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护理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 情绪的作用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Thesis 发布时间: 2021-07-16 15:14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对符合罗马IV诊断标准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Functional dyspepsia, FD)68 例,采用简单随机分组的方法,平均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两组患者均根据国际功 能性消化不良治疗指南用药原则进行
功能性胃肠病(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FGIDs)是一种临床常见的非 器质性胃肠道症候群,以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 dyspepsia, FD)、非糜烂性反 流病(Non-erosive reflux disease, NERD)、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和功能性便秘(Functional constipation, FC)最为常见[1]。功能性消化不良(FD) 是一种临床上普遍流行的以胃肠动力失衡且常规检查没有明确的胃肠道结构或生化 异常可以解释一种症状或现象[2-3]。在西方国家,成年人 FD 的发病率约为 19- 41%,我国 FD 患者的就诊率约占医院普通内科门诊的 10%,约占消化内科门诊的 50%[4]。临床研究发现,精神心理因素是导致功能性胃肠病发病的一个重要因素, 其发病机制可能是精神压力或者心理障碍可以打破大脑边缘系统与下丘脑之间的平 衡关系,造成植物神经功能的紊乱,使迷走神经的张力发生改变,导致胃肠道收缩 频率和传导功能改变,致使胃排空时间延长或者胃肠道运动障碍,从而产生一系列 的胃肠道症状。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普遍存在心理障碍的问题,尤其是焦虑和抑郁 情绪[5]。而在临床护理工作中,一般采用的常规护理,忽视了对患者的心理关怀, 也很少关注患者的情绪状态,以至于影响了患者的疾病恢复,而忽视对患者焦虑、 抑郁的筛查和护理,进而忽略对FD心理状态的对症治疗,影响患者的康复。
FD的主要症状是上腹饱胀不适、早饱感、上腹痛、上腹烧灼感。根据罗马III 诊断标准[2], FD又分为两个主要的亚型:餐后饱胀不适综合征(Postprandial distress syndrome, PDS)和上腹痛综合征(Epigastric pain syndrome, EPS)。罗马IV诊断标准 在罗马III诊断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对发病频率的描述,要求PDS每周发作至少3 日, EPS每周发作至少1日,两种FD亚型的症状可能会叠加,且症状持续半年以 上。
近年来,不同国家FD的流行病调查不断有新报道,FD的流行病学特点和临 床特点在东西方世界之间、不同地域之间和不同国家之间是不完全一致的;在性 别、临床症状、重叠症状、年龄构成、检测结果的正常值范围、对诊断标准的理解 以及诊疗流程上均有一定的差异。罗马V标准中引用的大量数据绝大多数来源于欧 美人群的研究,这些诊断标准是否适用于中国大陆患者的临床诊断和治疗、对我国 FD 的临床实践和科学研究将带来哪些影响和问题,是我国的内科临床医师关注和 研究的重点[6-7]。
临床护理人员作为与患者接触最多的医务人员,身兼着多重角色,如照顾者、 教育者、评估者、协调者、帮助者等,在 FD 的临床治疗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目 前,已有研究证明心理治疗可以有效的改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消化道症状,其 中以认知疗法为主的心理护理对于 FD 的治疗和症状的改善有着积极的作用;其 次,以行为疗法为主的心理护理干预配合药物治疗也可以达到强化 FD 患者健康行 为,改善不良情绪,减轻心理应激对 FD 患者影响的作用。然而,在 FD 患者的现 有的科学研究中,临床护理特别是心理护理多配合抗焦虑、抗抑郁的药物改善 FD 患者的不良情绪,排除抗焦虑、抗抑郁药物的影响,单独的心理护理干预对 FD 患 者不良情绪的有效性尚缺乏更多高质量的循证研究证据进行证实,且 FD 患者焦 虑、抑郁情绪是否与社会支持水平有关,心理护理干预改善 FD 患者的不良情绪是 否与社会支持水平有关的临床研究尚缺乏,需要有更多实证研究进行深入的探讨。
本研究采用问卷调查的方法,探讨心理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 抑郁情绪的缓解及对胃肠道症状主观感受的降低作用,了解 FD 患者焦虑、抑郁情 绪与社会支持的关系,了解其胃肠道症状与焦虑抑郁情绪的关系,以期找到更好的 护理措施提高护理质量,减轻患者的心身痛苦。将68例 FD 患者平均随机分为干 预组和对照组,对照组的患者进行常规护理,干预组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采用事先 制定好的心理护理方案进行为期6周、每周1次、每次30分钟心理护理干预,在 第2、4、6周末进行 SAS、SDS 及 GSRS 量表的复测,比较干预组干预前后 SAS、SDS 及 GSRS 量表评分的变化,比较干预组与对照组在第2、4、6周末 SAS、SDS 及 GSRS 量表评分的变化。本研究采取心理护理干预的方式,排除抗焦 虑、抗抑郁药物对 FD 患者的影响。通过帮助患者改变不正确的认知和行为等方式 改善不良情绪,加强自我管理,可以避免抗焦虑、抗抑郁药物不良反应,且具有较 好的临床使用价值,适宜临床推广,因此需要大量实证研究证据积累,以证实心理 护理对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改善作用,本研究起到了临床资料积累的作用。
第1 章临床研究
1.1研究设计
该研究采用量性研究的方法,通过对68例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进行简单随机分 组,平均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每组各34例患者。对照组的患者进行常规护理,干 预组的患者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增加系统的心理护理干预,探讨心理护理对功能性消 化不良患者消化道症状、焦虑、抑郁不良情绪以及社会支持水平的影响,主要在干 预前、干预后2周、4周、6周采用焦虑、抑郁自评量表、社会支持量表和胃肠症状等 级评估量表问卷调查,探讨社会支持水平与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以及消化道症状的 相关性,进一步检验心理护理干预是否可以提高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治疗效果; 拟通过干预组与对照组常规治疗相对比,探讨两组患者的治疗效果和生活质量改善 情况是否存在差异。
1.2研究对象
本研究选取河北省某三级甲等中医院消化内科于 2019 年 1 月至 2019年 10 月 收治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68例,平均随机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各34例。其中干 预组男13 例,女21 例,平均年龄43.08±11.25 岁,对照组男11 例,女23 例,平 均年龄41.67±12.48 岁。治疗前对干预组和对照组的性别、年龄、学历、职业等一 般情况进行一致性检验,结果表明两组患者无显著差异(P> 0.05)。
1)样本量的估计:
在保证本研究的调查结果有一定的可行性的前提下,需确定最少样本含量,根 据观察流行病学连续变量样本量计算公式[8]。
N _ _2fZa + ZpTo^
Za=1.96, Zp=1.64, 6=4.2, d=3,计算样本含量为30.8,在实际研究中,为避免 有失访、不依从者,在估算的样本量基础上增加10%,实际选取的研究对象每组34 例,两组共计68例。
2)研究对象的纳入标准为:
(1)符合罗马IV诊断标准中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分类[9-10]。
(2)年龄N18岁;
(3)自愿参与本研究;
(4)意识清晰,可以配合完成调查研究工作。
3)研究对象的排除标准为:
(1)V18周岁的儿童和婴幼儿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
(2)近 6个月有抗焦虑药物和/或抗抑郁药物用药史的患者;
(3)排除焦虑障碍、抑郁障碍和焦虑抑郁障碍共病的患者;
(4)严重的精神障碍或精神病患者不能配合本研究;
(5)拒绝参与此次调研者。
4)剔除和脱落标准
(1)纳入研究后患者未按照治疗方案和心理护理干预方案进行规定治疗的 病例,予以剔除;
(2)纳入研究后患者按时进行心理护理治疗以及完成调查问卷或中途退出 的患者,作为脱落处理。
纳入研究的研究对象将完成自制的一般情况调查表的填写,焦虑、抑郁自 评量表、社会支持量表和胃肠症状等级评估量表的问卷调查,并签署本研究知情同 意书。
1.3研究方法
采用量性研究的方法。
1.3.1 评估
采用心理护理干预的方法。对所有参与研究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采用自制一 般情况调查问卷、SAS、SDS、SSRS、GSRS进行测评,了解患者的一般情况、焦 虑抑郁情绪、社会支持水平及胃肠症状的发生情况。
1)评估方法 本研究采用量性评价的方法,了解心理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消化道
症状的改善情况,焦虑、抑郁情绪以及社会支持水平的影响。
