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范文: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对冠心病 患者预后影响的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7-07 11:23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对冠心病患者实施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方案, 评价该干预方案对冠心病患者预后急性加重次数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 件发生情况、焦虑和抑郁状态、服药依
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对冠心病患者实施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方案,
评价该干预方案对冠心病患者预后急性加重次数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
件发生情况、焦虑和抑郁状态、服药依从性以及生活质量方面的影响。
研究方法
选取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7 月在广东省广州市某综合性三级甲
等医院心内科住院的符合纳入和排除标准的冠心病患者 85 例,根据患
者入院的时间先后进行分组。最终共计 79 例完成全部研究过程,其中,
对照组 42 例,实验组 37 例。
本研究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实验组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实施基
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方案。即出院前对患者进行积极心理暗示训
练、放松训练以及感恩训练,患者反馈与讨论,将练习活动持续至出院
后,并同时进行延续练习。在患者出院后第 1 个月和第 3 个月通过电
话随访的方式监测患者的练习情况。入院当天收集基线资料,在出院后
第 1 个月和 3 个月,对两组患者进行电话随访收集上述量表以及患者
的服药依从性、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资料,比较两组患者在
焦虑水平、抑郁水平、生活质量、服药依从性、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
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的差异,评价干预效果。
研究结果
V
两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具有可比性(P>0.05)。干预后的具体结
果如下:
1. 急性加重情况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MACE)发生情况的比
出院后第一个月,两组患者急性加重情况和 MACE 发生情况差异
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在出院后第三个月,两组患者急性加重
情况(2=6.766,P=0.009)和 MACE 发生情况(2=6.766,P=0.034)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同组内出院后第一个月和第三个月比较:对照组的
急性加重情况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MACE 发生情况差异有
统计学意义(2=7.636,P=0.006);实验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0.05)。
2. 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得分的比较
出院后第一个月,两组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得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
义(P>0.05),在出院后第三个月,两组患者焦虑状况(P=0.024)和
抑郁状况(P=0.011)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同组内基线与出院后第
一个月、第三个月比较:对照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
验组的焦虑得分差异均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实验组的抑郁
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 服药依从性
出院后第一个月和第三个月比较,两组患者的服药依从性差异均
无统计学意义(P>0.05)。同组内基线与第一个月和第三个月比较:
对照组和实验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VI
4. 生活质量得分的比较
出院后第一个月,两组患者生活质量得分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0.05);在出院后第三个月,两组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t=-3.390,
P=0.002)。组间效应分析结果:不同干预方式对生活质量得分差异无
统计学意义(F=1.129,P=0.291)。组内效应分析结果:两组患者生活
质量得分受时间因素影响,且随着时间延长患者生活质量得分升高
(F=74.068,P<0.01);生活质量得分在干预方法和时间上有一定的
交互作用(F=9.795,P=0.002),说明两组患者干预前后生活质量得分
变化的幅度不同。
研究结论
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能降低冠心病患者急性加重发生率和
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MACE)发生率,降低冠心病患者预后的焦虑和
抑郁水平,提高冠心病患者预后的生活质量,但对冠心病患者服药依从
性的影响效果仍有待进一步研究。因此,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能
促进冠心病的预后,可为改善心血管疾病患者预后的护理实践提供参
考。
关键词:积极心理学理论;冠心病;护理;预后
VII
The Research on the Impact of Nursing Intervention Model
on the Prognosis of Patients with Coronary Heart Disease
based on Positive Psychology Theory
ABSTRACT
Objective
Psychological risk factors are prospectively and independently
associated with inferior cardiac outcomes, but there has been minimal study
of optimism-specific interventions in persons with CHD. We aimed to
examine the feasibility and impact the impact of nursing intervention model
on the prognosis of patients with CHD based on positive psychology theory
in a clinical controlled trial.
Methods
From November 2018 to July 2019, 85 CHD patients who were
admitted to the cardiology department of a three-level hospital in Guangzhou,
Guangdong, who met the inclusion and exclusion criteria, were selected and
grouped according to the time of admission. A total of 79 patients completed
the entire study process, of which 42 patients were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37 patients were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in this study adopted conventional nursing, and the
experimental group implemented a nursing intervention program based on
positive psychology on the basis of conventional nursing. Patients are given
VIII
positive psychological suggestion training, relaxation training, and gratitude
training before discharge. Patient feedback and discussion will continue the
practice activities after discharge and continue the exercises at the same time.
The patient's exercise was monitored by telephone follow-up during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discharge. On the day of admission, baseline data were
collected for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In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discharg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were followed up by telephone to collect
the above-mentioned scales and their medication compliance, acute
exacerbations, and major adverse cardiovascular events (MACE). To
evaluate intervention effects,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in term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levels, quality of life, adherence to medication,
incidence of acute exacerbations and MACE.
Results
The baseline data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able (P>0.05). The
specific result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are as follows:
1. Comparison of acute exacerbations and major adverse cardiovascular
events (MACE)
In the first month after discharge,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with acute exacerbation and MACE
(P>0.05); in the third month after discharge, there were statistical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with acute exacerbation
(2=6.766, P=0.009) and MACE (2=6.766, P=0.034). Comparison within the same
IX
group: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first month and the third month after
discharge from the control group showed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acute
exacerbation (P>0.05), and the difference in the incidence of MA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2=7.636, P=0.006).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cute exacerbation and MACE between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discharged (P>0.05).
2. Comparison of patient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ores
In the first month after discharge,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P>0.05); in the third month after the discharge,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
0.05). Comparison within the same group: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cores between the baselin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discharge (P> 0.05).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anxiety score between the baseline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and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discharge (P<0.01).
There was no statistical significance in the depression score among the
baseline,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P>0.05).
3. Medication compliance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medication complia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in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after the intervention
(P>0.05). Comparison within the same group: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X
difference in baseline between the control and experimental groups
compared with the first and third months (P>0.05).
4. Comparison of quality of life scores
In the first month after discharge,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P>0.05). In the
third month after discharge, there was a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t=-3.390,P=0.002).
Results of the effect analysi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Different intervention
methods had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quality of life scores
(F=1.129, P=0.291). Results of intra-group effect analysis: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were affected by time factors, and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of the patients increased with time (F=74.068,
P<0.01).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had certain differences in intervention
methods and time. The interaction (F=9.795, P=0.002) shows that the
changes in the quality of life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are different.
