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范文:基于 TTM 理论护理模式对 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生存质量影响的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7-07 13:45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目的:探讨基于TTM理论的护理模式在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中的 可行性和有效性。通过对患者行为阶段的评价,给出该阶段的匹配行为干预, 旨在降低患者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提高
目的:探讨基于TTM理论的护理模式在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中的
可行性和有效性。通过对患者行为阶段的评价,给出该阶段的匹配行为干预,
旨在降低患者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提高其日常生活活动和疾病自我管理能
力,最终达到促进患者建立良好健康行为、减少并发症、提高生活质量的目
的。
方法:选取2019年2月—11月在广西中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接受射波
刀治疗的70例颅内肿瘤患者为研究对象。将符合纳入标准的患者随机分为
观察组和对照组两组。对照组在射波刀治疗后接受常规护理,在对照组的基
础上,观察组实施TTM护理模式。在射波刀治疗前后和出院后随访期间,观
察组根据疾病特点和自身实际情况制定相应阶段的护理干预措施,包括建
立个人健康档案、根据病情制定个人干预计划、改变不良观念、增强动机、
提高自我管理意识、建立和保持良好的行为习惯。干预前和干预3个月后,
两组分别应用通用生活质量核心量表(EORTC QLQ-C30 V3.0)、焦虑自评量
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和癌症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化量表(Fo P-Q-SF)
对患者进行问卷调查,并分析行为阶段分布的变化。数据采用SPSS22.0进行
统计学分析,计数资料采用2检验和秩和检验;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和秩和
检验,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1)将两组患者一般资料(年龄、性别、婚姻、工作、文化程
度、病程、TTM的阶段、疾病种类等)进行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2)两组患者生活质量的比较:干预后,两组患者在QLQ-C30
中躯体领域、总健康水平和症状领域的疲倦、恶心呕吐、食欲丧失9项评分
观察组评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6项评分无统
计学差异(P>0.05);观察组自身干预前后比较,QLQ-C30中躯体领域、总
健康水平和症状领域的疲倦、恶心呕吐、疼痛、食欲丧失10项评分干预后低
于干预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气促、失眠、便秘、腹泻、经济
困难,其余5个领域评分无统计学差异(P>0.05);对照组自身前后比较,
疼痛领域有所改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它领域差异无统计学
意义(P>0.05)。(3)两组患者焦虑、抑郁水平比较:干预后观察组的焦
虑、抑郁程度分布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5);观 察
组自身干预前后比较,焦虑、抑郁程度分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对照组自身干预前后比较,焦虑、抑郁程度分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4)两组患者FoP-Q-SF量表水平比较:两组患者干预前平均
得分(31.58±5.58)分,其中,生理健康维度得分略高于家庭社会;干预后
观察组的恐惧水平、生理健康维度和家庭社会维度得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
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自身干预前后比较,恐惧水平、生理健康
维度和家庭社会维度得分均降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照组自
身干预前后比较,恐惧水平、生理健康维度和家庭社会维度得分也有所改善,
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5)观察组与对照组行为变化阶段比较:
干预后观察组行为变化阶段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1)通过基于TTM的护理模式,可以改善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
患者的生存质量的功能领域和总健康领域的症状,患者的生活质量有了明
显的提高,但在其它领域的改善上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2)通过
基于TTM的护理模式,有助于改善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的焦虑、抑郁、
疾病恐惧负性情绪,降低了患者焦虑、抑郁及恐惧的心理,以平和心态接受
疾病及积极配合治疗。(3)通过基于TTM的护理模式,改善了射波刀治疗
颅内肿瘤患者的行为阶段分布。帮助患者树立控制不良行为的意识,建立了
良好的行为习惯和健康的生活方式,提高患者巩固疗效及康复的依从性。
关键词 TTM 理论,护理模式,射波刀,颅内肿瘤,生存质量
Research on the effect of nursing model based on TTM theory on
the brain neoplasm patients’ life qualities with the
treatments by Cyber Knife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feasibility and effectiveness of TTM nursing model in
the treatment of brain neoplasm patients with a Cyber Knife. Based on the
evaluation of the patients’behavior, the matched behavior intervention is given to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adverse reactions. It aims to improve the daily activities
and self-managements on diseases, and to achieve high quality of life with good
healthy behaviors and less complications.
Methods: 70 patients with brain neoplasm underwent CyberKnife treatment,
at Ruikang Hospital Affiliated to Guangxi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were
selected as the research subjects from January to November in 2019. Patients were
divided into observa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according to the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s.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onventional care after the Cyber Knife
treatment while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established the TTM nursing model
based on the control group. During the treatment with the Cyber Knife and after
discharge, the observation group formulated nursing intervention measures
according to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isease and its actual situation. It took the
related measures 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stages, such as: establish personal
health files, develop personal intervention plans, change bad ideas, enhance
motivation, improve self-management awareness, and maintain good behavior
habits. Before and after 3 months’intervention, the Universal Quality of Life Core
Scale (EORTC QLQ-C30 V3.0), Self- rating Anxiety Scale(SAS),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 and Fear of Progression Questionnaire (FoP-Q-SF) were
analyzed in this two groups .It also analyzed the changes in behavioral stage
distributions and questionnaires the patients. SPSS22.0 was used for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the data, 2 test and rank sum test were used for counting data; t test
and rank sum test were used for measurement data, P<0.05 indicates that the
difference i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Results: (1)The two groups compared the patients’ general information (age,
gender, marriage, work, education, stage of disease, stage of TTM, disease type).It
is worth comparing with the no statistical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2)Comparison between the two-group patients’life quality:
After intervention, the two groups of patients in the QLQ-C30 physical field,
overall health level and symptom field of fatigue, nausea and vomiting, loss of
appetite 9 item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statistical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P<0.05), the scores of the remaining 6
items were not statistically different (P>0.05); compared with the observation
group before and after self-intervention, the scores in the ten areas of the fatigue,
nausea, vomiting, pain and loss of appetite in the body area, total health level and
symptom area in QLQ-C30 were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th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and the remaining 5 scores’ statistically difference
was(P<0.05).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the pain area was improved, and
th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the other areas’was (P>0.05).
