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范文:基于 SARF 理论的“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控制策略研 究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7-07 11:31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护理行 业内解决护理资源紧缺问题的新兴服务模式,其作用日趋显著。在规 范我国“互联网+护理服务”发展的相关研究中,对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护理行
业内解决护理资源紧缺问题的新兴服务模式,其作用日趋显著。在规
范我国“互联网+护理服务”发展的相关研究中,对于风险源头及传
播过程的研究仍然存在一定的欠缺。
文章共六部分,第一部分结合研究背景、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
研究方法、思路等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研究做了概述。
第二部分从“互联网+护理服务”和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基本
概述、主要内容等方面入手,首先分析了“互联网+护理服务”、风
险社会和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基本概念,阐释了“互联网+护理服
务”的主要含义、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基本内容,包括服务内容、
“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特征属性、理论框架的主要机制及实践运用,
进而分析归纳了“互联网+护理服务”与传统护理服务的区别,阐述
了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研究的可行性。
第三部分通过对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现状进行研究
分析。文章以重庆市护理人员为调查对象,分别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
的形式了解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认知情况。结合现有的
风险研究结果,结合传统护理服务和互联网技术自身所携带的风险,
1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系统总结归纳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过程中存在的风险。
第四部分从“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流程(线上预约、线下服务
和后期评估)切入,利用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深度剖析风险信息在传
递过程中被不断放大的原因以及经过放大后所造成的涟漪效应(公益
性忧虑、污名化效应等)。
第五部分主要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规避提出对策建
议。“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共享经济下的新产物在发展过程中将
不断面临风险。结合上文所分析的风险产生和放大过程,借鉴类似的
“互联网+”服务模式本研究从降低交互风险、控制风险放大、减低
风险次级效应等方面构建合理的对策建议。
第六部分主要对文章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并针对文章的创新
性及不足之处做简要概述。
关键词:“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风险研
Risk control strategy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based on SARF theory
ABSTRACT
With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technology, the role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as an emerging service model in the nursing
industry to solve the problem of nursing resource shortage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significant. In the research on regulating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in China, there is still a certain lack of
how to avoid risks from the source and dissemination process in a timely
manner.
The article is divided into six parts, The first part of the article
provides an overview of the risk study of "Internet+Nursing Service" in
the context of the research background, significance, current status of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research, research methods and ideas.
The second part starts from the basic overview and main content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and the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firstly, it analyses the basic concept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 risk society and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and explains The main meaning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 the
basic content of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including the
3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content of services, the main mechanisms of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attribute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and the
practical application, and then analyze and summarize It then analyses
and summarizes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and
traditional nursing services, and explains the feasibility of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for the study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risks.
The third part analyses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in
the process of researching the risk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The
article is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interviews with nursing staff. Firstly, the
risks associated with traditional nursing services and Internet technology
are sorted out, and then the risks arising from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proces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online booking, offline services
and post-assessment) are systematically summarised.
In the fourth part,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is used
to analyse the reasons for the amplification of risk information and the
ripple effects (public interest concerns, stigma effects, etc.) caused by the
amplification of the process of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online
booking, offline services and post-assessment).
The fifth section proposes countermeasures for risk avoidance in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As a new product of the sharing economy,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will continue to face risks in the process of
4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development. In the light of the risk generation and amplification process
analysed above, this paper proposes reasonable countermeasures to
reduce interaction risks, control risk amplification and reduce the
secondary effects of risks, drawing on similar "Internet+" service models.
The sixth section summarises the article in a comprehensive and
systematic manner, and provides a brief overview of the innovative
aspects and shortcomings of the article.
Keywords: "Internet + nursing services"; 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risk research
