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学艺术作品中的蝴蝶意象

来源: 未知 作者:paper 发布时间: 2022-05-05 11:02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艺术论文
两千多年前,一只蝴蝶轻轻落在庄周的梦中,形成了婉约的意象,穿越历 史的长河,散发出悠悠古韵。在进入文人的视野之后蝴蝶幻化成人们心中多姿 多彩的梦想,翩然存在于各类文

 

 
 
 
摘 要
两千多年前,一只蝴蝶轻轻落在庄周的梦中,形成了婉约的意象,穿越历
史的长河,散发出悠悠古韵。在进入文人的视野之后蝴蝶幻化成人们心中多姿
多彩的梦想,翩然存在于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中。
在诸多的动植物意象中,蝴蝶因为其令人艳羡的外形特点,以及破茧成蝶的
独特生命历程,备受古今中外文人雅士的青睐,给千百年来的文艺家们带来了无
尽的想象和哲学的思考,也使得蝴蝶作为一个文化原型积淀在人类集体无意识的
深处。
蝴蝶意象虽然散落在诗歌、小说、戏剧、电影、音乐等文学艺术作品中,
但其寓意常常交织融汇,体现了人类的共通的文化心理。自庄周梦境开始,似
梦非梦、心凝神释、物我两忘的蝴蝶梦境,跨越时空的局限,带领人们达到永
恒的理想之境,彰显着一种通向宇宙人生的情怀,给人一种超然豁达、感人至
深的艺术魅力。
蝴蝶意象作为一种心物交融、情景契合的意象,体现了艺术创造的观念或思
维方式,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文章结合蝴蝶的生物特性以及庄周梦蝶、韩凭
妻腐衣化蝶、梁祝化蝶等典故以及与蝴蝶相关的文学艺术作品,挖掘蝴蝶意象的
象征意义。从蝴蝶之于幻象、蝴蝶之于爱情、蝴蝶之于蜕变、蝴蝶之于原意四个
方面探讨蝴蝶意象在文学艺术作品中所蕴含的审美观照、文化心理、情感意蕴、
及精神内涵。
关键词:蝴蝶 意象 幻象 爱情 蜕变 原意
III
ABSTRACT
 A butterfly, gently floating into Zhuang Zhou's dream 2 millenniums ago,
traversing the long river of history, formed a graceful image, releasing a scent of
everlasting rhyme. After entering the literati's vision, butterflies have been
transformed into colorful dreams, existing in all kinds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Among the many images of fauna and flora, butterflies, due to their enviable
appearance and unique life course of breaking cocoons into butterflies, are favored by
literati and refined by scholar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They have brought to endless
imagination and philosophical thinking to literati and artist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which makes butterflies accumulated in the depth of human's 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 as a cultural prototype.
 Although butterfly images are scattered in poetry, fiction, drama, film, music and
other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their implications are often intertwined and blended,
reflecting the common cultural psychology of human beings. Commencing from
Zhuang Zhou's butterfly dream, the dream of butterfly seems not to be like a dream,
but a mind-set and a thing-and-me-forgotten situation, transcending the limitations of
time and space, which leads people to an eternal ideal state. It highlights a feeling
leading to the universe and life, and gives people a transcendent, open-minded and
touching artistic charm.
 Butterfly image, as a mingling of mind and an object and matching of scenes,
embodies the concept or mode of thinking of artistic creation, and has a strong artistic
appeal. This article combines the bi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butterflies, the allusions
of Dream Butterfly in Zhuang Zhou, Decay Butterfly in Han Ping's Wife and other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related to butterflies and excavates the symbolic
significance of butterfly image. This paper discusses the aesthetic, cultural,
psychological, emotional and spiritual connotations of butterfly images in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from four aspects: the illusion of butterfly, the love of butterfly, the
transformation of butterfly and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butterfly.
Keywords: Butterfly; Imagery; Phantom; Love; Transformation; Original intention
IV
目 录
摘 要 ................................................III
ABSTRACT ...............................................IV
目 录 ..................................................V
绪 论 ..................................................1
第一节 研究意义和研究现状 ............................1
一、 研究意义 .......................................1
二、 研究现状 .......................................2
第二节 研究内容与创新之处 ............................4
一、 研究内容 .......................................4
二、 创新之处 .......................................5
第一章 蝴蝶之于幻象....................................6
第一节 蝴蝶与梦境 ....................................6
一、 心凝神释 .......................................6
二、 理想之境 .......................................8
第二节 蝴蝶与幻灭 ...................................10
一、 短暂易逝 ......................................10
二、 枕寒梦醒 ......................................11
第三节 小结 .........................................13
第二章 蝴蝶之于爱情...................................14
第一节 蝴蝶与坚贞 ...................................14
一、 花蝶之恋 ......................................14
V
二、 悲情之蝶 ......................................16
第二节 蝴蝶与多情 ...................................18
一、 多情女子 ......................................18
二、 轻薄浪子 ......................................20
第三节 小结 .........................................21
第三章 蝴蝶之于蜕变...................................22
第一节 蝴蝶与死生 ...................................22
一、 死亡之蝶 ......................................22
二、 重生之蝶 ......................................23
第二节 蝴蝶与自由 ...................................25
一、 蝴蝶与“蚕”、“蜂”...........................25
二、 人类对于自由的渴慕.............................26
第三节 小结 .........................................27
第四章 蝴蝶之于原意...................................29
第一节 蝴蝶之美 .....................................29
一、 蝴蝶之形美.....................................29
二、 生存状态之美...................................30
第二节 蝴蝶与绘画 ...................................32
第三节 小结 .........................................35
结 语 .................................................36
参考文献 ...............................................38
后 记 .................................................40
在读期间的研究(创作)成果..............................41
VI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绪 论
第一节 研究意义和研究现状
一、 研究意义
“意象是融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主
观情意。”[1]。《周易·系辞上》有云:“‘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
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情伪’”,[2]意象就
是立“象”以达“意”,是用来寄托人的主观情思的外在物象。
“意象”连为一词,最早见于王充的《论衡·乱龙篇》。它是构成意境的
重要元素,更是抒发作者情感的媒介;它是物象的人化,是情志的物化。意象
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更是天人合一哲学思想的华丽结晶。
意象是文学艺术作品的重要构成部分,艺术作品缺少意象,情趣便无从诞
生。意象更是“表示特定情趣和意味的艺术符号”[3],一个经典的意象往往凝
聚着文人墨客们代代相传的心意,从而形成古今相通的文化密码,传递着特定
的文化思想和精神内涵。
蝴蝶,古名蛱蜨。《说文》段注:“蛱蜨,叠韵为名。今俗云蝴蝶,见《庄
子》。”《列子·天瑞篇》:“乌足之根为蛴螬,其叶为胡蝶[4]。“《本草纲
目·虫·蛱蝶》:“蝶美于须,蛾美于眉,故又名蝴蝶,俗谓须为胡也,故名蝴
蝶。”“四翅有粉,好嗅花香,以须代鼻,其交以须[5]。”
蝴蝶身姿缥缈、蝶翅扑朔迷离、蝶粉绚烂多彩、蝶身蜕化变形,这一切能
够给人们带来美好的审美体验,同时在蝴蝶的身上人们也可以找到精神的依托。
蝴蝶便成了世间绚丽神秘,且最富人文气息的小生灵。无数的文人描绘蝶的神
[1] 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63.
[2] 辛介夫.<周易>解读[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595.
[3].陈植锷.诗歌意象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53.
[4] 严北溟.列子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6.
[5] 李时珍. 本草纲目[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1.卷四十.
1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韵,并在作品中以蝶喻人,寄托对人生的哲思与追问。
蝴蝶意象作为一个独特的意象,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中国的古诗文、绘画、
雕刻、戏剧等等文学艺术作品中,都有大量的蝴蝶飞过。随着历史的发展,蝴
蝶意象已经逐渐形成了相对稳定的象征意义,承载了不同的隐喻,也流传着许
多关于蝴蝶的故事,比如超然物外、如梦似幻的逍遥人生——庄周梦蝶,感天
动地、双宿双飞的忠贞爱情——梁祝化蝶等等。在诸多的文艺作品中,蝴蝶也
成了历久常新的触媒。
蝴蝶意象经过长期的积淀和历代文人的渲染,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文化观
念、审美习俗、精神追求等交相融会,呈现出愈来愈丰富的意蕴,其中有着许
多值得探究的深意、可供挖掘的内涵以及尚待找寻的规律。
二、 研究现状
意象是饱含主观情感的外在物象,它贯穿于中国传统艺术的各个门类之中,
是衡量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价值的重要标准。蝴蝶意象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
涉及的领域也十分广泛,从“庄周梦蝶”到“梁祝化蝶”,再到国内外以蝴蝶
为题材的各类文学艺术作品。目前针对于蝴蝶意象的民族心理、文化内涵已经
有不少研究,也有相关的论著发表。