(3)Comparison between the two-group patients’anxiety and depression levels:
The distribution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after
intervention was significantly different from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P<0.05);
the comparison of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before and
after intervention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comparison of the control group before and after self-intervention, the distribution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the difference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4) Comparison of FoP-Q-SF scale between the two-group patients: the
average score of the two groups (n=62) before the intervention (31.58±5.58), of
which the score of the physical health dimension was slightly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family society;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 scores of fear level, physical health
dimension and family social dimension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all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Compared with the observation group before and after self-intervention,
the scores of fear level, physical health dimension and family social dimension all
decreased. Th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compared with
before and after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control group, scores of fear level, physical
health dimension, and family social dimension were all reduced, but the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5) Comparison between the
two groups with behavior change stages: Th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P<0.05); the behavior change stages was also (P<0.05).
Conclusions: (1) TTM-based nursing model can improve the symptoms
of the functional field and total health field of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brain neoplasms treated by the Cyber Knife. The quality of life of the patients has
been significantly improved, but improved in other fields Further research and
discussion are needed. (2)Through the TTM-based nursing model, it can help
improve the anxiety, depression, and negative fear of disease in patients with brain
neoplasms treated by Cyber Knife, Reduce the patient's anxiety, depression and
fear psychology, accept the disease and actively cooperate with the treatment with
peace of mind. (3) Through the TTM-based nursing model, the behavioral
phase distribution of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brain neoplasms by Cyber
Knife has been improved. Help patients establish awareness of controlling bad
behaviors, establish good behavior habits and healthy lifestyles, and improve
patients' compliance with consolidation efficacy and rehabilitation.
Key words: TTM theory, nursing mode, Cyber Knife, brain neoplasm, quality of
life
目 录
引 言 ........................................................................................................... 1
正 文 ........................................................................................................... 2
1. 研究背景 ................................................................................................. 2
1.1 颅内肿瘤................................................................................................ 2
1.1.1 颅内肿瘤的流行病学特征 ................................................................ 2
1.1.2 颅内肿瘤的射波刀治疗 .................................................................... 3
1.1.3 颅内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 ................................................................ 3
1.1.4 颅内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的干预现状............................................. 4
