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PERMA模式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 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的影响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Thesis 发布时间: 2021-07-16 15:16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本研究旨在了解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水 平的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两者之间的相关关 系;探讨幸福 PERMA 模式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
第1章 前 言
1.1研究背景
慢性肾衰竭是各种肾脏疾患的转归,随着肾实质损害进一步发展导致肾组织 萎缩,此阶段称为终末期肾病(End Stage Renal Disease, ESRD)。调查显示巴 部分欧美国家每年ESRD的患病率约在O.135%o~O.336%o,美国和日本ESRD患 病率分别为1. 698%。和2. 06%。。预计至2020年底,我国ESRD的患病率将达到 1.2%严。截至2018年底,全球约有330万ESRD患者,我国ESRD患病人数至 200万[3]。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以及全球人口老龄化的进展,ESRD的患者在逐 年增多,现如今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4]。
ESRD患者肾脏替代治疗方法主要包括,维持性血液透析和腹膜透析两种, 其中维持性血液透析(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MHD)治疗,目前在国内外 ESRD患者中应用较为广泛。在美国间,2017年共有大约50,000万的终末期肾衰 竭患者做维持性血液透析,我国2018年底透析人数至55.2万人,同比2017年 的49.7万人增长了 11.07%冏。伴随医疗水平的进步以及透析技术的保障,MHD 患者的存活期得以延长。研究报告显示,MHD患者5年存活率日本为87. 1%、 美国为46. 8%、欧洲为38. 3%,而我国文献报道为60. 6%~85. 3%[7]。
虽然维持性血液透析治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调节患者肾脏功能,延长其生存 期,但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高额医疗费用及透析多重危险因素等都会让患者出 现抑郁焦虑等负性情绪。国内外相关研究表明,MHD患者焦虑患病率约12%〜 52%[8],抑郁患病率约22.8%〜39.3%回,这些不良情绪不仅会使MHD患者出现 严重心理负担,而且会导致患者透析充分性降低、丧失治疗信心及生存质量下降 等[10]。既往针对MHD患者的心理学研究多集中在负性情绪和消极心理,随着积 极心理学的兴起,积极心理因素开始逐渐受到学者们的关注,大量文献证实[11-13], 有些患者在承受心理压力的同时,会产生正性品质,减轻其心理困扰,这些正性 品质不仅可以促进患者在逆境中成长,而且直接影响患者治疗依从性、免疫系统 功能、疾病恢复程度及生存质量。
目前,国内针对MHD患者心理方面的研究相对较少,且现有的心理护理干 预方法多为传统的健康教育、认知行为疗法等,大多聚焦于如何减弱患者抑郁焦 虑等负性情绪,而非直接促进患者正性情绪的产生,因此干预效果未能达到理想 目标。近年来,由美国心理学家 Seligman 提出的侧重于研究人类心理健康及幸 福体验的积极心理学思潮得到不断发展。研究文献发现[14],基于积极心理学理论 的护理干预能有效挖掘个人力量,提升心理健康。由于我国对于MHD患者的积 极心理干预研究较少,因此本研究旨在通过如何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激发 MHD 患者潜在的正性力量,提升其心理健康水平作为临床研究的重要课题。
1.2研究现状
1.2.1健康坚韧性国内外相关研究现状
健康坚韧性(Health-related Hardiness, HRH)作为积极心理因素的重要组成 之一,是由国外学者Pollock在坚韧性人格(Hardiness, Hardy Personality)的基 础上首次提出,包括人格特质学、健康心理学及应激心理学三个角度。其强调个 体在高度的应激情况下,如疾病等压力性事件,通过特殊的作用,使自身免于应 激伤害而产生的一种正性人格特质,是个体对自身健康问题作出心理调整的有效 指标,可以使患者更好抵御各种应激事件并产生有效的调节机制,维护健康水平 [15]。
国内外研究发现脑卒中、糖尿病、艾滋病及医务人员等人群中,均存在健康 坚韧性。Jang[16]等通过对缺血性脑卒中患者研究发现,健康坚韧性是其自我护理 能力的主要预测因素;Safdar[17]等通过对II型糖尿病患者调查后发现,健康坚韧 性在患者的心理调节中能够起到预警作用,并能加强患者对疾病采取应对策略, 促进患者的正性心理变化,使其更容易体会到人生的真正含义和价值;Pandey泗 等在正常人群研究中发现,健康坚韧性与社会支持密切相关,社会支持能促进健 康坚韧性的产生。此外,不同应对方式、教育程度、年龄、疾病认知及家属照顾 类型等,均对脑卒中患者健康坚韧性有着重要影响[19]。健康坚韧性水平高的患者, 面临疾病时,通常采取积极的应对方式,焦虑、抑郁等心理疾病症状出现较少[20]。 Mazaheri[21]等在对123名肠易激患者调查时发现,健康坚韧性等积极的人格特质 可显著调节负性情绪,在积极心理变化中起重要作用。因此,及时提高患者健康 坚韧性水平是目前的研究重点。有研究者指出[22],健康坚韧性特质存在于每个人 的个性中,有外显和内隐之分[23]。这就要求护理工作者应根据上述影响因素,结 合有效的健康教育,增强患者的心理健康,提高健康坚韧性水平,改善其生活质 量。
1.2.2创伤后成长国内外相关研究现状
创伤后成长(Post-traumatic growth, PTG),又称逆境中成长、压力(应激) 相关成长、益处寻求及韧性成长。1996年,Tedeschi国等首次发现,个体在遭受 急性应激事件或被生活危机打击后,心理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成长,即主要包括对 生活的欣赏提高、个人力量的增加、发现新的可能性、与他人关系更加亲密和具 有积极向上的精神改变这五个方面。PTG与人类正常的成长发展体验不同,它 强调的是个体自我恢复及自我更新的能力[25]。有研究表明[26], PTG评分越高的 患者表现出更多的积极情绪及更好的心理适应能力。
国内外研究对象主要包括癌症、外伤、慢性病、心脏病、艾滋病等。创伤后 成长常见的评估工具有,创伤后成长评定量表(Post-traumatic growth inventory, PTGI)、应对相关成长评定量表(Stress-related growth scale, SRGS)、感知获 益量表(Perceived benefit scale, PBS)及疾病认知问卷(Illness cognition questionnaire,ICQ)等,其中应用最多的量表是创伤后成长评定量表(PTGI), 该量表信、效度较高,在临床中的适用性较好。
