是发布
一些无伤大雅、或是权力中心位者强制发布的内容。从而在差异化的传播层次上,满
足互补的身份和社交需要。
A2:我觉得有些朋友圈的内容不能让家人看到,怕他们看了会多想,还有比如我
想吐槽的东西不希望让老师看见,就是朋友圈的人比较复杂,很多东西不好说,发朋
友圈还得斟酌语句。
A5:我记得我今年发过一次,我记得有一次上课,老师说某晚报 20 周年,让我
们发一个朋友圈,当时就 4 个人在上课,我不发就不给老师面子,所以就仅对他可
见发了一条朋友圈,然后第二天就删了。
由此可见,情境中的意义之于自我认知十分重要。在强关系社交媒体中,现实社
交对于线上社交关系会产生一定影响。获得的评价既包含用户发布行为的标准,也
包括人际交流原则、法律道德规范等所形成的社会期望的约束,双重标准限制了用
户的发布内容与发布范围。同时,由于朋友圈不同于微信私聊,当下发布的内容与之
后所得评价为异步传播,内容本身的理解需要结合语境去把握。内容发出后,理解的
权力便落入他人之手,一旦脱离语境,就极易产生误解,进而影响人际关系。因此,
微信好友与现实关系的双重反馈渠道实质进一步放大了他人评论的作用,情境中的
意义与自我感知在熟人对话的在线社交中影响更加显著。
2.3 用户行为调整呈现新样态
身份控制过程的标志是,个体身份标准与情境中自我含义的持续一致性。在身份
控制的过程中,若个体身份验证中断,身份标准与自我情境的意义呈现不一致,便会
产生消极情绪。在此情况下,个体倾向于调整行为,使其符合内在的身份标准,从而
改变自我相关感知,因此其身份也缓慢发生变化;或是不改变个人行为,坚持自我意
识,降低内在身份标准,进而消除负面情绪。然而在网络环境中,用户的行为调整并
不完全是依照现实中自我身份验证的路径,调整方向发生变化。
2.3.1 行为调整方向变化
在身份验证中断时,用户感知到知觉与标准不匹配而带来的负面情绪,但他们既
41
微信朋友圈用户潜水行为与身份互动关系研究
不向身份标准转向,来调整自我行为,发布更符合规则与期望的内容;也不是降低身
份标准,坚持自我意识,保持一贯的发布风格,而是选择沉默,以避免获得反馈的评
价。“不作为”是一种行为调整,且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特殊调整方向,既在一定程度
上遵从了身份标准,顺应朋友圈的发布规则——“不该发的不发”,也是为了坚持自
我意识,保留朋友圈的“纯洁性”。实际上,这是网络这一特殊中介所带来的“便利”,
毕竟在现实生活中,面对社会期望对于自我意识的冲击时,个体很难保持按兵不动,
而需要去采取行动,以使得自我意识匹配身份标准,化解不良情绪,提升自我身份认
同感。而朋友圈传播属于以计算机为中介的网络传播,传者与受者之间保持一对多
的异步传播,给用户提供了社交的缓冲区。但碍于现实社交关系,用户则需要尽可能
去回应每一个回复者,冗余的社交既浪费时间,又增大了用户得到负面反馈的风险。
而为了维护现实的人际关系,用户受制于面子社交,只能选择人际沟通或匿名的渠
道去宣泄。因此,选择沉默应对,置身事外,是维持自我意识稳定最便捷的方式。
A3:我就喜欢在微博,但是现在我自己的微博也不怎么发,很多同学关注我,所
以就偷偷申请了一个小号在里面想发什么发什么,骂人吐槽发泄,反正没人认识我,
没人评价我。
A12:如果很少人回应,会让我陷入自我怀疑,比如会不会我的内容发布得不得
体,内容不有趣,没人愿意给我捧场…等等。如果这种情况多发生几次,我会在一定
时间内丧失发朋友圈的兴趣,毕竟没有回应的独角戏,还是挺让我尴尬的。
此外,由于现实社交圈的制约,用户在朋友圈发布内容也要更加谨慎,这是其进
行印象管理的需要。多数潜水用户表示,不需要在朋友圈向大多数人证明自己的生
活质量或能力,喜悦与烦恼只需要进行小范围分享即可。沉默是印象管理最简单的
方式,神秘人设也是最不易出错的人设,因此通过潜水来隐匿缺点与不足。
B7:我不太爱在这上面去证实自己、表达自己,这样仔细一想,不发对我没有什
么影响,因为我不缺学生,我也不缺家长的认可度,我知道别人发也不是因为缺,可
能他会展示这些会带给自己成就感,我自己不会感觉到,我觉得我的成就感是来自
家长,他们会在群里、或者私聊来认可我。而且我获得认可的喜悦,就会去找我的朋
友私下里说,和亲近的人分享一下喜悦之情。
A16:对我来说朋友圈其实就是个工具,是展示自己的工具,就是吸引异性吧,
以前会展示自己不同面,打造自己的人设,但是现在我更专注于现实的生活了,就不
需要它了。
A28:人设这个东西。是容易被挑出问题的。为了一个人设,去注意自己发布的
42
第二章 朋友圈场域中用户身份控制的变化
信息内容和方向也挺麻烦的。没有精力去想那些事儿。
2.3.2 剥离强控制以规避身份中断
Burke 曾提出身份控制的严密性,即“严格的身份控制”与“松散的身份控制”。
前者是指控制的身份是一种完美主义倾向,即反馈的评价(输入信号)与身份标准之
间完全一致的状态,此时自我身份认同感最强烈。后者则指允许反馈的评价在表明
差异和改变输出以前有一定程度的变化①。个体若拥有被严密控制的身份,必须频繁
地监控和调整自己的身份验证过程。但个体注意力有限,这种频繁的调整不仅会损
耗其控制力,也更加容易被其他身份控制过程打断,或打断其他过程,进而唤起不良
情绪,不利于自我身份的稳定。
在朋友圈中,个体的身份由于列表好友身份的多样化而需要不断切换,以匹配合
适的互动行为。每一次发布、每一次回复都意味着个体需要去统筹受众需要与社会
期望,因此朋友身份与其他身份的重叠就给每一种身份能否持续验证构成了威胁。
比如,设想一些情境,用户发布同龄人耳熟能详的段子却遭遇父母的“友情提示”,
告诫其需“谨言慎行”;学生发布外出游玩的内容,则收到导师“不务正业”的点评;
员工周末与三两好友相聚甚欢,发布合影却遭上司“回来加班”的问候……因此熟人
对话场中朋友圈内容具有开放性,这就使用户处于他者的严密控制与审查之下,而
这种强控制恰恰是在个体社交关系所构建的网络中施加的。朋友圈前台的展示极大
提升了用户的存在感,让好友了解个体状态的同时,也会让个体处于他者凝视之下。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朋友圈用户的身份控制能力受他者的强控制影响,迫使个
体处于“严格的身份控制”之中,这一方面来说能够优化用户行为,净化网络空间,
但同时也侵犯了用户个人隐私,让其始终持续的身份验证过程,不利于自我身份持
续性与稳定性。因此,用户为了剥离这种由情境所塑造的“严格的身份控制”,而选
择潜水,以保证每一种身份验证的有序进行。
由此可见,在现实社交关系中,个人的身份得不到确认会产生消极情绪,进而调
整行为以响应内在的身份标准,这是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同。然而,在网络环境中,用
户选择最省时省力的方式去应对,选择沉默,保持神秘感;剥离强控制,规避身份中
断的风险,来获取网络环境中个体身份的稳定,以保证整体自我认同不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