1.1.5 肿瘤患者健康行为管理要求............................................................. 5
1.2 理论依据................................................................................................ 5
1.2.1 TTM理论............................................................................................. 5
1.2.2 国外研究现状.................................................................................... 7
1.2.3 国内研究现状.................................................................................... 8
1.3 研究意义................................................................................................ 9
2. 研究内容 ............................................................................................... 10
2.1 研究对象.............................................................................................. 10
2.1.1 对象来源.......................................................................................... 10
2.1.2 纳入标准.......................................................................................... 10
2.1.3 排除标准.......................................................................................... 11
2.1.4 剔除标准.......................................................................................... 11
2.1.5 伦理和知情同意.............................................................................. 11
2.2 研究工具.............................................................................................. 11
2.2.1 一般资料调查表.............................................................................. 11
2.2.2 国际通用的生命质量核心量表(EORTC QLQ-C30 V3.0)............. 12
2.2.3 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 12
2.2.4 癌症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化量表(FoP-Q-SF)............................... 13
2.2.5 行为阶段评估量表 .......................................................................... 13
2.3 研究方法.............................................................................................. 14
2.3.1 样本量计算...................................................................................... 14
2.3.2 分组方法.......................................................................................... 14
2.3.3 干预方法及内容.............................................................................. 14
2.3.4观察指标........................................................................................... 19
2.3.5质量控制........................................................................................... 20
2.3.6统计学方法....................................................................................... 20
2.3.7技术路线图....................................................................................... 20
3. 研究结果 ............................................................................................... 22
3.1 两组患者一般情况比较 ...................................................................... 22
3.2 两组患者生存质量的结果比较........................................................... 24
3.2.1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 QLQ-C30 各领域评分比较 ............................. 24
3.2.2 观察组患者干预前后 QLQ-C30 各领域评分比较 ......................... 26
3.2.3 对照组患者干预前后 QLQ-C30 各领域评分比较 ......................... 27
3.3 两组患者焦虑抑郁的结果比较........................................................... 27
3.4 两组患者 FoP-Q-SF 量表评分的结果比较......................................... 28
3.5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行为阶段分布的比较........................................... 29
4. 讨论 ....................................................................................................... 31
4.1 基于 TTM护理模式可改善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 .... 31
4.2 基于 TTM 护理模式可降低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的焦虑、抑郁水