有学者针对 PTG 干预及其效果进行了大量的实证研究[27],结果表明针对 PTG 的干预措施,可促进患者身心健康的恢复。目前国内外的心理干预方法主 要有,正念减压法、情绪表达法 、认知行为疗法、意义疗法等,其中干预效果 却各有差异,可能与研究对象的创伤经历有关販。Sarenmalm测等通过8周的正 念减压疗法对乳腺癌患者实施干预后发现,干预组创伤后成长得分及生活应对能 力得分明显高于对照组,说明正念减压疗法可以有效促进乳腺癌患者创伤后成长 水平的提高;Gallagher[30]等通过书写式表达法对有创伤经历的军校学员进行干 预,结果发现,学员们的创伤后成长水平并未得到提高;马兰[31]等通过5周认知 行为疗法对乳腺癌患者的随机对照研究发现,干预后,创伤后成长、面对应对方 式、回避应对方式及心理一致感总分及各维度得分比较,实验组均高于对照组, 表明针对乳腺癌患者的认知行为疗法,能有效提高患者的创伤后成长水平,促进 患者的心理健康,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高冉[32]等通过生命意义感对 80 名初诊 为乳腺癌的患者实施干预发现,生命意义感是创伤后成长的重要影响因素,提高 患者的生命意义感有助于提高患者的创伤后成长;巩树梅[33]等对意外创伤人群进 行 6 周团体认知行为干预,结果显示,干预组患者表现更多的积极心理品质。辛 妍[34]等对 93 例血液透析患者调查发现创伤后成长评分表现为中等水平,其影响 因素除与年龄、性别等人口学因素相关外,还与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等相关。目 前在我国针对MHD患者PTG干预方案研究较少且缺乏针对性和特异性,研究 尚处于起步阶段。因此,应依据我国文化背景并结合上述PTG的影响因素及有 效干预来制定相应干预措施,以促进 MHD 患者身心最佳康复。
1.2.3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积极心理干预国内外相关研究现状
积极心理干预(Positive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PPI)是指[35]从关注美好 事物角度出发,采取科学的心理疗法促进个体积极特质(力量、天分、兴趣、价 值)的发展和体现,进而促进积极主观体验(幸福、愉悦、感激、成就)的产生, 以积极心理学作为理论基础,目的不是旨在减少疾病症状,而是发现与挖掘人的 力量。积极心理干预最早是针对正常人群进行的,但是近年来,随着积极心理学 的发展,积极心理干预也逐渐应用于临床研究[36]。
目前国内外关于积极心理干预的研究人群有,慢性病、艾滋病、外伤及糖尿 病[37-40]等。文献显示[41],积极心理干预可以有效提升患者的正性情绪、最大限度 地挖掘利用自身内在的正向潜能,提高治疗效果,促进躯体健康。目前国内外针 对 MHD 患者的心理干预主要包括认知行为干预、个体化健康教育、希望疗法等 [42]。LERMA嗣等通过4周的小组面对面干预方法,对60例轻、中度抑郁的血液 透析患者进行随机对照试验发现,在生活质量评分上,干预组高于对照组,在焦 虑抑郁、认知扭曲评分上,干预组低于对照组;ESPAHBODI[44]等通过3次个体 化健康教育对 60 例伴有焦虑、抑郁的血液透析患者实施护理干预,结果表明, 健康教育方案可显著降低患者的抑郁、焦虑水平;RAHIMIPOUR[45]等通过8次 希望疗法对 50 例血液透析患者实施干预,1 个月后干预组患者抑郁、焦虑及压 力水平均显著低于对照组;郑兰茜[46]等通过 8 周团体动力学干预方法对 90 例 MHD患者进行健康教育,目的为患者扩大社交圈及搭建学习平台,使患者从疾 病中获得成长,改善各项生化指标和透析间期体质量增长。然而,当前针对MHD 患者的心理干预较集中于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而非直接关注于患者自身潜在 的积极情绪及正性力量,且干预方法多为以健康教育类为主的消极心理学,基于 积极心理学理论的干预方法目前尚处于初步阶段。由此可见,针对血液透析患者 制定切实有效的干预措施,以调动其积极正面情绪,对其治疗与康复至关重要。
基于上述思考,本研究以MHD患者为研究对象,以健康坚韧性量表及创伤 后成长评定量表为评价工具,重点开展两部分研究。第一部分:基线调查,分析 患者各心理变量现状及影响因素;第二部分;根据MHD患者的心理现状,结合 针对MHD患者的基于积极心理学理论的幸福PERMA模式干预方案,并通过实 证干预研究,验证其在MHD患者中的应用效果,以期为临床MHD患者心理护 理提供新方法、新途径,为提高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及创伤后成长水平提 供有意义的参考。
1.3研究目标和内容
1.3.1研究目标
1.3.1.1了解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现状及影响因素;
1.3.1.2分析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两者之间的相关 性;
1.3.1.3根据调查结果,制定适应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幸福PERMA模式,探 讨幸福PERMA模式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的影响。
1.3.2研究内容
1.3.2.1对301名MHD患者进行调查研究,了解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及创伤 后成长的现状,分析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的影响因素及其相关性。 1.3.2.2依据调查结果,结合MHD患者当前护理现状,以幸福PERMA理论为 指导,制定针对 MHD 患者的干预措施;将 80 名患者随机分配到对照组和干预 组,其中对照组40例,干预组40例。对照组患者进行为期12周的血液透析常 规护理干预措施,干预组患者进行12周的常规护理干预+幸福PERMA模式护理 干预措施。运用健康坚韧性量表、创伤后成长评定量表等评价护理干预措施对 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水平的影响。
1.4操作性定义
1.4.1幸福 PERMA 模式(Well-being PERMA mode)
该概念是指幸福是由积极情绪(快乐、生活满意度)、投入、人际关系、意 义和目的、成就这5大元素共同来衡量,目标是使人生丰盈蓬勃。
1.4.2健康坚韧性(Health-related hardiness, HRH)
是指个体在应对疾病、压力及意外损伤等高强度负性刺激情况下,通过特殊 的力量,产生以缓解和抵抗外部应激的资源,是一种与长期患病相关的个性特征。
1. 4. 3创伤后成长( Post-traumatic growth ,PTG)
是指在个体与生活中所经历的创伤性事件相斗争过程中,所产生的一种积极 的心理成长,能够让个体积极应对创伤并从中创造新的生活目标,培养积极的人 际关系,是一种具有积极行为改变特征的心理品质。
1.4.4维持性血液透析(Maintenance Hemodialysis, MHD)
是最常用的血液净化方法之一,指利用血液透析以清除人体内代谢产物及毒 性物质,纠正水、电解质及酸碱平衡紊乱。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是指接受血液透 析治疗时间达到 3个月的患者。
1.5理论基础及架构
积极心理学是由积极心理学之父Martin E.P.Seligman在1998年首次提出[47], 研究的是人类自身具备的积极心理品质,主要关注于人的正性心理品质、心理健 康、幸福体验与性格发展,可以通过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旨在帮助人们生活的 更快乐、更有意义。Seligman于2002年首次提出幸福三要素理论,并于2011 年完善最终得出幸福五要素原则,即幸福PERMA理论模式[48],其最新著作指出 幸福五元素(PERMA)原则,由积极情绪(Positive emotion)、投入(Engagement)、 人 际关系(Relationship )、意义和目的(Meaning and purpose )、成就 (Accomplishment)这5个元素共同来衡量,积极情绪是幸福理论的基石,主要
 