干预组与对照组在干预前进行SAS、SDS、SSRS、GSRS问卷调查,比较两组之 间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和消化道症状治疗效果以及社会支持水平的 差异。治疗前,两组患者SAS、SDS、SSRS、GSRS的评分比较均无显著差异(P > 0.05)。
2)评测工具:
(1)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由 1965 年 William WK.Zung[11]编制,该表由20个陈述句和相应的问题条目组成,按1-4级评分。评 定结束后,将20个项目的各项分数相加,得到总的粗分数X,然后将粗分乘以 1.25以后取整数部分,得到标准分Y。抑郁程度评分:我国常模SDS量表标准分 分界值为53 分, 53-62分为轻度抑郁,63-72分为中度抑郁,>73分为重度抑郁。 Zung 于 1986 年对 SDS 奇偶数条目分半相关性为 0.92,与汉密尔顿抑郁量表 (HAMD)评分的相关系数为0.84,显示其信度很好。
(2)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是 1971 年Zung[12]编制, 与抑郁自评量表(SDS)相似,该量表也含有20个项目,为4级评分的自评量表, 测试与评分方法与SDS基本一致。焦虑程度评分:以SAS测评量表为标准,我国 焦虑评定的临界值标准分为 50 分,50-59分为轻度焦虑,60-69分为中度焦虑,>69 分为重度焦虑。SAS与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A)的Pearson相关系数为0.365,表明 其效度很高。
(3)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ocial support rating scale, SSRS)由肖水源等心理卫 生工作者我国的实际情况,自行设计和编制的。问卷共 10 个条目,每个条目由低 到高分为4个等级,包含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对支持的利用度等三个维度。总分 40分,正常情况:总分220分,分数越高,说明社会支持度越高,一般认为总分 小于 20 分,为获得社会支持较少,20-30 分为具有一般的社会支持度,30-40 分为 具有满意的社会支持度。该量表经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 重测信度为0.92, 各条 目的一致性在0.89-0.94之间。
(4)胃肠症状等级评估量表(Gastrointestinal symptom rating scale, GSRS)是一 个由15 个条项目(反酸、腹痛、嗳气、腹部紧抽感、肠鸣活跃、胃肠胀气、烧心、 腹胀、恶性呕吐、排便次数减少、大便干结、排便不净感、排便次数增多、稀水样 大便、排便紧迫感)构成的特异性量表,评估期限为1月内患者的胃肠道症状,采用 4 级评分法,量表得分与消化道症状严重程度呈正相关, 目前 GSRS 已经被广泛 地应用在世界各国的临床实践以及科学研究中,它的内在一致性和信效度方面都表 现良好[13]。
1.3.2 调查方式
研究者本人采用问卷调查的方式对参与研究的研究对象进行正式调查。调查前 对研究对象进行本研究的说明、知情同意和量表填写指导。遵循患者信息保密的原 则,填写完毕后问卷当场收回。
1.3.3随机分组
采用简单随机分组的方法,将研究对象平均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治疗方面, 两组患者均采用国际功能性消化不良治疗指南用药原则进行治疗;护理方面,对照 组的患者只接受常规护理,干预组的患者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由经过专业心理护理 培训的护理人员进行系统化的心理护理干预。
1.3.4实施心理护理干预
1) 常规护理:住院期间给予常规护理:保持病室的安静清洁和适宜的温湿 度,每日 2 次定时开窗通风换气,每次20-30 分钟;患者需保持良好而充足睡眠, 保持平和的心态,戒躁戒怒,减轻不必要的心理压力;住院期间要求禁烟酒,遵医 嘱给予患者适当的饮食,避免食用生、冷、硬以及辛辣刺激的食物,以减少对胃肠 道的刺激,且饭后需避免立即进行剧烈运动,以免造成胃肠道的不适症状;住院期 间用药指导:为患者讲解药物的药理作用、使用方法、注意事项以及可能出现的不 良反应等。通知患者出院后按时来院配合完成问卷调查与访谈。了解患者胃肠道症 状、焦虑、抑郁情绪以及社会支持水平。
2) 实施心理护理干预
对照组只接受常规护理,干预组的患者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增加心理护理干 预。
干预组:在实施护理干预之前,护士向患者讲解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病因、发病 机制、临床特点、治疗原则及预后,使患者了解焦虑和抑郁情绪与疾病相互影响、 相互作用而对机体造成不良影响以取得患者的配合。经过讲解患者能够正确的认识 功能性消化不良,形成正确的认知,可以有效的配合护士的心理护理措施。
经过了详细的生理、心理社会方面的护理评估,了解患者和周围环境两方面的 信息,必要时进行家访,与家属详谈来了解患者详细具体的信息。通过对患者的身 心状况和社会支持层面的综合评估,确定患者的实际压力源,如经济问题、婚姻冲 突、工作问题、人际关系紧张、家属死亡、创伤、疾病等,根据患者的病情,及时 了解患者是否存在角色转变、医源性疾病的影响等潜在的应激源[14]。在常规护理 的基础上,根据制定的心理护理方案进行每周一次,每次半个小时、总计 6次的心 理护理,嘱咐患者出院后按时来院进行心理护理同时进行量表评测,直至研究结 束,用以得知消化道症状的治疗效果、负性情绪和生活质量的改善情况。
由经过专业培训心理护理护士依据认知行为治疗理论对干预组的功能性消化不 良患者进行为期 6 周、每周 1 次、每次 30 分钟的心理护理干预。6 次心理护理的 主题分别是:
(1)认识功能性消化不良:让患者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能 够积极配合心理护理干预。
(2)患病后的生活:利用倾听、理解、共情等方式,让患者通过表达宣泄不 良情绪,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为下一步干预做好准备。
(3)介绍认知治疗的理念:使患者能够认识到自身的不合理的认知并进行矫 正,有利于患者能够进一步的了解自己,表达情绪。
(4)行为干预:指导患者应用放松训练冥想等方式缓解焦虑、抑郁的不良情 绪对胃肠功能的影响,鼓励患者寻求适合自己的解压方式,如看报纸、运动等方 式,而患者可以简单的应用这些方式进行减压。
(5)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帮助患者建立良好的社会支持系统,教会患 者简单的沟通交流的技巧,通过滋养的人际关系来改善自身的不良情绪以及对胃肠 道的影响。
(6)总结与回顾:护士与患者一起讨论前 5 次心理护理的感受与体验,让患 者对功能性消化不良和焦虑、抑郁、胃肠道症状以及社会支持之间相互的关系有一 个全面的认识,通过宣泄自身的情感,发现不正确的认知,进一步进行矫正,并通 过行为疗法的减压方式和寻求社会支持系统的帮助,来提高自身的管理能力,达到 心理护理的目的。
护理评价:评价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对护理的反应是否达到了预期目标,如治 疗不理想,必要时重新对患者进行评估引入护理程序的下一个循环。
1.3.5 质量控制
1)研究者与研究对象进行一对一的交流,使用统一的指导语,采用事先制定 好的统一的心理护理干预方案,信息的交流和后期的跟踪访谈与量表评测由研究者 本人实施。
2)制定心理护理干预的提纲及后期访谈时间表,心理护理干预和后期随访严 格按期执行。
3)定期的跟踪访谈和量表测评结束后,请同行参与讨论,以便及时修正下一 次干预的访谈提纲和指引,方便心理护理干预的继续深入,减少因为研究对象产生 的偏倚,同时可以从与同行讨论中获得各种建设性的建议。
4)数据质控:数据采用双人录入并核对,保留原始的数据资料,发现有问题 时可以查验原始数据并进行更正。
1 .3 .6干预后的调查
分别在 2 周、4 周、6 周对 2 组患者进行 SAS、SDS、GSRS 量表复测,比较 干预组心理护理干预干预前后 SAS、SDS、GSRS 的减分情况,比较两组患者之间 焦虑、抑郁情绪和消化道症状治疗效果的差异。
1 .3 .7疗效评价指标
本研究采用量性评价的方法,干预前后采用 SAS、SDS 量表对患者的焦虑抑 郁程度进行评价,这两个量表都是由 20 个项目组成,分 4 级评分,得分越高,表 明焦虑和抑郁的程度越严重。干预后干预组患者的 SAS、SDS 量表的得分降低, 与对照组的数据相比较,经统计学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说明干预有效;干预 前后采用 GSRS 量表来判断患者消化道症状的改善情况,该量表有 15 个条目,同 样是四级评分,评分越高,说明消化道症状越严重,干预后干预组患者的GSRS量 表评分降低,与对照组患者的得分相比较,经统计学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说 明干预有效;干预前采用 SSRS 量表来衡量两组患者的社会支持程度,该量表由 10 个条目组成,每个条目由低分到高分分为四个等级,得分越高说明患者获得的 社会支持水平越高,分析 FD 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和消化道症状与社会支持水平总 分及各因子分(主观支持、客观支持、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的相关性。
1.3.8统计分析方法
定量资料采用Epidata3.1建立数据库,SPSS21.0统计分析软件进行修订。计量资 料采用戈± S表示,检验两组是否具有同质性和可比性采用卡方检验;干预前两组研 究对象SAS、SDS、SSRS、GSRS量表得分的比较采用两独立样本t检验,两变量间 的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两组干预后量表得分比较采用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均以检验结果PV 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1.4结果