平................................................................................................................. 33
4.3 基于 TTM护理模式可降低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的疾病恐惧 .... 34
4.4 基于 TTM护理模式干预后两组患者行为阶段分布的变化................ 35
结 论 ......................................................................................................... 36
不足与展望 ................................................................................................. 36
参考文献 ..................................................................................................... 38
附 录 ......................................................................................................... 48
缩略词表 ..................................................................................................... 54
综 述 ......................................................................................................... 55
致 谢 ......................................................................................................... 66
个人简介及攻读学位期间获得的科研成果............................................... 67
引 言
颅内肿瘤已成为我国第9大常见恶性肿瘤,其侵袭性和扩张性生长是
一个复杂多变的过程,主要临床表现为颅内高压和神经功能缺损的症状
和体征,常常限制患者的日常社会活动,增加患者的疾病不确定感,焦虑、
抑郁等负性情绪,极大地影响患者的生存质量[1]。针对颅内肿瘤,常规的
治疗方式是手术切除,术后加以放疗或化疗,但手术风险大,术后并发症
多,并且放化疗周期长、副作用大,以及肿瘤本身易复发等等原因,给患
者生理、心理及日常生活带来极大的困扰,降低其生存质量。随着放射技
术日益发展,射波刀已成为治疗颅内肿瘤最有潜力的方法之一,由于其准
确性高、疗效好,为颅内肿瘤的治疗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
生存质量是衡量颅内肿瘤患者生理、心理和社会价值的综合指标,亦
是疗效的重要评价指标之一。1985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决定,
在评估所有新型抗癌药物时,必须将生存质量作为一个指标,需提供延长
生存时间和提高生存质量的数据[2]。我国部分学者也在敦促制定相应的新
药评价方法,将生存质量作为重要评价指标之一[3]。所以提高病人的生存
质量具有现实意义[4]。
行为分阶段转变理论(Trans-theoretical Model and stages of change,
TTM)由心理学家Prochaska提出,由于它整合了若干个行为干预模型的基
本原则和方法,该理论改变了传统一次性行为干预,有资料表明根据患者
实际情况提供针对性的行为技术支持[5],在帮助患者培养良好的生活行为
方面被证明比传统健康教育更有效[6]。
本研究将TTM理论护理模式应用于射波刀治疗颅内肿瘤患者中,以
观察患者生存质量的变化,达到提高其生存质量及降低焦虑、抑郁及疾病
恐惧的目的,改变行为阶段分布。
1
正 文
1. 研究背景
1.1 颅内肿瘤
1.1.1 颅内肿瘤的流行病学特征
颅内肿瘤又称脑癌(brain neoplasm)或脑瘤,是中枢神经系统最常见的
疾病之一,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它分为原发性肿瘤(发生在脑组织、脑膜、
脑神经、脑垂体、血管及残留胚胎组织等)和继发性肿瘤(由身体其他部
位的恶性肿瘤转移或侵入颅内)[7],包括100多种不同的组织学特点[8]。随
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式严峻、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加之,慢
性感染[9]、环境污染、不健康生活方式[10]等危险因素的累积,肿瘤的预防
控制迫在眉睫。统计显示,中国2015年新发癌症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别为
392.9万和233.8万,其中颅内肿瘤新发病例10.6万,位居肿瘤发病率的第
9位,死亡病例5.6万,位居死亡率的第8位[11]。在2016年的广西自治区地
方肿瘤登记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的分析报告中可见[12],颅内肿瘤在
肿瘤发病率排第10位,位于男性肿瘤死亡率的第9位和女性死亡率的第8
位。在美国,脑和其他神经系统肿瘤是40岁以下男性和20岁以下女性癌症
死亡的主要原因[13]。据报道:发病率和死亡率总体上呈现随年龄增长而
上升的趋势[14],产生医疗费用每年上数千亿元[15]。脑部恶性肿瘤是最令
人恐惧的癌症之一,部分原因是它们发展迅速且通常是致命的——大约
一半的患者在诊断后一年内死亡[16];Gao报道总结,中枢神经系统癌症患
者的5年生存率仅为33.3%,平均生存期15-22个月[17],其中发病率最高的
胶质瘤中位生存期为1.5年[18]。目前,根据我国癌症负担状况,政府出台
了一系列切实可行的防控策略,先后出台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
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
2
《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中国癌症防治三年行
动计划(2015—2017年)》等一系列肿瘤防治相关政策性文件,癌症防控的
重点任务也正在逐步落实。
1.1.2 颅内肿瘤的射波刀治疗
人脑是极其复杂的器官,它同时调节和监督一系列功能,包括感知、
信息处理、唤醒、运动控制和动机、学习和记忆。由于大脑功能的多样性,
因此,成功地治疗脑癌需要极其精细地切除所有肿瘤组织,包括侵犯周围
健康组织的肿瘤组织[19]。传统治疗方法包括手术切除,放射治疗和化学
治疗。近来,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研究者对其它处理方法也进行了研究,
如血管生成抑制剂治疗[20]、免疫治疗[21]、光动力学疗法[22]和基因疗法[23]。
放射治疗进步指的是高精度治疗——射波刀(Cyber Knife,CK),
旨在提高疗效,照射较少的正常组织并减少毒性作用[24]。它不需使用金
属框架,实现真正的无创无死角照射,精准度在0.5mm以下,杀死肿瘤,
同时提高保护敏感组织的能力,从而可以更好地减少对肿瘤病变周围正
常组织的损伤[25]。Zhang[26]的研究中21例脑干神经胶质瘤患者接受CK治
疗后,随访12年,中位生存期为19个月,1年和2年生存率分别为87.5%和
52.4%。Franco[27]对44名脑膜瘤患者进行CK治疗后,随访4年,自身局部
症状改善率24.4%。Won[28]对37例经CK治疗的脑瘤患者进行为期37个月
的随访,肿瘤局部控制率为86.8%,而1年和2年的估计肿瘤局部控制率分
别为87.0%和65.2%,中位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
16个月和11个月。Theeler[29]对118例经CK治疗的脑干肿瘤患者进行回顾