5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基于 SARF 理论的“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控制策略
研究
第一部分 绪论
1 研究背景
根据 2015 年国家统计局资料,60 岁以上老年人总数约 2.2 亿人,占我国总
人数的 16.1%,预计到 2030 年左右,我国老年人口比例将占世界老年人口的
1/4[1]。日益增长的人口老龄化对社会的方方面面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医疗服务
体系面临的挑战尤为严峻。近些年,互联网技术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也取得了巨
大的突破,一些传统行业通过搭上互联网的快车得到了飞速发展。随着“互联网
+”行动计划的提出,“互联网+护理服务”也在其中之列。2017 年《全国护理
事业发展规划(2016-2020 年)》将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移动通讯等
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推进护理信息化建设,提高护理服务效率和质量,减轻护
士工作负荷列为全国护理事业的主要任务之一[2]。依托互联网技术推进护理事业
俨然成为时代趋势。随后国家也多次出台了多项政策法规推动“互联网+护理服
务”产业在我国各地的落地生根, 护理事业中越来越多的改革都与互联网息息相
关。
1.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历史发展
“互联网+护理服务”最早是以“共享护士”为雏形出现在公众视野内。2015
年 11 月我国第一个专业开展居家护理的 APP--U护出现后,越来越多的城市和
公司加入护士上门服务平台的开发推广中来。U 护作为利用互联网技术的 O2O 护
理服务平台,截至 2016 年已纳入注册护士 500 余人,提供服务次数 300 余次[3]。
该平台的注册护士为有执业证的护士或曾有执业证的退休护理人员,主要提供居
家护理、母婴护理、伤口造口护理、康复护理等护理服务,收费方式为计时收费
[4]。2016 年,主推护士上门服务的 APP——金牌护士被正式推广使用[5]。从社会
层面看,“互联网+护理”服务也受到了广泛的认可。以“医护到家”APP 来看,
6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2015 至 2018 年接收护士上门及陪诊等订单超过 20 万件,服务 10 万用户,在该
平台注册的用户有 600 万,护士有 5 万人,遍布全国 330 个城市和地区[6]。国家
卫生健康委员会在对“共享护士”的回应中提到,目前部分有条件的省市探索开
展“共享护士”上门服务,解决了老年人和行动不便患者就医难的问题,给老百
姓带来了便利,同时也为护理服务进入家庭进行了探索[7]。2019 年 2 月,国家卫
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
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试点通知》),并规定“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
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 6 个省市正式进入试点阶段[8]。随后,
各试点地区纷纷出台了“互联网+护理服务”的试点方案,“互联网+护理服务”
正式进入试点阶段。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后,普通门诊的停摆、打破了
医疗体系的常规运转,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等特殊人群的护理需求无
法得到满足。因此,广东、南京等部分省市均通过发展“互联网+护理服务”的
途径解决患者的基本需求,收效显著并积累了一定经验。随后在疫情期间,国家
卫生健康委先后发布《关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的通知》
[9]、《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10]、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关于进一步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和规范管理
的通知》[11]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互联网+护理服务”试
点工作的通知》[12]。可见“互联网+护理服务”正处在蓬勃发展的阶段,但是在
实践开展过程中“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相关风险逐渐暴露并被社会所感知则进
一步说明了关于风险的规避政策仍然存在一定的欠缺。
1.2 疫情期间“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经验
疫情期间,国内多地通过多种形式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例如广东省
第二人民医院筛选、培训从业护士共 160 人组成护理团队,团队成员平均工作年
限 13.97 年,同时团队内涵盖医疗、护理、药学等方面专家及营养师,不仅根据
患者需求上门开展护理服务,更在居家护理中增加了“健康教育清单”流程,团
队会全面评估患者后,给出包括运动、营养、一般康复训练等维度的个性化健康
知识清单,并通过随访协助患者及家庭进行个体健康管理[13]。同样的,南京大学
医学院附属鼓楼医院肝脏移植外科也组建了相应的居家护理团队,由护士长担任
7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组长,小组成员包括 2 位病区护理组长、4 位责任护士、2 位主管医生,在开展
疫情防控期间肝移植病人居家护理期间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知识及健康
指导,通过云随访的方式对服务对象开展每日针对性的病情及疫情防控情况监测
以及利用微信群、问卷星等线上方式落实宣传教育[14]。还有,南京栖霞区“互联
网+护理”团队不仅协同家庭医生一起提供专业全面医疗服务,而且对隔离对象
进行心理疏导,在开展服务的同时对居民进行新冠肺炎防控知识培训,提供防控
指导与监督[15]。但与此同时,“互联网+护理服务”开展过程中资源足、基层医
疗机构参与度低、服务保障存在欠缺、服务评价容易出现误差等相关风险问题也
逐渐暴露并逐步成为后续“互联网+护理服务”所急需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风险
既影响了公众使用“互联网+护理服务”意愿,又导致其发展受阻,
由此来看,“互联网+护理服务”目前的势头迅猛,但在过程中仍存在一定
的风险,系统分析其风险后发现,它们往往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风险
本身。结合现有情况,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以及风险的产生放大过
程进行研究就更为重要。
2 研究意义
2.1 理论意义
“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一个新颖概念,从此开始我国护理行业将迈上新
台阶。结合现有的风险管理研究来看,“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交叉行业容易
被忽视,但是“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实则在社会中的影响正在不断增强。
国内目前对于“互联网+护理服务”整体研究不足,特别是对“互联网+护理服务”
风险产生及传播研究更存在着欠缺,在中国知网以“互联网+护理服务”为主题
搜索,共搜索到文献 283 篇,其中还包括了互联网背景下护理教学发展的研究,
而以网络热词“网约护士”为主题搜索,仅有 93 篇文献,以“共享护士”为主
题搜索,仅有 87 篇文献。虽然国外与“互联网+护理服务”相类似的服务模式已
发展的较为成熟,但出于国情的不同,国外的文献可以提供一定借鉴却不能完全
适用。“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新兴服务行业,不能仅靠技术发展,更需要适
应现代风险社会,换句话来说,“互联网+护理服务”不能看作互联网技术和传
8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统护理服务的简单相加,应该是相互摩擦结合产生新业态的动态过程,这种变化
对社会的重要意义促使我们应重点关注其风险的产生及传播研究。因此,本研究
试图在现有风险研究基础上,利用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框架对“互联网+护理服
务”模式发展中的风险进行更加全面系统的研究,以填补医疗风险管理的研究空
白。
2.2 现实意义
从“互联网+医疗健康”到“互联网+护理服务”,从 2015 年的宏观设想到
具体制度,可以看到“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正在不断发展,但依然急需对其
开展风险研究,它影响着未来护理服务将面临怎样的发展,以及在开展过程中各
方将会遇到怎样的风险事件,产生什么样的风险效应。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对风
险的产生、风险的传播和风险产生的效应进行系统分析,并肯定技术、社会、文
化等综合因素对风险传播产生影响。因此本研究着墨于此,希望能解释清楚现有
的风险是如何产生、如何在传播过程中放大以及引起了怎样的涟漪效应。另外,
作为刚刚步入规范化发展的服务模式,其中的不合理以及遗漏之处需要及时指
出,以期能在后续的发展过程中进行修改补充。
3 研究现状
3.1 国外研究现状
PastorDK 认为我国护士上门护理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16]。而国外,与“互
联网+护理”相类似的服务模式早已发展起来,并且有了相对成熟的风险规避政
策。目前,国外居家护理已广泛应用在康复护理、姑息护理、老年护理、母婴护
理、伤口护理等方面,发现其能降低国家医疗卫生财政支出,提高患者满意度
[1
7]。经过仔细的文本分析后,现将已有的“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研究整理如下:
美国的上门护理服务有着较大的市场“互联网+护理”上门服务机构已超过
17 万个,从业人员占医疗卫生服务总人数的 5.8%,大约有 760 万人在家接受护
士、助理护士、治疗师等专业人员提供的医疗服务[18]。美国的针对上门护理的风
险措施主要体现在对护理人员进行合理的分类以及合理利用保险制度方面。美国
作为国际上第一个将保险与上门医护费用相结合的国家,1909 年,美国将老年人
9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上门护理费用纳入联邦医疗保险,护士为老年人提供的上门服务费用大部分由联
邦医疗保险支付[19]。由于上门护理服务内容较为多样化,为了保证护理资源的最
大化利用以及服务过程中的医疗安全,美国的护理人员根据是否接受过专门训练
可分为:非正规和正规护理人员。但美国对于正规护理人员要求非常高,根据 Gr
oop J,Ketokivi M,Gupta M 等人的研究,可以得知欧美国家对于普通居家服
务护士要求为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注册护士或者专科护士,提升护理人员的准入门
槛是控制医疗风险最直接的方法[20]。
日本的居家护理服务具有规范制度化的特点,日本居家护理服务是以国家立
法为基础的。根据现有文献得知,日本最初是为了解决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而建立
护理保险制度, 因此,在日本的医疗制度当中,本就设有上门服务这一环节[21]。
日本的医疗体系分工清楚,仅有少数小型医院执行家庭医疗,而居家护理所是完
全独立的单位,绝大多数居家护理所都分布于社区之中,做到 24 h 随时入宅服