本次研究共纳入研究对象 68 例,随机平均分为干预组 34 例,对照组 34 例。 发放问卷 68 份,收回问卷 68 份,回收率100%。两组研究对象一般资料在性别、 年龄、文化程度、职业类型、工作时间、经济情况(月收入)、婚姻状况、吸烟、饮 酒、饮食情况等一般人口学特征方面进行比较,经统计学分析,差异均无统计学意
义(P〉0.05),见表 1。
表1 干预组和对照组组基本特征情况比较
TablelComparison of the basic characteristics between the observation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项目 对照组 干预组 2
X P
性别 11(32.35%) 13(38.24%) 0.258 0.612
23(67.65%) 21(61.76%)
年龄 18-35周岁 9(26.47%) 6(17.65%) 14.061 0.970
36-69周岁 25(73.53%) 28(82.35%)
小学及以下 6(17.65%) 8(23.53%)
初中 14(41.18%) 12(35.29%)
学历 高中或中专 9(26.47%) 10(29.42%) 8.579 0.383
大专 3(8.82%) 2(5.88%)
本科 2(5.88%) 2(5.88%)
农民 6(17.65%) 8(23.53%)
工人 7(20.59%) 6(17.65%)
公务员 2(5.88%) 3(8.82%)
教师 5(14.71%) 4(11.76%)
职业 家庭主妇 2(5.88%) 4(11.76%) 14.934 0.383
学生 2(5.88%) 1(2.94%)
个体 5(14.71%) 4(11.76%)
离退休人员 4(11.76%) 3(8.82%)
其他 1(2.94%) 1(2.94%)
<4小时 3(8.82%) 2(5.88%)
工作 5-8小时 23(67.65%) 20(58.82%) 4.258 0.643
时间 9-12小时 8(23.53%) 11(32.35%)
〉12小时 0 1(2.94%)
<1000元 4(11.76%) 5(14.71%)
经济 1000—2999元 13(38.24%) 16(47.06%) 7.007 0.319
情况 3000—4999元 13(38.24%) 10(29.42%)
>=5000元 4(11.76%) 3(8.82%)
已婚 25(73.53%) 23(67.65%)
未婚 3(8.82%) 2(5.88%)
婚姻 分居 0 1(2.94%) 6.538 0.767
状况 离异未婚 4(11.76%) 7(20.59%)
离异再婚 2(5.88%) 1(2.94%)
丧偶 0 0
不吸 19(55.88%) 21 (61.76%)
吸烟
己戒烟 6(17.65%) 3(8.82%) 8.119 0.086
正在吸 9(26.47%) 10(29.42%)
 
 
表1(续)
项目 对照组 干预组 2
X P
饮酒 不饮酒 18 (52.94%) 13(38.24%)
8.085 0.087
己戒酒 3 (8.82%) 4(11.76%)
甜食 10 (29.42%) 11(32.35%)
高盐饮食 5 14.71%) 8(23.53%)
饮食 偏好* 高脂肪饮食 3 (8.82%) 1(2.94%) 8.943 0.346
辛辣饮食 5 14.71%) 6(17.65%)
清淡饮食 11 (32.35%) 8(23.53%)
注:*甜食:每日在三餐以外的零食所提供的能量超出 500 卡路里;高盐饮食:高盐饮食是指每日进食食盐超 过6 克的饮食,其中包括各种途径的饮食如炒菜、咸菜、含盐饮料以及酱油、味精等调味品摄入盐的量;高脂 饮食是喜食用指含脂肪量高的食物,比如含油量高和油炸过的食物,植物中的核桃、芝麻、花生,油炸食品、 肉类等;辛辣饮食是指喜食用尖锐而强烈刺激性的食物,此类食物包括葱、蒜、韭菜、生姜、酒、辣椒、花椒 等刺激性的香料;清淡饮食:清淡饮食指的是少油、少糖、少盐、不辛辣的饮食,也就是口味比较清淡。如: 清淡三文鱼等。
 
1.4.168例FD患者焦虑、抑郁的检出情况及检出率
纳入研究的68例FD患者中焦虑情绪的检出情况为:轻度23例,中度8例, 重度 3 例,检出率为 50%;68 例 FD 患者中的抑郁情绪的检出情况为:轻度 19 例,中度7例,重度1例,检出率为39.71%。
1.4.2 68例FD患者焦虑、抑郁水平与社会支持的关系
FD 患者的 SAS 得分与社会支持总分及因子主观支持、客观支持、支持的利用 度的得分呈显著负相关("=-0.223,P1V0.05; r2=-0.735,P2V0.05; r3=-0.284, P3V0.05; r4=-0.641,P4V0.05),见表 2。
FD 患者的 SDS 得分与社会支持总分及因子主观支持、客观支持、支持的利用
度的得分呈显著负相关(r1=-0.432,P1V0.05; r2=-0.573,P2V0.05; r3=-0.254,
P3<0.042; r4=-0.497,P4V0.05);见表 3。
表2 68例FD患者SAS得分与社会支持总分及因子分相关性分析
Table 2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SAS and total score and factor score of social support in FD patients
before intervention
SAS
r P
社会支持总分 -0.223 0.042
主观支持 -0.735 0.037
客观支持 -0.284 0.041
支持的利用度 -0.641 0.038
 
表3 68例FD患者SDS得分与社会支持总分及因子分相关性分析
Table 3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SDS and total score and factor score of social support in FD patients
before intervention
SDS
r p
社会支持总分 -0.432 0.039
主观支持 -0.573 0.038
客观支持 -0.254 0.042
支持的利用度 -0.497 0.040
 
1.4.3 68例FD患者焦虑抑郁与胃肠道症状的关系
FD患者的GSRS得分与SAS、SDS得分呈显著正相关 "1=0.456, P1 <
0.05; r2=641, P2< 0.029),与 SSRS 呈显著负相关(r=-0.379, P< 0.05),见 表4。
表4 FD患者干预前GSRS得分与SAS、SDS、SSRS相关性分析
Table 4 Correlation analysis of GSRS score with SAS, SDS and SSRS in FD patients before
intervention
GSRS
r p
SAS 0.456 0.040
SDS 0.642 0.038
SSRS -0.379 0.039
1.4.4两组患者干预前后SAS、SDS、GSRS量表得分比较
心理护理干预前两组患者的SAS、SDS、GSRS量表得分经统计学分析,差异
均无统计学意义(P > 0.05),见表5。
表5心理护理干预前两组患者SAS、SDS、GSRS量表评分比较(乂 土 S)
Table 5 Comparison of SAS, SDS, and GSRS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intervention
评分 例数 干预组对照组 t P
SAS 68 53.25±5.72 50.61±4.983 0.287 0.398
SDS 68 55.52±5.12 53.74±4.87 0.855 0.395
GSRS 68 24.23±2.71 29.38±5.32 0.125 0.894
 
干预组患者经过6周心理护理干预后,与干预前比较,SAS、SDS、GSRS得
分显著下降(P1V0.05; P 2<0.05; P 3<0.05)。见表 6。
表6干预组患者心理护理干预后SAS、SDS、GSRS量表评分比较(乂 土 S)
Table 6Comparison of SAS, SDS and GSRS in intervention groupafter intervention
评分 例数 6周前 6周后 t P
SAS 34 53.25±5.72 36.76±4.21 7.678 0.001
SDS 34 55.52±5.12 34.94±3.98 10.572 0.001
GSRS 34 24.23±2.71 11.88±2.07 11.457 0.001
 
采用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心理护理干预后,干预组和对照组 SAS 得分指标 第二周并未出现明显统计学差异(P1>0.05),第四周开始出现显著性统计学差异 (P1V0.05),第六周治疗结束后存在显著性统计学差异(P1V0.05),见表7。
表7心理护理干预后两组患者SAS量表评分比较(乂 土 S)
Table 7 Comparison of SAS scor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fter intervention
组别(例数) 第 2 周末 第4周末 第6周末
干预组(n=34) 48.26±4.98 43.55±4.17 36.76±4.21
对照组(n=34) 49.91±5.21 46.44±3.78 40.94±3.87
T 0.876 2.78 3.78
P 0.357 0.045 0.01
 
采用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心理护理干预后,干预组和对照组 SDS 得分指标 第二周并未出现明显统计学差异(P1>0.05),第四周开始出现显著性统计学差异 (P1V0.05),第六周治疗结束后存在显著性统计学差异(P1V0.05),见表8。
表8心理护理干预后两组患者SDS量表评分比较(尢土 S)
Table 8 Comparison of SDS scor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fter intervention
组别(例数) 第2周末 第4周末 第6周末
干预组(n=34) 55.52±5.12 45.82±8.10 34.94±3.98
对照组(n=34) 53.11±5.68 49.27±4.84 43.94±4.26
T 0.759 3.052 5.69
P 0.412 0.037 0.01
 