性数据和组织分析其中位OS和中位PFS分别为32.1个月,18.6个月。然而,
CK也是属于放射治疗的一种,其辐射的急性毒性作用包括皮肤红斑、脱
发、疲倦、恶心、头痛、麻痹,治疗后,患者焦虑、抑郁的心理状态仍然
存在,影响着患者的生存质量。
1.1.3 颅内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
3
万崇华教授[30]将生存质量译为:人们对其生活的自然和社会条件以
及自身条件的主观评价和体验。虽然近年来我国颅内肿瘤的防治水平和
生存率有所提高,但由于其特殊的解剖学位置,患者的生存质量不容乐观
[31]。据研究[32],颅内肿瘤患者经常出现头痛、呕吐、视力丧失、肢体运动
障碍、失语、面瘫等症状,影响日常生活,导致颅内肿瘤患者生存质量差。
患者经常出现负面情绪,如焦虑、抑郁和自杀,这对他们的生活有很大影
响。负性情绪不仅是影响脑肿瘤患者生活质量的关键因素,也是生存预测
因子之一[33]。在美国,颅内肿瘤患者的自杀率是普通人群的3倍多[34],是
其他癌症幸存者的2倍多[35],而高度的恐惧影响着42%癌症幸存者[36]。当
前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形势下,努力维持患者可接受的生存质量已成为
癌症治疗的主要目标,同时,这也是大多数临床肿瘤学干预的次要指标。
癌症幸存者及其照顾者的综合护理模式(包括自我管理、促进保健和健康
生活方式以及癌症康复)正在逐步出现。随着证据基础的增长,个人、提
供者、系统和政策层面的努力将有助于癌症幸存者活得更长、更健康[37]。
1.1.4 颅内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的干预现状
由于肿瘤的部位的特殊性,患者的心理状态复杂,76%[38]的患者寻求
补充和综合保健(CIH)方式以期可能治愈他们的癌症和(或)改善生存
质量,其中,采用最多的形式是改变饮食习惯、进行锻炼。有理由相信,
癌症患者也愿意接受这些治疗,可能减轻或减少身心痛苦,保持更健康的
生活方式,提高生活质量。但研究表明[39],在当前指南的指导下,约60.7%
的头颈部肿瘤患者可能不适合无监督运动处方。对首发颅内肿瘤患者的
认知功能障碍的单因素分析显示[40]:肿瘤的部位对患者认知功能的影响
呈低相关性(r=0.176,P=0.04),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无意义。
王建[41]采用中医情志护理+辩证饮食的方案,根据患者的中医症状采
取不同的饮食方案的同时结合中医五行相克学说、情志调护法,消除患者
的不良情绪,改善心理状态,提高生存质量。赵玉娥[42]将微信应用于延续
性护理中,通过3个月干预,提高患者出院后服药及运动依从性,减轻心
4
理负担,改善患者生存质量。Richard[43]证实目标管理训练——一种行为
干预,可以改善脑瘤幸存者的执行能力和日常生活能力,提高生存质量。
1.1.5 肿瘤患者健康行为管理要求
美国癌症协会发布的癌症幸存者指南[44]提出:保持健康体重、采取积
极的生活方式、健康饮食、限制饮酒,对其在治疗期间和治疗后的生存质
量以及肌肉和有氧健身都是有益。国内专家共识中指出[45],在综合治疗
的癌症患者中,良好的饮食习惯可改善和减少营养状况恶化,提高生存质
量。Segal[46]在系统评价中,强调运动训练是一种安全的干预措施,对生
活质量、肌肉和有氧运动有益。运动训练可以改善病人的情绪[47]和自尊
[48],减轻抑郁[49]、焦虑和慢性疼痛[50]的症状,这一结论也得到2018美国
运动医学学院(ACSM)国际运动与癌症预防和控制多学科圆桌会议的赞
同[51]。有力证据[52]指出大多数与癌症健康相关的结果可通过每周进行3次,
每次30分钟有氧运动可以改善。生存质量作为生存关怀计划的一个组成
部分,以提高生存质量为目的的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支
持。
1.2 理论依据
1.2.1 TTM理论
行为分阶段转变理论(TTM)在1983年由美国罗德岛大学心理学家
Prochaska提出,它也称为行为分阶段转变交叉理论模型。此理论是基于
各种主流心理学理论整合的一种系统地研究个体行为变化,促进患者自
觉建立和保持健康行为最常用的理论模型之一[53]。该理论指出改变行为
不是巧合,而是一个过程,不同的人处于变化和准备的不同阶段[54]。在行
为改变之前,必须经历一个重复变化的循环,它显示了个人应该如何摒弃
不良的生活习惯,积极寻求健康的行为。
TTM理论由四个部分组成:行为改变阶段、行为变化程序、决策平衡
和自我效能。变化阶段表明行为何时发生变化;变化程序解释行为变更是
5
如何发生的;决策平衡和自我效能在行为转变的全过程中起着决策和强
化的作用,是影响行为改变的重要因素[55]。
(1)行为改变阶段:该理论着眼于人类行为转变过程中认知和行为
的变化,将认知和行为的变化分为五个阶段:前意识阶段、意识阶段、准
备阶段、行动阶段和维持阶段。该理论的五个阶段是:
①前意识阶段:在6个月内不会开始改变;
②意识阶段:未来6个月内有变更的准备;
③准备阶段:在30天内开始变化并做好准备;
④行动阶段:开始变更的时间不到6个月,但计划已经实施;
⑤维护阶段:开始变更的时间已超过6个月,并且处于稳定状态。
(2)行为转变过程是引导个体行为改变的方法,包括两种策略(10
种方式),分别为认知转化策略和行为转化策略。前者主要作用于认知层
面,旨在刺激个体改变意识;后者主要针对行动层面,以促进个体现有行
为的维持,帮助他们养成稳定的行为习惯,具体内容见图1。近年来,关
于TTM模型指导下的干预策略对慢性病患者健康相关可控行为的影响,
已经有很多研究。干预形式主要包括:小组教学和个人访谈、电话短信随
访、家访、健康俱乐部和在线信息平台。干预的内容主要涉及患者的自我
管理和健康教育,其中,自我管理包括饮食控制、体重管理、戒烟戒酒、
锻炼、减轻心理压力、保持心理平衡等。健康教育的重点是识别高危因素
和建立健康行为,如定期血压、血糖和定期体检。
(3)自我效能是个人独立完成某一特定行为时对自己能力的判断,
是应对外部挑战的自信和信念。自我效能分为两个方面:自信心和环境性
诱因;自信心反映了个体在特定情况下是否能够在不退回不良行为的情
况下将行为落实;环境性诱因反映了个人在同样困难的情况下克服挑战
的可能性和积极性[56]。
(4)决策权衡是指个人在完成某一行为时所感受到的变化所带来的
利益或障碍。在考虑是否执行某一行为之前,个人会权衡利弊。如果它带
6
来积极和有益的效果,个人很可能选择执行行为;相反,可能性小。决策
平衡分为两部分:感性利益和感性障碍[57]。它解释了行为改变和不变的
原因,有利于并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促进个体行为的改变。
该理论改变了传统的一次性行为干预,根据患者所处的某一阶段,提
供行为支持[5],已证实在帮助患者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方面比传统的健康
教育更有效。
图1 TTM理论模型框架
1.2.2 国外研究现状
TTM理论最早被应用于戒烟的干预研究,随后便涉及到更广泛的领
域。Scruggs[58]专注于在TTM模式的应用中教授认知和行为技能,以支持
行为转变和个性化护理,包括各种中等强度的活动,尤其是日常活动的变
化(如全天走楼梯或短暂散步),以提高乳腺癌幸存者的自我效能,提高整
体生活质量,增加身体功能,减少癌症治疗后的疲劳,降低复发风险,提
高存活率。Carvalho[59]在系统评价中总结了18项TTM模式研究在饮食习惯
(减少脂肪和增加蔬菜水果摄入量)和运动干预(增加运动频率和延长时间)
方面的有效性,并提出它可以解决多种不良行为,使之成为控制多因素疾
病(如慢性病)的策略。Tseng[60]通过提高232名Ⅱ型糖尿病患者的健康素养
和知识,并采取行动实施血糖控制干预措施,促进自我管理,鼓励饮食知
识较低的人参与饮食改变,提高血糖水平的控制,可能比药物控制血糖的
效果更好[61],并强调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健康素养的构建因素。Kambiz[62]
7
对116名妇女进行TTM模式下骨质疏松的健康教育,骨质疏松知识和钙摄
入量变化阶段为影响变量,以富钙食品摄入频率为干预结果。结果表明,
干预对提高参与者对骨质疏松症和钙摄入量的认识是有效的。参与者在
过程中阐述到如果可以改善他们的健康状况,他们愿意改变饮食习惯。