当前国内外各类文献、著述对蝴蝶意象的研究大多是从美学、生物学、哲
学等角度进行分析探讨,不过各类作品中多为引证,以各种艺术形象的形式出
现,对蝴蝶意象的研究比较零散。此外,中西方都有以蝴蝶意象为核心的小说、
戏剧、电影等文学形式,其中的蝴蝶意象都有着不同的寓意,对于这些作品也
有相关研究材料。经整理有关文献资料,其研究现状总结如下:
(一) 对蝴蝶生物特性的研究
对蝴蝶的形态特征、种类以及生物习性等等进行研究。如周尧的著作《中
国蝶类志》和《中国蝴蝶原色图鉴》,其中《中国蝶类志》阐述了国内对蝴蝶
的研究历史,从种类、形态特征、生存环境等方面叙述了蝴蝶的生物特征。
唐宇翀的《蝴蝶觅食过程中的嗅觉和视觉行为反应研究》一文对于蝴蝶的
生态价值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分析了蝴蝶在觅食过程中的视觉与嗅觉等各种行
为反应。还有由刘宪伟等主编的《中国名贵蝴蝶》、孙福枝的《奇趣蝴蝶》以
及由陈晓鸣等编写的《中国观赏蝴蝶》和方惠建的《以绢蝶为代表的甘肃南部
地区蝶类生物学、多样性及区系研究》等均从生物学方面对其加以研究,图文
2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并茂,雅俗共赏。
(二) 对蝴蝶的文化内涵的研究
蝴蝶作为艺术长河中一个延绵的美学意象,蝴蝶被赋予了异常浓重的民族
审美文化心理。王佳宝的《蝴蝶意象与中华民族审美文化心理》从民族的文化
心理找寻蝴蝶意象背后丰富的审美特质、精神内涵。还有《蝴蝶与中国文化》
和《漫说蝴蝶》等论文,均对蝴蝶所蕴含的丰富的寓意、所传达的审美观念、
所透露的民族文化心理以及长久以来形成的历史文化内涵展开了深入的研究。
童尚兰主要是对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的蝴蝶意象进行研究分析,挖掘蝴蝶
意象的审美意蕴、文化内涵,并结合相关历史、文化传统、经典的传说等找寻
蝴蝶意象寓意的发展规律,以及背后所蕴含的心理特点和精神追求。
(三) 对蝴蝶经典案例的研究
1、庄周梦蝶
庄周梦蝶的典故出自《庄子·齐物论》,在古典文学中被不断引用。有诸
多的文献从多种角度阐释庄周梦蝶的审美价值、精神内涵、文学意蕴以及文化
传统。其中王先谦先生在《庄子集注》中认为化蝶是庄子的“生死一如”的超
脱。宋小克的《试论<庄子>中的“以形相禅”意象》把庄周梦蝶归为变形;还
有刘文英所写的《庄子蝴蝶梦的新解读》,从心理学的角度对庄周梦境的寓意
展开了深入的挖掘与分析。
2、化蝶
韩凭夫妇、梁祝化蝶的传说,使蝴蝶成为忠贞爱情的象征,一直被人们所
称道。古往今来,有许多学者专注于对此类史料的研究。顾颉刚等学者通过对
相关史料的搜集、遗址的寻访考察,将诸多学者的论著汇编成了《名家谈梁山
伯与祝英台》这本书,全面介绍和论述了梁祝故事的演变以及背后所反映的文
化背景 。
3、以蝴蝶命名的作品
意大利歌剧《蝴蝶夫人》,表现了巧巧桑作为东方女性的柔弱与顺从,为
了追逐爱情勇于牺牲自我。而华裔作家黄哲伦的《蝴蝶君》一剧则巧妙地对该
剧进行解构,其中男女关系、东西方关系等形成了对立颠倒。对于其中的蝴蝶意
象,既有继承又有变体的发展。英国著名女作家达芙妮的《蝴蝶梦》讲述了相爱
的夫妻面对现实重重的困难与考验,最终找寻到了通往真挚爱情与幸福婚姻的
3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钥匙。还有娄烨导演的电影《紫蝴蝶》、麦婉欣导演的电影《紫蝴蝶》、三宝
的音乐剧《蝶》等,这些作品中的蝴蝶无一例外都与爱情有关。
(四) 对蝴蝶诗的研究
蝴蝶是诗词歌赋中常见的意象,是诸多诗人作品中的常客。从《全唐诗》
看,蝴蝶意象诗歌有 430多首,代表性的诗人有 150余位。也有大量对咏蝶诗
的研究。以李商隐为例,他因身世坎坷,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蝶诗来寄情寓志,
王曼菲的《怜我秋斋梦蝴蝶》、吴晶《论蝴蝶意象在李商隐诗中的多重涵义》
等皆从多个角度对李商隐的蝴蝶诗进行研究。
综上所述,目前对蝴蝶意象的研究已趋向成熟,尤其对蝴蝶生物学特点的
研究是最为深入的,文献也是最多的。但从各类艺术作品中,对蝴蝶意象的具
体分类探讨虽有所触及但略显零散,还需要进一步整体梳理和深入探究。
第二节 研究内容与创新之处
一、 研究内容
蝴蝶作为大自然的精灵,长久以来一直备受文人墨客的关注,被人们歌之、
咏之、描之、画之,在诗文、小说、戏剧、绘画等诸多的文学艺术作品中,都
能看到蝴蝶的身影。蝴蝶的外形特点、生活习性以及破茧成蝶的生命历程,给
人们带来无穷无尽的想象。蝴蝶意象的反复使用反映了文人对事物敏锐的洞察
力,骚客文人纷纷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到蝴蝶身上,借以表达自己特有的情感。
蝴蝶也因此成为长生不衰的歌咏对象,成为人们将生命审美化、理想化与诗意
化的载体。经过千百年的传承演变,纷繁复杂的文化心理又造就了蝴蝶意象的
多义性与超越性。
本论文通过梳理各类艺术作品中的蝴蝶意象,从中挖掘蝴蝶意象中的文化
心理、审美意蕴、精神特质,并加以整合,找寻其中的规律,领悟其深刻的文
化内涵。本论文从四个方面对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中的蝴蝶意象进行研究:
绪论主要介绍本论文的研究意义、研究现状、研究内容以及创新之处。
第一章 蝴蝶之于幻象,从庄周梦境的分析入手,从蝴蝶梦境的真与幻、物
我两忘、理想追求、短暂易逝等方面,结合相关文学艺术作品,分析人们对生
命的思考、对现实生活的忧惧以及对内在超越的追求。
第二章 蝴蝶之于爱情,从蝴蝶双宿双飞、食花宿蜜的习性、花与蝶相伴相
4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生的因缘,来挖掘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中蝴蝶所代表的爱情纯洁美好、至死不渝
而又轻薄多情的多元化特点。
第三章 蝴蝶之于蜕变,从蝴蝶破茧成蝶的生命历程,以及和有着相同习性
及生命特征的蜜蜂、春蚕的比较中,探寻诗歌、小说、戏剧、电影中蕴含的关
于死亡、灵魂、重生、自由的隐喻以及背后的民族文化心理。
第四章 蝴蝶之于原意,蝴蝶之美是大自然汰选的结果,回归到蝴蝶意象的
原意,其实代表的就是一种美的文化生态。结合蝴蝶的形体特征,以及诗歌及
绘画作品中所呈现的蝴蝶美好的生存状态,探寻蝴蝶这一审美对象原生态的和
谐、朴素之美。
二、 创新之处
蝴蝶意象具有普遍性和多义性,本论文在当前相关研究的基础上,对各类
文学艺术作品中蝴蝶意象的多重内涵进行梳理,加以整合分析,找寻其中的关
联,深入挖掘蝴蝶意象的文化心理、审美情趣、精神特质,进而探讨蝴蝶意象
的深刻内涵、对艺术创作的影响以及所投射出的人类共通的文化心理。
5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一章 蝴蝶之于幻象
蝴蝶的翩翩舞姿,极易让人们联想到虚无缥缈的梦境,因为蝶的属性、梦
的特征,两者紧密契合,组成的蝶梦这一具有独特意义的意象载体。蝴蝶意象
也就因此具有了“真”与“幻”的内在统一。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道:
“自然中之物互相关系,互相限制。然其写之于文学及美术中也,必遗其关系
限制之处。故虽写实家亦理想家也。又虽如何虚构之境,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
而其构造亦必从自然之法律。故虽理想家亦写实家也。[1]”
第一节 蝴蝶与梦境
立象以见意,蝴蝶意象也是为了表达人们内在的情感与志趣。蝴蝶拥有七
彩霞衣般的翅膀,蝶翅舞动,给人以扑朔迷离之感。曼舞飞飏、轻巧灵动的蝴
蝶与绚烂唯美、虚幻神秘的梦境有着惊人的相似,于是乎蝴蝶挥舞着玄妙的翅
膀带领人们进入了梦幻之境。
一、 心凝神释
庄周梦蝶是中国四大梦之一,见于《庄子•内篇•齐物论》:“昔者庄周梦
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周之梦蝴蝶,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
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2]”庄周为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他梦见自己变
成了一只蝴蝶,挥舞双翅,翩翩起舞,悠闲自得,快乐无比。然而醒来之后才
发现,一切都是梦境,竟然分不清是庄周在梦中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
变成了庄周,人蝶合一,再难分辨。
蝴蝶身姿缥缈、扑朔迷离,它引领庄周进入幻化之境。穷尽了自然界的造
化,悟出了人生的真谛,达到了“物化”、“与道为一”的境界。此时的蝴蝶
已不是蝴蝶本身,而是承载了庄周自由灵魂的载体,是物我合一、超尘绝俗的
象征,它超越了现实的情感,寄托了生命的诗意。
[1].彭玉平.人间词话疏证[M].北京:中华书局,2011:198.
[2] 庄子.齐物论[M].北京:中华书局,2007:168.
6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庄子借蝴蝶梦境表达了自己的哲学之思,道出了世间万物之间的关系,即
“万物皆一物”以及“物我两忘”。中国古典美学通常把心物交融、情景契合
的意象营造过程和心凝形释、物我两忘的境界联系在一起,。当庄子在梦境里
集中心力地观照蝴蝶这一客观物象,并且把自己的情趣注入其中时,饱含了庄
子主观情感、审美情趣以及哲学思考的蝴蝶就应运而生了。此时的蝴蝶已不再
是一个单纯的虫物,而是庄子通往逍遥之境的载体。
庄周梦蝶是主观与客观、物象与精神、认识与情感的交融。庄子借助蝴蝶
幻境反观人生,体验人生。由上海戏剧学院根据庄周梦蝶的故事创作并演出的
《庄周戏妻》,通过演员用双手轻轻舞动,给观众带来蝴蝶翩跹的意象,使庄
周给百姓讲学有了直观的联想,原本玄妙风流的蝴蝶梦变得世俗易懂。
自《庄子》之后,蝴蝶在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的梦境中屡屡出现,承载着人
们的思想,带领人们进入到心凝神释、物我两忘的幻想之境。
白居易《疑梦》一诗化用了庄周梦蝶的典故:“鹿疑郑相终难辨,蝶化庄
生讵可知” ,人事飘渺,亦真亦幻,变幻莫测;“空馀蝴蝶梦,迢递故山归”
(武元衡《西亭题壁寄中书李相公》),即使沦落天涯、漂泊不定,只需蝴蝶
一梦,便翩然似归途,作者借蝴蝶梦表达了浓浓的思乡之情;李商隐的“庄生
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锦瑟》),更是一直为人们所称道,成了
对庄周梦蝶最好的呼应。
现代诗人戴望舒的诗歌:“我思想,故我是蝴蝶……万年后小花的轻呼,
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来震撼我斑斓的彩翼。(《我思想》)[1]”小花对我轻
轻的呼唤,于是我跨过万年的历史长河、冲破云雾的阻隔,其中的蝴蝶应该是
从庄子的梦境翩飞而来,而“我思想”这一句,俨然受到笛卡尔的哲学思想的
影响,学贯中西的戴望舒将二者融会贯通,巧妙地抒发了自己的感悟,为我们
营造了一个色彩斑斓、恍惚迷离却又充满哲思的诗意的世界,体现了戴望舒对
人生的哲学思考以及智性的美学追求。其中的蝴蝶与我也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境
界,这与庄周梦蝶也是一脉相承的。
[1] 梁仁.戴望舒诗全编[M].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1989:126.
7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二、 理想之境
庄周通过蝴蝶这一美丽载体,实现了“物化”,轻盈地飞入逍遥之境。但
大多数人却不能像庄子那样始终超脱于世俗之外,只能借栩栩然之蝴蝶梦境来
暂时摆脱现实的束缚,让自己的内心得到片刻的宁静与慰藉。
文人们有很多的现实世界无法实现的理想,借助庄周梦境中达到物我两忘
的超脱之境。生活在南宋的陆游便是如此,他心系国家的前途命运,力主收复
中原,然而现实世界却是主降派的天下,于是蝴蝶便成了他诗中的常客:“一
杯甖粟蛮奴供,庄周蝴蝶两俱空。”(《冬夜》)“蝴蝶梦魂常是客,芭蕉身
世不禁秋。”(《客意》)“蝴蝶与蒙庄,颓然寓一床。”(《昼睡起偶赋》)
“蝴蝶庄周安在哉,达人聊借作嘲诙。”(《病后晨兴食粥戏书》) “睡到僧
廊响木鱼,庄周蝴蝶两蘧蘧。”(《起晚戏作》)陆游多次化用庄周梦蝶的典
故,借助蝶梦这一载体,逃避无力改变的现状,回归自然无为之境。苏轼在 28
岁之时,进退两难之际,写下了《南歌子·再用前韵》:“带酒冲山雨,和衣
睡晚晴。不知钟鼓报天明。梦里栩然蝴蝶、一身轻”。苏轼借蝴蝶梦摆脱仕宦
名利、红尘俗务的束缚,寄托自己旷达潇洒淡然的人生情怀。
宋代张孝祥的《水调歌头》:“蝉蜕尘埃外,蝶梦水云乡”,表现了作者
志趣高洁闲远,希望像秋蝉蜕壳于浊泥,在尘埃之外浮翔,又如庄周晓梦化蝶,
翩然纷飞于水云之乡。辛弃疾的“寻思人世,只合化,梦中蝶”(《兰陵王》) 。
这些作品中都如出一辙,于梦境中寻找人生理想。
清代作家俞达的小说《青楼梦》中,蝴蝶意象贯穿始终,以花蝶之恋、蝴
蝶梦境、蝴蝶化仙为三个纵向深入发展的层次,最终以蝶化仙为故事结局,寄
寓了作者对理想人生、人格美的追求。其中的蝴蝶意象,在继承了以往蝴蝶梦
的内涵基础上,结合作者的人生情感体验又赋予了蝴蝶意象更多的梦幻特征。
小说里的人都活在说梦者的梦境中,但同时梦境中的人也一直在做着迷梦。因
此,整部小说在梦中之梦中游走,在幻与真之间切换,看似虚幻缥缈但又充满
切实可感的悲怆。例如,第三回中的洞府幻境其实就是全书的缩影,表现了金
挹香洞房花烛、金榜题名的人生理想之境。
而美国华裔作家黄哲伦先生的戏剧作品《蝴蝶君》,也为我们打造了一个
美丽失真的庄周梦境,亦是一出由男主角伽里玛臆想出的华丽戏剧。当大幕拉
起,我们便进入了这个西方男人以爱的名义编织的蝴蝶梦里。其实,作为戏中
8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人的伽里玛也同样生活在他的东方幻境之中。现实婚姻中懦弱无能、感受不到
任何尊重的他,对歌剧《蝴蝶夫人》中的秋秋桑情有独钟,对于剧中的为爱牺
牲心驰神往,他渴望拥有一个秋秋桑般温顺的“蝴蝶夫人”。只是他一直看到
了是身形巨大的西方女子扮演的蝴蝶夫人,毫无美感可言[1]。
造化弄人,他因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北京的德国使馆遇到了那个“女人”—
—宋丽玲。宋丽玲演出了《蝴蝶夫人》中《殉情自尽》的那一幕,“她”扮演
的蝴蝶夫人优雅、柔弱、矜持,杏眼含媚。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出歌剧的魅力,
他找到了自己梦萦魂牵的“蝴蝶夫人”在现实世界的载体[1]。“她”恰到好处
地满足了伽里玛幻想的一切:“她”如盛开的莲花一般,优雅、柔弱,“她”以
一种羞怯的姿态委身于伽里玛,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放下自己的尊严。特别是
那弱柳扶风般的为了爱情而牺牲的身姿更是让他心驰神往。“她”让伽里玛找
到了丧失已久的作为男人的自信和尊严,伽里玛认定宋丽玲就是他要寻找的美
丽温柔的蝴蝶夫人,他要以西方男人的身份去呵护她、保护她。“我相信这个
女孩。我相信她的痛苦。我要把她拥抱到我的怀里——她是多么的柔弱,甚至,
我都可以保护她,把她带回家,纵容她,娇惯她,直到她露出笑容。[2]”一旦
他心中长久以来的幻想得以实现,他便飞蛾扑火般地不顾一切投身到这场爱恋
之中。他对宋丽玲说: “你是我的蝴蝶。”而这只蝴蝶其实与他互为双生,他
迷恋着蝴蝶,而蝴蝶亦是他。他放弃自己的原则,盗窃国家机密,以一个西方
男人的身份去追逐他的东方蝴蝶[1]。这个蝴蝶梦一做就是二十年,沉浸在理想
之境中久久不愿醒来。
从诗词、小说到戏剧,都能够看到文人墨客对蝴蝶梦境之美的追求。注入
了人们想象和意志的蝴蝶梦境虽然虚幻缥缈,充满了荒诞的美感,却又真实有
力,传递来自人们灵魂深处的声音,带给人们无尽的思考,所以能引发历代文
人墨客的共鸣。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人生只不过是看似真实的梦境,谁
又能在梦境中时刻保持清醒呢?在现实的生存境遇中,人们许多时候只能将现
实中无法得到欢愉寄望于幻想和梦境。
[1] 骆雁琳.简析<蝴蝶君>中的庄周梦境[J].艺术科技,2018.12:130.