Conclusions
Positive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can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acute
exacerbations and MACE, reduce the level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d
improve the quality of life in CHD patients. The effect of medication
compliance in CHD patients needs further study. Therefore, nursing
intervention based on positive psychology can promote the prognosis of
XI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can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nursing practice to
improve the prognosis of patients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KEY WORDS: Positive psychology theory; Coronary heart disease;
Nursing; Prognosis
XII
目 录
第一章 前言 .................................................................................................................. 1
1.1 问题的提出 .......................................................................................................... 1
1.2 研究背景 .............................................................................................................. 1
1.2.1 冠心病相关心理风险因素 ........................................................................... 2
1.2.2 冠心病患者的心理干预进展 ....................................................................... 4
1.2.3 积极心理学的内涵 ....................................................................................... 5
1.2.4 积极心理干预在心血管疾病患者中的应用 ............................................... 5
1.3 研究目的及意义 .................................................................................................. 7
1.4 研究创新性 .......................................................................................................... 8
1.5 概念框架 .............................................................................................................. 8
第二章 研究对象与方法 ............................................................................................ 10
2.1 研究对象 ............................................................................................................ 10
2.1.1 样本的选取 ................................................................................................. 10
2.1.2 样本量的确定 ............................................................................................. 10
2.1.3 招募研究对象 ............................................................................................. 10
2.2 干预方案的制定与实施 .................................................................................... 11
2.2.1 形成理论框架 ............................................................................................. 11
2.2.2 制定干预方案 ............................................................................................. 11
2.2.3 预实验 ......................................................................................................... 11
2.2.4 对照组常规护理 ......................................................................................... 11
2.2.5 实验组干预方法 ......................................................................................... 12
2.3 观察指标 ............................................................................................................ 14
2.4 结局指标 ............................................................................................................ 14
2.4.1 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 ............................................. 14
2.4.2 焦虑状况 ..................................................................................................... 14
2.4.3 抑郁状况 ..................................................................................................... 14
2.4.4 服药依从性 ................................................................................................. 15