务[22]。正是这样的医疗体系分工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很好的控制护理人员执业违
法以及患者所面临的人身安全风险。Murashima S,Asahara K,White CM 等人认
为,2004 年日本政府开展了“护理预防及地区互助事业, 进一步强化市町村的
居家护理服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 现已基本构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居家护理服
务法律保障体系,这一举措使得整合医疗和护士上门服务变得更为完善[23]。由此
我们可以看出完善的法律法规是可以从源头上减少监管缺失所导致的风险事件
产生。
澳大利亚建立了全国统一的居家服务体系,形成了以病人为中心,医院、社
区诊所、家庭医生相互衔接的医疗体系,完整的医疗体系可以在护理服务的每一
个环节中精准控制风险的产生与放大。在澳大利亚的许多公立医院都设立有
“Hospital at Home”的部门,为患者提供院外居家医疗护理,在确诊患者转入
该部门后,在出院评估的基础上,对病人再次进行宣教,并对居家护理的环境和
风险因素进行评估,并对满足条件的患者进行后续的上门护理服务[24]。不仅如此,
澳大利亚还拥有统一的服务质量评价体系,完善的服务质量体系将进一步把控服
务后由于评价误差导致的风险。澳大利亚政府从 1991 年开始采用《居家和社区
照料服务国家标准》以评估服务质量,该标准包括 7 项国家统一目标和 27 项服
务标准,并用《国家服务标准工具》来衡量,通过明确评估机制以及完善相关法
10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律来控制在护理服务过程中产生医疗冲突的风险[25]。
韩国的家庭保健护理根据服务对象的不同,提供服务的机构、人员以及管理
机构均有不同,这样的举措更好的控制了在主体资格、监管和医疗事故的风险。
根据 Hosihn Ryu 的研究我们得知,家访保健(HVHC)建立在 1990 年初建立的公
共卫生中心,该中心基于 1995 年的《区域卫生保健法》,为韩国人民提供终身
保健服务,韩国的家庭保健护理模式分为以医院为基础的家庭护理、以社区为基
础的家庭护理和家访医疗,其中家访医疗的法律依据来自《区域公共卫生法》第
9 条,由公共卫生中心负责统一管理,服务提供者为公共卫生护士,主要服务对
象为弱势家庭、贫困老人和残疾人,以医院为基础的家庭护理的法律依据来自《医
疗服务法》第 30 条,由医院负责管理,服务提供者为家庭护理护士,主要服务
对象为早期出院的患者。以社区为基础的家庭护理,由社区或护理协会负责管理,
服务提供者为家庭护理护士,主要服务对象为需要长期护理的老人和卧床不起的
病人[26]。
根据 Kristel De Vliegher 等人的研究可以看出在比利时,专业的家庭护理
是社会保障制度的一部分,由联邦疾病和残疾保险研究所提供资金。在比利时,
家庭护理服务提供给投保的病人是有义务的,对于身体依赖性低的病人,报销涉
及对其提供的服务,所有的干预措施,都必须有医生开具,才能得到报销,对身
体有中度甚至高度依赖的病人,其享受的家庭护理服务每天按固定数额报销[27]。
3.2 国内研究现状
相较于西方国家的成熟经验,我国在“互联网+护理服务”、居家护理等方
面起步较晚,部分地区通过试点实践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在工作开展过程中发
现“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依然存在,因此对其风险的研究也成为当务之急。
在中国知网、万方、百度学术等检索库中以“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为主题
进行检索,得到如下情况:上述文库从 2019 年 2 月开始收录相关研究文章。截
止到 2021 年,与“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相关的文章依然数量仅有 27 篇,但
从 2020 年开始的相关研究文章逐渐增加,2020 年之后的研究文章数量占比达到
66.7%,可见“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研究逐渐成为当前研究的热点和方向。
3.2.1 国内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现有风险的问题研究
11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米江梅认为护理人员在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过程中面临多点执业的违
法风险,并且由于处方权限制和专业知识缺乏导致在遇到药品安全、变态反应等
问题时不恰当和不及时处理可能会增加医疗风险[28]。周红娣提出随着“互联网+
护理服务”受环境变化、服务对象、护理人员技术等的影响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容易产生较高的医疗风险和人身安全风险[29]。韩燕等人认为由于医学的复杂性,
且家庭不是一个理想的行医环境,难免会导致医疗风险[30]。胡静超等人认为互联
网+护理服务”过程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与质量控制体系以及护理人员水平的参
差不齐导致存在各种潜在的风险[31]。根据周玉涛的研究,“互联网+医疗健康”
具有不可控性,其风险主要可以分为四类,第一是违法执业的风险,在“互联网
+医疗健康”的发展过程中可能某些医疗行为会与现有法律存在冲突,同时也会
出现目前法律无法完全解决的问题,行为和问题无法被规范,造成这类风险的原
因主要是当前“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政策明朗,法律缺失。第二类风险是监管
缺失的风险,主要原因是因为还存在着较大的监管盲区。第三类风险是医患双方
的人身安全保障无法得到保障的风险。第四类是经营风险,这四类风险,除了经
营风险,其余三类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发展中也有一定程度的体现[32]。根
据任俊方等人的研究,在“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发展过程中,除了普遍提及的
监管风险、执业违法风险等问题外,还提出患者可能面临的隐私泄露风险[33]。毕
宇认为女性护士单独到病人家里执业,可能增加护士的安全隐患[34]。
3.2.2 国内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对策研究
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研究中,针对现存风险有着多样的对策探索。
陈皓阳等人通过对 6 个试点地区的试点方案进行分析后得出“互联网+护理服
务”的发展对改善患病老人生存状况具有重要意义,并提出逐步扩大试点范围、
制定合理适宜的价格机制、建立分工协作体系等对策[35]。韩梦丹等人通过对郑州
市 13 所医院 409 名护士进行问卷调查得出护理人员虽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
的知晓度较低但参与意愿较高,因此需要加大对新兴护理模式的宣传力度,鼓励
护士积极参与,以护士的认知和参与意愿为导向,完善相关法律规定,引导“互
联网+护理服务”在非试点地区进行尝试和应用[36]。许玲等人的研究表明,以医
院为主体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患者居家护理服务需
求同时有助于体现护理人员专业价值,并提出需要进一步优化信息管理平台、健
12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全多专科护士协同会诊制度、加快整合区域联动机制等建议[37]。除了理论研究,
在香港关于居家护理工作场所暴力预防的措施也已相对成熟。首先,管理部门及
医院层面高度重视,香港医管局制定职业安全健康政策及管理控制措施,并在
2015 年通过立法会,全面推行职业安全健康政策,同时医管局成立了预防工作
场所暴力小组,追踪其成效,并对预防和控制工作场所暴力的策略及时改进,并
对护士进行相关培训以及配备专业防护用品等,医院层面成立职安健委员会,制
定相应的安全管理政策与指引[38]。除此之外,在香港还将护理人员与工作间暴力
检控联络主任、指定人员及部门主管分层级开展针对性培训,在护理服务提供过
程中,将护理服务过程分为病人出院前、家访前、家访期间、遭受暴力伤害后四
个阶段进行分阶段风险评估[39]。
综上所述,“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研究还处在初步探索阶段。但经过
文本分析后可以发现,现有研究虽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源头风险和影响
因素进行了一定梳理,但大都忽略了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磨合过程中产生
放大的风险以及现有风险在社会中的动态传递过程和放大作用,这与实际的风险
产生和传播机制不符,所提出的对策有效性也会因此受限,这更突显出了本研究
的重要性。
4 研究内容、方法、思路
4.1 研究内容
(1)通过文献研究法了解国外各个国家及国内各个地区的“互联网+护理服
务”的发展现状及研究情况,同时梳理风险的社会放大理论框架的基本脉络。
(2)通过问卷调查法/访谈法了解重庆地区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
的了解情况及对其风险的认知情况。
(3)通过实证研究法,结合国内“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实践经验及风险的
社会放大框架的运行机制,进一步剖析风险产生、传递的动态过程。
(4)通过规范分析法,结合上述研究及我国国情提出“互联网+护理服务”
风险防范的对策与建议
4.2 研究方法
13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一是文献研究方法。本文以“互联网+护理服务”、“网约护士”、“共享
护士”、“风险的社会放大”等为主题,通过中国知网、万方、百度学术等网络
数据库检索相关文献,并梳理整合其他相关研究文献,包括书籍、期刊、论文等。
通过对所得材料进行系统深入的梳理、归纳和总结,从而完整了解了“互联网+
护理服务”的发展现状及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基本脉络,在前期形成初步的研
究脉络,并不断的针对一些关键的问题上补充完善资料,持续关注“互联网+护
理服务”发展的最新进展,及时完善补充研究思路。
二是问卷法和访谈法。本文通过对重庆市护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调
查,了解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是否可能发生的认知及管理方式的认可
情况进行分析,以证明“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现状。
三是实证研究方法。本文广泛吸收和总结了国内各地区“互联网+护理服务”
的实践经验,结合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理论基础,深刻剖析了“互联网+护理
服务”风险产生、在社会中传递的动态过程。同时,结合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客
观描述风险放大站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放大作用。
四是规范分析方法。虽然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相关的法律法规并不完
善,仅仅只能满足部分实践需求,因此,综合上述研究,结合《国家卫生健康委
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
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等对风险的产生、
传播过程的风险控制进行了全面动态的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合理的对策建