是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的改变。投入是指个体注意力全部集中于所参与的活动
中,是一种非意识、非情感、人与环境相统一的状态,投入的主观感受往往是指 个体在活动后的总结中体验得到。意义是指一个人评价其做的某样事情时,认为 其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且愿意为之奋斗的主观感受。成就是指可以带来积极情绪 的一种长期坚持的追求,并取得一定成绩的终极状态。人际关系是个人情绪疏导 的重要解药,能带来积极情绪、意义或成就,对人际关系的追求是人类幸福的终 极目标。这五大元素共同定义幸福,并指导人们朝向幸福,达到最佳幸福状态。
他认为要想大幅增加个体的快乐,最有效的办法是做“感恩拜访”,作用持久 的办法是“每天记录3件好事”。更多地去关注和品味生活中的好事,努力发现并 利用个体优势,感受幸福,实现自我价值。Seligman将此疗法应用于临床深度抑 郁症病人得到了比传统抑郁症疗法更高的缓解率。在一项对56例艾滋病患者情 绪和生活质量的对照研究中,4周8次的幸福PERMA理论干预能够让患者充分 了解自身性格优势,缓解负性情绪,增强克服疾病的信心及提高生活质量[49]。本 研究中幸福PERMA理论架构图如图1。
 
 
 
 
图1幸福PERMA模式理论架构图
第2章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坚韧性和创伤后成长现状
调查研究
2.1调查对象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8年11月〜2019年3月衡阳市某2所三级甲等 医院内符合标准的 301名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为调查对象。
纳入标准:
(1)意识清楚,阅读和理解能力尚可,年龄>18周岁;
(2)血液透析治疗时间>3个月,病情稳定;
(3)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并自愿参加。
排除标准: (1)有精神病史者、严重器质性精神障碍、人格障碍等无法进行正常交流 者。
2.2调查方法
2.2.1调查性质:描述性研究(横断面调查)。
2.2.2抽样方法: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湖南省衡阳市某 2 所三级甲等医院 内符合标准的MHD患者作为研究对象。
2.2.3样本量的确定
本研究采用Kendall样本估计法[50],样本量取最大条目数的5〜10 倍,综合 考虑无效问卷等,再将其扩大 20%后,范围为204〜408 例,最终本调查确定问 卷为 306份。
2.2.4调查工具
2.2.4.1一般资料调查表 根据调查目的及相关文献查阅后自行设计,具体包括:年龄、性别、婚姻、 文化程度、主要照顾者、工作状况、家庭人均月收入、医疗费用支付方式、居住 方式、家庭关系、运动习惯、合并慢性病数量、透析龄、终末期肾病原发病因、 透析频率、疾病知晓程度、生理指标等,共 17项。见附录一。
2.2.4.2健康坚韧性量表(Health-related hardiness,HRHS)
此量表由美国学者Pollock[51]等于1989年基于压力适应模型和坚韧性人格理 论编制而成,后由台湾学者汪际[52]于1999年汉化并跨文化调试修订而成,是目 前测量健康坚韧性水平最常用的量表。该量表包括控制维度(条目 2、4、6、9、 10、12、15、16、18、20、22、27、32、34,共14个条目)、承诺维度(条目 5、7、23、25、26、29、31,共7个条目)和挑战维度(条目1、3、8、11、13、 14、17、19、21、24、28、30、33,共13个条目)共三个维度(34个条目)。 该量表采用Likert 6级评分法,1分(“非常不同意”)〜6分(“非常同意”), 其中有19个项目为反向计分,总分34〜204分,得分越高,代表健康坚韧性水 平越高。该量表的Cronbach's a系数为0.91,分量表的Cronbach's a系数为0.87, 重测信度为 0.74〜0.78。此健康坚韧性量表是对于慢性病、心脏病、糖尿病、癌 症等疾病适应或调整的有效指标。故此量表适用于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见附录
2.2.4.3创伤后成长评定量表(Post-traumatic growth inventory,PTGI )
此量表由汪际阴等根据Tedesch严研制的PTGI,于2011年修订而成,是目 前测量创伤后成长水平最常用的量表。该量表包括人生感悟维度(条目 2、5、 11、13、15、19)、自我转变维度(条目 1、3、4、7)、新的可能性维度(条 目 9、14、16、17)、个人力量维度(条目 10、12、18)、与他人关系维度(条 目 6、8、20)五个维度(共 20 个条目)。该量表采用 Likert 6 级评分法,0 分 (完全没有)〜5 分(极度明显),总分 0〜100 分,以平均分视为分界点即平 均分左右为中等水平,得分越高,表示创伤后成长水平越高。该量表Cronbach'a 系数为 0.937,人生感悟、自我改变、新可能性、个人力量、与他人关系维度的 Cronbach'a 系数分别是 0.868、0.762、0.742、 0.790、 0.739, 信效度良好。见 附录三。
2.2.5调查过程
2.2.5.1预调查
采用《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一般资料调查表》、《健康坚韧性量表》、《创 伤后成长评定量表》,选取61名MHD患者(样本量的20%)进行预调查,根 据预调查结果对调查表进行反复修订。
2.2.5.2正式调查
本研究在征得调查医院及相关科室的同意及配合下,由研究者对相关人员组 织培训后进行问卷调查。调查前对患者解释和说明此次调查的目的及意义,征得 MHD患者的知情同意,在其自愿的前提下独立完成问卷,若患者因某些原因不 能独立填写时,则有照顾者或研究者帮助填写,过程中采用统一解释语。问卷当 场核对收回。本调查总共发放调查问卷306份,回收有效问卷301份,有效回收 率 98.4%。
2.2.5.3资料整理与数据分析
首先建立数据库,确定变量后,依据研究编号将数据完整录入Epidata3.1软 件,此过程由研究者及另外一人核对后分别录入。采用SPSS 24.0软件进行数据 分析,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用均数土标准差(匚±s)描述,计数资料采 用频数及构成比(%)进行描述;计量资料满足正态、方差齐则采用t检验或方 差分析,多因素分析采用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患者一般资料、健康坚韧性以 及创伤后成长得分比较,采用独立样本/检验、近似/检验、方差分析、近似F检 验Welch(W)法、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等方法进行分析;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与创 伤后成长水平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等进行统计分析。研究采用双侧检验, 检验水准为a=0.05, PV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2.6质量控制
(1)首先在正式调查之前进行预调查,保证研究的可行性。
(2)在调查前对相关人员进行统一组织培训,讲解该问卷的具体内容,明 确本次调查目的与意义,并统一规范解释语,保证患者充分理解及数据可靠性。
(3 )进行问卷调查前,征得MHD患者的知情同意。
(4)回收问卷时,对问卷认真检查,发现有遗漏或者不符合要求之处,及 时让调查对象修正补全。
(5)数据录入时,采用双人核对后录入,并于完成时进行双人交叉检查, 确保录入数据的准确性。
2.2.7伦理原则
2.2.7.1 知情同意原则
经南华大学伦理委员会审核后,对MHD患者进行相关研究。研究之前患者 拥有知情同意权及自主参与本研究的权利,即患者将充分知晓本次研究的目的、 意义及研究的实施过程,并选择自愿参加此次研究。
2.2.7.2保密原则
本次研究对于MHD患者的所有资料信息实施严格保密原则,且只用于科学 研究。
2.3调查结果
2.3.1MHD患者一般人口学资料
本研究共调查301名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平均年龄为(54.38±11.16)岁, 男性170例(56.5%),女性131例(43.5%),其他一般资料结果见表2.1。
表2.1 MHD患者的一般人口学资料(n=301)
条目 组别 人数 构成比(%)
年龄(岁) 18-35 89 29.6
36-45 59 19.6
46-59 120 39.9
260 33 11.0
性别 170 56.5
131 43.5
婚姻 未婚 36 36
已婚 237 237
丧偶 15 15
离异 13 13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135 44.9
 