采用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心理护理干预后,干预组和对照组 GSRS 得分指标 第二周并未出现明显统计学差异(P7>0.05),第四周开始出现显著性统计学差异 (P1V0.05),第六周治疗结束后存在显著性统计学差异(P1V0.05),见表9。
表9干预后两组患者GSRS量表评分比较(土 S)
Table9Comparison of GSRS scor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after intervention
组别(例数) 第2周末 第4周末 第6周末
干预组(n=34) 21.97±6.42 18.79±7.12 11.88±2.07
对照组(n=34) 20.79±5.76 15.91±5.40 14.58±2.13
T 0.795 1.987 2.918
P 0.429 0.041 0.005
 
1.5讨论
1.5.1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检出情况分析
本研究结果显示,FD患者多伴有程度轻微的焦虑、抑郁等情绪。国内学者王 文忠[15]对100例FD患者和100例健康体检的患者调查显示,FD患者的SAS、 SDS 评分显著高于健康人,说明研究组的患者焦虑、抑郁情绪是普遍存在的。霍 春莉[16]选择老年FD患者60例为观察组,同期进行身体健康体检的老年人54例为 对照组进行研究调查显示,观察组患者的 SAS、SDS 的评分明显高于对照组,说 明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在 FD 患者,特别是在老年患者中发病居多。国外学者 Koloski等[17]对1900名受试者进行为期一年的跟踪调查显示,FD患者的焦虑、抑 郁水平较正常人明显升高,而在基线时,较高水平的焦虑和抑郁也是 FD 的显著预 测因子。
本研究结果与国内外学者王文忠[15]、霍春莉[16]、Koloski等[17]的研究结果一 致,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检出率高的可能原因是,FD的发病机制与精神心理 因素密切相关。有研究指出功能性消化不良是一种器质性病变,临床检查并不能发 现其病理生理的相关因素[18-20]。造成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病理生理因素主要包括胃动 力障碍、机械和化学刺激、内脏的高敏感性、小肠近端的粘膜通透性增高,肠神经 的自主神经紊乱等[19]。焦虑、抑郁、神经质和躯体化在 FD 患者和社区 FD 患者中 十分普遍,并且有证据表明心理因素可以通过“脑-肠轴”引起胃肠生理的改变 [21]。有许多研究指出,功能性消化不良的机制中,胃肠道感觉和运动功能受到焦 虑和抑郁情绪的影响[22-25]。
1.5.2FD患者焦虑、抑郁水平与社会支持的关系
本研究结果显示,焦虑抑郁水平越高的 FD 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越低,而的 FD 患者的消化道症状越严重其社会支持水平也越低。与国内外学者谢秀文等[26]、 Samorinha[27]的研究结果相一致。谢秀文等[26]对110例FD患者进行的研究显示, FD 患者的消化道症状与其社会支持水平密切相关,焦虑、抑郁情绪严重的患者其 社会支持水平都较低,与其不能获得正性的情感和社会支持有关。Samorinha[27]研 究也指出,社会支持是个体可利用的外部资源,满意的社会支持有利于健康,提高 患者预防疾病的能力和对疾病的应对能力,FD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高,其预防和 应对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的能力就高。
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和社会支持水平呈现负相关可能的原因是:FD患者 的由于胃肠道症状的困扰无法感受周围环境给予的支持,也无法有效地利用社会支 持,加之经常诉说自己的病痛周围人习以为常也无法再给予理解与支持,也可能从 而产生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客观支持水平因子与 FD 患者所处的家庭、社会环 境和生活事件相关,近期不良的生活事件和患者有限的客观支持可导致或加重焦 虑、抑郁等不良情绪;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很大程度上反应了患者应对疾病的能 力,患者如果可以从外界获得足够的信息和情感的支持,则可以改善焦虑、抑郁的 情绪,提高自身应对疾病的能力,改善生活质量[28]。
1.5.3FD患者焦虑、抑郁水平与胃肠道症状的关系
本研究结果显示,FD患者的GSRS得分与SAS、SDS得分呈显著正相关,也 就是说FD患者的消化道症状越严重,其焦虑抑郁水平越高。国内学者刘丹丹等[29- 31]指出在治疗前对 FD 患者进行综合性的评估的结果显示,患者焦虑、抑郁的水平 越高,胃肠道的症状就越严重,通过改善患者焦虑、抑郁的情绪可以有效的缓解 FD患者的消化道症状。学者Adibi等[32啲研究显示,FD患者产生焦虑、抑郁的情 绪往往是由于患者不能正确的认识疾病,对待疾病,进而产生焦虑、抑郁情绪。些 情绪通过脑-肠轴反馈到大脑,引起植物神经的紊乱从而造成严重的消化道症状。 因此,焦虑、抑郁情绪对 FD 患者造成严重的心理困扰可以加重其消化道症状,同 时其消化道症状也可以增加患者的负性情绪造成一个恶行循环。
本研究结果与国内外学者刘丹丹等[29-31]、Adibi等[32啲研究结果一致,FD患 者焦虑、抑郁情绪与胃肠道症状呈正相关可能的原因是 FD 的发病机制与精神心理 障碍密切相关。精神心理障碍可以破坏大脑边缘系统和下丘脑之间的平衡,从而导 致植物神经的紊乱,造成胃肠道功能障碍,通过脑-肠轴的双通道效应,严重的消 化道症状也可以不良信息反馈给大脑而加重患者焦虑抑郁的情绪,因此,临床上 FD患者普遍存在焦虑、抑郁等不良情绪[5]。
1.5.4心理护理干预对FD患者焦虑、抑郁情绪以及消化道症状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组 FD 患者经过 6 周心理护理干预后,焦虑、抑郁情绪 和消化道症状与干预前比较改善明显;心理护理干预后,干预组的 FD 患者与对照 组比较,从第四周开始焦虑、抑郁情绪和消化道症状的改善显著优于对照组。
国内学者宋雪[33 ]选取90例FD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所有患者采取常规药物治疗增 加临床护理干预(包括心理护理、认知干预、饮食和睡眠管理等),结果显示:治 疗后SAS、SDS的评分结果比治疗前显著降低,说明加强了心理和认知干预的临床 护理措施,使患者对疾病有了正确的认知,调动了患者积极健康的情绪,显著的改 善了不良情绪对自身的影响,达到了缓解临床症状,提高生存质量的目的。陈素玲 等[34 ]同样选取了 36例FD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干预组的患者 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增加心理护理干预,结果同样显示干预组SAS、SDS及社会功 能、生存质量的总评分均优于对照组,证明了心理护理干预可以有效的改善患者焦 虑、抑郁的情绪以及临床症状,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本研究结果与国内学者宋雪 [33]、陈素玲等[34]的研究结果一致。
心理护理干预可以有效的改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和消化道症状 可能的原因是:功能性消化不良属于一种身心疾病,其发病机制与心理社会因素密 切相关,早期有学者指出FD患者胃肠功能紊乱的严重程度不取决于疾病的病理生理 学机制,而是由于社会环境和心理应激等因素决定的。心理护理干预的介入打破了 FD患者消化道症状和焦虑、抑郁的不良情绪互为因果的恶行循环,通过纠正患者不 正确的认知和行为,减轻或祛除了社会心理因素对患者的影响,改善了患者的负性 情绪,同时减轻了心理因素对胃肠道的压力和影响,加上健康的饮食和生活习惯的 养成以及良好的治疗依从性,使患者能够很好的进入患病后的角色,改善自身的生 存质量,促进疾病的康复。
1.5.5 研究的不足与展望
本研究样本量小,采用的是单因素的分析方法,选取的研究对象受地域的限 制,研究结论在临床推广方面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本研究干预的时间较短,缺乏对 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更长时间的监测。
国内外学者虽然对焦虑和抑郁情绪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影响研究较多,对于 社会支持水平的提高是否能改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不良情绪和消化道症状的研 究结果尚缺乏。国内罕见相关的报道。
今后对于心理护理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和抑郁情绪的研究,可以增加样 本含量,采用多因素分析方法,进一步探讨相关量表在干预组和对照组之间存在的 差异,且还可以在多个地区同时实施心理护理干预,延长干预时间,干预前后记录 患者不良情绪以及消化道症状的改善情况,同时增加远期随访和干预,使得评价结 果更具有价值,同时使心理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研究更 加深入。
1.6 结论
1)68 例 FD 患者中有 50%的人伴有焦虑情绪,多为轻度焦虑,39.71%的人伴 有抑郁情绪,多为轻度抑郁。
2)FD 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越低焦虑、抑郁情绪水平越高,胃肠道症状越严 重,反之亦然。
3)心理护理干预可以显著降低 FD 患者的焦虑、抑郁水平,减轻患者胃肠道 症状的主观感受。
4)对 FD 患者来说,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增加心理护理干预的效果明显优于 单纯的常规护理。
参考文献
[1]林峰.功能性胃肠病的研究新进展[J].中国医药指南,2013,11: 76-78.