议,以期规避或消弭“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
4.3 研究思路
本研究主要分成四个部分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展开研究,主要的
研究思路安排如下:研究首先从现有的“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法律现状、发展
趋势等方面系统概述“互联网+护理服务”所面临的发展现状,并深入研究风险
的社会放大框架的基本概述、主要内容等。接着通过对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在“互
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研究过程中作用机制进行研究分析,进一步展现“互联网+
护理服务”风险产生、传递的动态过程,同时通过问卷、访谈等方式了解重庆地
区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感知。然后对风险信息在传递过程中
14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被不断放大的原因以及经过放大后所造成的涟漪效应进行深度剖析。最后主要对
本研究进行了全面系统的总结,并综合上述研究及现有的“互联网+护理服务”
的实践经验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规避构建合理的对策建议。
15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第二部分 基本概念及主要内容
为了更好的理解“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理论,方便后
续的深入研究,本章节就“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相关概
念、基本内容及特征属性等进行阐述。
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相关概念
1.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概念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
知》的定义,“互联网+护理服务”主要是指医疗机构利用在本机构注册的护士,
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以“线上申请,线下服务”的模式为主,为出院患者或
罹患疾病且行动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的护理服务[8]。
从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出,“互联网+护理服务”是在互联网平台基础上,以
大数据等各项信息技术为支持,将传统护理服务与互联网产业进行深度融合后产
生的护理服务业态。在“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中,互联网技术在护理人员-
患者、患者-患者、护理人员-护理人员之间搭建了交流平台,但是互联网平台本
身并不具有能够让患者康复的能力,其本质仍然只是一种信息交流手段。因此,
“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核心依然是线下护理人员提供的护理服务。与产业互联
网体系中的其它产品一样,主导智能服务产品创新与应用服务的云平台(互联网
云平台)是核心,其根本要义是提供服务[40]。
1.2“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内容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
知》可知“互联网+护理服务”重点对高龄或失能老年人、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
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复护理、专项护理、健康教育、安宁
疗护等方面的护理服务,且服务项目原则上以需求量大、医疗风险低、易操作实
施的技术为宜[8]。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互联网+护理
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可以发现“互联网+护理服务”还将与家庭医生签约、
家庭病床、延续性护理等服务有机结合,为群众提供个性化、差异化的护理服务
16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12]。
归纳整合目前已出台的试点方案来看,“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服务模式在
各试点地区严格按照要求开展相应服务,但同时也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例如浙江
省除了基础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外,还依托互联网在线上设立护理专科门诊,
来提供护理指导咨询等。江苏省包括但不限于开展互联网预约服务、开展互联网
远程服务、开展移动互联服务、开展互联网预约社区共享服务。
1.3“互联网+护理服务”与传统护理服务的区别
互联网本身具有一定的自由性、实时性、开放性等特性,因此相较于传统护
理服务,“互联网+护理服务”在实施、管理过程中都更容易受到互联网技术与
护理服务等特定因素的影响。其具体区别包括以下几点:
1.3.1 服务过程中参与平台的增多
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导致可以同时容纳多个第三方平台的参与。因此在“互
联网+护理服务”过程中,不再局限于护理人员与患者之前的关系,还会有更多
的三方平台参与,从而进一步加强医药资源与临床需求的契合。因此相较于传统
护理服务,服务过程中参与平台的增多进一步满足了公众个性化的服务需求,也
使得护理服务开展变得更有针对性。
1.3.2 服务过程中的数据更完善
互联网平台对数据的处理能力更强并且数据的更新也有着较强的实时性,因
此在“互联网+护理服务”过程中更多的医疗相关数据将得到及时的记录与更新
处理,在一定程度上随着数据的实时更新更有助于在患者与护理人员之间建立信
任和信誉机制,克服传统护理服务的信息不对称性。同时随着数据的积累与变化
将深度刺激经济发展,促进护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1.3.3 医学知识科普途径增多
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促使更多的公众可以接触到互联网并利用其传递各类
医学知识。因此随着“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开展,护理人员和患者将会更频繁、
更便捷地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取所需的医学知识,增加了相关医学知识的科普途
17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径,强化了医学知识科普效果。
1.4“互联网+护理服务”与其他互联网产业的区别
虽然“互联网+护理服务”也是传统行业借助互联网平台得到快速发展的产
业之一,但是相较于目前发展较为成熟的共享汽车、外卖服务等类似互联网产业
来说,“互联网+护理服务”与其有着本质的不同,同时在其开展过程中也具有
更多的局限性,具体区别包括以下几点:
1.4.1“互联网+护理服务”具有医疗行为特征
在前期“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概念中我们得知,“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核
心依然是护理人员在线下提供的护理服务。“互联网+护理服务”依然具有传统
护理服务中的医疗行为特征,即具有不确定性、高度专业性、侵袭性和高度风险
性。因此,“互联网+护理服务”在开展过程中具有其他互联网产业不具有的医
疗行为特征,更需要严格把控其发展的每一环节。
1.4.2“互联网+护理服务”具有更强的局限性
现有的互联网服务产业大部分时间可面向绝大多数公众提供,但“互联网+
护理服务”在开展过程中需要根据每一位用户的实际情况酌情开展。特别是当“互
联网+护理服务”将护理服务的地点由医疗机构转化至患者家中之后,所需综合
考量的因素增多,例如患者的健康情况、年龄、家庭环境等是否能够支持“互联
网+护理服务”的开展等。因此对于服务内容、服务方式和服务对象的筛选评估
都有着更强的局限性。
1.4.3“互联网+护理服务”具有更强的不可试错性
“互联网+护理服务”与公众的生命健康紧密相连,因此具有比其他互联网
产业更强的不可试错性。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推行过程中,效率和安全的
两个价值取向中安全应该始终排在第一位。因此,不能任由“互联网+护理服务”
自由发展,必须严格把控其发展进度与方向,必要时由管理部门及时介入控制风
险的产生与传播。
18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2 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相关概念
2.1 风险社会的概念
风险社会一词来源于乌尔里希·贝克的《风险社会: 迈向一种新的现代性》。
贝克认为,人类与风险共存,人类社会自始至终是一个风险社会,近代以来随着
人类成为风险的主要制造者,风险的结构和特征发生了根本性转变,由此产生了
现代意义的风险和风险社会,在风险社会中自然与文化之间的明显界限消失[41]。
吉登斯基于贝克的风险社会理论进行了拓展,他们都认为原本起源于自然终
结和传统终结的外部风险(exter-nal risk)占主导地位转变成了人造风险
(manufactured risk)占主导地位,即步入了风险社会,其中人造风险是指由
我们不断发展的知识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所产生的风险,是指我们没有多少历史经
验的情况下所产生的风险[42]。
卢曼试图建构出风险的一般理论,他从现代社会的结构和内在机制来阐释风
险的来龙去脉,着重考察了“决定风险运行的结构性因素”,他认为,复杂性和
功能分化是现代社会的结构性特质,现代社会以功能分化为基础,产生出越来越
具有复杂性、不确定性和偶然性的系统,而风险就潜藏其中,而风险与危险的区
别在于归因(决定或者偶然性),原则上所有可以通过决策规避的损失都可以归
之为风险[43]。
基于此,本研究将风险社会定义为以技术发展等为主导且具有较强认为决定
性的风险,但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此类风险又是可以由于人们的决策行为等规避
或被放大的人类社会。在风险社会中,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为了满足社会需要而大
力支持技术发展过程中所带来的技术风险。技术风险是指技术在被研发和使用过
程中, 对人类和社会产生利益损失的可能, 其存在具有客观性[44]。从技术的自然
属性层面看, 工业社会的技术已日渐成为一个完全自主、外在于人的支配系统
[45]。“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依托互联网技术发展的传统行业具有极强的技术
依赖性,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不仅满足了公众更多的个性化医疗需求还使得原本的
护理服务变得更加充满不确定性和偶然性,从而使原始风险在风险传递过程中经
过放大站的作用后不断被放大。但“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往往可以通过管
19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理部门、护理人员、患者及第三方平台的相应决策达到及时规避的效果,因此“互