条目 组别 人数 构成比(%)
高中或中专 106 35.2
大专及以上 60 19.9
主要照顾者 父母或子女 71 23.6
伴侣 136 45.2
本人 80 26.6
其他 14 4.7
工作状况 工人或农民 139 46.2
公务员或事业单位 31 10.3
技术员或企业单位 47 15.6
经商 23 7.6
退休或无业 61 20.3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1000 94 31.2
1000-2999 115 38.2
3000-5000 71 23.6
>5000 21 7.0
医疗费用支付方式 农合 105 34.9
居民医保 58 19.3
职工医保 130 43.2
自费 8 2.7
居住方式 独居 56 18.6
和孩子及伴侣 115 38.2
仅和伴侣 90 29.9
和父女孩子伴侣 40 13.3
家庭关系 和睦 189 62.8
一般 91 30.2
不尽人意 21 7.0
 
续表表2.1 MHD患者的一般人口学资料S=301)
条目 组别 人数 构成比(%)
运动习惯 <1小时每天 139 46.2
$1小时每天 162 53.8
合并慢性病数量 43 14.3
1种 142 47.2
2种 60 19.9
3种及以上 56 18.6
透析龄 <1年 65 21.6
1〜5年 146 48.5
6〜10年 75 24.9
>10年 15 5.0
原发病 肾小球肾炎 103 34.2
糖尿病肾病 89 29.6
高血压肾病 51 16.9
多囊肾 30 10.0
狼疮性肾炎 14 4.7
其他 10 3.3
原因不明 4 1.3
透析频率 每周2次 258 85.7
每两周5次 43 14.3
疾病知晓程度 不了解 157 52.2
基本了解 139 46.2
完全了解 5 1.7
 
2.3.2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得分情况
本研究共调查301名MHD患者,结果显示,健康坚韧性总分为(132.93 土
10.10)分,处于中等水平,得分范围为(110-159)分,各维度得分及各条目均 分情况详见表 2.2。
项目 条目数 得分范围 条目均分 得分
控制 14 43-62 3.75±0.27 52.50±3.75
承诺 7 19-37 3.93±0.50 27.57±3.50
挑战 13 41-65 4.07±0.37 52.88±4.87
总分 34 110-159 3.91±0.30 132.93±10.10
 
2.3.3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情况
本研究中,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总分为(56.92土8.18)分,处于中等水平,
得分范围为(38-83)分。各维度得分及各条目均分情况详见表2.3。
表2.3 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及其各维度得分(X 士s,分)(n=301)
维度 条目数 得分范围 条目均分 得分
人生感悟 6 9-28 3.01±0.58 18.07±3.48
自我改变 4 2-18 2.50±0.75 9.98±3.00
新可能性 4 4-16 2.34±0.61 9.37±2.43
个人力量 3 5-19 3.23±0.64 9.70±1.91
与他人关系 3 5-15 3.28±0.66 9.85±1.98
创伤后成长总分 20 38-83 2.85±0.41 56.92±8.18
 