2.4.5 生活质量 ..................................................................................................... 15
XIII
2.5 伦理问题 ............................................................................................................ 15
2.6 资料收集 ............................................................................................................ 15
2.7 质量控制 ............................................................................................................ 16
2.8 数据统计 ............................................................................................................ 16
2.9 技术路线 ............................................................................................................ 18
第三章 结果 ................................................................................................................ 19
3.1 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比较 ................................................................................ 19
3.2 两组患者干预后的数据比较 ............................................................................ 20
3.2.1 两组患者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的比较 ................. 21
3.2.2 两组患者焦虑、抑郁状况得分的比较 ..................................................... 23
3.2.3 两组患者服药依从性得分比较 ................................................................. 25
3.2.4 两组患者生活质量得分的比较 ................................................................. 27
第四章 讨论 ................................................................................................................ 30
4.1 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对冠心病患者预后影响 .................................... 30
4.1.1 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 ............................................. 30
4.1.2 焦虑情绪 ..................................................................................................... 31
4.1.3 抑郁情绪 ..................................................................................................... 31
4.1.4 服药依从性 ................................................................................................. 32
4.1.5 生活质量 ..................................................................................................... 33
4.2 研究的局限性 .................................................................................................... 34
第五章 结论与展望 .................................................................................................... 35
5.1 结论 .................................................................................................................... 35
5.2 展望 .................................................................................................................... 35
参 考 文 献 .................................................................................................................. 36
附录 ................................................................................................................................ 42
致 谢 ............................................................................................................................ 69
攻读硕士学位期间发表的论文 .................................................................................... 70
XIV
第一章 前言
1.1 问题的提出
冠心病发病率高,致死率高,是常见的心血管疾病,也是世界卫生组织公认
的一种心身疾病。过去二十年来,冠心病的治疗虽取得了许多进展,但冠心病患
者住院率和死亡率依然很高[1]。大量流行病学研究证据显示,即使在控制生物风险
(如,胆固醇水平、血压等)因素的情况下,焦虑情绪/症,抑郁情绪/症和精神压
力过高等因素仍旧是构成冠心病发病的重要心理危险因素[2, 3],同时也是冠心病患
者预后生活质量下降,甚至死亡的心理预测因素[4]。目前在中国约有 50%的冠心
病住院患者并发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或)抑郁症状[5]。因此,如何通过改善冠心病
患者的负性情绪(如焦虑、抑郁情绪),以改善冠心病患者的预后是当前临床医
护人员需要解决的问题。
近年来先后有学者采用认知行为治疗、松弛疗法、人际关系疗法等心理干预
方法,研究结果显示,这些方法可以有效地改善冠心病患者的焦虑、抑郁症状[6],
对患者的预后也有积极的效果。国外学者 Huffman[7]和 Lyubomirsky[8]等人对心血
管疾病患者实施基于积极心理学理论的干预方法,这种干预方法融入了认知行为