Koyun[63]对77成年女性采用基于TTM模式的个体咨询、培训和6个月随访
进行戒烟的随机对照试验干预,结果显示:干预组中有23.7%的患者在随
访6个月时戒烟,而对照组为2.6%。
1.2.3 国内研究现状
有研究证实,以理论为基础的目标行为干预成功概率更大。我国医学
领域在2002年首次将TTM理论应用于HIV患者中,以降低HIV病毒的传播。
研究表明[64],基于TTM模型的干预方案可以促进结肠癌造口术后患者自
我管理行为的改变,提高感知效益,减少感知障碍,提高认知和行为水平,
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产生更好的效果。杜文婷[65]应用TTM理论应用于系
统性红斑狼疮患者进行3个月干预(建立良好的睡眠习惯、行走锻炼、放
松呼吸练习、缓解焦虑抑郁情绪、避免诱发因素),改善了患者疲劳状况,
提高其自我效能。李芬[66]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引入TTM理论护理干
预,通过3个月对饮食内容的指导,控制钙磷水平,提高病人的自我管理
行为,使病人能够获得正确的饮食、锻炼及用药习惯。李瑶[67]基于TTM
理论的延续性护理,制定个人饮食、运动、作息、用药、自我病情观察等
方面的计划表,建立备忘录等自我管理模式,监督患者依照计划表进行自
我管理,改善植入永久性心脏起搏器术后患者的抑郁、焦虑情绪,提高生
存质量和服药依从性。徐易蓉[68]针对社区60岁以上的老年居民,采用TTM
理论普及健康体检知识,增强他们的保健意识,重新树立他们对体检的认
识。可见,TTM健康干预模式具个性化和针对性,在改变老年居民健康检
查行为方面能发挥重要作用。王谊[69]总结了TTM模型对克罗恩病患者经
鼻胃管家庭肠内营养效果,通过对患者及家属的知识和技能的培训,让患
者及家属克服心理和操作中的困难,提高了患者肠内营养治疗依从性,进
8
一步促进患者生活质量的提高,改善与营养相关的临床结果。李桂玲[70]
对467名慢性病人的阶段性调查结果显示:50.1%的人处于意识阶段和准
备阶段,并且主要侧重于药物信息和保健知识的需求比较大;信息需求与
信息行为、健康行为改变呈正相关,慢性病患者在健康行为变化的不同阶
段获取健康信息的需求特征不同。
这些结果表明,大多数研究已经将TTM理论用于慢性疾病,例如炎
症性肠病,Ⅱ型糖尿病,AIDS,乳腺癌,骨质疏松症,高血压和神经性
厌食症。同样,在健康人群中,TTM被用来改变锻炼的行为,改变饮食行
为的态度,脱瘾治疗的行为,防止空气污染的行为和口腔卫生行为,都取
得良好效果,可有效的改善患者的不良行为,提高生存质量,因此将此理
论引入肿瘤患者的护理,以探究此干预模式对颅内肿瘤患者变化的结局。
1.3 研究意义
本研究拟对射波刀治疗的颅内肿瘤患者运用TTM护理模式进行干预,
以探讨TTM护理模式在射波刀治疗的颅内肿瘤患者中的应用效果,为提
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改善负性情绪、改变行为阶段分布,以配合和提高治
疗效果,提供临床依据和建议。
9
2. 研究内容
对符合纳入标准的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对照组行射波刀
治疗后给予常规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的常规护理的基础上采取TTM护
理模式,在患者进行射波刀治疗前后及出院随访中,根据疾病特点,以及
自身实际情况和所处的不同阶段,制定相应阶段的护理干预措施,包括建
立个人健康档案,根据病情制定个案干预计划,改变不良的观念、增强动
机,提高自我管理意识,建立并维持良好的行为习惯。两组在干预前和干
预3个月后,分别应用通用的生命质量核心量表(EORTC QLQ-C30 V3.0)、
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癌症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
化量表(Fo P-Q-SF)和行为阶段分布量表对患者进行问卷调查,分析两组
患者生存质量、负性情绪,并剖析行为阶段分布的变化。
2.1 研究对象
2.1.1 对象来源
研究对象均为符合纳入排除标准,于2019年2月-2019年11月在广西中
医药大学附属瑞康医院接受住院治疗患者。所有研究对象均接受射波刀
治疗,并依据病灶靶区体积不同给予相应的治疗照射剂量,照射剂量为
25-30GY,按3-5次分割完成治疗。
2.1.2 纳入标准
(1)符合医学影像学诊断或病理确诊为颅内肿瘤且直径≤5cm的单
发肿瘤;
(2)首次接受射波刀治疗并且在此期间不同时进行其他抗肿瘤治疗
比如化疗及其他手术治疗等;
(3)年龄18岁~75岁,小学以上文化;
(4)既往和现在无重大精神疾患和认知障碍;
(5)病情许可并能配合者。
10
2.1.3 排除标准
(1)有其他转移灶者;
(2)伴躯体功能障碍或严重影响运动的疾病(如骨关节病、偏瘫等);
(3)无明确联系方式可提供者。
2.1.4 剔除标准
(1)试验中途主动退出;
(2)因疾病进展,无法继续完成研究者;
(3)联系中断或无法联系者。
2.1.5 伦理和知情同意
(1)遵循自愿原则:在实施干预前,应当征得研究对象的知情同意,
纳入自愿参与的患者,告知研究目的、内容和程序,以及研究对象有权自
由选择退出和继续干预,取得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2)遵循保密原则:要求参与研究的患者对其研究内容保密,取匿
名编号的方式进行研究,对研究相关信息妥善保管,未经许可不得披露与
参与者隐私和人身安全相关的数据。
(3)遵循公平原则:所有符合纳排标准的患者都有平等的机会参与
研究,并为参与者提供免费的健康教育手册。
(4)遵循有益无害的原则:本研究确保对研究对象无伤害。
2.2 研究工具
2.2.1 一般资料调查表
通过文献查阅后自行设计,经5名肿瘤临床专家审阅修订而成的患者
一般情况调查表,主要了解患者的社会人口学数据:包括性别、年龄、婚
姻状况、受教育程度、经济收入、医保类型、患病时间等。患者的一般疾
病资料,包含疾病类型、疾病病程等,和患者对疾病和饮食知识的了解程
度。(见附件1)
11
2.2.2 国际通用的生命质量核心量表(EORTC QLQ-C30 V3.0)
该量表由欧洲研究与治疗组织(EORTC)研发,用于测量所有癌症患
者的生活质量,目前已被翻译成54种语言并被广泛使用。此量表于2000年
引入中国,本研究采用万崇华教授修订的中文版的QLQ-C30 V3.0[71],共
有30个项目,5个功能亚量表(身体、角色、认知、情绪和社会功能)、3个
症状亚量表(疲劳、疼痛、恶心和呕吐)、1个总体健康状况亚量表和6个单
项(气短、失眠、食欲不振、便秘、腹泻和经济困难)组成。功能量表和生
活总体质量量表的得分与功能状态和生活总体质量呈正相关性;症状量
表和症状单项量表的得分与生活质量呈负相关性。万崇华教授[71]将此量
表应用于226例肿瘤患者,该量表15个维度的重测信度≥0.73,每个维度
Cronbach's a系数均≥0.5,15个维度与各条目的相关系数r≥0.5,表明QLQ-
C30具有良好的信度、效度和反应性。(见附件2)
2.2.3 焦虑自评量表(SAS)和抑郁自评量表(SDS)
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72]于1971年Zung编
制,是根据最近1周的情况,评估焦虑的常用量表,主要用于疗效评估,
而不是诊断,常用于临床焦虑患者的评估。此表Cronbach's a系数0.826。
SAS共有20个题目,采用Likert-4点计分,粗分乘1.25后整数部分即为标准
分,分数越高,焦虑程度越高。得分>50分被用作判断焦虑的标准;50-59
分判为轻度焦虑;60-69分判为中度焦虑;>70分判为重度焦虑。(见附件
3)
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73]于1965年Zung
编制,根据最近1周的情况,评估抑郁的症状、严重程度,被广泛应用于
情绪评定、科研及调查。此表Cronbach's a系数为0.850。SDS包括20个条
目,采用Likert-4点计分,粗分乘1.25后整数部分即为标准分,得分>50被
用作判断抑郁的标准;50-60分判为轻度抑郁,61-70分判为中度抑郁,>70
分判为重度抑郁,得分越高抑郁程度越严重。(见附件4)
12