[2]Tack J, Talley NJ, Camilleri M, et al. Functional gastroduodenal disorders [J].Gastroenterology 2006, 130: 1466-79.
[3]Oustamanolakis P, Tack J. Dyspepsia: organic versus functional [J].Clin gastroenterol2012, 46:175-90.
[4]刘文忠.幽门螺杆菌感染与非溃疡性消化不良[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2010, 15(2): 94-97.
[5]Bekhuis E, Boschloo L, Rosmalen J G, et al. Differential associations of specific depressive and anxiety disorders with somatic symptoms [J]. Psychosom res, 2015, 78(2): 116-122.
[6]Stanghellini V, Talley NJ, Chan F, et al. Rome IV-GastroduodenalDisorders [J]. Gastroenterology 2016 pii: S0016—5085(16)00177—3.
[7]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动力学组、功能性胃肠病协作组.功能性胃肠病罗马委员会代表与中国消 化病学专家座谈纪要[J].中华消化杂志,2017,37(12):853-854.
[8]Harden M, Friede T. Sample size calculation in multi-centre clinical trials [J]. BMC med res methodol.2018, 18(1):156.
[9]Futagami S, Yamawaki H, Agawa S, et al. New classification Rome IV functional dyspepsia and subtypes [J]. Transl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8, 3:70.
[10]Suzuki H. The Application of the Rome IV criteria to functional esophagogastroduodenal disorders in Asia [J].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17, 23(3):325-333.
[11]Zung WW. A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J]. Arch gen psychiatry,1965,12: 63-70.
[12]Zung WW. A rating instrument for anxiety disorders[J]. Psychosomatics,1971, 12: 371-379.
[13]曹月红,谢地,宋莹.功能性胃肠病相关评定量表研究进展[J].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 31(1): 210- 213.
[14]Xiong Y, Xing H, Hu L, et al.Effects of comfort care on symptoms, gastric motility, and mental state of patients with functional dyspepsia [J]. Medicine (Baltimore). 2019, 98(25):e16110.
[15]王文中.精神心理因素与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相关性[J].心理月刊,2020,15(2):90.
[16]霍春莉.老年功能性消化不良的心理评估及护理对策[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27):326-327.
[17]Koloski NA, Jones M, Talley NJ. Evidence that independent gut-to-brain and brain-to-gut pathways operate in th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nd functional dyspepsia: a 1-year population-based prospective study.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16;44:592-600.
[18]Talley NJ. Functional dyspepsia: advances in diagnosis and therapy [J]. Gut and liver 2017, 3: 349-57.
[19]Schemann M. Reizdarm and reizmagen-pathopysiologie and bio-marker [J]. Gastroenterologe 2017, 2: 114-29.
[20]Enck P, Azpiroz F, Boeckxstaens G, et al.: Functional dyspepsia[J]. Nat rev dis primers 2017, 3: 17081.
[21]Van Oudenhove L, Aziz Q. The role of psychosocial factors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functional dyspepsia [J].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3, 10(3):158-167.
[22]De la Roca-Chiapas JM, Solis-Ortiz S, Fajardo-Araujo M, et al. Stress profile, coping style, anxiety, depression, and gastric emptying as predictors of functional dyspepsia: a case-control study [J]. Psychosom res. 2010, 68:73-81.
[23]Koklu S, Koklu G, Ozguglu E,et al. Clinical trial: Interferential electric stimulation in functional dyspepsia patients-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 [J].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10, 31:961-8.
[24]Filipovic BF, Randjelovic T, Ille T, et al. Anxiety, personality traits and quality of life in functional dyspepsiasuffering patients [J]. Eur intern med. 2013, 24:83-6.
[25]Welen K, Faresjo A, Faresjo T. Functional dyspepsia affects women more than men in daily life: A casecontrol study in primary care [J]. Gend med. 2008, 5:62-73.
[26]谢秀文,黄雪云,钟永红,等.心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防御方式及社会支持的影响[J].广东医 学院学报, 2009, 27(4): 416-417.
[27]Samorinha C, Fraga S, Alves E, et al. Self-reported psychosocial factors among in vitro fertilization patients interviewed alone or with the partner[J]. Psychol health med 2016, 21: 1-8.
[28]Neri L, Brancaccio D, Rocca Rey LA, et al. Social support from health care providers is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illness intrusiveness in hemodialysis patients[J]. Clin nephrol 2011, 75:125-34.
[29]刘丹丹.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病人抑郁焦虑心理的影响[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9,4(38):92.
[30]曹京梅,官莉.心理干预改善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状态的效果观察[J].心理月刊,2019,14(13):62.
[31]王雪霞.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抑郁焦虑心理的影响[J].世界临床医学,2016,10(6):197.
[32]Adibi P, Keshteli AH, Daghaghzadeh H, et al. Association of anxiety, depression,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people with and without functional dyspepsia [J]. Adv biomed res 2016, 5:195.
[33]宋雪.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护理干预对心理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中国医药指南,2019,17(36):35 8.
[34]陈素玲,李艳梅,肖丽英.心理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及生存质量的影响[J].甘肃医 药,2019,38(2):182-183,190.