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具有风险社会内的风险产生的普遍特性。
2.2 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概念及主要内容
在贝克、吉登斯、卢曼等人对风险社会的研究基础上,珍妮·X·卡斯帕森
提出了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the social amplification of risk framework,
简称 SARF)来描述风险认知与反应的动态过程。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这一理论
试图描述和解释风险、风险事件与社会制度及文化之间的互动如何影响个人或组
织的风险认知,造成风险的放大或弱化,进而影响社会制度的制订和实施,最终
引发诉讼、抗议等社会后果[46]。卡斯帕森研究发现在现实社会中往往会出现一些
被专家评估为风险相对较低的灾害和事件却可以藉由他们在一个社会中变成一
个特别的关切和社会政治活动重心(风险放大),而另一些专家判断为更为严重
的灾害相比之下却不那么受社会关注(风险弱化)的那些过程,而针对这些过程,
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认为风险、风险事件以及两者的特点都将通过各种各样的风
险信号(形象、信号和符号)被刻画出来,这些风险信号反过来又以强化或弱化
对风险及其可控性的认知方式与范围广泛的一系列的心理的、社会的、制度的,
或者文化的过程相互作用[47]。
因此基于上述研究,本研究认为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的主要内容可以分为两
个阶段来解释,在第一阶段内,现代社会中所产生的风险及风险事件通过放大站
(个人、社会团体和公共机构等)不断传播开来,即风险的传递阶段。这一阶段
还包含了最初的风险感知,风险感知是人们对某一风险危害性的主观判断[48]。第
二阶段指风险在传递过程中经过放大站的不断放大从而产生了超出预期的涟漪
效应(污名化等)从而引发次级效果并对社会产生影响的过程。这一阶段包括个
体和群体在风险传递后产生的涟漪反应。当具有共通感知的个体行为在现实地域
或虚拟空间上汇聚在一起时,便会演化为群体行为[49]。因此而引发的次级效应极
有可能超出原始的影响范围。次级影响的重要性在于它产生一些持久的效应,包
括对风险的感知、想象和态度、对经济的影响、政治和社会压力[50]。与此同时,
次级效应所能够波及到范围并不会就此截止,而是会继续经过传递机制传递到其
20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他地区、行业等,从而对个人、集体、社会等造成持续放大的涟漪效应,甚至包
括行业、地区污名化等。
3 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研究的可行 性
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在肯定原初风险存在的基础上,强调风险经由信息传递
和反应机制两个环节予以放大,并在当地社区、利益相关者以及社会中产生涟漪
效应[5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尚处于这样动态增加或变化的过程中,因
此本文从“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原初风险、风险传递以及涟漪效应三个层面说
明利用风险的社会放大框架其进行风险研究的可行性。
3.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原初风险依然存在
在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磨合的过程中,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各
自携带的原初风险依然存在,例如互联网技术所携带的数据泄露风险,护理服务
所携带的医疗风险等均未随着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的结合而消失。不仅如
此,除了二者携带的原初风险,随着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的不断摩擦融合,
一些原本在传统护理中并不会引发危险事件的风险也重新成为新的风险被感知。
因此,在“互联网+护理服务”开展过程中不仅原初风险依然存在甚至有新的风
险增加的趋势。
3.2“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在传递过程中受放大站影响
“互联网+护理服务”中包含了护理人员、患者、第三方平台等多方主体,
因此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传递过程中受个人心理、制度政策、社会环
境等的多方面影响从而不断得到放大。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护理服务”作为
一个动态的过程,信息的持续交互、上门服务过程中沟通和护理人员的服务方式
等都极容易对风险产生影响,从而使风险持续放大。例如在互联网平台内,患者、
护理人员的各类数据信息不断交互传递,将原初风险通过这样的信息传递机制不
断放大。同时,在“互联网+护理服务”中,护理人员提供服务的环境脱离医疗
机构发生了改变,因此在服务过程中,传统护理服务自身携带的原初风险在一系
21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列未知环境中传递,并经过护理人员、第三方平台、患者的相互作用后被进一步
放大,从而使的原初风险在传过程中被放大并将放大后的风险继续传递。
3.3 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反应机制将会导致涟漪效应
由于“互联网+护理服务”涉及公众的生命权和健康权,因此随着“互联网+
护理服务”的风险在传递过程中经由放大站不断作用后,患者、护理人员以及第
三方平台将进一步增强了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的感知,从而快速做出决
策,进一步决定了次级效应的产生。而这样的次级效应随着媒体、网络等的传播
又将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发展产生涟漪效应。例如在风险事件发生后,公
众极易对“互联网+护理服务”产生污名化效应,从而自发的在一定程度上阻碍
“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发展并产生对经济的影响以及对社会的压力。
结合上述研究本研究认为,相较目前从影响因素层面探究风险源头及其应对
方案的各项研究,风险的社会当大框架更适合深入描述兼具新技术属性和传统医
疗属性、尚处于探索和完善阶段、依然处于动态变化过程中的“互联网+护理服
务”的风险。
22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第三部分“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现状
1“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梳理
如前所述,“互联网+护理服务”是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的深度融合。
在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磨合的过程中,互联网技术与传统护理服务各自携
带的原初风险依然存在,且在互联网技术与护理服务的交互过程中产生了新的风
险,因此本研究结合现有研究文献和相关政策,从互联网技术自身携带的风险、
护理服务自身携带的风险和互联网技术与护理服务交互产生的风险三个方面立
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进行归纳。
1.1 互联网技术自身携带的风险
(1)数据泄露的风险: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大数据体量大、多样性、
和速度快等特性更加明显,而应用于数据处理过程中,计算与存储框架带来了新
的安全威胁[52]。在现实实践过程中,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使得人们愈发普遍的应用
云计算,但这种以云技术为主,计算机为辅的方式会带来一定的数据风险[53]。互
联网技术在提供服务时,一旦网络出现错误或者使用者的技术操作出现错误,将
会使得数据变得更容易被盗取或泄露。因此,对于以互联网技术为主要支撑平台
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来说,互联网技术携带的数据泄露风险也成为了其原初
风险之一。
(2)“匿名陌生人”的风险:随着互联网成为了现代社会中不可或缺的生
活元素,网络虚拟空间也逐渐成为了人们眼中包含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乃至
人们日常生活等各个方面的新兴公共领域,在网络虚拟时空中,通过网络信息技
术而进行的数字化和虚拟化的编码与解码只能不断地生产和再生产着各种不同
的“拟象”[54]。部分网络用户正是利用网络的虚拟特性隐藏自己,因此当网络用
户回到现实的物质生活中时会发现彼此之间依然是陌生人,甚至相互之间存在一
定的信息偏差,从而导致在现实物质生活中相遇时对其中某一方产生一定的风
险。例如在“互联网+护理服务”中“匿名陌生人”的风险将直观的体现在患者
的实际的健康情况与用户互联网平台内上传的虚假信息等对护理人员和患者所
造成的风险。
23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1.2 传统护理服务自身携带的风险
护理人员在线下开展的护理服务作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核心要义,其
自身所携带的护理风险也同样会成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护理风险是
指护理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所有不安全事件,也是一种职业风险,即从事护理服务
的护理人员所面临的风险。因此护理风险应从患者和护理人员两方面归纳。
(1)患者的护理风险:由于医疗服务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因此在患者接
受护理服务过程中不安全事件事件发生与否都是不可预知的。例如在患者接受护
理服务过程中,由于患者的个人体质不同,对同一种疾病的表现以及药物的作用
有效与否也不尽相同,因此,不同的患者在同样的护理服务过程中依然存在引发
病情恶化或损害健康的风险。同时在护理服务过程中,虚假药品、劣质药品的使
用以及护理人员的操作规范与否都同样会导致护理服务过程中不安全事件的发
生。另外,在护理服务开展过程中,当患者发生紧急情况后,护理人员的急救措
施、急救时间等也将直接成为患者的护理风险因素之一。
(2)护理人员的护理风险:护理人员在提供服务时将会面临具有一定频率
发生且由其承担的风险。例如患者使用暴力等对护理人员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的
风险,以及当医疗纠纷发生时,护理人员所面临的经济风险和法律风险等。且由
于我国的护理从业人员大部分为女性,一旦面临危险时其反应能力以及对于危险
的处理能力相对较差。因此护理人员在从业过程中遇到人身安全风险时极容易导
致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传统护理服务中护理人员所面临的护理风险并没有因
为“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的发展而消失,反倒成为了“互联网+护理服务”的
原初风险。
1.3 互联网与护理服务交互产生的风险
随着“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开展,互联网与护理服务的的不断交互,曾经
一些在互联网技术和传统护理服务的原初风险中并不明显的风险也重新被人们
感知,并极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危险事件。