治疗、松弛疗法和人际关系疗法的理念,在改善患者不良情绪的同时,对心血管
预后也起到了积极作用[7],有助于提高心血管病患者的幸福水平[8]。
“积极心理学”(positive psychology)由宾西法尼亚大学教授 Seligman 等[9]2000
年正式提出来,积极心理学的力量是帮助人们发现并利用自己的内在资源,从而
提升个人的素质以及生活的品质。在国内,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措施已应用到临床
护理实践中,如,降低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住院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率[10]、
提高脑卒中患者的自理能力[11]、提高晚期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12]、降低结直肠癌
造口患者的焦虑和抑郁程度[13]等方面。因此,本研究将以积极心理学为理论框架,
探索适合中国冠心病患者的护理干预措施,并评价其对冠心病患者急性加重次数
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major adverse cardiovascular events,MACE)发生情况、
焦虑情绪、抑郁情绪和生活质量方面的影响,为今后在临床实施有效心理护理干
预提供实证依据和参考模式。
1
1.2 研究背景
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coronary heart disease,CHD),中文简称为冠
心病,到目前为止是对人类生命和健康危害极大的心血管疾病。全球的死亡原因
和疾病负担分析报告中指出,全球冠心病年总死亡人口超过七百万,在两百多个
单病种的死亡原因中排第一位[14]。国际上两位知名的疾病预测专家 Murray 和
Lopez[15]1997 年曾经预测,自 1990 至 2020 年,CHD 将持续为全球死亡的首位原
因。我国学者 Zhou 等[16]于 2015 年 Lancet 杂志上发表的研究结果显示,CHD 是
目前中国人群第二位死亡原因,也是导致早死的第二大疾病[17]。近年来,心理问
题与心血管疾病之间的相互影响越来越受到普遍关注。有研究[5]认为,焦虑、抑郁
等负性情绪是心血管事件的独立危险因素,同时也是冠心病患者预后结局的心理
预测因素。
因此,关注冠心病患者的身心健康、生活质量,监测治疗的有效性以及监测
患者出院后急性加重发生率和 MACE 发生率等情况,对促进冠心病患者尽早地恢
复到正常的社会生活状态,提高患者预后的生存率和改善生活质量等方面具有重
要临床意义。
1.2.1 冠心病相关心理风险因素
与冠心病相关的危险因素有高血压、糖尿病和糖耐量异常、吸烟史、肥胖、A
型性格、心理因素(焦虑、抑郁等)等[18]。其中,心理因素贯穿在冠心病患者的整
个发病、发展和预后过程中,对冠心病患者的病程进展和预后结局起着不可忽视
的作用。因此,我们需要重视这些心理风险因素对疾病的影响。
1.2.1.1 抑郁
抑郁是冠心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危险因素[2, 7],也是心血管疾病独立的预测因
素[4],有抑郁情绪的患者比无抑郁情绪的患者罹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高约 64%[19],
而冠心病患者的抑郁症的患病率比健康人群多约 20%[20-22]。2014 年一项关于中国
冠心病合并抑郁症患病率的 Meta 分析中纳入了 27 项研究,这包括了 23 项研究的
5236 名住院患者和 4 项研究的 1353 名社区患者,结果显示冠心病伴有抑郁症的
患病率在医院占 51%,社区占 34.6%~45.8%,其中冠心病伴有重度抑郁症的患病
率占 3.1%~11.2%[23]。此外,有研究显示,抑郁情绪是导致心血管疾病患者再住
院率增加的重要影响因素[24],这可能与我国目前抑郁情绪的识别率和治疗率低有
关,患者如未能及时诊治可能造成基础疾病或心理疾病的病情加重,需要再次入
2
院治疗。由此可见,目前我国冠心病患者伴随抑郁的现状不容乐观,而抑郁情绪/
症与冠心病患者的预后有着密切的关系,值得研究者关注。
1.2.1.2 焦虑
国外一篇关于 12 项以评估临床结局(如,死于心肌梗塞和心力衰竭)的系统
综述显示,5 项研究报告显示焦虑情绪与心脏病患者的健康指标有显著相关性(r:
0.35),3 项研究报告显示二者有轻度重要关联(r:1.01)[25]。Roest 等[26]人在一
项 Meta 分析中探讨了焦虑情绪与冠状动脉疾病危险因素之间的联系,发现焦虑情
绪是冠心病和心力衰竭的心理危险因素。一项关于冠心病合并焦虑情绪的患者生
理和心理症状的调查[27]显示,焦虑与身体因素相关,焦虑症患者可在无任何体育
运动的情况下会出现心悸、脸部发怒和发红、心跳异常、肌肉紧张等身体症状,
增加罹患冠心病的风险。研究还表明,焦虑情绪和冠心病的关联在女性身上更加
突出,焦虑症状越明显的女性罹患冠心病的风险越高。在国内,王海珍等[28]的研
究发现,冠心病合并焦虑和(或)抑郁的患者预后 MACE 发生率比正常人组高。
由此可见,焦虑与冠心病患者的健康状况、身体症状和预后结局亦有着密切联系,
同样值得研究者关注。
1.2.1.3 其他心理危险因素
不论性别,社会支持缺乏都被认为是冠心病发病、预后和死亡的重要预测指
标。缺乏社会支持的女性罹患冠心病的风险增加 2~3 倍,而男性增加 3~5 倍。
由数据可见,缺乏社会支持的男性罹患冠心病的可能性要比女性高[20, 29]。社会孤
立、缺乏社会支持与冠心病之间的联系存在于不同国家、不同年龄段的受试者中
[20]。一项旨在调查出院后 4 个月内缺血性心脏病患者心理因素的研究表明,拥有
良好的应对方式,社交网络平台和社会支持的患者在出院后 4 个月内,与那些没
有同类型支持的对照组相比,这些患者很少会出现情绪激动,也不会经常将注意
力集中在自身疾病身上。他们会经常参加专业人士所推荐的保健服务项目和兴趣
活动。此外,对于首次罹患缺血性心脏病的患者而言,他们比以前有住院病史的
患者更迫切需要寻求社会支持和新的应对方式[30]。另一项关于孤独感与社会支持
在心血管疾病患者中的相关性研究发现,孤独感是患者发生心力衰竭的重要危险
因素之一,患者越是感到孤独,心力衰竭的病情就会越严重[31]。由此可见,诸如
社会支持、孤独感等因素对于心脏病患者的疾病发展和预后也有着重要影响,值
得研究者探讨。
3
1.2.2 冠心病患者的心理干预进展
近年来,心理问题与冠心病之间的相互影响受到普遍关注,心理问题也影响
着冠心病患者预后结局及生活质量,因而,国内外的研究者们尝试运用了认知行
为治疗、松弛疗法和人际关系疗法等心理干预方法,以期改善预后。
认知行为治疗以改变认知取向为特点[32],主要用于治疗焦虑情绪/症、抑郁情
绪/症等精神、心理疾病,或不合理的认知导致的心理问题。苏亚娟[33]关于认知行
为治疗对冠心病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ercutaneous coronary intervention,PCI)
术后患者的焦虑和抑郁情绪的影响研究发现,该治疗方法能有效降低患者术后的
焦虑和抑郁程度。这与王秀霞[34]的研究结果相似,认知行为疗法可以有效降低冠
心病患者 PCI 术前的恐惧情绪、焦虑情绪以及因此所致的心肌缺血症状的发生,
使冠心病患者能顺利安全地度过了整个 PCI 围手术期。也有研究[35]发现,认知行
为疗法除了能降低冠心病患者的焦虑和抑郁情绪外,还能提高冠心病患者对运动
处方的依从性。刘轶群等[36]的研究结果显示,认知行为治疗可以改善冠心病患者
PCI 术后的预后生活质量,减少 MACE 的发生率,改善预后。
松弛疗法[37]又称放松训练、放松疗法,它是通过系统的训练,教会患者有意
识地控制或调节自身的心理、生理活动,以达到降低机体唤醒水平,从而调整那
些因紧张刺激而紊乱了的人体功能,使患者出现全身的松弛反应,做到肌肉放松,
内脏放松,实现精神、心理放松。目前放松训练主要作为一种辅助的护理干预手
段应用于改善冠心病患者围手术期的焦虑、抑郁情绪等心理应激情绪[38],以及应
用于改善冠心病患者的睡眠障碍[39]、生活质量[40]等方面。Achttien 等[41]的心脏康
复指南指出,基于运动的心脏康复包括术前物理治疗,门诊康复阶段的有氧运动,
力量训练和放松疗法,以及门诊康复后采用和监测体育锻炼的生活方式,对心脏