第2章综述
功能性消化不良的研究进展
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 dyspepsia, FD)是指一组临床表现为餐后上腹饱 胀不适、上腹部疼痛、早饱腹感或烧灼感的症候群,可伴恶心、呕吐、嗳气等症 状,并且缺乏可以解释这些症状的任何器质性的、代谢性的或系统性的疾病。研究 显示,西方国家约有 19-41%,我国约有 20-30%的人群受到此病的困扰,精神心理 因素是导致功能性胃肠病发病的一个重要因素,其发病机制可能是生理、精神心理 和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1]。功能性消化不良常常病史较长,反复发作,且在临 床治疗上尚无特效药物,严重的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耗费大量的医疗卫生资源。 本研究通过对心理护理前后治疗效果的对比,对患者的焦虑、抑郁、治疗效果等方 面进行比较,从而评价心理护理在 FD 患者治疗和护理前后焦虑和抑郁情绪的作 用。
2.1FD与罗马诊断标准
罗马标准作为国际上通用的功能性消化不良的诊断被广泛应用于临床。1990 年,罗马标准首先被提出,并历经了国际上的4次更新,分别是罗马I标准 (1994)、罗马II标准(1999)、罗马III标准(2006)和罗马IV标准(2016),目 前最新的分类和诊断标准是2016年发布的罗马V标准。
根据最近修订的罗马V国标准[2],功能性消化不良的定义如下:持续或反复的 消化不良症状,发病时间超过6 个月且3 个月内反复发作,餐后饱胀症状每周发作 23次,上腹部疼痛不适的症状每周发作21次;内窥镜检查没有脏器的器质性病 变;没有证据表明消化不良症状只与排便或与大便不规则有关。最后一个标准是用 来排除肠易激综合征(IBS)的可能症状,尽管约有30%的患者患有功能性消化不 良的同时也患有IBS。当前罗马V标准划分FD根为两个亚组:餐后饱胀不适综合 征(PDS),主要症状是上腹饱胀不适和早饱感;上腹痛综合征(EPS),主要症 状是上腹痛和上腹烧灼感[3]。
2.2FD与焦虑、抑郁情绪的关系
罗马V诊断标准确定了脑-肠互动异常即脑-肠轴(Brain-gut axis)调节障碍在 FD 中的地位,它是由免疫因子和神经内分泌系统介导的,受心理社会因素调整的 一个大脑和胃肠道之间的双相整合系统。外源性的事物或者内感性的情绪、思维可 以通过高级中出传出的神经冲动影响胃肠道的感觉、运动和分泌等功能;反之,内 脏效应也可以影响中枢的痛觉、情绪和行为。现代医学认为胃肠道是“情绪”器 官,不良的情绪可以影响胃肠道的感觉、运动、分泌等功能;反之,胃肠道功能的 异常也会造成精神心理的异常变化,严重者甚至出现精神障碍。
FD 患者多伴有精神心理的异常,表现为焦虑和抑郁水平的升高或焦虑抑郁共 存。对住院FD患者的调查中发现,FD患者中54.2%有焦虑和或抑郁倾向,相较 于器质性消化不良(19%)与其他器质性疾病(28.9%)及普通人群(9.1%)明显 升高。这种现象与患者面临的压力、竞争、应激以及负性的生活事件相关,同时与 患者的性格和人格也有一定的关系,患者的幼年时期是否发生过受虐史、负面的环 境刺激以及遗传因素也会对患者造成精神心理的影响。Haug[4]等对100例的FD患 者进行心理分析,发现FD的患者与健康人群相比较,FD患者具有明显的焦虑、 抑郁的情绪和躯体化症状,65%的 FD 患者将焦虑作为第一主诉,而仅有 26%的 FD患者以消化不良作为第一主诉。
2.3精神心理因素与 FD 的发病机制
2.3.1 精神心理因素与自主神经系统调节
自主神经系统的调节的重要作用不仅体现在平衡人体正常的消化功能和胃肠道 动力,同时作为重要因素参与消化系统与精神心理刺激的相互作用。有研究证据表 明:精神心理应激源就是通过自主神经系统的调节来影响人体的消化功能,从而导 致功能性消化不良。患有焦虑和抑郁情绪的患者通常会有胃肠道蠕动减慢,是因为 不良情绪可以引起迷走神经张力的减低。而抑郁、恐惧等情绪可以造成上腹的饱胀 感,多是因为这种情绪应激刺激胃肠道,通过自主神经系统作用使得胃肠道的排空 时间显著延长引起的。精神心理刺激可以导致自主神经功能的紊乱,通过破坏下丘 脑与大脑边缘系统的平衡,造成环形肌收缩力与迷走神经的张力同时减低,从而引 起胃收缩频率的降低和传导速度的下降,最后发生胃动力减弱或者胃排空障碍的症 状。
此外,来自心理、生理各方面的压力,包括疲劳、精神紧张、高强度的工作等 都可以促使人体迷走神经发射亢进,同时胃酸的分泌就会相应的增加,从而产生空 腹时上腹疼痛或不适,进食后反而减轻的现象[5]。一些精神心理障碍的患者口服抑 酸药可以有效的缓解胃肠道症状与迷走神经的过度兴奋有关,迷走神经的过度反应 可以直接影响胃肠道粘膜的保护作用造成粘膜的病变,迷走神经可以直接作用于胃 肠道系统,使消化腺体分泌增加、胃肠道蠕动增强,从而破坏胃肠道粘膜引起患者 的不适。
2.3.2精神心理因素与内脏高敏性
近期的研究结果显示:胃感觉高敏性消化不良的患者内脏痛觉阈值会降低,从 而导致患者产生餐后上腹部饱胀、疼痛、早饱感和嗳气等症状。精神心理因素与胃 感觉(内脏敏感性)与FD的症状和严重程度密切相关[6]。有研究显示[7], FD患 者的焦虑水平与胃灵敏性阈值和胃高敏性存在负相关性,而躯体化症状和性虐待分 别与胃不适阈值的增加和降低有关(即超敏感性和低敏感性)。经过心理学测试, FD 患者焦虑、抑郁和躯体化的评分高于那些没有胃肠道症状的人,比起临床症状 本身与生说质量降低的关系更加密切[8]。焦虑和抑郁的情绪还可以降低 FD 患者内 脏痛觉的阈值,使患者对正常的生理运动感知表现为异常的症状。当躯体化症状和 精神心理因素被控制后,可以缓解30%的胃部不适的症状。目前有关中国 FD 患者 的内脏高敏感及其特点的相关研究比较少。
2.3.3精神心理因素与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异常
健康人在生理状态下,肾上腺分泌的皮质酮对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 有负反馈抑制的作用。在心理应激情况下,促肾上腺皮质激素和下丘脑促肾上腺皮 质激素释放激素分泌增多,最终造成皮质酮或糖皮质激素分泌的过多,HPA轴的 负反馈机制的失调,促肾上腺皮质激素、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皮质酮释放水 平会持续升高,使HPA轴亢进而导致胃肠道损伤,如HPA轴的兴奋会造成胃肠道 小血管痉挛使胃粘膜坏死及导致机体对外源性应激因子的易感性增加,而皮质酮可 以促进胃酸的分泌而使胃粘液分泌的减少[9]。此外,有研究显示[10],抗抑郁药物可 以提高 HPA 轴的稳定性,减缓机体对应激的反应性,并参加中枢认知功能的调 节。这不仅仅为抗抑郁药物应用于胃肠病的治疗提供可理论依据,更为治疗功能性 胃肠病的新药的开发提供了新的视野。
2.3.4精神心理因素与脑-肠轴的调节
脑-肠轴(中枢神经-肠神经-脑肠肽)的调节是胃肠功能调节的重要环节。 外因刺激或胃肠内的信息通过神经链接与高级神经中枢相连,可以影响胃肠道的感 觉、动力和分泌功能等;胃肠道的症状也可以通过脑-肠轴对人体的情绪和行为起 作用,即所谓的“脑-肠的互动”[11]。首先,情感活动及应激反应可以引起不同的 脑肠肽反应,造成胃肠道系统运动功能的失调导致内脏的高敏性;其次,内脏感受 器捕获的外在刺激信息又可以上行传入中枢神经系统,由大脑中枢调控并做出回应 [12-13]。精神心理因素和应激可以通过影响脑-肠轴的调节导致消化功能的异常,尤 其是在心理应激的状态下肠神经的敏感性会增加和各种内脏反射,包括食欲[14-16]。 因此,负性生活事件可以造成胃肠道功能障碍,而胃肠道不适的症状反过来也可以 影响患者的精神情绪,从而产生恶性循环导致症状的反复甚至加重。精神心理因素 可以通过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调控过程导致FD的发生。
在应激条件下,胃肠道症状如恶心、腹泻和腹痛很常见,所以长期以来,人们 一直假设大脑和肠道之间是相互作用的[17-20]。中枢神经可通过接收的信息影响胃肠 道的感觉、运动和分泌,肠外或肠道感知的信息也可通过与上级中枢的联系影响胃 肠道的感觉、分泌、运动和炎症反应[21]。