[2] 黄哲伦.蝴蝶君[M].张生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25-26.
9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二节 蝴蝶与幻灭
康德说过:“凡最高的美都使人惆怅,忽忽若有所失”。蝴蝶美则美矣,
但它的生命历程十分短暂,在 40天左右的时间里就匆匆走完了绚烂至极的一
生,如昙花般一现。匆匆而来、飘然而逝的蝴蝶,不禁让人们联想到自身的境
遇,引发无穷的感伤和无尽的哲思。人生不过百年,即使轰轰烈烈、享尽荣华,
却最终不带走一片云彩、赤条条无牵挂地绝尘而去。
一、 短暂易逝
蝴蝶短暂的生命历程深深地触动了文人敏感易伤的神经,于是人们借助感
叹青春短暂、世事无常、人生虚妄。如:“流莺舞蝶两相欺,不取花芳正结时。
他日来开今日谢,嘉辰长短是参差”(李商隐《樱桃花下》),诗中的流莺和
蝴蝶不在花芳正结时相约,不曾想一别便是永诀,嘉辰已逝,空留余恨;“晚
树迷新蝶,残霓忆断虹”(李贺《恼公》),夕阳西下,新蝶与树两相迷恋,
只可惜佳期短暂。马致远的“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
明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双调夜行船·秋思》),更是直抒胸臆,感
叹人生百年的光阴,恍然有如蝴蝶一梦,蓦然回首,多少悲欢离合的往事涌上
心头,令人感慨万千。
文人们忧叹人生的短暂、人世的苦难,却又无力排遣,便借助翩跹的蝴蝶
来寄情述怀。但是蝴蝶即使再美好,它却是脆弱的,它没有强健的躯体,它不
堪一击,无力掌控自己风雨飘摇的命运。而沉浸在蝴蝶迷梦中的士大夫文人也
有着相似的无奈,有兼济天下之志,却无力抵抗残酷的现实,在郁郁寡欢中度
过一生。为了获得片刻的消解,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幻想的、梦中的世界。但是
这种短暂的快乐也是危险的,极度容易破碎的。
元代宫天挺的杂剧《死生交范张鸡黍杂剧》的《乌夜啼》一折中:“元来
破庄周一枕梦蝴蝶,正日当卓午非夤夜”,从蝴蝶梦中醒来已是物是人非,美好
愿望也已幻灭,与黄粱一梦、南柯一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真可谓世事万般皆
似梦,得失成败转头空。白朴《乔木查·对景》“盖世功名总是空,方信花开
易谢,如知人生多别……富贵是花上蝶。”是非成败、荣华富贵就如同蝴蝶在
的停留一般,是短暂的、转瞬即逝的。“蝴蝶梦中家万里,子规枝上月三更”
(崔涂《春夕》),蝴蝶一梦便踏上回家的路途,眼看着万里之外的家乡就近
10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在咫尺,但是恍然惊起,却是三更夜里,子规啼叫、月明星稀,只落得长嗟不
已。吴文英的“迷蝶无踪晓梦沉,寒香深闭小庭心”(《思佳客》)写出了清
晨梦醒之后,梦中情景消逝得无影无踪,并不会如庄周般怡然自得,而是深怀
思旧的怅惘。
蝴蝶除了生命历程短暂,还要面对自然界的种种变化,稍有不慎便陷入危
险的境地,比如天敌的威胁、人类的捕捉、季节的变换、花源的丧失而迅速陨
落。因此,在繁华丛中漫天飞舞的蝴蝶其实过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活。“舞
巧何妨急,飞高所恨轻。野田黄雀虑,山馆主人情。此物那堪作?庄周梦不成。”
(罗隐《蝶》)蝴蝶看似轻巧地飞舞,实则恨轻难以飞高,同时野田里地黄雀
又时刻危胁着它的生命,这个小小的虫物又何以承载其庄子的春秋大梦呢?其
间蝴蝶的无奈正是人世共通的悲哀。“胡蝶双飞得意,偶然毙命网罗。群蚁争
收坠翼,策勋归去南柯 。”(黄庭坚《蚁蝶图》)更是形象地将蝴蝶翩翩双飞
与触网毙命、被群蚁相争得结局形成鲜明得对比。真可谓世事难料,蝴蝶尚且
如此,更何况人生呢?
台湾作家陈启佑的小小说《永远的蝴蝶》中,女主人公樱子便遭遇了这样
的不幸的命运。樱子热情而又美好,但是她却像是只脆弱的蝴蝶,轻易地就被
突如其来的灾祸扼住命运的咽喉,惨淡离去。在尖锐的刹车声中,在离我 5公
尺的距离,樱子像一只夜晚的蝴蝶飞了起来,最终陨落在湿冷的柏油路上,结
束了短暂的一生,一起陨落的还有作者与英子的美好未来。所以作者只能在幻
想的世界中和樱子一起化蝶,双宿双飞。化蝶尽管极具浪漫色彩,但面对凄美
的结局、生命的无助,“我”陷入了寒冷刺骨的人生的冬季。英子只是要帮我
寄一封给母亲的信,而信的内容正是“我”和英子准备结婚的打算。生活于我
开了多么大的一个玩笑,让我们不禁感叹生命何其短暂,个体生命的存在,包
含了多少不可预知的因素;世事无常,一切美好会在顷刻间化为乌有,归于毁
灭,让人唏嘘不已。
二、 枕寒梦醒
“枕寒庄蝶去,窗冷胤萤销”(李商隐《秋日晚思》) ,“去”与他所说
的“晓梦迷蝴蝶”遥相呼应。但是虽然沉迷梦境,但梦终究是要醒的,醒来终
究只是寒夜孤枕,人生的梦想早已荡然无存,更不用在寒冷的窗下彻夜苦读了,
命运多舛的义山借蝴蝶抒发了一种浓重的悲凉。
11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青楼梦》中在描述梦境的时候,既有“入梦”之举,就有“出梦”之时。
小说中有多处对梦中惊醒、幻境破灭的描绘,尤其是在花国凋零之时,金挹香
终于悟出:一切功名利禄,遇到无常便成虚幻;所有荣华富贵皆是迷梦,如同
水花泡影,醒后空留余恨,徒增虚无之叹。真可谓浮生若梦、诸事皆空,这种
绵长而深远的惆怅、一朝梦醒的失落始终贯穿于整部小说飘渺的梦境之中。
同样,黄哲伦的《蝴蝶君》中做了二十年迷梦的伽利玛也终有梦醒的一天。
当宋丽玲的真实身份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梦境就幻灭了。宋丽玲不仅是
个中国间谍,而且还是一名男性,这于他而言是一个多么大的讽刺。但即使蝴
蝶梦碎,所有残酷的现实都血淋淋摆在他的面前,固执的伽里玛却仍不愿意醒
来,就像他早已隐隐感觉到可怕的真相但却不愿去碰触一样[1]。“我心里的某
个地方始终知道,我的快乐就是暂时的,我的爱情是一场欺骗。但是我的心牵
制着这个认识,使等待变得可以忍受。[2]”(《蝴蝶君》)对于伽里玛来说,
梦境中的自己或许才是真实的自己,才能够感受到真真切切的快乐。
于是,伽里玛戴上假发、穿上和服、化上女妆,在化妆镜前他看到了倾心
已久的蝴蝶夫人:“关于东方,我有个幻影。这个幻影,仍然是女人,它深深
藏在她的杏仁眼里。女人们愿意为男人的爱牺牲她们自己。即使这个男人的爱
完全没有价值。死于忠贞比活着……带着耻辱活着要好。蝴蝶的爱情抵挡住很
东西——不忠、失败、甚至遗弃……在巴黎的郊区的一个监狱里,我终于找到
了她。我的名字叫瑞内.伽里玛,——同样作为蝴蝶夫人而广为人知。[3]”(《 蝴
蝶君》)镜子中的他才是一直寻找的蝴蝶夫人,也是另一个自己。透过这面镜
子,他实现了自我与幻想的同一性,找到了理想中的那个永远不会背叛的蝴蝶
夫人,他们终于融为一体了。不再担心慌言的欺骗,不再害怕现实的背叛。最
终他用这面化妆镜自刎于舞台之上。倒在血泊之中的他,带着脸上劣质的油彩
微笑着,化为他梦中的蝴蝶自由徜徉于那美丽的逍遥梦境。
伽里玛虽梦迷蝴蝶,但终有枕寒梦醒的时刻,不愿面对现实的他选择自绝
于大幕之前,让他破碎的蝴蝶幻境得以“圆满”,永远地留在这场春秋大梦之
[1] 骆雁琳.简析<蝴蝶君>中的庄周梦境[J].艺术科技,2018.12:130.
[2] 黄哲伦.蝴蝶君[M].张生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137.
[3] 黄哲伦.蝴蝶君[M].张生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144.
12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中。这样的执着、这样的决绝,不禁让人悲从中来,顿生人生如梦之叹[1]!
第三节 小结
蝴蝶意象之所以能够深入人心、代代相传,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
它兼有现实与梦境、“真”与“幻”的内在统一,带给人们无尽的哲思。人生
短暂、人事无常,面对生命的变数,人们常常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借助梦境幻
化成蝶,暂时摆脱现实的压抑和苦痛,到达理想之境,获得片刻的欢愉和须臾
的灿烂。蝶梦情结呈现出心灵世界与苦难人生的尖锐对峙,以及无法排解的深
沉忧虑。
蝴蝶惊艳脱俗、轻盈空灵,但同时它的美又昙花一现,来去匆匆,未能等
到人们驻足观赏,就收去了它的七彩霞衣,留给人们无限的怅惘和无尽的想象,
成为承载人们理想和希冀的载体。“百年三万六千日,蝴蝶梦中度一春”,人
生如同春梦一般,虽然会了无痕迹,但是由于对梦的贪恋,仍有人愿意在蝴蝶
迷梦中度过一生。
[1] 骆雁琳.简析<蝴蝶君>中的庄周梦境[J].艺术科技,2018.12:130.