病患者的预后的生活质量有积极效果。
人际关系疗法[42]是一种针对抑郁症及其他与人际关系障碍相关的精神病症的
一种短期的支持性心理疗法。目前人际关系疗法通常作为认知行为治疗的其中一
个辅助治疗手段,主要用于改善冠心病患者存在的人际关系问题而衍生的焦虑、
抑郁、社会支持缺乏等问题,通过改善人际关系,改善患者的负性情绪,提高患
者的家庭支持与社会支持度[43]。Sommaruga 等[44]的心脏康复最佳推荐指出,当心
脏病患者临床上出现焦虑和(或)抑郁症状时,推荐进行心理治疗。临床上根据
患者的焦虑和抑郁的程度,将心理治疗分为低强度治疗(咨询,心理教育,自我
护理,自我管理,远程医疗)和高强度治疗(认知行为治疗,人际关系治疗和短期
心理动力治疗),而这些措施经过最佳实践证明具有临床疗效和可持续性。
4
综上所述,认知行为治疗、松弛疗法和人际关系疗法融入到心脏康复中可以
缓解心脏病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并改善预后。国外有学者[7]采用以积极心理学
理念为指导的干预措施,这种干预措施融入了认知行为治疗、松弛疗法和人际关
系疗法的理念,在改善患者不良情绪的同时,对心血管预后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积极心理学认为,去除消极情绪并不能成功消除抑郁,但是给患者输入积极情绪
可以增加其幸福体验,从而消除抑郁障碍[6]。
1.2.3 积极心理学的内涵
“积极心理学”是由 Seligman 教授于 2000 年提出,是致力于研究人类的发
展潜力和品质美德的一门科学[45]。他认为积极心理学的力量是帮助人们发现和利
用自身的内在资源与潜能,从而提升人的素质和生活品质[9]。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
都会有自我实现的需求,而正是这种需求激发了人的内在积极向上的力量以及优
秀的人格品质。积极心理学正是利用这些内在资源去帮助每一个人最大限度地去
挖掘自身的内在潜力以此获得更加美好的生活。这些积极力量和优秀品质是人类
赖以生存、发展的核心组成要素。这种理念要求以一种更加开放、积极、欣赏的
眼光看待人类的动机、能力和潜能,强调要从正面来界定与研究人类的心理健康,
培养人类自身存在的众多正向的心理品质,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对消极情绪疾病进
行矫正。
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范围很广,研究主题包括(1)积极的体验(positive
experience),如快乐(happiness),幸福感(well-being)等;(2)积极的个人特
质(positive trait),如自我决定(self-determination)、智慧(wisdom)、创造力
(creativity)、美德(virtues)等;(3)积极的社会环境(positive community),
如社会关系(social relationship)、文化规范(culture norms)、潜能发展的家庭影
响(effects of family on the development of talent)等[46]。
1.2.4 积极心理干预在心血管疾病患者中的应用
积极心理干预(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PPI)是一系列基于积极心理
学理论而开发的干预措施的总称,是一种以减少人群痛苦为目的的心理学干预方
法[47, 48]。目前,基于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措施主要集中在增强积极的感觉(“愉快
地生活”),使用个人优势(“参与生活”)和寻找意义(“有意义地生活”)。
然而,不同国家或地区,因社会文化背景存在差异,研究者在对心血管疾病患者
5
实施积极心理干预时所制订的干预具体措施、干预的时长以及干预的间隔时间也
会存在差异[49-53]。
目前关于心脏病患者的积极心理干预措施总结如下:①参与者回顾上一周与
满足、幸福、自豪或其他积极状态有关的三件小事或大事。②参与者评估自身的
个人长处优点,然后在下星期从众多长处优点中选择一个长处优点以新的方式使
用;③写一封感谢信,感谢一个人的善意行为;④单独完成三个愉快的活动,或
与他人完成的三个愉快的活动;⑤回顾以前曾取得成功的事件的经历或经验;⑥
完成了三项友善的行为;⑦干预者可以与参与者讨论先前练习的活动,选择了一
个,并讨论对练习活动重点或内容是否有改变的必要[7]。详见附录 1。
Lyubomirsky[8]及其同事对心脏病患者进行了两项为期 6 周的积极心理干预措
施试验以分析两种特定活动思想(一种行为和一种认知)来促进幸福感与善意行
为之间关系的假设。第一个试验是促使参与者在特定的工作日进行五种善意行为
(例如:献血,喂养朋友的宠物)。最终研究结果显示,实验组参与者的幸福感明
显高于对照组(β=6.96,95%CI=-0.13-14.05,P<0.05)。第二个试验是基于之前
研究结果进一步证明“累计感恩次数”可以增强满足感和幸福感。在这项研究中,
参与者被指示定期回顾他们感激的事情(例如:“拥有健康的身体”,“我的母
亲”和“拥有一个伴侣”)。与对照组相比,每周向别人表达一次感激的实验组的
参与者表示有更强的幸福感(β=18.20,95%CI=10.9-25.44,P<0.001)。研究发现,
这几项使幸福感增强的活动可以维持让患者实现长达 6 个月的健康改善,表现为
情绪体验、饮食方式、运动行为的改善。Lyubomirsky 等人认为,人们需要“意志”
和“适当的方式”,从积极的干预中获得最大的收益。
国外学者 Nikrahan 等[51]将积极心理干预应用于伊朗境内的心脏病患者的随机
试验中,对实验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增加实施为期 6~8 周的积极心理干预。积
极心理干预方法主要集中在增强积极的感觉,使用个人优势和发现有意义的生活。
对照组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仅进行空白对照或安慰措施对照。结果显示,随访期
间干预组的幸福感(β=14.43,95%CI=8.66-20.2,P<0.001),抑 郁(β=−3.87,95%
CI=-7.72-0.02,P=0.049)和希望感(β=7.12,95%CI=1.25-13.00,P=0.017)均有
较大提高。这提示积极心理干预措施在心脏病合并抑郁、焦虑的治疗中发挥重要
作用。
Huffman 等[7]人在一项关于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acute coronary syndrome,
ACS)患者的积极心理干预试验中,对 ACS 患者通过电话随访的方式进行为期 8
周的积极心理干预,第一周:回忆并详细记录过去一周他们感激的三个事件。第
6
二周:回忆他人的善意之举并写一封感谢信。第三周:制动关于社会关系的最佳
未来计划并考虑如何实现。第四周:制定关于身心健康的最佳未来计划并考虑如
何实现。第五、六周:完成三件善意之举。第七、八周:受试者从前 6 周中选择
一项活动进行重复。74%的患者完成了 8 项练习中的至少 5 项,结果显示,焦虑
和抑郁情绪中,实验组前后改善程度较好(ds=0.46-0.69),与对照组的参与者相
比,实验组参与者在焦虑和抑郁情绪中表现出更大程度的改善(ds=0.47-0.71)。
Christina 等[54]的一项关于心脏病患者的积极心理与健康结局之间关系的系统
综述中,对研究死亡率和再住院的研究子集进行了探索性随机效应荟萃分析,确
定了 30 项符合条件的研究(n=14,624)。65.0%的分析和 64.7%的调查一个或多个
协变量的分析报告表明心脏病患者的积极心理和预后的健康结果之间存在显着关
联(P<0.05)。其中,11 项研究的探索性荟萃分析显示,积极的心理与再入院率
降低(OR=0.87;95%CI: 0.83-0.92;P<0.001)和死亡率降低有关(OR=0.89;95%
CI: 0.84-0.91;P<0.001)。
在中国,积极心理学也开始被应用于临床护理实践中,如,用于改善结直肠
癌造口患者睡眠质量及心理调适[13]、降低银屑病患者病耻感及改善生活质量[55]等
领域,而在心血管疾病领域中的应用尚少。袁晖等[10]人将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