2.3.4不同人口学资料对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的影响
结果显示,年龄、性别、婚姻、文化程度、主要照顾者、工作状态、家庭人 均月收入、医保、居住方式、家庭关系、运动习惯、合并慢性病数量、透析龄及 原发病等13个因素在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得分比较中,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V0.05),详见表2.4。为进一步明确以上变量对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 的影响,将单因素分析中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为自变量,健康坚韧性总分为因变 量,具体赋值方式见表 2.5。采用多元线性回归逐步分析法,筛选出影响 MHD 患者健康坚韧性的因素有8个,分别为家庭人均月收入、合并慢性病数量、年龄、 文化程度、家庭关系、主要照顾者、性别,以上变量解释了健康坚韧性水平总分
31.1% (△R2=0.311)的变异,见表 2.6。
表2.4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得分比较(匚士s,分)(n=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HRH得分 t/F值 P值
年龄(岁) 18-35 89 135.03±5.264 5.386d 0.001
36-45 59 133.36±9.913
46-59 120 132.81±11.853
260 33 126.97±11.406
性别 170 134.38±9.700 2.857a 0.005
131 131.06±10.335
婚姻 未婚 36 128.86±13.902 4.714d 0.025
已婚 237 134.00±8.748
丧偶 15 127.20±9.638
离异 13 131.38±16.029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135 130.13±9.867 10.452b 0.000
高中或中专 106 134.71±8.862
大专及以上 60 136.12±11.125
主要照顾 父母或子女 71 132.20±7.926 12.804d 0.000
伴侣 136 136.38±10.347
本人 80 128.53±9.794
其他 14 128.36±7.164
工作状态 工人或农民 139 133.25±9.679 5.564d 0.002
公务员或事业单位 31 138.45±11.747
技术人员或职工 47 134.09±10.187
经商 23 132.57±6.874
退休或无业 61 128.66±9.642
家庭人均 <1000元 94 128.30±9.258 17.164d 0.000
月收入
 
 
续表 表2.4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得分比较(X 士s,分)(n=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HRH得分 t/F值 P值
1000-2999元 115 132.86±8.423
3000-5000元 71 136.69±10.061
>5000元 21 141.38±12.110
医保 农合 105 128.11±8.651 14.180b 0.000
居民医保 58 134.76±9.937
职工医保 130 135.97±9.588
自费 8 133.63±14.609
居住方式 独居 56 127.79±10.714 6.677d 0.001
和孩子及伴侣 115 133.42±10.770
仅和伴侣 90 134.58±8.161
和父女孩子伴侣 40 135.05±9.058
家庭关系 和睦 189 134.78±9.311 9.386b 0.000
一般 91 130.24±10.764
不尽人意 21 128.00±10.144
运动习惯 <1 小时每天 139 131.37±10.523 -2.503a 0.013
$1 小时每天 162 134.27±9.552
合并慢性 43 135.74±10.497 7.710b 0.000
病数量
1种 142 134.87±9.253
2种 60 130.18±9.443
3 种及以上 56 128.98±10.803
透析龄 <1 年 65 126.42±8.551 16.746b 0.000
1〜5年 146 136.14±10.219
6〜10年 75 133.01±8.429
>10年 15 129.60±8.830
原发病 肾小球肾炎 103 134.73±9.58 3.088d 0.000
 
 
续表表2.4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得分比较(X 士s,分)(n=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HRH得分 t/F值 P值
糖尿病肾病 89 130.34±11.93
多囊肾 30 133.83±8.97
狼疮性肾炎 14 130.64±6.74
其他 10 129.60±6.02
原因不明 4 123.25±0.50
透析频率 每周2次 258 132.54±9.587 -1.371c 0.176
每两周 5 次 43 135.30±12.626
疾病知晓 不了解 157 131.41±10.343 4.778d 0.061
139 134.38±9.260
程度 基本了解 5 140.60±16.787
完全了解
注:a:独立样本r检验(方差齐);b: :近似r检验(方差不齐) ;c:单因素方差分析(方差齐); d :近似F检
验Welch (W)法(方差不齐).
 
表2.5 主要入选的变量资料及变量的赋值情况
自变量 赋值情况
年龄(岁) 1=18〜35; 2=36〜45; 3=46〜59; 4=>60
性别 1=男;2=女
文化程度 1=初中及以下;2=高中或中专;3=大专及以上
主要照顾者 以其他为参考设置哑变量,X1=父母或子女(0,1) ; X2=
伴侣(0,1) ; X3=本人(0, 1)
家庭关系 1=十分和睦;2=一般;3=不尽人意
家庭人均月收入(元) 1=<1000; 2=1000〜2999; 3=3000〜5000; 4=>5000
合并慢性病数量 1=无;2=1种;3=2种;4=3种及以上
 
自变量 SE P' t P
常量项 133.932 3.492 38.358 0.000
家庭人均月收入 3.919 0.613 0.353 6.396 0.000
合并慢性病数量 -2.344 0.515 -0.221 -4.555 0.000
年龄 -1.705 0.485 -0.172 -3.515 0.001
文化程度 2.573 0.683 0.195 3.766 0.000
家庭关系 -2.579 0.794 -1.59 -3.250 0.001
主要照顾者 -2.026 0.596 -1.65 -3.400 0.001
性别 2.856 1.146 0.140 2.492 0.013
注:R2=0.327; △R2=0.311.
 
2.3.5不同人口学资料对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的影响
结果显示,性别、文化程度、主要照顾者、工作状态、家庭人均月收入、医 保、家庭关系、合并慢性病数量、透析龄、透析频率及疾病知晓程度等 11 个因 素在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得分比较中,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而不 同年龄、婚姻、运动习惯及原发病的患者在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上的差异均无统 计学意义(P>0.05)见表2.7。为进一步明确以上变量对MHD患者创伤后成长 水平的影响,将单因素分析中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为自变量,创伤后成长总分为 因变量,采用多元线性回归逐步分析法,筛选出影响MHD患者创伤后成长的因 素共6个,分别为家庭人均月收入、家庭关系、文化程度、疾病知晓程度、主要 照顾者和合并慢性病数量,以上变量解释了创伤后成长总分29.9% (AR2=0.299) 的变异(表2.8) 。
 
表2.7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比较(X 士s,分)S=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PTG得分 t/F值 P值
年龄(岁) 18-35 89 57.34±5.389 2.672d 0.050
36-45 59 55.71±7.142
46-59 120 58.02±10.060
$60 33 54.00±7.862
性别 170 58.39±7.950 3.610a 0.000
131 55.02±8.107
婚姻 未婚 36 54.92±10.462 1.332d 0.441
已婚 237 57.35±7.355
丧偶 15 54.67±9.123
离异 13 57.38±13.023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135 54.41±7.323 14.264d 0.000
高中或中专 106 58.11±7.661
大专及以上 60 60.47±9.170
主要照顾者 父母或子女 71 56.56±7.191 9.405c 0.000
伴侣 136 59.31±8.750
本人 80 53.63±7.077
其他 14 54.43±5.626
工作状态 工人或农民 139 57.01±7.739 4.994d 0.006
公务员或事业单位 31 62.26±9.522
技术人员或职工 47 56.36±8.709
经商 23 56.91±5.510
退休或无业 61 54.46±7.803
家庭人均月收 <1000元 94 53.05±6.732 29.839c 0.000
1000-2999元 115 56.49±7.022
3000-5000元 71 59.34±8.021
 