胃肠道消化系统是人体内仅有的一个由自主神经、肠神经和中枢神经共同支配 的系统。脑-肠轴具有双向传入通信的功能,此轴可将大脑的认知中枢、情感和外 周的胃肠道功能状态连接起来,在胃肠道感觉、运动功能的调节中起重要的作用, 任何一个环节如果出现异常都可以影响胃肠道功能,引起胃肠功能或结构的损害而 产生疾病。分布在中枢和周围神经元、神经肽与许多生理性肠道功能有关,如胃肠 运动调节、分泌活动、血管扩张、蠕动反射抑制平滑肌层和括约肌松弛[22]。内脏 的效应可影响中枢神经的情绪、痛觉和行为,中枢神经系统也可通过调节下丘脑- 垂体-肾上腺轴对应激的反应而增加细胞因子或外周炎症的表达[23-24]。于不同的层 次将胃肠道系统和中枢神经系统联系起来的神经-内分泌的网络就称为脑-肠轴,机 体可以通过脑-肠轴的神经和内分泌双向环路系统进行胃肠功能的调节就可以解释 为脑-肠互动[25]。Murray等[26]认为急性的身体或心理应激可以通过脑-肠轴改变FD 和IBS患者肠特异性自主神经信息的输出而导致内脏高敏性的格局。这证明FD的 发生必然存在脑-肠轴异常,并往往伴有心理应激和内脏的高敏性[27]。
此外,随着科技的发展,功能性磁共振、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术及其他 技术为研究 FD 患者和健康人对内脏刺激反应的大脑功能提供了可能,增加了学者 们对CNS调节内脏疼痛和运动的了解[20]。
2.4FD的治疗
随着对 FD 的研究越来越多,治疗手段也逐渐被完善,主要是以对症治疗为
主,强调个体化治疗的原则。
2.4.1饮食
饮食在治疗 FD 上只起次要的作用,患者应注意他/她吃的食物,包括能够耐 受与应该回避的食物。在诊断和治疗阶段,患者记录食物引发胃肠道症状的记录也 是有必要的,治疗FD的建议是常规膳食,避免过饱,咀嚼彻底卩8-29]。
2.4.2常规药物治疗
针对 FD 目前尚无特效药物,主要是根据本病的发病机制和患者的症状给予的 经验性药物治疗。主要有:促胃动力药物,如:莫沙比利、多潘立酮(吗丁啉) 等;抑制胃酸分泌的药物,如:质子泵抑制剂和 H2 受体拮抗剂;胃肠激素,如: 胃泌素、胆囊收缩素、血管活性肠肽等;治疗内脏感觉过敏的药物,如:5-HT类 制剂和外周Kappa受体激动剂等,K-阿片受体激动剂在药理学方面被提议作为治 疗FD内脏高敏感性的药物[30]。
2.4.3心理治疗
FD 多伴有精神心理因素的异常,如 FD 的患者多伴有焦虑、抑郁等,多存在 负面的生活事件如家人死亡、创伤、失业、性虐待等应激事件,可能有惊恐、焦 虑、抑郁、睡眠障碍和躯体型障碍等共存。与心理疾病共病的 FD 患者,尤其是宁 愿花费许多的时间和精力反复地做不必要检查的心理症状明显的患者,需制定复杂 的心理治疗方案,如认知行为疗法、催眠疗法、动力心理治疗和松弛疗法等[36] , 能够改善 FD 患者的症状,可以与药物治疗联合或单独进行,必要时联合应用抗抑 郁和抗焦虑药物:如多虑平、三环类抗抑郁药丙咪嗪、氟伏沙明、帕罗西汀、舍曲 林和西酞普兰等。
2.4.4中医治疗
在我国,由于近些年来对 FD 的研究逐渐被重视,我国学者也一直在研究 FD 的治疗。针灸治疗对 FD 的治疗效果已经得到肯定,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中医认 为人体通过经络系统可以将内在和外在的器官连接在一起,针刺穴位可以通过此理 论恢复器官的功能。现代中医认为针刺疗法的效应可能是通过体液通路、神经通 路、阿片样物质通路和5 - HT通路介导来起作用的[31]。
2.4.5 心理护理干预
对于住院患者来说,基本都是“三分治,七分养”,住院患者住院期间大部分 面对的是专业护理人员和各种各样的护理措施。FD的患者由于受到疾病的影响, 极易出现焦虑、抑郁等不良的情绪,给予患者有效的护理措施来缓解患者的不良情 绪十分有必要[32]。
FD 是一种心身疾病,心理护理可以有效的帮助患者改善不良情绪,促进疾病 的恢复,临床上心理护理的方式很多,尤其以认知疗法为主的心理护理[33],罗艺 等将120例FD的患者进行了随机对照试验,治疗组给予内科常规治疗,对照组给 予谷维素、维生素 B 等安慰剂治疗,两组同时实施以认知疗法为主的心理护理, 结果两组结果无统计学差异,表明心理护理干预对 FD 有着明显的积极作用;以心 理护理干预为主的心理护理,孙东华等将确诊为 FD 的患者进行随机分组对照试 验,对照组给予对症治疗,治疗组给予心理护理干预和对症治疗,经过一年的随访 后结果表明心理应激可以引发或加重FD,适当的心理护理干预对于防治FD有积 极作用;以行为干预为主的心理护理,是一种借助学习和训练来消除或矫正不良行 为的一种方法,是一种行为重塑的过程,通过行为训练和学习,使患者健康行为得 以强化,不良情绪得到改善,配合药物治疗可以明显减轻 FD 的症状,提高临床疗 效;以个性化方式为主的心理护理,黄云花等针对 26 例 FD 患者(均未应用抗抑 郁药物)制定相应的护理干预计划,建立良好的护患关系,采用一对一的方式进行 心理疏导,包括饮食指导、心理干预和启动社会支持系统等。结果显示心理护理干 预后患者的不良情绪得到改善,EPQ (艾森克人格问卷)、SAS和SDS分值都有 所下降;以健康宣教为主的心理护理。徐瑞琴等对 30 例 FD 患者随机分为干预组 和对照组,两组均给予药物治疗,干预组同时应用护理干预,结果显示干预组有效 14例,无效1例,对照组有效10例,无效5例,可见对FD患者实施针对性的健 康宣教和心理护理也是十分重要的。
在 FD 患者的护理中,临床护士不仅需要了解患者的消化道症状,还要关注其 心理社会因素对于疾病的影响。一般的护理常规包括:安静舒适的起居环境,清淡 易消化无刺激的饮食和规律的作息安排等,对于 FD 患者心理护理干预还包括:与 患者家属建立良好的关系,针对性的健康指导,帮助患者建立良好的饮食习惯和作 息习惯,针对性的心理疏导,给予患者有效的社会心理支持等。研究显示,在常规 护理的基础上,通过针对性的护理措施和心理护理干预(包括心理、饮食、环境、 健康教育等可以提高患者及家属对功能性消化不良的认识,减轻或消除患者焦虑、 抑郁的情绪,增加患者对治疗的信心,增强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从而提高患者的 生活质量和满意度[34-37]。
2.5展望
功能性消化不良属于心身疾病,患者极易出现焦虑、抑郁等不良的情绪,从而 加重患者的消化道症状,负性情绪与消化道症状极易形成恶性循环,使之久治不 愈。心理护理措施主要通过认知行为疗法帮助患者纠正认知偏差、客观认识消化道 症状、学会表达情绪与疏导情绪,从而缓解不良情绪为患者带来的消化症状的影 响。本研究证实,在实施心理护理干预的同时,提高社会支持水平有利于缓解患者 焦虑抑郁的情绪和消化道症状,利于疾病恢复。但是,社会支持水平的三个维度 中,主观支持、客观支持和对社会支持的利用程度中的哪个维度对于改善 FD 患者 的焦虑、抑郁情绪更有帮助,可以让临床医护人员实施针对性的措施来改善患者的 症状,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有待更多的进行更多的实证研究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和 探讨。
结论
1)68 例 FD 患者中有 50%的人伴有焦虑情绪,多为轻度焦虑,39.71%的人伴 有抑郁情绪,多为轻度抑郁。
2)FD 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越低焦虑、抑郁情绪水平越高,胃肠道症状越严 重,反之亦然。
3)心理护理干预可以显著降低 FD 患者的焦虑、抑郁水平,减轻患者胃肠道 症状的主观感受。
4)对 FD 患者来说,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增加心理护理干预的效果明显优于 单纯的常规护理。
参考文献
[1]Enck P, Azpiroz F, Boeckxstaens G, et al. Functional dyspepsia [J]. Nat rev dis Primers 2017, 3: 17081.
[2]Stanghellini V, Talley NJ, Chan F, et al. Rome IV-gastroduodenal disorders [J]. Gastroenterology 2016 pii: S0016-5085(16)00177-3.