13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二章 蝴蝶之于爱情
“空园暮烟起,逍遥独未归。翠鬣藏高柳,红莲拂水衣。复此从凤蝶,双
双花上飞。寄语相知者,同心终莫违。”(萧纲《咏蛱蝶诗》)是现存最早的
表现爱情的蝴蝶诗,这里双飞的蝴蝶已成为相知相爱的男女的象征,代表了作
者对美好爱情的祝愿。蝴蝶在很多诗歌中是有情的,成为情深意长、美好甜蜜
的象征。
“花坞蝶双飞,柳堤鸟百舌。不见佳人来,徒劳心断绝。”(萧衍《子夜
四时歌》)梁武帝看到花坞中双飞的蝴蝶,勾起了不见佳人的惆怅。“迟迟花
日上帘钩,尽日无人独倚楼。蝶使蜂媒传客恨,莺丝柳线织春愁。”(朱淑真
《春恨》)更是直接把蝴蝶作为使者传递男女之情。蝴蝶也经常出现在晚唐诗
人李商隐的许多诗作中,而且也大多与爱情有关。蝴蝶意象作为爱情的载体,
与爱情相伴相生。
第一节 蝴蝶与坚贞
蝴蝶结伴而飞,双宿双栖,因此,人们常常把蝴蝶作为自由恋爱的象征。
与此同时很多雌蝶一生只有一个配偶,绢蝶尤其如此。而人们所向往的爱情也
是一生只爱恋一人,矢志不渝。因此,人们在蝴蝶身上看到了爱情的理想。蝴
蝶的轻巧空灵也为爱情增添了魔幻色彩,可以跨越生死,超越世俗。同时,蝴
蝶色彩斑斓的外表也符合人们的审美习俗,寓示着爱情的美好。
一、 花蝶之恋
蝴蝶与花有很深的因缘,蝴蝶由于自身的美丽洁净,与之相伴的物象也是
清丽明艳的。蝴蝶翩飞之际正是百花争艳之时,和风习习,花香浓郁,蝶乘风
舞。蝴蝶食花蜜,嬉戏于花上,留宿于花丛。花之美艳尽显蝴蝶之高洁,蝶对
花舞,花为蝶香,蝴蝶为花增添了灵动,花为蝴蝶渲染了馨香。两者相得益彰,
相映成辉。待到花残香淡,蝴蝶也魂消玉殒了,蝴蝶与花相伴相生。相似的生
命历程和追求,使得蝴蝶与花惺惺相惜,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有着相同
14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节奏的生命律动,形成了自然界花蝶之恋的美丽景观。从而引发了历代文人相
似的心理联想与情绪波动。“蝶恋花”词牌正是蝶与花情谊的人格化的体现。
蝶恋花朵,而飞蛾扑火。蝴蝶与花却代表着青春和美好,能陶情怡兴;飞
蛾却如杜鹃般枝上啼血,结局惨淡,这也是为什么文人不把蛾作为爱情的原因。
但二者也有相通之处,蝶对花艳粉香的执着追求,九死不悔,似飞蛾般投火伤
生,对花的痴恋美好而又执着。唐代刘希夷的《公子行》诗:“花际徘徊双蛱
蝶,池边顾步两鸳鸯……与君相向转相亲,与君双栖共一身”,花了解蝴蝶的
渴望,蝴蝶也知道花的深情,诗人以“双蛱蝶”表达对爱情的忠贞。李商隐《蜂》
诗:“青陵粉蝶休离恨,长定相逢二月中”,诗中“青陵粉蝶”喻妻子王氏,
嘱托她不必离恨重重,约定在二月春暖花开之际重逢,以此表达真挚的爱情。
“细眉双耸敌秋毫,荏苒芳园日几遭。清宿露花应自得,暖风和絮欲争高。情
人殁后魂犹在,傲吏齐来梦亦荣。闲掩遗编苦堪恨,不并香草入离骚。”(林
逋《咏蝶》)这首咏物诗把蝴蝶描摹得极具神韵,蝴蝶食露宿花、清高孤傲、
洁如香草,同时运用了化蝶和蝶梦的典故,对蝴蝶做出至高的评价,作者认为
蝴蝶是超越世俗的,志向高洁、志趣高雅,蝴蝶所代表的爱情是清绝脱俗的。
蝶舞翩翩,情意绵绵。“上林蝴蝶小,试伴汉家君。”(李贺《谣俗》),
是与情人相伴的蝴蝶;“豆蔻枝头双蛱蝶,芙蓉花下两鸳鸯”(张孝祥的《浣
溪沙》),双飞的蛱蝶与成对的鸳鸯交相呼应;“薄翅凝香粉,新衣染媚黄。
风流谁得似,两两宿花房。”(贾蓬莱的《咏蝶》)借薄翅凝香、双宿双飞的
蝴蝶表达爱情的美好。
同时,通过蝴蝶还可以感受到爱情中不同的情绪:“苒苒双双拂昼栏,佳人
偷眼再三看”(徐夤《蝴蝶》),用蝴蝶的双飞衬托久居深闺不敢与外界接触
的佳人的寂寞与孤独,表现的是对爱情的渴望。“鸳鸯蝴蝶尽双飞,杨柳青青
郎未归。”通过鸳鸯和蝴蝶双飞反衬自己孤单的境遇,从而表达对爱人的思念,
饱含着别离的深情。(张简《和西湖竹枝词》)“去岁何时君别妾,南园绿草
飞蝴蝶。”(穆修《思边》) 通过思妇对去年与丈夫离别时情景的追忆,表达
对丈夫的思念之情,蝴蝶俨然成了爱情最好的底色。
蝴蝶承载的关于爱情的意义代代相传,也频频出现在现代诗人的情境之中,
这其中就有新月派诗人徐志摩。“她在梦乡了——粉蝶儿,翠蝶儿,翻飞的欢
15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恋。”(徐志摩《她是睡着了》) [1]我们看到了欢恋的蝴蝶,这翻飞的不只是
蝴蝶,更是志摩的一颗细腻多情的心。“我爱慕她们体态的轻盈,妩媚是天生,
妩媚是天生,我爱慕她们颜色的调匀,蝴蝶似的光艳,蛱蝶似的轻盈——沙扬
娜拉!”(徐志摩《沙扬娜拉十四》)[2]志摩笔下的蝴蝶轻盈妩媚、艳丽多姿,
像极了爱人的模样。正如冰心所说:“志摩是蝴蝶,而不是蜜蜂,女人好处就
得不着,女人的坏处就使他牺牲了。”[3]志摩最终化作一只蝴蝶,为爱而生,
因爱而沉沦,如蝴蝶般纷飞于永恒的天际。
因为蝴蝶与花关系极为亲密,迷恋花朵的蝴蝶常寓意甜美的爱情、美满的姻
缘。张爱玲在阐释花蝶之恋的时候曾说过,每一只飞翔的蝴蝶都是一朵盛开的花
朵的灵魂,它飞回花丛采蜜,就是在寻找自己的魂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花就是蝶的前世,蝶就是花的来生,互为因果,生死相依。而蝴蝶的生理属性也
暗合了文人的心境,成为了爱情的化身。
二、 悲情之蝶
人们由结伴翩飞的蝴蝶联想到美好忠贞的爱情,但蝴蝶在产卵交配后的短
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雌雄双方均相继死去,这又为蝴蝶这一爱情的象征增添
了一丝悲剧色彩,而“生离死聚”又是古代中国式爱情的理想境界,于是,化
蝶便是对忠贞爱情悲剧的最好慰藉。
最早的化蝶之说应该是关于韩凭夫妇的。晋代《搜神记》中记载了韩凭夫
妇化蝶的传说:“宋康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
论为城旦……俄而凭乃自杀。其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妻遂自投台,左
右揽之,衣不中手而死。遗书于带曰:‘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骨赐凭合
葬。’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冢相望也。王曰:“尔夫妇相爱不已,若能
使冢合,则吾弗阻也。”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
抱,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
不去,交颈悲鸣,音声感人。”[4]《列异传》和《寰宇记》中对这个故事也有
[1] 徐志摩.徐志摩全集(第四卷)[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5:253.
[2] 徐志摩.徐志摩全集(第四卷)[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5:156.
[3] 梁实秋.雅舍小品[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285.
[4] 干宝.搜神记[M].北京:中华书局,1979.卷十一.
16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记载。《列异传》:“ 宋康王埋韩凭夫妻,宿昔文梓生,有鸳鸯雌雄各一,恒
栖树上,晨夕交颈,音声感人。或云:化为胡蝶。”《寰宇记》:“济州郓城县
韩凭冢, 引《搜神记》云:左右揽之,着手化为蝶。”《山堂肆考》:“俗传大蝶
必成双,乃韩凭夫妇之魂。”至于韩凭夫妇之魂魄由鸳鸯转化为蝴蝶,或许是
因为鸳鸯的文化积淀没有蝴蝶的文化积淀深厚,再或许是因为鸳鸯不及蝴蝶的
轻盈缥缈、艳丽多姿、充满迷幻色彩,所以化蝶之说便流传开来。
韩凭夫妻魂魄幻化蝴蝶的典故在许多诗歌中多有化用,李商隐的诗歌中也
借此典故表达幽微之意:“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倚暮霞。莫讶韩凭为蛱
蝶,等闲飞上别枝花”(李商隐《青陵台》) ,虽然后人对此诗有着诸多解读,
尤其是“万古贞魂”和“飞上别枝花”看似十分矛盾,但所托之情大抵离不开
他的妻子王氏小蝶。诗人对死别的妻子贞烈品格的极尽赞美,爱情不灭、化蝶
复生,只为了最平凡朴素的双宿双栖。因此,韩凭化蝶双飞的典故成就了李商
隐爱情诗绝响。李商隐的诗歌中多有蝴蝶飞过,这与他人生的境遇有关。他一
生多情却情感隔绝不顺,恨事频频。如“蜂雄蛱蝶雌”(《柳枝五首》),表
现了他因为身位悬殊而鸳盟难谐的苦楚;“黄蜂紫蝶两参差”(《闺情》),
则是因为人事阻隔错过;“流莺舞蝶两相欺,不取花芳正结时。”(《樱桃花
下》),虽然艰难地成就姻缘,却因为仕途不顺而聚少离多,甚至生离死别。
李商隐一生为柳枝、宋华阳为写过许多相思诗,更为妻子王氏写过颇多的离别
诗和悼亡诗,借诗歌表达阴阳相聚或生离死聚的愿望。
蝴蝶意象在爱情的世界里,影响最大的当属梁祝化蝶。主人公梁山伯与祝
英台又被誉为东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现存最早的关于梁山伯与祝英台的
诗是唐代诗人罗邺的《蛱蝶》:“草色花光小院明,短墙飞过势便轻。红枝袅
袅如无力,粉蝶高高别有情。俗说义妻衣化状,书称傲吏梦彰名。四时羡尔寻
芳去,长傍佳人襟袖行。”(《十抄诗》)诗中明言“俗说”,表明他是引用
民间传说入诗的,“义妻”及“化衣”正是梁祝化蝶之事。
从文本到音乐、戏剧乃至荧屏,“梁祝化蝶”被演绎过无数次。香港导演
徐克执导的影片《梁祝》更是将蝴蝶设置成贯穿整部电影的线索,发挥它的隐
喻功能,将蝴蝶与梁、祝二人的爱情故事相互映照,结局时纸蝴蝶在大师手里
变成一对真蝴蝶飞向远方,爱情也在纷飞之际得到永恒,体现了对蝴蝶意象的
传统意蕴的传承。
17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梁祝化蝶也经常出现在诗歌里:“蝶舞凝山魄,花开想玉颜。”(宋 薛秀
宣《咏英台化蝶》)“山上桃花红似火,双双蝴蝶又飞来。”(清史承豫《荆
南竹枝词》)其中飞出的蝴蝶,是痴情的化身,承载着数代文人的美好愿望,
给现实生活中爱情缺失或不得圆满的人们带来心灵的慰藉。蝴蝶意象便成为了
坚贞爱情的代名词,在世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树立了爱情的里程碑,流