(1)违法执业的风险: 2009 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
改革的意见》将医生多点执业纳入政策推行[55]。依据《护士条例》来看,关于护
24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士的多点执业还没有相关政策开放。在我国现有法律法规规定下,护士还应在其
注册的执业地内执业,因此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发展过程中,护理人员还
存在面临违法执业的困境。除了法律的规定外,在现实实践中,由于大部分医疗
机构内护理人员的工作量较大人员流动较少,因此大部分医疗机构往往将护理人
员的执业地点限制在本医疗机构内,当护理人员自行参加第三方平台所开展的
“互联网+护理服务”时就会面临违规执业的风险,从而导致面临一定的纠纷及
经济风险。
(2)服务供给的风险:影响“互联网+护理服务”服务供给的因素主要包含
医疗设备、护理人员、服务价格等,因此服务供给的风险应从以上三方面来梳理。
“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将传统医疗机构内的护理服务转移至患者家中开展,
而患者家中往往很难具有足够的专业医疗设备,从而导致了护理人员在开展护理
服务过程中面临医疗设备缺失的情况,并引发服务供给的风险。就护理人员方面
来看,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
知》中明确要求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且要有护师以上职
称才能从事“互联网+护理服务”工作[8]。因此将有一部分护理人员无法参与到
“互联网+护理服务”中来,而目前在我国的医疗机构内护理人员资源本就比较
紧缺,从而造成由于护理人员不足引发服务供给风险的局面。目前我国“互联网
+护理服务”的服务价格还未形成统一的定价体系,不同地区的服务价格不同且
大多数高于公立医院的收费价格。不仅如此,针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纳入医
保体系也仍在试点过程中,因此大部分使用“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患者仍需要
自费支付相应的费用。当患者在支付了高额的服务价格后,往往对服务体验有着
更高的要求和期望,但是护理人员的技术和家庭环境等都将成为干扰其护理服务
体验感的因素之一,从而引发服务供给的风险。
综上所述,在“互联网+护理服务”中仍存在着较多的风险。无论是互联网
技术、传统护理服务自身携带的原初风险还是二者交互形成的风险,都将作为风
险信号被社会、公众所感知,从而在后续风险传递过程中被不断放大并触发反应
机制。
2“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认知分析——以调查问卷为依据
25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结合上述所梳理的风险以及现有文献发现,现有学者大多对“互联网+护理
服务”的风险进行了梳理,并提出应对其风险的解决措施。但遗憾的是现有风险
依然未得到产生深远影响,依然有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持观望态度。
为了充分客观了解重庆地区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及现有的风险
管理方式的真实看法,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法及访谈法对重庆地区护理人员展开
调查。
2.1 研究方法
2.1.1 调查方法
本研究是横断面研究,对重庆市医疗机构内护理人员采用非概率抽样方法中
的方便抽样法。调查通过“问卷星”网络平台自填式问卷进行,并将电子问卷链
接或二维码分别发送至重庆市各医疗机构护理人员工作群,护理人员根据自愿原
则,采用不记名方式进行问卷填写并提交。本次问卷的发放方式为线上发放,共
发放问卷 310 份,回收有效问卷 305 份。
2.1.2 调查问卷
本次调查问卷的标题为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风险认知度的调查,
调查问卷的设计从个人基本信息、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相关风险及现有管理
方式的认知及两个方面考虑,整体围绕着论文调研的需要。问卷主体按照调查内
容共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为调查对象的人口社会学基本特征(性别、年龄、
学历、职称等),共设置 10 个问题。第二部分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相关风险
的认知,将前期从现有研究文献和相关政策中梳理出的风险,就其出现的可能性
进行认知调查,共设置 10 个问题。第二部分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相关风险的
认知,共设置 10 个问题。第三部分为李克特量表量化调查对象对“互联网+护理
服务”风险管理方式的认可情况调查,共设置 11 个问题,具体问卷可见附录。
2.1.3 质量控制
(1)为了确保调查问卷易合理有效的同时更易于阅读和理解,调查问卷经过
了课题组内成员和专家多次讨论修改,有良好的信效度。
(2)在调查过程中,被调查的护理人员采用不记名方式进行电子问卷填写并
提交,为避免重复,每个 IP 只被允许填写提交一次问卷。
(3)为避免出现缺失值,所有题全部设置为必填选项,未完成不能提交问卷。
26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4)数据处理时候,将问卷回答内容明显不符合逻辑时,如整套问卷都选择-
一个答案,或前后答案矛盾的问卷将被剔除。
2.2 问卷信效度分析
信度分析的目的在于研究数据是否靠谱有效,简而言之就是被调查对象是否
进行了真实的作答。如果调查对象没有如实回答,则问卷的问题集需要更正,或
删除。在信度不达标情况下进行数据分析也就失去了意义。在本次分析中用到的
是内在信度分析,内在信度也称为内部一致性,用来衡量组成量表题项的内在一
致性程度,Bartlett’s 检验结果显示相关矩阵为非单位矩阵(P=0.000);KMO
值为 0.901,大于 0.50。该资料的变量间相关程度较高,问卷有结构效度,因此
能进行进一步的分析。
2.3 风险认知与风险管理方式认可的结果分析
对医务人员的基本信息、风险认知及管理方式认可度水平及开展情况进行描
述性分析;各连续型变量各组间均值采用用方差分析进行比较,多因素分析根据
因变量的资料类型选用多重线性逐步回归模型。本研究中所有的统计学分析均使
用 spss21,所有分析结果均采用双侧检验,P<0.05 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表 3.1 变量赋值及说明
Table 3.1 V ariable assignments and instructions
变量 变量名 定义及赋值
Y 具备风险意识 1 = 是,2 = 否
1 = 小于等于 24,2 = 25 ~ 34,3 = 35 ~ 44,4 = 45 ~ X1 年龄(岁)
54,5= 大于等于 55
X2 性别 1 = 男,2 = 女
X3 所学专业 1 = 护理专业,2 = 其他专业
X4 学历 1=中专,2=大专,3=本科,4=硕士及以上
1 =尚未取得,2 = 初级,3 = 中级,4 = 副高级, X5 职称
5 = 正高级
27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X6 编制 1 = 在编,2 = 非在编
1 = 5 年以下,2 = 5 年至 10 年(包含 5 年),3 = 10 X7 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年及以上
1 =一级甲等 2 =一级乙等 3=一级丙等 4=二级甲等
X8 所在医院等级 5=二级乙等 6=二级丙等 7=三级甲等 8=三级乙等
9=三级丙等
X9 地区 1 = 主城区,2 = 其他地区
2.3.1 研究对象的人口社会学特征
从表 3.2 中可以看出本次纳入分析的护理人员共 305 名,其中男性 16 人占
总人数的 5.25%,女性 289 人,占总人数的 94.75%。年龄分布范围为 21-57 岁,
平均年龄为 32.41 士 7.447 岁。专业为护理专业的共 296 人,占总人数的 97.05%,
其它医学专业的 9 人,占总人数的 2.95%。学历主要以大学本科为主,共 224 人
(73.44%),大专学历的共 73 人(23.93%),仅有 6 人(1.97%)具有硕士学历,
2 人(0.66%)。职称以初级为主(52.79%),高级职称不到 10%,其中正高级职称人
数仅有 2 名。编制以非在编为主(61.31%),从事护理工作年限以 10 年及以上
的为主(45.25%),所在医院等级以三级甲等医院为主(50.49%)。
表 3.2 研究对象的人口社会学特征(n=305)
Table 3.2 Demographic char acteristics of the participants(n=305)
特征 分组 人数 构成比
性别 男 16 5.25%
女 289 94.75%
年龄(岁) Mean 土 SD 32.41 士 7.447
所学专业 护理专业 296 97.05%
其他医学专业 9 2.95%
中专 2 0.66%
学历 大专 73 23.93%
本科 224 73.44%
硕士及以上 6 1.97%
职称 尚未取得 17 5.57%
初级 161 52.79%
28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中级 103 33.77%
副高级 22 7.21%
正高级 2 0.66%
编制 在编 118 38.69%
非在编 187 61.31%
5 年以下 91 29.84%
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5 年至 10 年(包含 5 年) 76 24.92%
10 年及以上 138 45.25%
所在地区 主城区 248 81.31%
区县 57 18.68%
一级甲等 4 1.31%
一级乙等 0 0%
所在医院等级 二级甲等 94 30.82%
二级乙等 7 2.30%
三级甲等 154 50.49%
三级乙等 46 15.08%
2.3.2 风险认知情况的描述性分析
在本部分中主要通过对一些风险进行列举来了解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
服务”风险的认知程度,根据问卷收回情况分析发现,每个所列举出的风险中仅
有极少部分的护理人员认为其不可能出现,占比均不足 5%,绝大部分护理人员
认为所列举的风险均可能或极有可能出现。
29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图 3.1 护理人员认为风险不可能出现的分布
Figure3.1 Distribution that nurses consider an unlikely risk
在风险发生的可能性认知中,认为病情信息不真实导致医疗纠纷风险极有可
能发生大的人数最多,共有 169 名,占比 55.41%。其次分别是医疗损害责任规
定不完善导致赔偿的风险和患者家庭地理位置偏远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风
险,分别占比 55.41%和 49.84%。
图 3.2 护理人员认为风险极有可能出现的分布
Figure 3.2 The distribution of risk that nurses think is very likely to occur
以上调查结果可以得知,护理人员普遍认为目前研究存在的风险均是可能出
现的,而在这些风险中,护理人员最为忧虑的是服务对象病情信息不真实导致诊
断有误从而引发医疗纠纷风险,其次是被调查对象的人身安全。“互联网+护理
服务”的核心依然是护理服务,因此护理人员对于医疗纠纷的关注相对较多也属
于正常认知行为。
2.3.3 风险管理方式认可的描述性分析
结合前期文献梳理,在调查问卷中结合现有风险管理方式对调查对象进行调
30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查,以了解其对风险管理方式的认可度,得出结果如下:
(1)在制度制定方面,调查对象最认同对三岁以下儿童不提供相关上门服