2.2.4 癌症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化量表(FoP-Q-SF)[74]
该量表是由德国的Mehnert[75]于2006年在疾病进展恐惧量表(Fear of
Progression Questionnaire,FoP-Q)的基础上研制的单维度简化量表。该
量表包括12个条目,可分为2个维度,即生理健康、社会家庭,采用Likert
5级评分法,由患者自评,总分最低12分,最高60分,≥34分意味着达到
规定的临床意义水平,应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总分与患者的疾病恐惧呈
正相关,即总分越高表示患者对于疾病进展的恐惧程度越高。吴奇云等人
[74]对此量表进行汉化,并检测信度、效度,总表的Cronbach's a系数为0.883,
生理健康因素的Cronbach's a系数为0.829、社会家庭因素的Cronbach's a系
数0.812。此量表是我国首个测量病人对疾病复发恐惧程度的量表。(见附
件5)
2.2.5 行为阶段评估量表
行为阶段评估问卷源于美国癌症预防研究中心(Cancer Prevention
Research Center,CPRC)的评估方法[76],它在国内外慢性病自我管理和
行为训练中被广泛应用于行为变化阶段的评估。在中文版的基础上对问
卷进行主语概念上的修改和调试,形成本研究的行为阶段评估量表,本研
究中Cronbach's a系数为0.81。该问卷包含1个条目,五个选项,并根据患
者的回答定义患者行为的阶段(见附件6)。①前意识阶段:我目前没有
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在未来6个月内也不打算进行调整。
②意识阶段:我目前没有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但我打算
在未来6个月内开始。③准备阶段:我目前偶尔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
动要求调整,但没有规律。④行动阶段:我目前正在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
运动要求调整,有规律,但未超过6个月的时间。⑤维持阶段:我目前已
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有规律,且已超过6个月的时间。
其中,“有规律运动锻炼”是指:每周锻炼3次及以上,每次30分钟以上,
病人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描述进行填写。
13
2.3 研究方法
2.3.1 样本量计算
本研究样本量的计算,参考人民出版社第三版《医学统计学》中两样
本均数比较的计算公式,其中n是两组所需的总样本数,uα为第一类错误
的概率α对应的μ值,查表得μ0.05/2=1.96,u
β为第二类错误的概率β所对
应的μ值,取β=0.20,查表得μ0.20=0.84。本研究以生存质量为主要结局指
标,根据文献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与对照组比较,反映患者生存质量量
表总分降低8.2分[77]以上(δ=8.2),才有推广应用价值,生存质量量表总
分的标准差为15.4分(σ=15.4),σ/δ=1.87,带入公式,得到样本量为
55.3≈56人,考虑各因素造成的失访率为20%,56÷(1-20%)=70,最终
确定对照组和观察组分别为35人。计算公式如下:
2.3.2 分组方法
将70例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根据估计的样本
量,用Excel中的随机数生成器生成70个随机数,从小到大编号,对照组
编号为1-35,观察组编号为36-70。在分发卡上写下随机数、相应的数字
和分组,并按照随机数生成的顺序将它们放入编号为1-70的不透明信封中。
由第三方(专人)将依次打开信封,确定并记录分组。
2.3.3 干预方法及内容
对照组患者进行常规护理,观察组患者在常规护理基础上进行 TTM
理论的护理模式,干预时间为 3 个月。
(1)对照组
①入院宣教:按照肿瘤科入院宣教的流程,对入院患者进行环境介绍、
讲解疾病的基本知识及疾病治疗的配合等。并在入组1-2天内指导患者自
行完成量表的填写,不懂的词汇可以由研究人员(专人)解释。
14
②饮食护理:指导患者多吃高热量,优质蛋白和高维生素的食物。同
时,食用清淡,粗纤维和易消化的食物。多喝水,少吃多餐,避免辛辣,
刺激性和油腻的食物。另外,多吃水果和蔬菜,以免引起便秘。对于大便
干燥,按顺时针方向按摩,促进排便。不要用力解大便,防止腹压升高而
导致颅内压升高。
③射波刀治疗的护理:
a治疗前:患者应保持放疗区域的皮肤清洁,做好治疗前准备,如理
发、洗澡,处理个人卫生等;戒烟酒;当通过口腔照射时,做好口腔卫生,
射波刀治疗前先拔龋齿,对牙周炎或牙龈炎者采取相应治疗再进行射波
刀治疗,原则上至少休息1-2周才能开始治疗;如照射区皮肤有破损、感
染等应先处理,待愈合或控制感染后再行射波刀治疗,并嘱患者配合医生
做好治疗定位的准备工作。
b治疗后:嘱患者多饮水,每日在3000mml以上促进因放疗所至肿瘤细
胞破裂、死亡而释放出的毒素排出体外,减轻全身放疗反应。照射区域禁
用肥皂和热水浸泡,禁用碘酒、酒精等刺激性的消毒剂;避免冷热刺激,
夏日外出避免阳光照射;当照射野通过口腔后,用含氟牙膏刷牙。进行张
口锻炼,防止张口困难;注意观察射波刀治疗后的不良反应,如皮肤反应、
黏膜反应,骨髓抑制反应等。毛发脱落是颅内肿瘤放疗常见的副反应之一,
治疗结束后发可重新长出,外出可戴假发、帽子、头巾,改善自我形象,
还要注意局部皮肤护理;外出时打伞,避免太阳暴晒、摩擦等因素。
④病情的观察护理:射波刀治疗后,应注意观察患者神志和意识的变
化,有无头痛、呕吐等颅内压升高的现象,若出现呕吐应观察其性质和量
并及时告知医务人员,保持情绪稳定,大便通畅,避免摄入过多的盐和进
行剧烈运动,并遵医嘱给予脱水剂、护胃药静脉点滴以减轻放疗后脑水肿
的不良反应。
⑤体位护理:治疗后患者卧床时,呈头高脚底位,抬高床头15°-30°,
以便静脉回流,降低颅内压,确保气道畅通。如果发生呕吐,将头部偏向
15
一侧,以免因误吸引起窒息。此外,肢体功能障碍的患者要帮助多行被动
躯体活动,减轻功能障碍,避免出现肌肉萎缩。
⑥随访:患者出院后,科室有专人进行电话随访,主要是针对患者当
前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解、答疑、指导,并告知其返院复查的时间。
(2)观察组
成立研究小组:TTM课题小组包括主任医师1人,主任护师1人,主管
护师2人,护师3人,研究生3人,由小组成员经过干预相关知识,明确研
究的目的,方法和干预的内容统一培训考核合格后,方可参加干预,以确
保研究的严谨性。主任负责干预方案内容的指导和整体调配;5由位护士
老师主要负责干预措施的实施(按照样本量的初步计算结果,每位护士老
师在9个月的研究时间中完成7例患者的全程干预);2位研究生负责协助
研究者和护士老师收集符合纳入标准的研究对象及患者出院后的随访工
作。研究者本人负责一般资料调查表和量表的发放、指导填写和回收及数
据的整理并撰写研究报告。
入组后,向患者统一发放健康教育手册;通过行为阶段评估问卷的形
式(见附件6),评估患者行为所处阶段,评估工作由课题组研究生完成。
然后根据所处阶段开始进行TTM护理模式干预,干预时间为3个月,干预
过程中根据行为阶段评估量表的评估结果,判断患者所处阶段,不断调整
干预内容。主要形式是一对一访谈和小组互助的结合,干预的内容和时间
相对灵活。具体的干预策略见表1-5。
前意识阶段:我目前没有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在未
来6个月内也不打算进行调整。该阶段患者的特征是缺乏疾病的相关知识
和对自己行为是否正确的判定,尚未意识到管理好自己行为的重要性,应
帮助患者树立调整行为习惯的意识。针对这一阶段患者采取以面对面的
交谈形式,发放健康教育资料和视频,达到预防和治疗知识的普及,通过
改变观念,增强动机,提高控制不良行为意识,建立良好的行为习惯对后
期配合治疗的重要性(见表1)。在此期间每周干预一次,并根据行为阶
16
段分布量表评估,判断患者是否顺利进入下一阶段。
表 1 前意识阶段干预方案实施内容
干预方法 干预时间 干预形式 干预内容