 
续表 表2.7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比较(X士s,分)S=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PTG得分 t/F值 P值
>5000 元 21 68.48±7.339
医疗费用支付 农合 105 52.83±6.849 17.586c 0.000
方式
居民医保 58 58.05±8.162
职工医保 130 59.88±7.780
自费 8 54.38±8.895
居住方式 独居 56 54.16±8.268 2.909d 0.032
和孩子及伴侣 115 57.09±9.224
仅和伴侣 90 57.98±7.042
和父女孩子伴侣 40 57.95±6.441
家庭关系 和睦 189 58.30±7.974 7.633c 0.001
一般 91 54.81±8.018
不尽人意 21 53.71±8.205
运动习惯 <1小时每天 139 56.63±8.735 -0.579b 0.563
$1小时每天 162 57.18±7.686
合并慢性病数 43 58.86±8.354 3.014c 0.030
1种 142 57.69±7.952
2种 60 55.85±7.830
3 种及以上 56 54.70±8.539
透析龄 <1 年 65 52.55±6.745 10.161c 0.000
1〜5 年 146 58.99±8.793
6〜10年 75 56.80±6.850
>10年 15 56.40±6.555
 
 
续表表2.7不同人口学资料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比较(X士s,分)(n=301)
项目 分组 人数 PTG得分 t/F值 P值
原发病 肾小球肾炎 103 58.50±7.851 1.909c 0.079
糖尿病肾病 89 55.27±9.306
高血压肾病 51 57.51±7.931
多囊肾 30 57.63±7.141
狼疮性肾炎 14 55.29±5.511
其他 10 54.90±6.420
原因不明 4 51.00±2.000
透析频率 每周2次 258 56.43±7.771 -2.163b 0.035
每两周 5 次 43 59.86±9.894
疾病知晓程度 不了解 157 55.70±8.310 4.899c 0.008
基本了解 139 58.06±7.686
完全了解 5 63.60±11.171
注:a:独立样本t检验(方差齐);b:近似t检验(方差不齐) ;c:单因素方差分析(方差齐): d :近似F检
验Welch (W)法(方差不齐)。
 
表2.8 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影响因素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自变量 SE P' t P
常数项 51.898 2.484 20.894 0.000
家庭人均月收入 3.410 0.460 0.379 7.420 0.000
家庭关系 -1.887 0.645 -0.144 -2.925 0.004
文化程度 1.579 0.543 0.148 2.909 0.004
疾病知晓程度 2.184 0.744 0.142 2.936 0.004
主要照顾者 -1.262 0.483 -0.127 -2.611 0.009
合并慢性病数量 -1.084 0.418 -0.126 -2.592 0.010
注:R2 =0.313; △R2=0.299; F=22.332。
2.3.6 MHD患者健康坚韧性与创伤后成长相关性分析
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方法,对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与创伤后成长 水平的相关性分析结果表明:健康坚韧性水平得分与创伤后成长水平得分存在正 相关(f=0.795, P<0.01),健康坚韧性水平各维度与创伤后成长水平各维度之间的 相关性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详见表2.9。
表2.9 MHD患者健康坚韧性与创伤后成长的相关性分析
健康坚韧性 创伤后成长
总分 人生感悟 自我转变 新可能性 个人力量 与他人关系
总分 0.795a 0.669a 0.569a 0.255a 0.533a 0.398a
控制水平 0.563a 0.446a 0.377a 0.225a 0.393a 0.328a
承诺水平 0.703a 0.602a 0.528a 0.231a 0.440a 0.308a
挑战水平 0.704a 0.610a 0.503a 0.191a 0.480a 0.348a
注:a:p<0.01.
 