务,其次是医疗平台对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流程逐点设置规范,其余的管理方式认
可度均为达到平均值。其中对三岁以下儿童不提供相关上门服务认可度平均值为
3.74,说明护理人员认为对三岁以下儿童不提供相关上门服务可降低相关风险。
另外医疗平台对所提供的医疗服务流程逐点设置规范的认可度平均值达到
3.28,超过平均水平,说明护理人员对此管理方式持认可态度。患者预约时提供
证明、客服人员在患者下单后致电了解病情、医疗服务结束后,护士提供看护服
务,确保无异常再离开等管理方式的认可度平均值分别是 2.94、2.89 和 2.98,
说明护理人员对这些管理方式认可度较低,还需改进。
(2)保险提供方面:护理人员对医疗平台免费为患者提供保险,保障患者
的生命财产安全较为认可,其认可平均值达到了 3.08。而对于在意外伤害险中,
美容、整容、整形手术在内的任何医疗行为而导致的意外,未遵医嘱私自服用、
涂用、注射药物导致的意外,均在保险保障范围之外的认同度较低,平均值仅为
2.88。
总的来说,护理人员对现有医疗平台的风险管理方式认可度较低,可见护理
人员普遍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存在风险,但现有管理方式并没有有效把控
风险。
图 3.3 护理人员对风险管理方式的认可度平均值
Figure 3.3 Average recognition of risk management by nursing staff
31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2.3.4 风险认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针对护理人员对风险认知的影响因素上采用多元线性模型进行回归分析。以
每一个列举出的风险为因变量,以护理人员的个人基本信息包含护理人员人员的
性别、年龄、所学专业、学历、职称、编制、从事护理工作年限、所在医院等级、
地区等因素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得到具体结果如下。
表 3.3 护理人员对“多点执业的政策未落实导致违法执业风险”认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23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cognition of "multi-point
practice policy not implemented leading to risk of illegal practice"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1.707 0.489 3.491 0.001
1.性别 0.047 0.149 0.018 0.313 0.754
2.年龄 0.132 0.072 0.173 1.827 0.069
3.所学专业 0.079 0.201 0.023 0.393 0.694
4.学历 -0.020 0.077 -0.017 -0.261 0.794
5.职称 -0.175 0.073 -0.222 -2.390 0.017
6.编制 0.176 0.083 0.147 2.125 0.034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05 0.060 0.007 0.079 0.937
8.所在医院等级 -0.034 0.021 -0.097 -1.657 0.099
9.地区 -0.104 0.081 -0.074 -1.278 0.202
从表 3.3 的回归结果来看,现有自变量在护理人员对“多点执业的政策未落
实导致违法执业风险”认知中仅有编制和职称对其有显著影响,且职称和得分是
负相关,即职称越高得分越低,编制和得分是正相关。其它变量并未对护理人员
的认知产生显著影响,可见在护理人员的认知中多点执业的风险依然是较为普遍
存在。
表 3.4 护理人员对“由于医院不支持护理人员从事本院工作外的护理服务而导致被处分的
风险”认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4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cognition of the risk of
32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being punished because the hospital does not support nursing staff to engage in nursing
service outside the hospital's work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1.935 0.467 4.139 0.000
1.性别 -0.061 0.142 -0.025 -0.430 0.668
2.年龄 -0.019 0.069 -0.026 -0.275 0.783
3.所学专业 0.197 0.193 0.061 1.021 0.308
4.学历 -0.173 0.074 -0.151 -2.348 0.020
5.职称 -0.011 0.070 -0.015 -0.155 0.877
6.编制 0.127 0.079 0.113 1.609 0.109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52 0.058 0.081 0.907 0.365
8.所在医院等级 -0.041 0.020 -0.122 -2.060 0.040
9.地区 -0.033 0.078 -0.024 -0.419 0.675
从表 3.4 回归结果来看,仅有学历和所在医院等级影响护理人员对“由于医
院不支持护理人员从事本院工作外的“互联网+护理服务”而导致被处分的风险”
认知,且均呈负相关。这可能与不同等级的医疗机构的护理人员的数量不同有关,
护理人员资源较为紧缺的医疗机构可能规定更严格。其余因变量并不对护理人员
的认知产生显著性影响,可见在护理人员的认知中违规执业的风险也是较为普遍
存在的。
表 3.5 护理人员对“服务对象病情信息不真实导致诊断有误从而引发医疗纠纷的风险”认
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5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cognition of "the risk of
medical disputes caused by incorrect diagnosis caused by untrue information of the patient's
condition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2.348 0.479 4.905 0.000
1.性别 -0.173 0.145 -0.069 -1.187 0.236
2.年龄 -0.039 0.071 -0.053 -0.546 0.585
3.所学专业 0.174 0.197 0.053 0.883 0.378
4.学历 -0.152 0.076 -0.132 -2.014 0.045
5.职称 -0.053 0.071 -0.070 -0.738 0.461
33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6.编制 -0.029 0.081 -0.026 -0.364 0.716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74 0.059 0.113 1.246 0.214
8.所在医院等级 -0.031 0.020 -0.090 -1.502 0.134
9.地区 -0.023 0.080 -0.017 -0.292 0.771
从表 3.5 回归结果来看,仅有学历影响护理人员对“服务对象病情信息不真
实导致诊断有误从而引发医疗纠纷的风险”认知,且呈负相关。这可能与护理人
员的理论知识储备量对于其辨别患者病情信息时有一定有关。其余因素均未产生
显著影响,可见在护理人员的认知中该风险依然较为普遍存在。而“互联网+护
理服务”中患者病情信息主要依赖互联网呈现,因此也表示互联网中“匿名陌生
人”的风险依然存在。
表 3.6 护理人员对“上门服务过程中由于患方侵害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风险”认知的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6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perception of the risk of
personal safety being threatened during door-to-door service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2.034 0.478 4.256 0.000
1.性别: -0.202 0.145 -0.081 -1.389 0.166
2.您的年龄是: 0.090 0.070 0.124 1.274 0.204
3.所学专业: -0.101 0.197 -0.031 -0.515 0.607
4.学历: -0.024 0.075 -0.021 -0.314 0.754
5.职称: -0.088 0.071 -0.117 -1.229 0.220
6.编制: 0.079 0.081 0.070 0.977 0.329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29 0.059 0.045 0.496 0.621
8.您所在医院等级 -0.027 0.020 -0.080 -1.326 0.186
9.地区 0.107 0.079 0.080 1.353 0.177
从表 3.6 回归结果来看,现有自变量在护理人员对“上门服务过程中由于患
方侵害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风险”认知中无显著性影响,可见护理人员普遍
认为该风险是存在的,也代表了护理人员认为其护理风险依然存在。
表 3.7 护理人员对“上门服务过程中由于对患者家庭地理位置偏远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34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的风险”认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7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perception of the risk of
personal safety being threatened due to the remote location of the patient's family during
home service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2.811 0.473 5.947 0.000
1.性别 -0.303 0.144 -0.122 -2.114 0.035
2.年龄 0.065 0.070 0.089 0.932 0.352
3.所学专业 -0.144 0.195 -0.044 -0.741 0.459
4.学历 -0.116 0.075 -0.101 -1.558 0.120
5.职称 -0.070 0.071 -0.093 -0.997 0.320
6.编制 0.030 0.080 0.026 0.372 0.710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27 0.058 0.042 0.469 0.639
8.所在医院等级 -0.047 0.020 -0.138 -2.324 0.021
9.地区 0.021 0.079 0.016 0.268 0.789
从表 3.7 回归结果来看,仅有性别和所在医院等级影响护理人员对“上门服
务过程中由于对患者家庭地理位置偏远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风险”认知,且
呈负相关。这可能与护理人员大多为女性以及不同等级医院的地理位置有关有
关,女性在遇到危险事件时处理能力较弱,而等级越高的医院地理位置更好。而