应用于 ACS 患者中,对照组患者接受常规 ACS 专科诊疗护理,实验组在对照组
的常规护理上开展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干预分为三阶段进行,先后顺序
分别为初步稳定情绪、建立正确认知和培养积极品质。结果显示,基于积极心理
学的护理干预可以提高 ACS 患者的自我效能及幸福感,降低疾病的不确定感,改
善患者的心理状态、睡眠质量及遵医行为。
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措施是临床护理工作的重要补充部分。目前,我国临床的
心理护理依旧沿袭消极心理学模式,护士只关注患者消极情绪,过分强调修正患
者的心理障碍,在心理护理过程中较少考虑到患者自身的积极因素[56]。当实际生
活遇到的问题解决达不到期望效果时,患者很容易出现消极悲观的情绪;患者也
因为缺乏积极引导而忽视了对事情积极方面的探索发现。而积极心理学理论的核
心理念在于寻求、发掘和构建人内在的积极情感和个性特征,利用人的自身潜在
的积极力量实现良好的干预效果。因此,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将为医护人
员带来一个促进患者身心恢复健康的新思路,用于减轻不良情绪对疾病预后的影
响。
7
1.3 研究目的及意义
本研究以积极心理学为理论框架,探索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措施,评
价干预措施对我国冠心病患者急性加重次数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焦
虑抑郁状态、服药依从性和生活质量方面的影响,检验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
预是否适用于我国冠心病患者的延续康复,为今后在临床实施有效心理护理提供
理论依据和参考模式。
1.4 研究创新性
1. 近年来,国外将积极心理学用于心脏病患者预后心脏康复的研究相继出现,
但国内对其研究尚少。目前,鲜有学者以积极心理学为理论框架并将其用于我国
的冠心病患者预后康复的研究。
2. 本研究中基于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措施是由心理专科医生和护士、心脏专科
医生和护士多学科合作所制订,为最大程度的满足本土化的需求提供了可能性。
1.5 概念框架
Seligman[9]等人认为,积极心理学概念实际关涉如下三个维度:愉悦生活(the
pleasant life)、责任生活(the engaged life)和意义生活(the meaningful life)。积
极心理学的干预机制包括三方面:一是认知,积极心理学的干预手法会引导来访
者把注意力从负面的事件移开,关注生活中积极的有希望的一面。二是行为,如
当人们在工作学习中使用自身优点时,会带来投入和沉浸的积极情绪,从而使来
访者能够更好的在学习与工作中发挥自己,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三是意义,参与
者和治疗师一起设计如何工作、爱、养育、友情和休闲中去使用自己的显著优势。
本研究通过一系列基于积极心理学基本原理而开发的干预技术和干预活动,使患
者通过改变自我对生活、健康、快乐等概念的认知,增强内心积极的感觉,通过
实际行动去运用个人的优势/长处去寻找生活的意义,使患者能够更加享受、投入
和有意义地去生活,最终实现降低焦虑情绪、抑郁情绪,提高生活质量的目的。
见图 1-1。
8
 充实的生活
认知
享受地生活
行为 投入地生活
有意义地生活 降低焦虑抑郁
提高生活质量
意义
图 1-1 基于积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概念框架
9
第二章 研究对象与方法
2.1 研究对象
2.1.1 样本的选取
本研究以广东省广州市某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心内科住院的符合纳入和排除
标准的冠心病患者为研究对象。
纳入标准:(1)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2)符合冠心病诊断标
准[57]的患者;(3)年龄在 30~75 周岁,男女不限;(4)意识清楚,听力及沟通
能力正常;(5)具备基本阅读及写字能力,能够配合完成研究。
排除标准:(1)心绞痛发作未缓解;(2)恶液质状态、电解质紊乱酸碱失衡
合并多器官系统等严重疾病及功能障碍患者;(3)癫痫病史患者(或)器质性精
神障碍患者;(4)认知障碍及其他精神疾病,如,双向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等。
2.1.2 样本量的确定
根据两样本均数比较公式计算样本量样本公式如下:
N1=N2=2[(tα/2+tβ)σ/δ]2
N1 和 N2 分别为干预组和对照组的样本量,δ为两样本均数差值,σ为总体
标准差,计算时可用样本标准差代替;设检验水准α=0.05,检验效能 1-β=0.9,
本研究中 tα/2=l.96,tβ=l.282;δ、σ通过检索相关文献[50]计算得σ/δ=0.87,计算
得 N1=N2=32,考虑到 10%~20%的失访率,确定总样本为 80 例冠心病患者,其
中,实验组和对照组各 40 例。
2.1.3 招募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7 月在广州市某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心
内科住院并诊断为冠心病的 85 名患者为研究对象,通过解释说明本研究的研究目
的及研究意义,自愿签订知情同意书并能顺利完成整个研究过程的冠心病患者为
研究对象,根据冠心病患者入院的时间先后顺序来进行分组。其中,2018 年 11
月~2019 年 3 月为对照组,有 45 例;2019 年 4 月~2019 年 7 月为实验组,有 40
例。随访阶段对照组和实验组各有 3 例由于电话号码空号或停机失去联系,最终
79 例患者完成研究,对照组 42 例,实验组 37 例,失访率为 7%。
10
2.2 干预方案的制定与实施
2.2.1 形成理论框架
以“积极心理干预”、“冠心病”、“焦虑”、“抑郁”、“双心医学”为中文检索词,
以“Positive psychology intervention(PPI)”,“coronary artery disease(CAD)”;
“Anxiety”;“Depression”;“psycho-cardiology”为英文检索词检索 sinomed、pubmed、
CNKI、ScienceDirect、Cochrance Library、Embase、万方医学数据库、中国知网等
中英文医学数据库,收集国内外相关文章,并且辅以文献追溯方法收集相关文献
纳入文献的参考文献。通过大量查阅国内外文献和阅读积极心理学、心血管疾病、
双心医学等方面的书籍,形成理论框架。
2.2.2 制定干预方案
以积极心理学的理念为基础,结合文献、临床经验及专家意见,由 1 名具有
心理科主任医师和 2 名工作 10 年以上的心理科主管护师、1 名心血管主任医师和
2 名工作 10 年以上的心血管主管护师组成的多学科团队合作,最终制定出基于积
极心理学的护理干预方案,包括积极心理暗示训练、放松训练、感恩训练、反馈
和延续练习。其中,积极心理暗示训练主要用到了积极心理学干预机制中的认知
方面,使患者更多地去关注生活中积极的一面;放松训练主要用到了积极心理学
干预机制中的行为方面,使患者在学习放松训练的过程中发挥自身的优点和能力,
从而带来积极的情绪;感恩训练则用到了积极心理学干预机制中的意义方面,使
患者在工作、爱、养育、友情和休闲中体会到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延续练习是对
干预机制的综合利用。
2.2.3 预实验
选择 10 名符合入选条件的参与者进行预实验,通过参与者住院期间进行的积
极心理干预,以及出院后的电话随访,干预专家与参与者共同探讨与干预相关的
积极思想和感受,收集关于积极心理干预实施过程中的简便性和实用性的反馈意
见,测试措施的可行性,并对干预方案作出修改和完善。
2.2.4 对照组常规护理
对照组接受病房的常规护理。分为冠脉造影术前护理、术后护理、出院前健