2.4 讨论
2.4.1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的现状及影响因素
本研究调查结果中 MHD 患者健康坚韧性得分为(132.93±10.10)分处于中 等水平[52],与肾细胞癌术后患者健康坚韧性总分(126.43±15.44)基本一致[54], 低于乳腺癌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即(145.32±20.87)分[55],可能是由于血液透 析治疗过程漫长及经济费用较高,患者带伴焦虑、抑郁等心理困扰。据调查显示, 血液透析患者中焦虑患病率约12%〜52%叫抑郁发生率约22.8%〜39.3%回,这 些负性情绪直接影响到患者的心理健康水平[56],在本调查HRH各维度条目均分 中,控制纬度得分最低,表明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不能较好的主动接受患病事实 及其带来的负面影响,提示医务人员应重视MHD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在治疗 疾病,延长病人生存期的同时,应采取针对性心理护理措施挖掘患者内在的积极 心理品质与承受磨难的力量,提高健康坚韧性水平。
2.4.1.1人口学因素
从表2.6可以看出,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和家庭人均月收入是维持性血液 透析患者健康坚韧性的影响因素。其中年龄与健康坚韧性水平呈负相关,年龄越 大,健康坚韧性得分越低,与潘菁[57]等对脑卒中病人的研究结果保持一致,可能 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机体各个器官系统的生理功能逐渐衰退等,导致其对疾病 的耐受性下降,健康状况不佳[58]。相反,年轻的患者更易灵活的适应疾病,从而 更加积极的对抗疾病,所以对实际健康问题的坚韧性更好。在性别方面,女性较 男性健康坚韧性水平偏低,与陈栩[59]等的研究中,性别对医务人员健康坚韧性的 影响效果不同。从中国的传统家庭观念角度分析,女性不仅要照顾长辈和孩子, 还要承受工作上的压力,身心俱疲,同时女性是感性生物,更易产生不良情绪导 致心理恢复力与抗压能力降低,提示在临床护理工作中应加强对老年女性患者的 心理疏导,通过提升心理恢复力以减少疾病带来的负面影响。在文化程度方面, 文化程度越高,健康坚韧性得分越高,与李颖[60]在原发性肝癌患者中调查结果一 致,分析可能原因为长期的教育过程会让人形成更独立的思维,更强的学习能力 与更积极的健康信念,所以受教育程度越高的患者对改善健康的意愿越强,越能 更积极的面对疾病,从而选择更好的治疗方案。建议医务人员重点关注文化程度 低的患者,并给予全面的健康教育。长期的血液透析会给患者带来沉重的经济负 担,因此家庭收入水平是患者能否承担巨额医疗费用的关键。家庭收入水平低的 患者担心经济问题,更易产生害怕紧张等消极情绪,精神状态也会欠佳,健康坚 韧性水平也就越低[61]。而家庭收入水平较高的患者有更好的经济承受能力,具备 稳定的心理素质,健康坚韧性得分较高。因此,临床工作者应对家庭收入低的患 者给予更多的关注并制定经济有效的治疗方案。
2.4.1.2 家庭支持
在本研究中,主要照顾者与家庭关系均为MHD患者健康坚韧性的影响因素。 主要照顾者方面,由伴侣照顾得分最高,其次是父母或子女(见表 2.4),与李 颖的研究结果保持一致[60]。长期血液透析治疗使患者人际交往受限,导致人际关 系疏远,从而失去对社交的积极性,此时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情感支持可为患者带 来战胜疾病的动力,使患者能更好的解决疾病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同时,更 好的感情交流可减轻患者的心理压力,强化坚韧性[62]。因此,对于维持性血液透 析患者,护理人员应鼓励其家庭成员积极关心、理解、支持、陪伴他们,使其以 积极的心态进行治疗。
2.4.1.3 疾病相关因素
合并慢性病数量与患者对自身疾病知晓情况是MHD患者健康坚韧性的影响 因素。由表2.6可知,合并慢性病数量与健康坚韧性呈负相关,与Song[63]等研究 结果一致。本研究发现,合并慢性病多的患者健康坚韧性明显低于其它分组(见 表2),分析原因可能是多种慢性病共存会导致病情复杂,难以治愈,会带来失 能性的累积心理效应。其次,本研究中发现 50%以上患者对疾病认识不足,其中 文化程度低的患者有明显羞耻感,与医护人员沟通交流的意愿不够强烈,且不能 准确认识患病情况,对自身健康行为容易产生错误判断,导致健康坚韧性水平低, 建议医务工作者需加强对这类患者的沟通交流以及疾病知识教育,如发放维持性 血液透析相关知识手册、定期开展疾病知识讲座及建立微信答疑群等。
2.4.2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的现状及影响因素
本研究结果中 MHD 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总分为(56.92±8.18)分,处于中 等水平[22],与董丽华[64]等对腹膜透析患者创伤后成长的调查结果(57.65±15.71) 分基本一致,但低于李婷[65]等对 MHD 患者的调查结果(63.95±12.37)分,分 析原因,可能由于样本量的不同等因素导致。长期的血液透析治疗导致患者出现 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这些负性情绪直接抑制心理成长。在本研究MHD患者创 伤后成长各维度条目均分得分中,人生感悟维度得分最高,表明MHD患者能较 好的总结这次创伤事件并从中得出新的人生信念。此外,新可能性维度得分最低, 表明MHD患者不愿意主动调动积极情绪也较难发生积极的创伤后改变,提示医 务人员应在护理干预中采取培养患者积极情绪及乐观心态的措施,达到提高创伤 后成长水平。
2.4.2.1人口学因素
本研究结果中,文化程度和家庭人均月收入均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创伤后 成长水平有着不同的影响,文化程度越高的MHD患者,其创伤后成长水平就越 高,与李晶晶[66]等对120例MHD患者主要照顾者的调查结果一致。分析可能原 因为,更高层次的文化程度,具备更强的学习适应能力,对创伤事件学习认知能 力更强,心理调适能力更好,有着更高的自我掌控能力和积极的人生信念,因此 文化程度越高的MHD患者从创伤中获得成长越多,越能更积极的面对疾病,从 而做出积极的改变。建议医务人员重点关注文化程度低的患者,并给予全面的健 康教育;家庭收入水平是影响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创伤后成长重要因素,同时 也对女性 HIV 患者[67]有着同样影响。家庭收入水平低的患者会有更强烈的经济 负担,更易产生紧张害怕等消极情绪,精神状态也会欠佳,创伤后成长水平也就 越低,而家庭收入水平较高的患者,大部分医疗费用在承受范围之内,故心理状 态受其影响较小,创伤后成长得分较高。因此,临床工作者应对家庭收入低的患 者给予更多的关注并制定经济有效的治疗方案。
2.4.2.2家庭支持
在表2.8中,主要照顾者与家庭关系均为MHD患者创伤后成长的影响因素。 在主要照顾者中,由伴侣照顾得分最高,由本人照顾得分最低(见表2.7) ,可 能因为伴侣在照顾时能给予更多的情感支持,同时在日常生活中,患者与伴侣相 处时间更多,彼此感情更加坚固,患者对伴侣有更多的信任感,所以心理成长就 更多。由本人照顾自己时,在血液透析治疗中会使患者更易产生孤独无助感,从 而影响心理成长,创伤后成长得分就越低。家庭关系越和睦,创伤后成长水平就 越高。长期透析治疗会使患者人际关系减弱,此时良好的家庭关系可为患者实时 抗击悲观想法,积极面对疾病[68]。同时,更好的情感交流可缓解患者心理压力, 强化个人力量。因此,护理人员应鼓励患者家属积极主动促进家庭关系,使患者 保持积极的改变。
2.4.2.3疾病相关因素
合并慢性病数量与患者对自身疾病知晓情况是MHD患者创伤后成长的主要 影响因素。由表2.8可知,合并慢性病数量与创伤后成长呈负相关。本研究发现, 合并慢性病3种以上的患者创伤后成长明显低于其它分组(见表2.7) ,分析可 能原因是,MHD患者合并慢性病数量越多,其健康问题越严重,越易产生焦虑 和强迫性的想法,从而形成累积心理效应影响其成长的发生。本研究中发现一半 以上MHD患者对自身疾病认识不足,其中对自身疾病越了解的MHD患者,创 伤后成长水平就越高。李海霞[69]等对MHD患者的调查结果也说明患者对自身疾 病了解的程度是创伤后成长的重要影响因素。分析原因为,缺乏对自身疾病的认 识会影响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进而影响治疗时体验,成长心理体验减少,创伤 后成长水平就越低,建议加强对这类患者疾病知识宣教及积极主动性的培养。
2.4.3MHD 患者健康坚韧性与创伤后成长的相关性
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MHD患者的健康坚韧性与创伤后成长水平及各维度 间相关性分析,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且两者呈显著正相关(尸=0.795, P<0.01),健康坚韧性水平越高,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越高。MHD患者健康坚韧 性的控制、承诺、挑战三个维度对MHD患者的创伤后成长有着显著的影响,对 创伤后成长水平总分共解释了 63.0% (△R2=0.630)的变异(见表2.9),由此可 见,健康坚韧性是MHD患者创伤后成长的重要影响因素。
健康坚韧性是一种积极的心理品质,可以在患者的心理调节中起到保护性作 用,健康坚韧性水平高的患者具备相对较稳定的心理状态和更多的习得性乐观心 态,可以促进患者更好的从创伤中恢复并产生成长体验,从而体会到生命的真正 含义和价值。同时健康坚韧性中努力维护健康、积极参加健康活动、合理饮食、 适当运动等在患病后产生的积极适应行为与创伤后成长的内容:努力做好力所能 及的事、培养新的兴趣爱好、更加珍惜每一天等内容不谋而合。有学者研究发现 [70-71],积极心理因素可以促进个体从创伤中恢复并获得成长,增强患者心理健康, 使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提高。因此可见,健康坚韧性作为积极心理因素,同样对 创伤后成长有着重要影响。提示研究者应注意采取措施挖掘患者的健康坚韧性, 使健康坚韧性水平提高,以达到进一步提升患者创伤后成长的目标。
28
 