其他因素均未影响认知,可见护理服务风险在护理人员的认知中依然存在。
表 3.8 护理人员对“在服务过程中患者不配合治疗从而导致医疗纠纷的风险”认知的多元
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8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ing staff's perception of the risk of
medical disputes caused by patients failing to cooperate with treatment during service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2.216 0.471 4.705 0.000
1.性别 -0.311 0.143 -0.128 -2.172 0.031
2.年龄 0.002 0.069 0.003 0.031 0.975
3.所学专业 0.024 0.194 0.008 0.124 0.901
4.学历 -0.039 0.074 -0.034 -0.522 0.602
5.职称 0.032 0.070 0.044 0.457 0.648
6.编制 0.043 0.080 0.039 0.541 0.589
35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14 0.058 0.022 0.244 0.808
8.所在医院等级 -0.033 0.020 -0.100 -1.657 0.099
9.地区 0.061 0.078 0.046 0.780 0.436
从表 3.8 回归结果来看,仅有性别影响护理人员对“在服务过程中患者不配
合治疗从而导致医疗纠纷的风险”认知,且呈负相关。这与我国护理人员大部分
为女性有关,也可以得出此类风险在互联网+护理服务仍然是较为普遍存在的。
表 3.9 护理人员对“当护理过程中出现紧急情况时,由于在患者家中环境受限无法处理从
而导致医疗纠纷的风险”认知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3.9Multivariate linear regression analysis of nurses' cognition of "the risk of medical
disputes caused by the limited environment in the patient's home when there is an
emergency in the nursing process "
模型 B 标准误差 标准系数 t P
1 (常量) 2.309 0.455 5.075 0.000
1.性别 -0.236 0.138 -0.099 -1.705 0.089
2.您的年龄是 0.013 0.067 0.018 0.190 0.850
3.所学专业 0.103 0.188 0.033 0.552 0.582
4.学历 -0.115 0.072 -0.104 -1.603 0.110
5.职称 -0.057 0.068 -0.079 -0.833 0.405
6.编制 0.026 0.077 0.024 0.336 0.737
7.从事护理工作年限 0.068 0.056 0.110 1.214 0.226
8.所在医院等级 -0.039 0.019 -0.121 -2.031 0.043
9.地区 0.057 0.076 0.045 0.759 0.448
从表 3.9 回归结果来看,仅有所在医院等级影响护理人员对当护理过程中出
现紧急情况时,由于在患者家中环境受限无法处理从而导致医疗纠纷的风险”认
知,且呈负相关。这可能与不同等级的医疗机构内护理人员所具有的急救能力有
关,而其余自变量对护理人员的认知并未产生显著影响,可见护理人员依然认为
患者的护理风险也是存在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发现,尽管“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部分现有风险已经
有了一定的防范措施,但是护理人员却依然感知到这些风险,在其对风险的认知
36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中,这些风险依然是其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风险。
3“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认知分析——以访谈调查为依据
3.1 访谈总体概况
3.1.1 访谈方法
定性研究是-一种运用较广的研究方式,而访谈法是定性研究的重要方法之
一,访谈法主要是调查人员与调查对象进行直接或间接的访谈。并在汇总整理访
谈内容后获得并分析调查对象的想法。因此,本研究采用半结构性访谈调查形式,
更深入探究护理人员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认知情况。在进行正式访谈
前,提前拟定了访谈提纲。在访谈过程中,根据不同访谈对象的访谈内容,有针
对性的对访谈问题以及方向进行调整,以确保本次调查的质量。
3.1.2 访谈思路
(1)访谈对象的确定:对于访谈对象的选择,既要考虑到访谈的效果同时
又要避免被访谈个体对访谈结果的绝对化影响,因此在本研究中结合护理人员职
称、职务、从业年限等因素后,共选取了 20 位护理人员作为受访谈对象。其中
包括护士长 9 名,护理人员 11 名。访谈对象均采取匿名形式,以编号 01、02
至 20 的方式处理。
表 3.10 研究对象的人口社会学特征(n=20)
Table 3.10 Demographic char acteristics of the participants(n=20)
编号 性别 职称 职务 工作年限
01 女 初级 护士 3
02 女 中级 护士 7
03 女 中级 护士 7
04 女 中级 护士长 12
05 女 副高级 护士长 33
06 女 副高级 护士长 32
07 女 副高级 护士长 18
37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08 女 副高级 护士长 28
09 女 副高级 护士长 14
10 女 中级 护士 17
11 男 初级 护士 4
12 女 中级级 护士长 10
13 女 中级 护士长 13
14 女 中级 护士长 11
15 女 初级 护士 3
16 男 初级 护士 8
17 女 初级 护士 5
18 女 中级 护士 15
19 女 初级 护士 6
20 男 初级 护士 3
(2)提前拟定相应的访谈提纲,并列出相关具体问题。本次访谈调查设计
的主要问题如下:问题 1:您是否了解“互联网+护理服务”、“网约护士”、“共
享护士”等类似服务模式?问题 2:在您的从业经历里您是否开展过或听说其他
护理人员参加过“互联网+护理服务”?如果有机会您是否愿意参加?问题 3:
您认为现在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存在哪些风险?问题 4:您认为“互联网+
护理服务”现有的风险是否得到有效把控?如果没有您觉得阻力在哪里?
(3)正式开始访谈,在访谈过程中随时将访谈对象所回答的内容纳入自己
的认知体系里加以理解,并适时地与对象沟通交流。
(4)作好访谈记录,在征求受访对象应允后,可以进行同步录音以便后期
整理。
3.2 访谈结论分析
在对 20 名访谈对象进行半结构性访谈结束后,笔者结合访谈笔记和录音,
对访谈内容进行了梳理,并进行了归纳总结分析。
(1)访谈对象对“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认知强烈
38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通过深度访谈了解到共有 5 位护理人员对于“互联网+护理服务”并不了解。
他们均表示仅仅是听说过“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概念名称,但对于具体的服务
内容、流程规范及风险管理措施均不了解。共有 4 名护理人员表示对“互联网+
护理服务”部分了解,11 名护理人员表示对“互联网+护理服务”是了解的,不
仅了解其概念名称,对其服务内容、相关政策文件等也均有大致了解,但仍然对
部分服务内容、流程和风险防范缺少了解。这主要与重庆市目前仍未大范围开展
过“互联网+护理服务”有密切关系,同时也反映了“互联网+护理服务”还需要
加大宣传培训力度。由此可见,现有的政策和内容并没有完全消除护理人员的对
风险的认知,反而由于政策的不完善加剧护理人员对风险的认知。
(2)访谈对象参与“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意愿受风险认知影响较大
由于重庆市仍未大范围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因此针对这一问题放宽
至护理人员及其身边人的参与情况,但得到的回复均表示未参与过也没有听说过
身边人的参与的经历。而对于其参与意愿,仅有 3 名护理人员表示不愿意参加“互
联网+护理服务”且其给出的原因均是认为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较高,
从而不愿意参加相关工作,并且表示由于单位内护理人员的数量紧张,日常工作
量大,能否参与“互联网+护理服务”依然存在疑问。其余的 17 名护理人员均表
示有机会愿意参加相关服务工作,但也均提到要在风险防范措施更完善的前提条
件下,提到较多的是在服务过程中的人身安全风险、由于患者体质导致的不安全
事件发生的风险和互联网平台内数据泄露的风险。由此可以得出在护理人员的认
知中,目前“互联网+护理服务”中存在的风险依然较高,且护理风险和数据风
险仍然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3)普遍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较多
在这一问题中,有一名护理人员表示主要风险目前仍然是未知的共有 5 名访
谈对象提到“互联网+护理服务”是否合法合规的风险,占比 25%。访谈对象提
到不知如何有效区分“互联网+护理服务”与多点执业,且对本单位是否允许自
己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表示担心。19 位访谈对象均提到了安全问题,包括
但不限于由上门服务所带来的交通安全和人身安全问题、APP 内病人与护理人员
的信息是否会被泄露、服务过程中的病人安全以及患者信息的真实性应该如何证
39
重庆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明等。不仅如此 19 位访谈对象也均表示设备不全、患者家庭不适合以及患者评
价是否会影响自己的绩效等原因也会成为护理人员和患者共同所面临的风险。1
名访谈对象提到收费没有明确标准,因此收费管理存在风险。根据访谈内容可以
得出护理人员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不仅面临传统的护理风险,还面临了互
联网与护理服务叠加的风险,且风险一旦发生,造成的后果及影响是较为严重的。
通过护理人员所提出的风险可以发现前期所整理出来的数据泄露的风险、“匿名
陌生人”的风险、患者和护理人员的护理风险、违法执业的风险、服务供给的风
险依然存在
(4)访谈对象对现有风险管理方式的认可度较低
在这一问题中,仅有 2 名访谈对象认为现有的风险管理方式可以有效把控风
险,5 名护理人员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其余的访谈对象均表示不能有效把控风险,
管理方式仍然存在一定的欠缺,甚至风险有继续放大的趋势。
从上述的分析可以得出,前期梳理的“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依然存在,
并且大部分护理人员对其有着普遍的认知。而且现有的风险管理方式并未完全有
效防范风险,因此本研究认为“互联网+护理服务”的风险依然处于一个动态变
化的过程中,要想有效把控风险就必须从风险传播的过程入手,在每一个节点分
析对风险产生作用的影响因素再有针对性的提出控制对策。
学术论文网提供数万篇的免费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sci论文发表的范文供您参考,并提供经济、管理、医学、法律、文学、教育、理工论文、mba作业、英语作业的论文辅导写作、发表等服务,团队实力雄厚,多达人,帮您解决一切论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