传至今。
一代文豪郭沫若的诗歌《蝴蝶泉》也讲述了一个双双投水,幻化成蝶的故事。
云南大理,白族女子雯姑和猎手霞郎彼此相爱,但是,当地霸主虞王久慕雯姑
美色,杀害其父,劫走雯姑,雯姑寻到霞郎,逃至山下,陷入绝境,携手殉情,
化作一双蝴蝶。从此“清茶酹祷蝴蝶魂,阿雯阿霞春永驻”,便有了蝴蝶泉上
百彩缤纷的蝴蝶,翩翩起舞,随风飘摇,朝朝暮暮,年年岁岁,从未停歇。有
感于雯姑和霞郎至死不渝的爱情,郭沫若作长诗来祭奠这对坚贞美丽的蝴蝶魂。
韩凭夫妇、梁祝的爱情悲剧不是心灵阻隔造成的,而是人为的悲剧,在强
大的社会现实面前,纯美的爱情总是脆弱的。这也是为什么韩凭、梁祝墓前翩
飞的蝴蝶,让人为之动容的原因。
第二节 蝴蝶与多情
蝴蝶在春光中漫舞飞扬、展示着自然的魅力,多彩、妩媚、开放、自在。
蝴蝶从自然界的小生灵成为诸多文艺作品中歌咏的对象,一方面是因为它绚烂
的外表,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蝴蝶意象具有的多重寓意。比如“君是轻薄子,
莫窥君子肠。且须看雀儿,雀儿衔尔将”(唐卢仝的《客答蛱蝶》),诗中就
直言蝴蝶的轻薄之姿,与君子相去甚远,这与蝴蝶意象以往的寓意大相径庭。
因此,蝴蝶除了象征忠贞不渝、生死相随的爱情之外,还用来指称用情不专、
轻薄寡义的男女。
一、 多情女子
美人扑蝶是历代文人十分热衷的艺术题材,关于这种美人与蝶相戏的情态,
唐代温庭筠有“粉蝶团飞花转影”,白居易有“戏蝶双舞看人久”,钱起有“舞
衫招戏蝶”,南唐冯延巳有“林间戏蝶帘间燕”,高启的题画诗对美人扑蝶的
进行了详尽的描述:“花枝扬扬蝶宛宛,风多力薄飞难远。美人一见空伤情,
18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舞衣春来绣不成。乍过帘前寻不见,却入深丛避莺燕。一双扑得和花落,金粉
香痕满罗扇。笑看独向园中归,东家西家休乱飞。”这首诗把美人执扇扑蝶、
浅笑盈盈的情态描写得细腻生动,极具神韵。中国历史上的扑蝶之戏也十分盛
行,唐宋女子喜欢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就是扑蝶。宋朝的花朝节,执扇扑蝶是
是汴京女子的主要娱乐。苏轼也有对女子扑蝶的描写:“扑蝶西园随伴走。花
落花开,渐渐相思瘦”(《蝶恋花》),女子扑蝶与相思的哀愁交相呼应。《红
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中宝钗扑蝶的场景,是宝钗少有的一
次情感释放,也是《红楼梦》中可以与黛玉葬花相媲美的诗意画面,表现了少
女对爱情的期待。
除了女子扑蝶,在大量的诗词中,蝴蝶也与女子有密切的联系。南梁诗人
“春风散轻蝶,明月映新莲。摘花竞时侣,催指及芳年。”(房篆《金石乐歌》)
用轻蝶、明月、新莲来衬托女子的芳华。唐代诗人方干《赠美人》“舞袖低徊
真蛱蝶,朱唇深浅假樱桃”,蝴蝶是与美丽多情、能歌善舞的女子一体的。唐代
诗人李贺的《牡丹种曲》“美人醉语园中烟,晚华已散蝶又阑”,《兰香神女
庙三月中作》“弄蝶和轻妍,风光怯腰身”,蝴蝶与女子的妩媚娇羞总有着密
切的关联。“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 坐愁红颜老。”(李白
《长干行》)写女子因蝴蝶双飞而触动内心,顾影自怜,显然这种愁绪与爱情
有关。“何处拂胸资蝶粉,几时深额藉蜂黄。”(李商隐《酬崔八早梅有赠兼
示之作》),用蝶粉、蜂黄来比喻女子姣好的妆容。
“金钗钗上缀芳菲,海棠花一枝。刚被蝴蝶绕人飞,拂下深深红蕊落,污
奴衣!”(《虞美人》)美人折花插在钗上,海棠却引得蝴蝶绕着人飞,美人便
前去扑蝶,结果花粉拂落到彩衣上,“污奴衣”写出了少女的娇嗔。花香人娇,
洋溢着盎然的春意和青春的气息。“刺桐花上蝶翩翩。唯有夜深清梦、到郎边”
(谢逸《虞美人》),这里的蝴蝶饱含着女子的深情。“自知翅粉浑销尽,羞
近尊前舞女衣”(刘涣的《秋蝶》),写秋天蝴蝶翅粉落尽,犹如美人迟暮。
“见一个玉胡蝶体态娇。描不成雅淡风流,画不就轻盈瘦小。”(吕天用《秋
蝶》),把蝴蝶比喻成体态娇艳的美女。
由此可见,蝴蝶与女子之所以紧密相连,是因为蝴蝶的形貌有着女性的特
征,同时,女子也有着蝴蝶般灵巧婀娜、娇羞明艳的外形,和蝴蝶一样喜爱花
朵的馨香。
19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而轻佻的女子像极了飘忽不定、终日在花丛中奔忙的蝴蝶。于是,多情的
女人被称作“蝴蝶夫人”,放荡的坏女人被称为“花蝴蝶”、“蝴蝶迷”、“招
蜂引蝶”,这里的“引蝶”指逗引男人。“飞飞双蛱蝶,低低两差池。差池低
复起,此芳性不移。飞蝶双复只,此心人莫知。”(萧衍《古意二首》)此处
的双蛱蝶虽有爱意,但却少了过往美好的意味,不像性不移的芳草那样坚定,
落得形单影只的下场。“秦女窥人不解羞,攀花趁蝶出墙头。胸前空带宜男草,
嫁得肖郎爱远游”(于鹄《题美人》),诗中的美人“攀花趁蝶”,举止轻浮,
最终婚嫁之后,落得独守空房的境地。
二、 轻薄浪子
蝴蝶流连于艺术作品的林蹊,总是带给人们无穷无尽的遐想与哲思。随着
时代的更迭,世态人情的变化,人们对它是否能象征生死不移的恋情也多次产
生怀疑。宋代陈德武《清平乐•咏蝶》“轻姿傅粉,学得偷香俊,百紫千红人未
问。先与芳心折损。一生天赋风流。不知节去蜂愁”,轻姿傅粉、天赋更流成
了蝴蝶的代名词。“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微雨后,
薄翅腻烟光。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欧阳修《望
江南》)这些诗歌中均写出了蝴蝶的轻浪之态,才伴游蜂,又随飞絮,终日为
花奔忙,飘忽不定。
由于蝴蝶追香逐艳,从不在一朵花上作过多的停留,所以它又有男性好色
的特征,被当做轻浪多情男人的代称,成为了风流男子的象征。
蝴蝶在有些诗词作品中更是直接与世俗情欲有关。“弹破庄周梦,两翅驾
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谁道风流种?唬杀寻芳的蜜蜂,轻轻的飞动,
把卖花人扇过桥东。”(王和卿《仙吕•醉中天•咏大蝴蝶》)庄子的蝶梦虽逍
遥美好,本身仍旧逃脱不了梦境的束缚,而这首小令中的大蝴蝶竟然“弹破庄
周梦”,蝶翅更是凭驾东风。大蝴蝶倏然而至,城中三百座名园里万紫千红的
鲜花,都被它席卷一空、采撷殆尽之后,扬长而去。不仅如此,作者还将它和
寻芳的蜜蜂相对照,后者被它“唬杀”,它的双翅竟然能将卖花人扇过桥东。
这一切均超出了我们以往对蝴蝶的认知,“风流种”更是直接到处他贪恋百花
的本性。有人认为这首元曲是作者自况风流之作,也有从元代社会现实出发,
挖掘其隐喻象征之意,认为“大蝴蝶”时当时的“花花太岁”、“丧门浪子”
的化身,但从这两种解读都不难看出,这里的蝴蝶意象和至死不渝的爱情象征
20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已经大相径庭,蝴蝶变得极为世俗,并以多情浪子的形象示人。
在现代诗歌中,也不乏此类寓意的作品。比如戴望舒的《残花的泪》一诗,
从残花的视角来看待蝴蝶,蝴蝶终日在花间奔忙,飘忽不定,从不顾恋旧情,
对花朵总是无情地抛弃。而花期殆尽的残花给予蝴蝶的是整个青春,却落得憔
悴不堪、孤凉冷寂的境地。戴望舒这首诗正是通过借残花对用情不专的蝴蝶的
泣诉,委婉曲折地表达自己失落的情感,此时的蝴蝶已经俨然成了一个负心人。
徐迟《蝶恋花》:“春云春树下,/蝶乱飞,/花也乱飞,/忧思逐辘轳了:/
郎如薄幸,/妾亦薄命;/但是,蝶贪欢,花也贪欢,/蝶乱飞,花也乱飞,金井
灿烂处:/蝶恋花,花恋蝶,//莺到了。/啊—”。[1]这首诗中,花蝶贪欢更是对
“蝶恋花”传统意义的一种揶揄讽刺。
第三节 小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可以令生者死,也可以让死者生。我们坚信真挚
的爱情能够超越生死,而蝴蝶恰到好处地诠释了这一特点。在韩凭妻腐衣化蝶、
梁祝祷墓成蝶的典故以及诸多的化蝶诗中,蝴蝶更是凄楚绝美的爱情象征,寄
托了人们对美好爱情的真挚祝愿。
蝴蝶象征两性爱情的美好,同时,美丽、轻灵的蝴蝶形象在文学艺术创作
中具有多面性,其意义多呈现出辨证对立的态势。蝴蝶既可以成为坚贞的象征,
也可以代表没有德操的轻薄之辈,反而不像“海枯石烂”、“冬雨夏雪”表现
生死不移的爱情来得恒定。蝴蝶可以是哲人的彼岸梦想、美好的爱情寄托,也
可以是文人怡情的玩物、风月场上的生灵。它可以如梁祝、韩凭夫妇般忠贞,
也可如浪子般薄情,它可以阳春白雪,也可以下里巴人。
[1] 张欣.新诗中的蝴蝶意象[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6:136.
21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三章 蝴蝶之于蜕变
蝴蝶生命短暂而脆弱,却经历奇特的身形变幻,从丑陋的毛毛虫蜕变成拥
有美丽迷幻的色彩和花斑的蝴蝶,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也许蝴
蝶奇妙的生命旅程跟人们理想中的转世轮回有相似之处,因此,人们从静观蝴
蝶中感悟生命,从中获得对社会的洞察与对人生的觉解,从蝴蝶的全变态生命
之旅中感受到神秘与解脱。
蝴蝶由卵到幼虫再到蛹最后成蝶,在自我超越中的进化,是生命个体的完
全彻底的形态和身份的改变。而人生其实也是在不断的转变中自我蜕变,每一
个个体都在自我进化中破茧成蝶。因此,人们用蝴蝶来隐喻着个体生命通过自
我否定与自我超越来实现生命的升华。
第一节 蝴蝶与死生
蝴蝶因为轻盈的姿态和迷离的舞姿在信奉万物有灵的古人眼中被赋予了灵
魂的象征,更被看作是灵性的化身。心理学家荣格曾说:“原始意象是同类型
的无数经验的心理残迹。每个原始意象中都有着人类精神和人类命运的一块碎
片,都有着和我们祖先的历史中重复了无数次的欢乐和悲哀的参与,并且总的
说来始终遵循着同样的路线。[1]”自古以来,人们的内心都充满了对死亡的无
助、恐惧。而蝴蝶的由蛹成蝶、幻化重生,用绚烂至极的方式超越了人们最畏
惧的死亡,获得了“永生”,让古老的人们内心为之震颤。因此,蝴蝶便成了
打通死生阻隔的媒介。
一、 死亡之蝶
蝴蝶的成虫和幼虫在外形上有着天壤之别,蜕去丑陋的皮肤,由爬行到飞
翔,蝴蝶成长轨迹彻底地改变了生命体的外在特征,像是前者已经死去,这个
与人们对死亡的认识十分相像。人们不相信人死去就会灰飞烟灭、如雁过般不
[1] 荣格.冯川译.心理学与文学[M].北京:三联书店,1998:89.