[3]中华医学会消化病学分会胃肠动力学组、功能性胃肠病协作组.功能性胃肠病罗马委员 会代表与中国消化病学专家座谈纪要J].中华消化杂志,2017,37(12):853-854.
[4]Hagiwara SI, Kaushal E, Paruthiyil S, et al.Gastric corticotropin-releasing factor influences mast cell infiltration in a rat model of functional dyspepsia [J]. Plosone. 2018, 13(9):e0203704.
[5]Haug T T, Wilhelmsen I, Berstad A, et a1. Life events and stress in patients with functional dyspepsia compared with patients with duodenal ulcer and healthy controls [J]. Scand j gastroenterol, 1995, 30(6): 524-530.
[6]Lim SK, Yoo SJ, Koo DL, et al. Stress and sleep quality in doctors working on-call shifts are associated with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J]. World jgastroenterol. 2017, 23(18):3330-3337.
[7]Simren M, Tornblom H, Palsson OS, et al. Visceral hypersensitivity isassociated with GI symptom severity in functional GI disorders:consistent findings from five different patient cohorts [J]. Gut. 2018, 67:255-62.
[8]Van Oudenhove L, Aziz Q. The role of psychosocial factors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functional dyspepsia [J]. 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13, 10(3): 158-167.
[9]张莉华,方步武.脑肠轴及其在胃肠疾病发病机制中的作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 志, 2007, 13(2): 19-201.
[10]Marciani L. Assessment of gastrointestinal motor functions by MRI: a comprehensive review [J].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11, 23(5): 399-407.
[11]Talley N J, Howell S, Poulton R. The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and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the community: is there a link?[J]. Am J gastroenterol, 2001, 96(4): 1072-1079.
[12]Levy P L, Olden K W, Naliboff B D, et al. Psychosocial aspects of the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J]. Gastroeterology, 2006, 130(5): 1447-1458.
[13]Timmermans JP, Scheuermann DW, Stach W, et al. Functional morphology of the enteric nervous system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large mammals [J]. Eur jmorphol. 1992, 30(2):113-22.
[14]Costa M, Brookes SJ, Hennig GW. Anatomy and physiology of the enteric nervous system [J].
Gut. 2000, Suppl 4:iv15-9.
[15]Furness JB. The organisation of the autonomic nervous system: peripheral connections [J]. Auton neurosci. 2006, 130(1-2):1-5.
[16]Konturek SJ, Konturek JW, Pawlik T, et al. Brain-gut axis and its role in the control of food intake [J]. Physiol pharmacol. 2004, 55(1):137-54.
[17]Drossman DA.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history, pathophysiology, clinical features and Rome IV [J]. Gastroenterology 2016, 150:1262-1279, e2.
[18]Aziz Q, Thompson DG. Brain-gut axis in health and disease [J]. Gastroenterology 1998, 114:559-578.
[19]Mayer EA. Gut feelings: the emerging biology of gut-brain communication [J]. Nat rev neurosci2011, 12:453-466.
[20]Fukudo S, Nomura T, Muranaka M, et al. Brain-gut response to stress and cholinergic stimulation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J]. A preliminary study. Clin gastroenterol 1993, 17: 133-141.
[21]Kano M, Dupont P, Aziz Q, Fukudo S. Understanding neurogastroenterology from neuroimaging perspective: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brain imaging in functional gastrointestinal disorders [J]. Neurogastroenterol motil. 2018, 24(4):512-527.
[22]Tomita R. Regulation of vasoactive intestinal peptide and substance P in the human pyloric sphincter [J]. Hepatogastroenterology. 2009, 56(94-95):1403-6.
[23]Dinan T G, Quigley E M, Ahmed S M, et a1. Hypothalamic-pituitary-gutaxisdysregulation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plasma cytokines asa potential biomarker? [J]. Gastroenterology, 2006, 130(2): 304-311.
[24]Ganko M, Calka J. Prolonged acetylsalicylic-acid-supplementation-induced gastritis affects the chemical coding of the stomach innervating vagal efferent neurons in the porcine dorsal motor vagal nucleus (DMX) [J]. Mol neurosci. 2014, 54(2):188-98.
[25]张莉华,方步武•脑肠轴及其在胃肠疾病机制中的作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 2007, 13(12): 199-201.
[26]Murray C D, Flynn J, Ratcliffe L, et al. Effect of acutephysicalandpsychologicalstress ongutautonomic innervation i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J]. Gastroenterology, 2004, 127(6): 1695-1703.
[27]崔立红,彭丽华,杨云生.功能性胃肠病发病机制的研究进展[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 2013, 22(5):488-491.
[28]Madisch A, Andresen V, Enck P, et al.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functional dyspepsia [J]. Dtsch arztebl int. 2018, 115(13):222-232.
[29]Yamawaki H, Futagami S, Wakabayashi M, et al. Management of functional dyspepsia: state of the art and emerging therapies [J]. Ther adv chronic dis. 2017, 9(1):23-32.
[30]Delvaux M. Phamaeology and clinical experience with fedotozine [J]. Expert 0pin investig drugs, 2001. 10(1): 97-110.
[31]郭庆捷,曹泽伟.功能性胃肠病的研究进展[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 19(10): 1297- 1299.
[32]李文波,刘涛.针刺疗法治疗功能性肠疾病的研究进展[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06, 14(2): 197-200.
[33]樊荣荣.功能性胃肠病伴焦虑、抑郁状态及其与胃肠道症状积分的相关性研究[J].世界 临床医学, 2017, 11(5).
[34]李琼英•心理护理联合胃动力治疗仪对患者功能性消化不良合并心理障碍的影响[J] •实用 临床医药杂志, 2016, 20(2): 66-69.
[35]张月萍,胡方瑞,尤利,等•心理护理干预对难治性肠易激综合征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影 响[J] •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15, 21(z1): 166.
[36]时丽丽,滕菲.针对性护理干预对患者消化功能症状变化的影响[几浙江临床医学,2014, (10):1680-1681.
[37]黄荷.护理干预在功能性胃肠疾病患者的效果观察[J]•航空航天医学杂志,2014, 25(1): 101-102.
附录A知情同意书
尊敬的患者:
您被邀请参与心理护理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情绪作用的临床研究。 请您仔细阅读下列信息,然后决定是否愿意参加该研究。如果有不明白的问题,请 向研究者咨询。
1.功能性消化不良是一种消化内科常见的病症,其病因及发病机制不明,是指一 组目前尚无原因的器质性可持续性或反复发作性的消化不良症候群,如:上腹疼痛 或不适、早饱感、烧心、腹胀、嗳气等。由于较多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发病、病 情发展均与社会、心理因素密切相关,患者多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抑郁等不良情 绪,经过常规内科治疗后,往往不能得到理想的效果,严重影响着患者的日常工作 和生活。因此,本课题通过比较常规护理与在常规护理基础上,增加心理护理干预 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及胃肠道症状的改善作用,了解社会支 持水平与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水平及胃肠道症状严重程度的关系,提高 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护理质量以及为患者的临床护理提供实证依据。
2.本试验为一项随机、平行对照临床研究。如果同意参加本试验,可能需先进行 一些必要的检查(如经颅多普勒彩超、血尿便常规、血液生化、肝、肾功能、影像 学检查等)以及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社会支持评定量表 (SSRS)、胃肠症状等级评估量表(GSRS)等评分表,以确定是否符合本试验要 求的条件,如符合要求,您将被随机分配进入干预组或对照组。期间您会被要求按 照临床研究的要求接受护理措施和定期进行 SAS、SDS、SSRS、GSRS 等测评量 表的调查。
3.参与此研究不会给您收取任何费用,不会增加您的经济负担。
4.该研究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您有一半的机率分到两组之一。
5.我们会对您的所有个人信息进行保密,待研究结束后我们会将这些资料销毁。
6.如在研究过程中不愿意继续参加时,有权随时退出本研究,退出后仍可继续得 到正常的临床治疗和护理。如果护理过程中您有什么建议和意见也可以随时和研究 者联系,我们将针对您的意见或建议进行改进。
研究者已向我解释了本次研究的目的、意义和具体研究方法。我已阅读了该知情同 意书,自愿参加心理护理对功能性消化不良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作用研究,并愿意 按要求与研究者合作。我自愿积极配合有关的护理措施和量表调查,以保证研究过 程中的客观性和准确性,以正确评价心理护理干预对功能性消化不良焦虑抑郁情绪 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