康教育三个阶段。主要内容简述如下:
11
(1)术前护理:包括冠脉造影术前的饮食护理、心理护理。术前根据患者病
情合理安排休息和活动。指导合理饮食,避免诱发因素。了解患者心理状态,给
予患者安抚和心理支持,指导患者放松,消除不良情绪,避免各种增加心脏负担
的诱因
(2)术后护理:冠状动脉造影或支架植入术后,做好病情观察,遵医嘱予抗
血小板聚集药,发现异常情况报告医生处理。指导患者适当抬高双下肢和穿着弹
力袜。
(3)出院前健康教育:包括出院后的饮食、用药、运动及心理健康的知识宣
教。
2.2.5 实验组干预方法
由研究者本人对实验组的研究对象在广东省人民医院心内科病房内进行干预
方案的实施。若研究对象居住在双人间或多人间的病房,则使用床帘营造一个相
对安静且保护隐私的空间,保证干预措施顺利开展。研究者从事心理科临床工作
1 年及心血管科临床护理工作 2 年,具备一定的临床心理和心血管护理经验。在
患者入院当天,研究者会向患者介绍整个研究项目并获得患者的知情同意,提前
与患者预约时间进行心理干预。干预方案具体内容如下:
(1)积极心理暗示训练:在患者住院第二天,指导患者回顾上一周与满足、
幸福、自豪或其他积极状态有关的三件小事或大事。回顾以前曾取得成功的事件
的经历或经验。接下来,叙述关于该事件中,他们对事件成功的贡献,以及回想
起这过程中积极的感觉。引导患者说出最近内心的感受,耐心倾听和接受患者对
疾病的描述,通过与患者充分的沟通交流以获取其信任,结合相关专业知识,对
患者进行恰当的安慰,给其适当的健康保证,以打消其顾虑,恢复患者战胜疾病
的勇气和信心。用时约 1 小时。患者学会后可自行每天进行一次或多次的积极心
理暗示训练。
(2)放松训练:在患者住院第三天,教会患者运用腹式呼吸和集中注意力的
想象进行渐进性的肌肉放松。放松训练具体步骤:①练习者以舒适的姿势躺在床
上。②闭上眼睛。③先指导患者的注意力集中到头部,咬紧牙关,使两边面颊感
到很紧,然后再将牙关松开,咬牙的肌肉产生松弛感。逐次慢慢将头部各个肌肉
群放松下来。④然后指导患者将注意力慢慢转移至颈部,尽量使脖子的肌肉绷紧,
以感到酸、痛、紧为宜,然后把脖子的肌肉慢慢放松,以轻松为宜。⑤指导患者将
注意力集中到两手上,先用力紧握直至手发麻、酸痛时止,然后两手逐渐松开,
12
并放置到患者感觉舒适的位置并保持松软状态。⑥指导患者将注意力转移至胸部,
慢慢开始深吸气,憋气 10~30 秒,缓缓把气吐出来;然后再吸气,如此反复几次,
让胸部感觉松畅。依此类推,指导患者将注意力集中肩、腹、腿部,依次放松。最
终使全身松弛处于轻松状态,保持一至二分钟。按照此法学会如何使全身肌肉都
放松,教会患者放松程序。放松训练可每日进行数次,住院期间教会患者放松训
练的技巧,并指导患者扫描二维码收藏放松训练的教学视频,出院后患者自行在
家中进行练习。用时约 1 小时。患者学会后可自行每天进行一次或多次的放松训
练。
(3)感恩训练:在出院前两天,让患者写一封感恩信,可以写关于感谢病房
内的医务人员的内容,也可以写关于感谢家人的内容,甚至可以写某个人善意的
行为的感恩信。患者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与对方分享这封信。出院前,研究者会给
每一位患者派发一个感恩手册(感恩手册附有指导说明),出院后,患者可以在
家中继续以日记的形式进行感恩训练。用时约 30 分钟。
(4)反馈:在出院前一天,研究者会引导患者回顾住院期间的干预里,反馈
认为最好的部分,与研究者进行讨论。患者选择他们想重复的活动。干预者可以
与参与者讨论先前练习的活动,选择其中一个,并讨论对练习活动重点或内容是
否有改变的必要。对于出院后,患者在实施积极心理干预练习过程中遇到问题,
亦可在之后的随访中向研究者咨询。用时约 30 分钟。
(5)延续练习:患者出院后三个月内自主单独完成三个愉快的活动,或与他
人完成的三个愉快的活动。要求此活动是有意义并且是针对长期目标而开展的活
动。这些行为可能是小的或大的,计划的或自发的,但是他们单独完成这些对别
人友善的行为。患者出院前发放一个笔记簿,用于活动记录。为了方便患者延续
练习,住院期间的关于积极心理干预的一些具体的操作,研究者会指导患者扫描
二维码收藏教学视频,便于患者出院后继续居家练习。患者在实施积极心理干预
练习过程中遇到问题,亦可在之后的随访中向研究者咨询和反馈。
出院后一个月、三个月通过电话联系的方式了解患者积极心理暗示训练、放
松训练、感恩训练等情况,鼓励患者在出院后依然能够延续基于积极心理学的干
预练习。在此过程中,若患者咨询与冠心病相关的疾病疑问或困惑,研究者也给
予解答。
13
2.3 观察指标
自行设计一般资料问卷收集。观察指标中的一般资料主要包括:患者的年龄、
性别、婚姻状况、受教育程度、四肢活动、生活自理能力、不良嗜好、医疗费用支
付方式、冠心病患病时长、有无高血压、有无糖尿病、身高、体重等。观察指标中
的临床资料包括:出院前的超敏肌钙蛋白 T、B 型钠尿肽前体、左心室收缩期左室
射血分数等。
2.4 结局指标
2.4.1 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
包括患者最近是否有病情急性加重出现、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MACE)发
生。其中,MACE 发生情况包括心源性死亡、心源性再住院、非致死性心肌梗死、
再次靶血管血运重建等。
2.4.2 焦虑状况
采用广泛性焦虑量表(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GAD-7)来测量研究对象
的焦虑状态。GAD-7 是一个由 7 个条目组成的简易自评量表,用来了解患者在过
去两周内有多少时间受到包括“难以放松”、“对各种生活问题担忧过多”等 7 个
问题的困扰。每个条目的分值如下:0 分=从来没有,1 分=偶尔几天有,2 分=经
常有,过去两周多于一周时间有,3 分=几乎天天有,总分为各条目得分之和。0~
4 分:无焦虑;5~9 分:轻微焦虑;10~14 分:中度焦虑;15~21 分:重度焦虑。
GAD-7 的 Cronbach’s α 系数为 0.898[59]。
2.4.3 抑郁状况
采用抑郁症筛查量表(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re,PHQ-9)来测量研究对象的
抑郁状态。PHQ-9 是一个由 9 个条目(丧失愉快感,情绪低落,睡眠障碍,缺乏
精力,饮食障碍,自我评价低,难以集中注意力,动作迟缓和消极观念)组成的简
易自评量表。每个条目的分值如下:0 分=一点没有,l 分=有几天,2 分=超过一
周,3 分=几乎每天都是。0~4 分:无抑郁;5~9 分:有抑郁症状;10~14 分:
明显抑郁症状;15~27 分:重度抑郁。PHQ-9 的 Cronbach’s α 系数为 0.767[60]。
14
2.4.4 服药依从性
参阅相关文献自行设计,包括患者每天能否按照医生要求服药的次数、药量、
时间服药;是否中断过服药;是否自行换药。依据患者是否每天能否按照医生要
求服药的次数、药量、时间服药;是否中断过服药;是否自行换药来评价患者的
服药依从性的好与差。
2.4.5 生活质量
采用中国心血管患者生活质量评定问卷(china questionnaire of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CQQC)来测量研究对象的生活质量。此问卷
一共分为体力、病情、医疗状况、一般生活、社会心理状况,工作状况等六个维
度,合计 24 个条目。24 个条目根据不同选项,给予不同的得分,累计得分为该问
卷的总得分,问卷总得分范围为 0~154 分。得分越低,患者的生活质量越低;得
分越高,则患者的生活质量越高。CQQC 量表的 Cronbach’s α 系数为 0.91[61]。
2.5 伦理问题
本研究经所在研究实施的广东省某三级甲等医院伦理委员会同意。在研究过
程中遵循①自愿的原则:研究对象在参与研究前被告知研究的目的、内容和程序,
参与者在研究过程中可以随时退出,并保证其相关权利不会受到损害,充分尊重
和维护患者的知情同意权。②保密的原则:研究者充分征求研究对象对研究内容
进行保密的意见,对于其中涉及其个人隐私和个人安全问题完全遵循保密原则。
③公平有利的原则:对所有参与本研究的患者,均免费赠送一个冠脉造影术后康
复握力球。
2.6 资料收集
研究者与入选的冠心病患者及家属进行交流,充分解释本研究的目的、意义
和研究过程,并告知患者享有自愿填写调查问卷以及随时、自由退出本研究的权
利。本研究所有的资料均由研究者使用统一的指导语收集。患者如对问卷和量表