22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留下任何痕迹,而是会变化形态。再者,在人们的脑海里认为灵魂是永恒的、
飘摇的,而蝴蝶漫舞飞扬、扑朔迷离的形态与灵魂有契合点。这也是为什么古
人有时见蝴蝶飞翔会联想到死亡的原因。
如“临终梦蝴蝶入袖,曰‘吾其已矣’”(陈继儒《太平清话》)蝴蝶直
接昭示着死亡的到来。宋代“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
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高翥《清明》)清明节纸灰飘扬化作白色的蝴蝶,
与啼血的杜鹃构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又暗示着死者的亡灵。
台湾导演张作骥的电影《蝴蝶》中,蝴蝶也有着死亡的隐喻。该电影讲述了
青年一哲用死亡来完成救赎的故事。在主人公的家乡兰屿,没有“蝴蝶”这个称
呼,他们称这一虫物为“恶魔的灵魂”。而在一哲死亡的一瞬间,从黑暗中飞出
无数的蝴蝶,这些蝴蝶象征着一哲灵魂。虽然,最后一哲回到了竹林,但并不意
味着他没有死或者重获新生。张导在谈到影片中的蝴蝶意象时,表明蝴蝶是一个
隐喻,象征着自由,这和台湾学者郑秉泓评论有着内在的一致性,郑秉泓认为一
哲的死亡是终结宿命、获得了救赎。影片中透露出一个观念,面对无法改变的宿
命,死亡或许才是最大的自由。
因为蝴蝶与死亡的密切联系,人们对于死亡的抗拒,便会形成对永生的渴
慕,有时人们会把漫天飞舞的蝴蝶和盛开的菊花组合组合在一起,寄托淡雅愉
悦、渴慕恒久、长寿之情。
蝴蝶的翩跹是从类似肉体死亡的变形中产生的,而又直接挥舞着美丽的双
翅飞向死亡。这和人生的经历十分相似,人呱呱坠地,从哭声中来。开始用思
想编织美丽梦想的时候,悲伤和挫折也会接踵而至,最终在一片哭声之中归于
沉寂。古往今来的文人们用细腻清绝、冷艳风致的笔触描摹这跌宕起伏、幽渺
变幻的人生,谱写出一曲曲“庄周梦蝶”式的怅惘迷乱的生命之歌。
二、 重生之蝶
羽化成蝶是一个非常艰辛的生命历程,要经过巨大的阵痛,才能挣脱重茧
的束缚。蝴蝶属于完全变态昆虫,毛毛虫在坟墓般的幽暗昏惑的茧中长出翅膀,
才得以凤凰涅槃般的浴火重生。于是,人们从蝴蝶的挣扎蜕变中看到了对抗死
亡的勇气与决绝。
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罗密欧与朱丽叶》,虽然有着不同的文化心理,
但整体的故事构架、主人公的命运、表达的主题与梁祝如出一辙。都是用死亡
23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来对抗外界的阻力,追求真挚的爱情。最后两对有情人选择的殉情方式都是一
样的,那就是一同跳进坟墓。所不同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最终在坟墓中阴差阳
错地先后死去,而梁祝却在化为蝴蝶,飞出坟墓,获得永生。梁祝的故事以生
命的新旧更替、开始、升华作为终曲,真正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谱写
出一首生生不息的爱情的赞歌。
化蝶是梁祝的故事中有一个前缀词是人死后变成了蝴蝶,这对蝴蝶寄寓着
爱情痛苦与绝望、重生与永恒。死去本应万事皆空,但这其中的悲怆又是人无
法接受的。因此,经过漫长的历史变迁,我国的先民总结出善有善报、恶有恶
报的规律,幻想出一个死后的世界,认为行善之人死后能够幻化成美好的生命
幸福地过活;做恶之辈死后却要变成下等的牲畜,受苦受难,以示惩罚。这种
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思想观念,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地存在着。
梁祝化为自由美丽的蝴蝶,翩然起舞于无际的生命海洋,此时,蝴蝶意象
的象征意蕴正是人类对于生命的终极思考。而“一个意象可以被一次转换成为
一个隐喻,但如果它所谓呈现与再现不断重复,那就变成一个象征,甚至是一
个象征(或神话)系统的一部分。[1]”梁祝之所以会有别于罗朱,拥有“大团
圆 ”的结局,一方面因为中国人的善恶有报的信念,化蝶是人们的善良愿望的
美好表现形式。另一方面,梁祝化蝶体现了中国人深层的美感心态,以及张扬
的生命意识,被多种艺术样式进行了无数次的呈现,彰显了恒久不衰的艺术魅
力。
关于“化蝶”这一情节最经典的演绎,莫过于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再
现部化蝶。美妙悠扬的长笛,加上委婉的竖琴,带领人们进入了仙境,静谧而
又安详。在弦乐背景下,第一小提琴和装有弱音器的独奏小提琴再次奏响了爱
情主题,我们看到翩翩起舞的彩蝶,轻灵飘逸,如痴如醉,带领听众达到了毫
无挂碍的自由境界。小提琴虽是西洋乐器,但爱情的信仰是全人类共同信奉和
追寻的,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既富有中国传统文化
艺术的气息和神韵,又兼具西方的浪漫主义色彩,成为传世名曲,表达了对梁
祝二人化蝶的美好祝愿。
三宝的音乐剧《蝶》也为我们呈现了这个口口相传的爱情故事,虽然剧中
延用了《梁祝》故事中的人物的姓名,但是故事情节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
[1] 韦勒克.沃伦.刘象愚译.文学理论[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215.
24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典型的就是蝶与人的倒置,蝶人想要变幻成人。该剧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富有神
话气息的故事氛围。当然,与传统的梁祝故事也有相同之处,那就是故事的结
局也是相拥化蝶。结尾处,全场翩飞的七彩蝴蝶给人以强烈的感官刺激和极大
的艺术震撼,表现了极强的艺术张力。
第二节 蝴蝶与自由
蝴蝶栖息于花丛、草木之间,使人体味到回归大自然的逍遥自在。而人处
天地之间,受到时空的囿限,无法摆脱现实的羁绊。当“个体处于缺失状态时,
总有对缺失对象的渴求”,因此,便对于蝴蝶这一可以随意翩跹、任性飞翔的
小生物尤其羡慕。
一、 蝴蝶与“蚕”、“蜂”
蝴蝶徜徉于广阔天地之间,动则起舞,采花食蜜;静则停息,选择自己喜
欢的花朵随意停歇。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像天真的孩童,又如自在的贤士。
蝴蝶与春蚕有许多相似之处,在生理习性上,两者都要经历由成蛹而羽化
的艰难历程,二者都是破茧而出,也因此被骚客思士反复地吟咏。所不同的是
蚕蛾破蛹而出之后静静地产卵而亡,因此被赋予“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奉献牺
牲精神。而蝴蝶破茧之后反而获得新生,纷飞于花丛之中,行使授粉之职,纵
横于天地之间,成就大痛快。
文人雅士还通常把蝶和蜂相提并论,还有许多关于蜂、蝶的词语,如戏蝶
游蜂、蝶使蜂媒、招蜂引蝶等。“看燕拂风檐,蝶蜂露草,两两长相逐。”(欧
阳修《摸鱼儿》),更是把蜂蝶相逐的情态描摹得栩栩如生。蝶与蜂无论是外
形特点,抑或是生活习性,都有着相似之处。
但蝴蝶在文人的笔下往往被赋予更多自由地色彩,“黄菊嫩,晚香枝,一
般同是采花时,蜂儿辛苦多官府,蝴蝶花间自在飞。”(辛弃疾《鹧鸪天•有感》),
同是采花,蝴蝶只是蜻蜓点水式地沾花弄粉,不以采花为目的,只为流连花间
之情趣,如同遁世归隐的贤士高人;蜜蜂则是辛苦地采花酿蜜,像极了整日为
了功名利禄奔忙的世人。诗歌中蜂蝶之所指,不言而喻。
25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二、 人类对于自由的渴慕
自由是人们追求的最高的生存状态,尤其心思细腻的文人墨客,容易触景
伤情、顾影自怜,借物感怀。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看到小小的虫物竟可以如此
自由,而自身却深陷人事的束缚,百忧感心,万事劳形,一种无能为力的失落
感、挫败感就会油然而生,内心就会激发出无限的感伤。于是托蝶来抒怀,借
蝶来寄意,赋予蝴蝶自由的特质,以体现对自由的渴慕,实现心灵的放达,得
到生命的安顿以及对现实的超越。于是,蝴蝶代表自由就成为一种情感定势固
化下来。
比如,放达不羁的庄子也会感到种种不自由,就只有通过蝶梦来获得片刻
的自由。如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中所说,梦是人内心的潜意识的体现。庄
周梦见自己幻化成蝴蝶,一时间意乱情迷,其实也是他内心的遁世的渴望,对
自由的追逐。此时的蝴蝶俨然成了自由的载体、逍遥的化身。
古往今来,骚客思士都渴望化蝶冲出世俗的樊篱,获得自由解脱,飞入自
由理想之境。在中国古典文学中,表现对蝴蝶自由的艳羡的诗歌不胜枚举。“不
厌晴林下,微风度葛巾。宁唯北窗月,自为上皇人……寄言庄叟蝶,与尔得天
真”(钱起的《衡门春夜》),树林、微风、明月、庄叟蝶组成了一幅天真烂
漫的图景,与庄子梦蝶的旨趣一脉相承。“何处轻黄双小蝶,翩翩与我共徘徊。
绿阴芳草佳风月,不是花时也解来。”(陆游的《窗下戏咏》),一双小蝶颜
色轻黄,伴着芳草绿阴、和着风月而来,把一幅自由的图景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这些诗中情态各异、任性而飞的小生命成为了自由的象征。
现代著名诗人戴望舒也把蝴蝶带入了自己诗歌的世界,成为拥有自由意志
的生灵。《古神祠前》:它飞上去了,这小小的蜉蝣,不,是蝴蝶,它翩翩飞
舞,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它高升上去了,化作一只云雀,把清音撒到地上……
现在它是鹏鸟了。在浮动的白云间,在苍茫的青天上,它展开翼翅慢慢地,作
九万里的翱翔,前生和来世的逍遥游[1]。这首诗歌饱含了庄子的物化思想,化
用了庄子的《逍遥游》中的意象,充盈着了张扬的、诗意的生命力,冲破了时
空的局限,表达了对绝对自由的向往,有种直通宇宙天际的豁达。
著名导演娄烨的电影《紫蝴蝶》,通过个体生命在乱世的沉浮、挣扎,表现
了强烈的自由意志,被血浸染的蝴蝶凸显了故事的悲剧性。故事的背景是上世纪
[1] 梁仁.戴望舒诗全编[M].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1989:99.