意识唤起 4 次/月, 面对面交 在常规护理基础上,通过面对面的沟通,使患者表达感情,
后根据每 谈与发放 回忆患病以来的感受,鼓励患者自己说出对疾病康复的担
次重新评 宣传资料 忧,帮助患者确立问题。
激励 估结果施 根据患者担心的最主要问题,与家属一起鼓励患者,帮助
以相应的 患者建立行为转变的信心来调动患者的自身潜能。
社会支持 干预 向家属了解患者平时的生活习惯,共同商讨患者目前存在
的问题,鼓励患者的主要照顾者(生活在一起,照顾时间
最长的家属)参与进来,同患者一起面对接下来的治疗和
康复训练。
生动解说 视频 通过已录制的视频个案讲解,让患者及家属了解射波刀治
疗的知识及配合的相关事宜,减少患者内心的排斥感,举
例说明生活中不良生活方式及带来的不良后果,激发患者
改变行为的动力。
意识阶段:我目前没有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但在未
来6个月内有变更的准备。此时期患者有改变的想法,但还没有针对自己
的方案,可通过解答患者内心的疑惑,帮助患者坚定参与自我行为改变的
决心。主要内容是向患者提供射波刀治疗的相关知识和健康生活的方式,
与自身的实际情况对比,找出差异,树立患者改变的信心,提高其积极性
(见表2)。在此期间两周干预一次,并根据行为阶段分布量表评估,判
断患者是否顺利进入下一阶段。
表 2 意识阶段干预方案实施内容
干预方法 干预时间 干预形式 干预内容
意识唤起 2 次/月, 交流 ①向患者讲解疾病目前治疗方式的先进性及工作原理,激
后根据每 发患者对治疗的积极性,使患者全力配合治疗。②向患者
次重新评 介绍有关射波刀治疗的相关正规网站,通过不同途径了解
估结果施 治疗相关治疗知识和后期康复的注意事项,促进健康生活
以相应的 方式。③通过动机性访谈,了解患者内心的想法,对疾病
干预 的知识的认知程度,积极指导,及时阻断消极想法的产生,
帮助患者做出正确判断。
自我评价 让患者描述以前生活方式(饮食、运动等),以及自己现
在的想法,引导患者判断自己的心理状态;根据患者的性
格特征采取不同的心理疏导方式,引导患者权衡利弊。
17
环境再评价 罗列患者患病以来,对家人精神、经济造成的压力和负担,
对患者行动改变造成外在动力和压力。
准备阶段:我目前偶尔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但没有
规律。此阶段,患者对行为的改变有强烈的愿望,并有一个针对自己的初
步行为改变计划。在此阶段,干预护士同主治医生一起与患者沟通,根据
家族风俗和个人习惯为患者制定详细的计划,在适当时期签订承诺书,保
障计划的实施,以便能在短期内实现本阶段的目标。通过主要照顾者的支
持和鼓励,以提高患者对实施计划的遵守程度(见表3)。在此期间两周
干预一次,并根据行为阶段分布量表评估,判断患者是否顺利进入下一阶
段。
表 3 准备阶段干预方案实施内容
干预方法 干预时间 干预形式 干预内容
直接经验 2 次/月, 交流 医护人员同患者及家属建立信任并共同建立治疗方案和
后根据每 个人行为改变计划,主要是指定健康饮食的习惯,和针对
次重新评 患者的爱好,家庭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健康锻炼方式,
估结果施 对患者及家属所提出的疑惑进行解答;制定个人饮食、运
以相应的 动、作息等方面的计划表;鼓励患者将每天治疗或生活中
干预 的想法记录下来,并在家属监督下完成。
替代经验 由医务人员讲解肿瘤的饮食及患者目前的运动形式需注
意事项,疾病的注意事项和自我不良行为控制的要求,每
2周 1次,每次约 30min。
自我承诺 患者与家属一起签订健康饮食、运动计划承诺书(一式两
份),主要承诺自己能按照计划坚持完成,并愿意接受监
督,并保证计划的实施。
社会支持 在计划的过程中有问题可咨询医务人员,也可与同组的其
他病人交流。
行动阶段:我目前正在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有规律,
但未超过6个月的时间。此阶段是干预的攻坚阶段。首先对患者的坚持表
示肯定并鼓励继续坚持,与患者讨论在前期遇到的问题,共同提出可行的
解决办法。对患者进行各种形式的随访,根据评估状况从饮食,运动,生
活方式全面指导(见表4)。在此期间两周干预一次,并根据行为阶段分
布量表评估,判断患者是否顺利进入下一阶段。
18
表 4 行动阶段干预方案实施内容
干预方法 干预时间 干预形式 干预内容
替代经验 2 次/月, 助患者制 用同伴的成功经验录制成语音,主要讲述自己采取的方
后根据每 定行为转 法,给他人提供借鉴,帮助患者行为进行转变。
强化管理 次重新评 变计划 ①同患者一起制定具体的针对性的奖励计划,家属监督其
估结果施 行为的改变;②定期评价患者干预计划,并根据患者的情
以相应的 况及时修订;③将计划单贴在经常出入的地方,以加强其
干预 坚定该变的信心。
刺激控制 罗列患者患病以来,对家人精神、经济造成的负担,引入
激励评价体系,对患者行为进行正确评价,针对不同患者
采取不同的激励方式。使患者能够从心理上认清自己的行
为,并愿意为此尝试。通过现场访谈并帮助患者摆脱焦虑
和抑郁,为维持阶段奠定心理基础。
维持阶段:我目前已按照医生建议的饮食、运动要求调整,有规律,
且已超过6个月的时间。在此阶段,患者行为已经发生变化,但容易受到
外界的影响,此时,应给予患者支持和强化,帮助患者维持和巩固既定的
健康生活方式和行为(见表5)。在此期间两周干预一次,以维持干预结
果的稳定。
表 5 维持阶段干预方案实施内容
干预方法 干预时间 干预形式 干预内容
刺激控制 2 次/月, 张贴警示语 在家中就餐场所醒目的地方(厨房、餐厅)张贴提示语,
后根据每 如“今天你锻炼了吗?”。
社会支持 次重新评 继续鼓励家 鼓励家属、亲朋好友坚持陪同患者进行饮食、运动行为
估结果施 属参与 转变,尽量避免外出就餐,同患者一起进行运动。
监控强化 以相应的 加强随访 对患者已改善的行为不断强化,以保障成效,通过 2-3
干预 次/月的随访,完成家庭随访。
2.3.4 观察指标
问卷的填写在入组后的1-2天和干预3个月的最后一次随访中完成。两
组患者均予发放生命质量核心量表、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癌症
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化量表问卷填写,并分析行为阶段分布的变化;问卷
由研究对象独立完成,研究者不加以诱导。
19
2.3.5 质量控制
(1)参与本研究的人员需经过专业理论知识的培训,掌握统一调查
及干预方法和注意事项。
(2)研究人员必须尊重患者的知情同意权,并介绍、填写调查表。
患者出院时,约定患者进行下一次随访/复查时间;在随访前1-2天,研究
人员通过微信或电话与患者及其家人联系。
(3)质量控制调查表及时审核,防止错、漏项,保证问卷完整性。
收集的数据应由两个人及时分类和录入,第三人复核数据以确保数据的
准确性。资料录入结束后,对每个变量的分布做统计描述,采用逻辑校对
的方法,以发现异常值和错误并纠正。
(4)资料的可靠性评价在初次调查30天内,随机选择10%的受访者
进行重复调查,用Kappa进行一致性检验,确定资料的可靠性。
2.3.6 统计学方法
(1)将所收集的数据录入Microsoft Excel 2013,应用SPSS22.0对数
据进行分析。
(2)一般人口学资料的统计性描述:计数资料用频数和百分率(%)
表示,采用2检验和秩和检验;计量资料用均数士标准差(x±s)表示,
采用t检验。
(3)量表数据:生存质量、焦虑、抑郁、恐惧和阶段分布量表的得
分,采用Shapiro-Wilk Test检验是否符合正态分布,若数据服从正态分布,
采用x±s表示,方差齐,组间采用两独立样本,组内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
方差不齐则采用类似t检验;若不服从正态分布,用M(Q)描述,组间比
较采用非参数Mann-Whitney U检验,组内比较采用非参数Wilcoxon符号
秩和检验。行为阶段性分布比较采用等级资料比较的2检验。
学术论文网提供数万篇的免费毕业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sci论文发表的范文供您参考,并提供经济、管理、医学、法律、文学、教育、理工论文、mba作业、英语作业的论文辅导写作、发表等服务,团队实力雄厚,多达人,帮您解决一切论文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