有任何疑问,研究者采用一致性语言进行解释。资料收集分为出院前和出院后两
个阶段。
15
(1)出院前:入院第一天向患者发放一般资料、患者焦虑、抑郁状态、生活
质量量表,除了一般资料中的出院前临床资料外,由患者自行填写。问卷填写完
毕后,由研究者当场检查问卷是否填写完整,若发现有缺失条目,现场要求患者
填写完整,再次核定无误后收回。对于不愿意阅读、书写或体力虚弱的患者,可
由研究者进行阅读和提问,由研究对象作答,研究者代为填写,全程不得对患者
进行暗示,完全按照患者的实际想法如实填写,填写完毕后与患者再次核定无误
后收回问卷。出院前的临床资料由研究者根据检查结果填写。
(2)出院后:出院后一个月、三个月,通过电话访视的方式对患者的服药依
从性、急性加重情况、MACE 发生情况、焦虑、抑郁状态、生活质量方面等进行
资料收集。
2.7 质量控制
为防止可能存在的偏倚,所有资料均由研究者本人同一收集;研究对象若对
问卷有疑问时,研究者采用一致性的语言进行解释。研究者对问卷进行现场检查,
如发现有漏项或明显的逻辑错误时,请研究对象填补完整或修改,现场再次核对
无误后收回问卷。资料录入前再次对所有的资料逐一检查,缺失项在 20%以上者
删除,不进行最后分析。资料录入阶段,由研究者及一名与研究无关的人员分别
录入数据,然后交换录入结果,进行核对。设置合理数据界值和逻辑检查项,数
据录入后进行数据清洗和逻辑检查,对有逻辑错误项目进一步查看原始资料以更
正内容。
2.8 数据统计
数据输入电脑后,使用 SPSS23.0 统计软件进行数据分析。患者的一般资料中
的计数数据(如,性别、婚姻状况、学历、生活自理能力、四肢活动情况、冠心病
病程、吸烟和饮酒情况、高血压病史、糖尿病病史、医疗付费方式等)采用频数、
百分比(%)进行描述,一般资料中的计量数据(如,年龄、体质指数、焦虑得分、
抑郁得分、生活质量得分)采用均数±标准差进行描述。
符合正态分布,两组计量数据比较,采用成组配对样本 t 检验;两组计数资料
比较采用2 检验进行统计学推测。实验组和对照组之间不同时间点的指标变化比
较采用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16
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 M(P25,P75)表示,两独立样本比较应用独立样本非
参数检验:曼-惠特尼秩和检验(Mann-Whitney U test)进行统计学推测,组内比
较应用配对样本非参数检验进行统计学推测。
统计检验显著性水平均以 P<0.05 表示有显著性统计学差异。
17
2.9 技术路线
图 2-1 技术路线
18
第三章 结果
3.1 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比较
本研究共纳入 79 例研究对象,男 56 例(70.9%),女 23 例(29.1%),冠心
病患者年龄(61.80±9.03)岁。79 例研究对象中,对照组 42 例,实验组 37 例,
两组患者在年龄、性别、婚姻状况、受教育程度、生活自理能力、四肢活动情况、
冠心病病程、吸烟和饮酒情况、高血压病史、糖尿病病史、体质指数(Body Mass
Index,BMI)、医疗付费方式、超敏肌钙蛋白 T(Hs-TnT)、B 型钠尿肽前体(Pro-
BNP)、左心室收缩的射血分数(LVEF)、焦虑得分、抑郁得分及生活质量得分
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基线资料具有可比性。详见表 3-1。
表 3-1 两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 [n(%)]
项目 实验组(n=37) 对照组(n=42) Z/t/2 值 P 值
年龄(岁, x ±S) 62.51±8.85 61.22±9.54 0.639 0.527
性别
男 25(67.6) 31(73.8)
0.371 0.542 女 12(32.4) 11(26.2)
婚姻状况
已婚 33(89.2) 41(97.6)
5.571 0.134 未婚/离婚/丧偶 4(10.8) 1(2.4)
学历
小学及以下 1(2.7) 1(2.4)
初中 32(86.5) 27(64.3) 5.686 0.058
高中及以上 4(10.8) 14(33.3)
生活完全自理 36(97.3) 41(97.6) 2.016 0.365
四肢活动情况
活动自如 36(97.3) 40(95.2)
0.228 0.633 活动异常 1(2.7) 2(4.8)
19
表 3-1 两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 [n(%)]
项目 实验组(n=37) 对照组(n=42) Z/t/2 值 P 值
冠心病病程
≤3 年 20(54.0) 31(73.8)
3.1~6 年 6(16.2) 4(9.5) 3.358 0.187
>6 年 11(29.7) 7(16.6)
吸烟 9(24.3) 5(11.9) 2.081 0.149
饮酒 1(2.7) 2(4.8) 0.228 0.633
高血压 22(59.5) 17(40.5) 2.836 0.092
糖尿病 8(21.6) 11(26.2) 0.225 0.635
BMI (kg/m2, x ±S) 24.70±4.21 24.41±2.42 -0.362 0.720
医疗付费方式
自费 8(21.6) 7(16.7)
医疗保险 26(70.3) 29(69.0) 0.918 0.632
公费医疗 3(8.1) 6(14.3)
Hs-TnT (pg/ml) 15.30(7.50,65.35) 16.75(7.83,73.95) -0.516 0.606
Pro-BNP (pg/ml) 164.70(63.35,631.90) 215.30(105.88,690.70) -0.098 0.922
LVEF (%) 61(46,65) 63(53,66) -0.817 0.414
焦虑得分 2(0,4) 0(0,3) -1.982 0.057
抑郁得分 1(0,5) 1(0,5) -0.123 0.902
生活质量得分( x ±S) 71.11±13.05 74.54±14.92 1.094 0.281
BMI:体质指数;Hs-TnT:超敏肌钙蛋白 T;Pro-BNP:B 型钠尿肽前体;LVEF:左心室收缩
的射血分数;Hs-TnT、Pro-BNP、LVEF、焦虑得分和抑郁得分数据不符合正态分布,采用 M
(P25,P75)表示。
20
3.2 两组患者干预后的数据比较
3.2.1 两组患者急性加重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的比较
采用卡方检验对两组患者干预前、出院后第一个月及出院后第三个月的急性
加重情况和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MACE)发生情况进行比较,研究结果显示:出
院后第一个月,实验组出现了 1 例急性加重患者和 1 例心源性再入院患者,对照
组出现了 4 例急性加重患者,两组患者急性加重情况和 MACE 发生情况差异均无
统计学意义(P>0.05);出院后第三个月,实验组无患者发生急性加重和 MACE,
对照组出现了 7 例急性加重患者和 7 例 MACE 患者,两组患者急性加重情况和
MACE 发生情况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急性加重情况两组差异有显
著统计学意义(P<0.01)。见表 3-4。
对照组同组内出院后第一个月和第三个月比较,急性加重情况差异无统计学
意义(P>0.05),MACE 发生情况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7.636,P=0.006)。实
验组同组内出院后第一个月和第三个月比较,急性加重情况和 MACE 发生情况差
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
学术论文网提供数万篇的免费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sci论文发表的范文供您参考,并提供经济、管理、医学、法律、文学、教育、理工论文、mba作业、英语作业的论文辅导写作、发表等服务,团队实力雄厚,多达人,帮您解决一切论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