26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三十年代的上海,人们都在时代洪流的裹挟下,无法主导自己的命运,更别提爱
情了,这一点像极了随风飘摇的紫色蝴蝶。紫蝴蝶在玻璃瓶中挣扎,在冰冷的铁
链旁边挣扎,深陷囹圄,却向往着自由的生活和光明的世界。正如主人公内心的
从未停止过的挣扎和突围。影片把蝴蝶意象放置在一个宏大的背景之下,愈发显
得个体生命的渺小忽微、力量的单薄。影片既有缠绵悱恻、痛彻心肺的爱情,又
饱含生离死别的家国情怀。影片的表现手法也是自由的,通过剧烈摇动的画面、
时空错乱的人物言行,体现无法掌控之感,这一点和影片的主旨相呼应。当然这
所有一切都尽在导演娄烨的掌控之中。真可谓,世间乱象,诸事皆非,只愿化身
蝴蝶,比翼双飞。
对自由的渴慕在导演麦婉欣的影片《蝴蝶》中也有体现。影片讲述了何超仪
扮演的名叫阿蝶的中学教师在和田原扮演的神秘的少女小和致命邂逅之后,完成
自我救赎的故事。阿蝶像一只被重重包裹的蛹,而阿蝶的婚姻和生活就像是坚固
的冰冷的茧,小叶的出现唤醒了阿蝶内心深处的欲望,激发了阿蝶对爱的激情,
于是有了破茧而出的勇气。但冲破世俗的重茧需要经历异常痛苦的过程。每一次
冲破重茧的努力,都是在直面死亡的威胁。于是,在绝望中挣扎,在痛苦中呐喊,
是爱情的自由带给她努力下去的动力,影片用比较隐晦的手法表现剧中人物的情
感纠葛。导演麦婉欣一改小说《蝴蝶》中悲伤的结局,最终阿蝶得到阿明的成全、
父亲的理解,做回真我,与小叶生活在了一起。麦导最后用蝴蝶双宿双飞的美好
表达了对同性之间恋情的祝福,传达出蝴蝶就应该在蓝天中飞翔,人生即使不免
痛苦也要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思想理念。
第三节 小结
蝴蝶短暂的一生,经历阵痛,破蛹成蝶,向死而生,这种勇气让人震撼不
已,同时人们从蝴蝶的身上也不断得到启示。人生在世,多有不称意之事,当
理想在现实生活中毁灭,便假托于物来寄情。文人们借助蝶梦,在梦中化蝶,
在诗中咏蝶,一吐胸中之块垒。
人类一直追求自由的生命境界,渴望摆脱人事的纠缠、清规戒律的束缚。
于是,蝴蝶的翩飞无拘、悠游自在,吸引了无数文人渴慕的眼光。但是蝴蝶的
27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自由是人们艳羡却又无法企及的。于是文人们只合化为花间蝶,借蝴蝶直抒向
往之意,委吐渴慕之情,蝴蝶也就自然而然作为文人们的自由情感的寄托,存
在于各类文学艺术作品之中。
28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四章 蝴蝶之于原意
从古至今,蝴蝶就以其身美、形美、色美被世人所欣赏,被人们赞誉为“最
美丽的昆虫”、“会飞的花朵”、“中国的佳丽”等等。人们对蝴蝶美的爱慕
由来已久,浙江河姆渡遗址中发掘出大量玉制、石制和土制的蝶形装饰品,这
说明远古的先民已经使用蝴蝶图案来美化生活。从唐朝开始,人们在日常用品
中配上各种蝴蝶纹饰,如唐代妇人用作梳妆打扮的铜镜,在今天看来也极具特
色的珍贵物品。蝴蝶作为大自然中美丽的昆虫,深深地吸引着爱美的人们。蝴
蝶原生、朴素的美在诸多艺术作品中也有体现。绘画中以蝴蝶为载体的作品,
已经屡见不鲜,不管是中外绘画,还是民间艺术,都不乏优秀创新的作品。
第一节 蝴蝶之美
在旖旎的春光中、在湖边的柳絮间、在繁花从中、在阳光下,翩翩起舞,
展示着大自然的魅力,追逐着迷人的色彩和芳香。蝴蝶在花丛中款款而飞,灵
动而又美艳,构成了清雅质朴、和谐唯美的天然图画,能够激发人们愉悦的审
美情趣。
一、 蝴蝶之形美
美的东西可以给人们带来视觉上愉悦的享受,而恰到好处更是美的极致。
蝴蝶的形体成双成对、比例对称,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蝴蝶的头部,有一对
硕大的复眼,两根多节的触角,头的下方有着粗壮的吸喙。一双弧形优美的翅
膀,有着精妙的微观结构,这些结构不仅轻质高强,而且还可以自我清洁,在
光的作用下生成炫丽的色彩与图案,翅纹纵横交错,翅翼表面敷以粼粉,美丽
至极。总之,蝴蝶这一生物的整体构造体现出天然的和谐之美。
蝴蝶形体优美轻盈,羽翼斑斓精巧,色泽平衡淡雅,非常符合人们的审美
习惯,成为诸多艺术作品中美的载体。
蝴蝶历来是诗境中的美好原型之一,许多的咏蝶诗都抛开蝴蝶意象的诸多
寓意,只是基于对蝴蝶的美丽外观和自在飞舞的自然属性的描摹:“留连戏蝶
29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描绘出写在繁
花丛中流连忘返、自由嬉戏的彩蝶和声音动听婉转的黄莺活泼自在的神态,一
派欢腾绚丽、生机盎然的美好春景,给人一种轻松愉悦的美感;“红日转阶帘
影薄,一双蝴蝶上葵花。”(赵秉文《夏至》)更是将红日、微风、帘影、葵
花与蝴蝶共同构造了一幅美丽的画卷,清新的空气、和谐的氛围,一切都是自
然而然、不加雕饰的原意之美。
二、 生存状态之美
蝴蝶流连花间、漫天飞舞、悠游自在的生存状态与中国文人雅士迂回曲折、
含蓄内敛的情感完全吻合,其自然属性和闲游自在的生存状态,能够引发人们
对于愉悦图景的想象,增强对美好事物的感知力,于是内心委婉细腻的中国文
人便通过对蝴蝶意象描摹,表达对蝴蝶美好的生存形态的向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杜甫《曲江二首》)这是蝴蝶诗中非常经典的一首,写出了蝴蝶在花间轻松
自如、自由翻飞的样子。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蛱蝶穿行于花丛,轻盈灵动、
时隐时现。美好的春光是值得人们珍惜的,不要被凡事所扰,辜负了这大好的
春光。这首诗歌广为流传,一方面因为诗歌巧用叠词,具有和谐的节奏感和音
韵美,另一方面穿花的蛱蝶和点水的蜻蜓构成了恬淡闲适的意境,生存状态之
美好让人顿生向往之情。李贺《追和柳恽》的“江头樝树香,岸上蝴蝶飞。”
写出了蝴蝶欢腾热闹的场景,“蝴蝶晴连池岸草,黄鹂晚出柳园花。”(钱起
《登刘宾客高斋》)“微风尽日吹芳草,蝴蝶双双贴地飞。”(范成大《春晚》)
“江头楂树香,岸上蝴蝶飞。”(李贺《追和柳恽》)“蔼蔼花蕊乱,飞飞蜂
蝶多。幽栖身懒动,客至欲如何。”(杜甫《绝句六首》之二)这幽栖蝴蝶的
懒其实正是一种随意闲散的状态。“庭下幽花取次香,飞飞小蝶占年光。幽人
为尔凭窗久,可爱深黄爱浅黄?”(陆游《蝶》),让读者对小巧轻盈、和谐
灵动的蝴蝶之美感同身受,浅黄和深黄花朵散发出阵阵的幽香,视觉、嗅觉完
美结合,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
蝴蝶的生存时节是美好的,蝴蝶生于春日,素有“春驹”之称,而且蝴蝶
纷飞于阳光之下,雨天很难见到蝴蝶。“蜂蝶纷纷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
(王驾《雨晴 》)诗人把春日将尽,雨后花残,蝴蝶的追春惜春的情态写得活
灵活现;“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欧
30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阳修《阮郎归》)清眉如豆,春日渐长,明媚的春日风景怎么能离开翩飞的蝴
蝶呢?“繁莺歌似曲,疏蝶舞成行”(王勃《对酒春园作》),一派莺歌燕舞、
繁花似锦的景象,表达了诗人对和煦春光的热爱和回归自然的喜悦。可见,蝴
蝶是春天的使者,因为它春天才算完整,大自然的画卷才会鲜活灵动。
蝴蝶的生存空间也是美好的、愉悦的,蝴蝶多翩飞于田园、庭院、花园之
中,呈现了田园之美,透露出闲适的情趣。“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
稀。日长篱落无人过,惟有蜻蜓蛱蝶飞”(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桑
叶露枝蚕向老,菜花成荚蝶犹来”(范成大《初夏》),在范成大的这些咏蝶
诗中,都透露出一种乡村生活的乐趣,自得其乐的恬然,表达了作者对田园生
活的热爱。“闲花半落犹邀蝶,白鸟双飞不避人”(方干《睦州吕郎中郡中环
溪亭》),此处白鸟不避人和“沙鸥相对不惊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有欣
然忘机之态、自得之趣。“草虫咿咿鸣复咽,一夜雨多水满辙。渡头鸣春邨径
斜,悠悠小蝶飞豆花。”(张耒《海州道中》)描写了悠游自在、不紧不慢地
飞向豆花的乡间小蝶,映衬出乡间生活的从容自若、怡然自得,充满了乡俗生
活的情趣。
在许多咏蝶诗中还能体会到一种别样的童趣,“篱落疏疏一径深,树头花
落未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杨万里《宿新市徐公店》)
追赶着黄蝶的儿童正是人类童年的集体回忆,透露着孩提时代特有的轻松惬意、
纯真美好、无限欣喜。“闭门付与东风埽,独客残春思远道。日午不见蝴蝶飞,
细看儿童弄芳草。”(范椁《赵佥宪旧居》)蝴蝶在天真烂漫的孩童世界里翩
翩起舞。
现代诗人宫玺的《白蝴蝶,黑蝴蝶》:柠檬黄/柠檬黄泛滥了无边原野/却
泛滥不了/几只小小的蝴蝶/白的雪一样白/黑的墨一样黑/翩然不歇上下起舞/上
下起舞翩然不歇/上下起舞把无边的柠檬黄舞成朦胧的远景/把黑翅白翅舞成鲜
明的特写//哦,蝶呀蝶呀/知不知彼此颜色有别?是不是在争胜负优劣?/也许无
知/只是茫然群飞/也许有知/但求相亲相悦/那么柠檬黄呢/柠檬黄的菜花是否辨
识白蝶黑蝶?[1]”这虽然是一首哲理诗,表现了自然的和谐与美好,但我们似
乎又从哲学的高度回归到蝴蝶意象最初的原意,即原生状态,体现了对蝴蝶美
好生存状态的赞美和憧憬。
[1]张欣.新诗中的蝴蝶意象[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6:139.
31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二节 蝴蝶与绘画
蝴蝶这一大自然的舞姬也受到了众多文人画士的喜爱,蝴蝶更是被称之为
“有生命的灿烂图画”,成为中国传统艺术领域常用的审美意象,蝴蝶入画也
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中国画的创作中,蝴蝶翩跹的舞姿为其添上了浓墨重彩的
一笔。
从唐代开始,涉及蝴蝶的作品日渐渐多。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李元婴,因
为《滕王蛱蝶图》闻名于世,被称为蝶画的鼻祖。因为花鸟画的蓬勃发展,以
蝶为主要的创作对象成为了当时的主流方向。同时,蝴蝶也被运用于各种画面
情境之中,如人物画和各种花鸟画题材中,少不了以蝴蝶作为陪衬。如唐代周
昉的《簪花仕女图》,仕女形态丰腴、衣着简洁,色彩明丽柔和,看似闲散随
意,却又透露出华贵之气,画面和谐又不失灵动。蝴蝶在国画中还常常和花朵
一起出现,这和蝴蝶的自然习性有关;而绘画中的蝶恋花也与诗歌的词牌一脉
相承,又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相结合,不同的花朵构成不同的寓意。
以蝴蝶为题材的中国绘画艺术,种类繁多,历史悠久,且形态各异,多姿
多彩。五代黄荃《花茵蝶阵图》,北宋的赵昌的《写生蛱蝶图》、南宋李安忠
《晴春蝶戏图》,宋佚名的《海棠蛱蝶图》,明代戴进的《蜀葵蛱蝶图轴》,
清代项圣谟《蒲蝶图》等,都有这类题材的绘画杰作。
特别是在宋代,花鸟画进一步得到发展,蝴蝶形象更受欢迎,画士们争相
追逐,用画笔描摹蝴蝶的千姿百态。赵昌《写生蛱蝶图》(图 1)就是一幅非
常著名的画蝶作品,画面构图精巧,错落有致。几只蝴蝶姿态各异,富有高韵
风骨,形神兼备。蝴蝶红黑相间,花草、球虫用墨笔勾勒,色彩淡雅,充满了
秋天野外的自然气息,呈现出纯净平和的意境和秀丽雅致的格调。
图 1 赵昌《写生蛱蝶图》
南宋李安忠《晴春蝶戏图》(图 2)也是画蝶作品中的传世佳作。
32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图 2 李安忠《晴春蝶戏图》
画面清晰灵动,十五只蝴蝶入画,却丝毫没有重复、局促之感。蝴蝶大小
不一、形态各异,有的展翅飞翔、有的平铺双翼。一只胡蜂的加入,更显得热
闹非凡,栩栩如生,凸显了“蝶戏”二字的魅力。色彩浓淡适宜,随类赋彩,
柔和雅致。最值得称道的是,画面中虽然不见一花一木,却似乎能闻到晴天春
日百花的馨香。此外还有艳艳女史的《草虫花蝶卷》、吴炳的《茶花蝴蝶》等
均气韵生动。宋代画家的蝶画作品工巧极致,恰好符合宋代以柔为美的审美心
理需求。
花鸟画发展到了明清时期,技法有重大的突破,很多画家有了大胆的创新
意识,画家的数量也大幅增加。明代画家戴进的《蜀葵蛱蝶图轴》(图 3),
两只蛱蝶纷飞于蜀葵之上,将落未落,呈瞻花之状,灵动活泼。画面造型质朴,
笔触细腻柔和,色彩润泽。明代女画家文俶也是花鸟画的名家,代表作有《萱
蝶图》、《蝴蝶百合图》,可见,蝴蝶也是她画中的常客。杜大成的《花蝶草
虫册》运用了水墨写意的手法,画面淡雅素净,又不失野趣。陈洪绶的《花蝶
写生图》也是蝶画的代表,两只蝴蝶错落有致,均展开双翼,与荆枝遥相呼应。
构图十分简洁,但画面色彩鲜明,红绿映照,生机盎然。
33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当代绘画大师齐白石先生更是蝶画的集大成者,他的《雁来红蝴蝶》(图
4)、《红叶双蝶》、《花蝶》、《海棠墨蝶》等都是画蝶的经典作品。从众多
以蝴蝶为题材的作品中可以看出,齐白石先生笔下的蝴蝶,极尽精微,天真活
泼,灵动自然,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呈现一派天机,将蝶画创作推到一个新
的高度。
图 3戴进《蜀葵蛱蝶图轴》 图 4 齐白石《雁来红蝴蝶》
蝴蝶的形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及不同的画家笔下,被描绘的极具神韵,
姿态万千。宗白华曾说:“勃莱克的诗句:‘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国’,真
可以用来咏赞一幅精妙的宋人花鸟。一天的春色寄托在数点桃花,二三水鸟启
示着自然的无限生机。中国人不是像浮士德‘追求’着‘无限’,乃是在一丘
一壑、一花一鸟中发现了无限,表现了无限……”[1]可见绘画作品中意境的重
要性,而蝴蝶无疑是美好意境必不可少的意象。
[1] 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149.
34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第三节 小结
蝴蝶色彩斑斓、娇艳多姿,它凭借淡雅清新、美丽和谐的形态特征,恬静
美好的生存状态,成为美的化身、美的载体,给人们带来审美的愉悦,给予文
人画士以丰富的想象和创作灵感。这一切使得蝴蝶成为中国传统绘画的经典形
象,翩然存世。
古往今来,虽然蝴蝶意象被赋予了多重意蕴,但蝴蝶的美丽不过是优胜劣
汰、适者生存的结果,甚至蝴蝶在花草丛中若隐若现的曼妙舞姿,也是为了更
好的逃避鸟类等捕食者的攻击。可见,蝴蝶的美皆为造化之功,不管蝴蝶的意
象何指,蝴蝶究其原意其实就是代表一种“美”的文化生态,带给人们无限的
向往。
35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结 语
叶舒宪先生在《神话——原型批评》一书中谈到:“弗莱从对意象世界的
动态考察中概括出四个比文学体裁更为广泛、而且在逻辑上先于体裁的文学叙
述范畴,即传奇的、喜剧的、悲剧的、反讽或嘲弄的。弗莱借用亚里士多德的
术语,把它们称为“叙述程式”(mythoi)。四种叙述程式分别代表着主要的神
话运行方向:喜剧对应于春天,述说英雄的诞生或复活;传奇对应于夏天,表
现英雄的成长和胜利;悲剧对应于秋天,展示英雄的末路与死亡;讽刺对应于
冬天,讲述英雄死后的世界。喜剧和传奇是向上的运动,悲剧和讽刺是向下的
运动,四者衔接起来,构成一个圆形的循环模式。[1]”
事实上在文学艺术创作中,借助于某一具体或抽象的事物来抒情达意,是
古今中外作家常用的手法,本文以蝴蝶意象为一个小小的切入口,试图去探幽
其背后蕴含的无穷深意,感悟人生与世界。
蝴蝶生命短促且脆弱,却历经最奇特的身形蜕变,最终羽化成为翩跹的彩
蝶。它拥有美丽而迷幻的花斑、色彩,很难有一种喻体比蝴蝶意象更恍惚迷离
和幽微精致。蝴蝶外形特征,非常符合中国文人的审美情趣。蝴蝶的生命历程
又与中国文人的命运多舛、浪漫多情、细腻幽怨、坚韧执着等特点有着出奇的
相似之处,人之喜、悲、美、变、迷、障等种种情感,都可在蝴蝶的身上找到
印证。于是人们便对它倾注了更多的审美观照,把人们的审美心态、价值取向、
文化观念、民族心理等融入到蝴蝶的生物属性之中,赋予了它丰富的审美意蕴,
形成了蝴蝶意象的文化特质。
本文的前三章,从蝴蝶与幻象、蝴蝶与爱情、蝴蝶与蜕变三个方面,来探
究蝴蝶的多重寓意。通过对诗歌、小说、戏剧、影视等作品中的蝴蝶意象进行
分析研究,发现蝴蝶意象往往具有多元的、辩证的象征意义:理想与幻灭、爱
情的欢愉与悲伤、忠贞与薄情、死亡与蜕变、短暂与永恒、生离与死聚等等。
同时,蝴蝶意象的内涵又往往是相互关联的,蝴蝶意象从庄周梦境而来,兼有
现实与梦境、“真”与“幻”的内在统一;蝴蝶与花的关系亲密,便有了花蝶
[1] 叶舒宪.神话-原型批评[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21-22.
36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之恋,而蝶对于花的迷恋又像极了爱情;韩凭夫妇、梁祝化蝶的故事深入人心,
蝴蝶更是凄楚绝美、忠贞不渝、至死相随的爱情象征;破茧成蝶代表历经死亡、
重获新生,于是蝴蝶又与死亡或灵魂有关,寄托了人们对生命不息、转世永生
的美好愿望,永生又代表着一种恒久的自由。
但无论蝴蝶意象何指,蝴蝶的美只不过是大自然汰选的结果,蝶舞花丛,
本身就是一幅大自然的美好画卷,让人赏心悦目。因此,本文的第四章淡去了
蝴蝶意象中的诸多意旨,找寻蝴蝶的原意之美,品味诗歌和绘画作品中蝴蝶意
象为我们带来审美的愉悦,呈现给我们的美好的生活状态。
两千多年过去,千娇百媚的蝴蝶已经从自然界中一个渺小的存在演变成一
个系有庙堂文人、骚客思士千千心结的文学意象,成为绵延不绝的历史文化长
河中的不朽艺术形象。虽经历时代的变迁、艰难的蜕变,但却仍旧寄托着千百
年来人们对理想的执着,对爱情的渴望,对自由的向往,对美好生活永恒的追
求,成为文学艺术作品中美好的意象原型。
关于蝴蝶意象的文学艺术作品浩如烟海,本人才疏学浅,只是撷取其中一
二加以探究,多有粗浅、疏漏之处,贻笑大方之家。敬请专家对本文偏忽之处
加以指正。在此次研究的基础上,本人今后还会对蝴蝶意象所涉及的领域做进
一步的延伸拓展,从西方的各类艺术作品中挖掘蝴蝶意象的审美特质,从纵向、
横向两方面对中西方的文化背景进行比较,探讨蝴蝶意象所反映的不同民族的
审美文化心理,进而得出更为全面和深入的结论。
37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参考文献
[1] 袁行霈.中国诗歌艺术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
[2] 辛介夫.<周易>解读[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
[3] 陈植锷.诗歌意象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
[4] 严北溟.列子译注[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5] 李时珍. 本草纲目[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1.
[6] 周尧.中国蝶类志(第 1 版)[M]. 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
[7] 唐宇翀.蝴蝶觅食过程中的嗅觉和视觉行为反应研究[D].中国林业科学研究
院,2013.
[8] 刘宪伟.中国名贵蝴蝶—生活情趣丛书[M].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08.
[9] 孙福枝. 奇趣蝴蝶[J].科学与文化,2005.11.
[10] 陈晓鸣等.中国观赏蝴蝶[M].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2008.11.
[11] 方惠建.以绢蝶为代表的甘肃南部地区蝶类生物学、多样性及区系研究[D].
北京林业大学.2011.
[12] 王佳宝.蝴蝶意象与中华民族审美文化心理[J].云南电大学报. 2009.02:36-41.
[13] 童尚兰.中国古典文学中蝴蝶意象的文化意蕴[D].华东交通大学.2011.
[14] 王先谦.庄子集解[M],三秦出版社,2005.03.
[15] 宋小克.试论<庄子>中的“以形相禅”意象[J].中州学刊,2008.06.
[16] 刘文英. 庄子蝴蝶梦的新解读[J].文史哲,2003.10.
[17] 钱南扬等. 名家谈梁山伯与祝英台[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6.01.
[18] 黄哲伦.蝴蝶君[M].张生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
[19] 达芙妮•杜穆里埃(作者),方华文(译者).蝴蝶梦[M].译林出版社,2012.08.
[20] 张国祥编.全注全评全唐诗[M](全套 4 册).天津古籍出版社,2016.
[21] 王国维著.吴洋注释. 人间词话[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3.
[22] 庄子.齐物论[M].中华书局,2007.
[23] 梁仁.戴望舒诗全编[M].浙江:浙江文艺出版社,1989.
[24] 唐圭璋.全宋词[M].中华书局,2009.
38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25] 俞达.青楼梦[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
[26] 骆雁琳.简析<蝴蝶君>中的庄周梦境[J].艺术科技,2018.12:130.
[27] 严迪昌.金元明清词精选[M].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
[28] 顾学颉.元人杂剧选[M].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2010.
[29] 丁福保.全汉三国晋南北朝诗[M].中华书局.1959.
[30] 北大古文献研究所.全宋诗[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31] 李商隐.周振甫选注. 李商隐选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32] 徐志摩.徐志摩全集(第四卷)[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2005.
[33] 梁实秋.雅舍小品[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34] 干宝.搜神记[M].北京:中华书局,1979.
[35] 张欣.新诗中的蝴蝶意象[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6:133-139.
[36] 徐迟.徐迟文集(第一卷):诗歌[M].作家出版社,2014.
[37] 荣格著.冯川译.心理学与文学[M].北京:三联书店,1998.
[38] 韦勒克.沃伦著.刘象愚译.文学理论[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
[39] 弗洛伊德著.罗生译.梦的解析[M].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9.
[40]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著.瞿白音译《. 我的艺术生活》[M].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
[41] 梁宗岱.诗与真二集[M].北京:外国文学出版社,1984
[42] 宫玺.宫玺诗选[M].上海:上海文化出版社,2006.
[43] 宗白华.美学散步[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
[44] 叶舒宪.神话-原型批评[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
39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后 记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磨砺,硕士毕业论文终于完稿,回首这一年以来阅读、
收集、整理、思考、写作、修改直至最终完成的过程,我得到了许多的关心和
帮助,现在要向他们表达我最真挚的谢意。
在攻读艺术学理论硕士学位期间,我有幸遇到了恩师刘明厚老师。她广博
的学识和高尚的人格以及对待教学、科研的严谨认真的态度都让我受益颇多。
恩师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为我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从选题的确定到完成写作提
纲,从论文的选材到文章的结构乃至于词语的推敲,都得到了恩师悉心的指导。
恩师认真指出论文每一稿中的具体问题,并提出修改意见,循循善诱,为论文
的质量严格把好关。难忘恩师在晚上审完三部戏之后,凌晨一点还在审阅、修
改我的文章,恩师严谨的治学作风和对事业的追求将永远激励着我,恩师对我
的关心和教诲我更将永远铭记在心。借此机会,我谨向她致以深深的谢意。
我衷心地感谢张仲年老师、徐煜老师。二位老师给我的论文提出了许多宝
贵的意见和建议,使我深受启发,思维也开拓了很多。我所取得的些许进步都
得益于这些老师的教导,在此深表敬意和谢意。
最后,感谢我的家人,正是由于他们的支持我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感恩
之情,无以言表。感谢上海戏剧学院给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学习平台,让我在
这充满了艺术氛围的环境中潜心学习了两年多的时间,也让毕业于汉语言文学
教育专业的我自此进入艺术的殿堂,对艺术学有了新的认识,也找到了人生新
的航向。
40
上海戏剧学院硕士学位论文
在读期间的研究(创作)成果
成果(论文、专著、 刊物名称及 ISBN、ISSN 号 发表(演 署 名 次 序
创作)名称 (出版社、演出地点) 出)时间、 ( 担 任 何
刊号 职)
《繁漪的悲剧人 《曹禺研究》 2014.09 1
生解读》 ISBN 978-7-5354-7584-8
(长江文艺出版社)
《层层推进教出< 《语文建设》 2018.04 1
兰 亭 集 序 >的 深 ISSN 1001-8476 CN11-139
意》 9/H
《简析<蝴蝶君> 《艺术科技》 2018.12 1
中的庄周梦境》 ISSN 1004-9436 CN33-116
6/TN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