 
第3章 幸福PERMA模式在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中
的应用研究
3.1研究对象
采用抽签法,从调查医院中选取某一所医院作为研究医院,再按随机数字表 法抽取2019年4月〜9月符合标准的80名MHD患者,按抽签法随机分配到干 预组和对照组,每组分别40例患者。
纳入标准:
(1)意识清楚,阅读和理解能力尚可,年龄>18周岁;
(2)血液透析治疗时间23个月,病情稳定;
(3)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并自愿参加。
排除标准:
(1)有精神病史者、严重器质性精神障碍、人格障碍等无法进行正常交流 者。
3.2研究方法
3.2.1研究性质:类试验性研究
3.2.2研究对象样本量
根据两样本均数比较样本含量估算公式[72]:
按双侧a=0.05,1-卩=0.90,假定8/o=0.80,估算样本含量,查附表得出样本 量为每组 34 例,但考虑到研究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样本流失情况,所以将样本量 在原有基础上扩大20%,最终确定样本数为80例,即每组各40例。
3.2.3幸福PERMA干预方案
3.2.3.1 干预前准备
干预前,成立干预小组,包括1 名血液透析专家,2名血透室护士,1 名营 养师,1名心理咨询师及2名研究生。对所有人员进行组织培训,以积极心理学
 
相关理论知识为指导, 施。 咨询专家并组内讨论,最终确定幸福PERMA护理干预措
表 3.1 干预小组成员及主要职责
小组成员 主要职责
血液透析专家(1名) 参与本次干预方案的修订与实施,并给予透析治疗指南相 关建议,指导患者血管通路的定期评估与监测,对透析操 作护士进行培训。
血透室护士(2 名) 负责患者透析治疗过程中常规护理措施及健康教育,并对
本次研究进行监督。
营养师(1 名) 负责患者日常饮食指导及营养搭配,提供食物热量及水分
等方面的咨询,确保透析充分性。
心理咨询师(1 名) 发现患者心理健康问题并指导本次干预方案的修订与实
施,进行针对性个体辅导,指导患者参与干预练习,保证 干预顺利进行。
护理研究生(2 名) 负责患者一般资料调查及问卷收集,进行数据录入及统计 分析;查阅相关文献资料,形成最终适合本研究的护理干 预方案,并参与实施。
 
3.2.3.2 干预实施期 (1)对照组:常规护理措施。
干预内容包括:透析相关知识指导、透析过程中注意事项、饮食相关指导、 用药相关指导、运动相关指导及心理护理相关指导的常规护理措施,每两周一个 主题介绍,每次20分钟,由血透室护士完成。
第1〜2周:透析相关知识指导
①收集MHD患者一般资料,生命体征及体重增长情况等。②向MHD患者 介绍透析有关知识,透析方法、透析次数及透析时间等,消除恐惧心理,帮助其 更好的适应透析所带来的的生理功能变化。③向MHD患者讲解定期透析及定期 监测的重要性,指导其学会监测并记录每日尿量、体重、血压情况及血象检查等。
第3〜4周:透析过程中注意事项
①透析治疗时,穿刺侧肢体保持制动,避免穿刺部位发生出血。②透析治疗 过程中如若发生头晕、出虚汗等不适情况时立即告知护士。③透析结束时采取三 步曲起身法,即平躺 10 分钟后,缓慢起身坐于床边,坐5 分钟后再缓慢站起。 ④透析后 24小时内穿刺部位避免沾水, 24小时后可撕去创口贴,避免日常活动 中内痿侧肢体受压、负重、戴手表及发生碰撞等,保持局部皮肤清洁干燥。⑤指 导患者日常判断内瘘是否通畅,即用手可扪及吻合口静脉端震颤。
第 5〜6周:饮食相关指导
①控制液体摄入,两次透析间体重增长不得超过干体重的5%或每日体重增 加不超过1kg,每日饮水量为前一天尿量+500ml水,菜汤、牛奶、果汁等含水分 充足的食物应限制摄入。②限制钠钾磷的摄入,每日食盐控制在2〜3g,腌制品、 火腿、方便面等含钠高的食物控制摄入;蘑菇、海带、香蕉、橘子等含钾高的食 物慎食;动物内脏、蛋黄、坚果等含磷高的食物少量摄入。烹调前先将食物浸泡, 过沸水后可去除部分钾和磷。③保证每日蛋白质、维生素及热量的补给。
第 7〜8 周:用药相关指导
①抗凝剂的应用,保证血液在透析器及透析管路中正常流动,最常用的抗凝 药物是肝素、低分子肝素钙等。②对于血压高的MHD患者,使用降压药能有效 预防脑出血、心衰等并发症的发生,保证透析治疗的正常运行,最常用的降压药 有硝苯地平等。③铁剂、钙剂及碳酸氢钠等药物,用以纠正慢性失血、缺铁缺钙、 酸中毒等现象。④注意观察药物的疗效及不良反应。
第 9〜10 周:运动相关指导
①建议每日进行 60 分钟左右有氧运动,增强个体抵抗力,如打太极拳、游 泳、空中脚踏车等。②运动量以患者自身病情及活动耐力不同而定,避免过度劳 累,即运动后稍出汗,微感疲惫且不影响正常交谈为准。③日常生活中注意保持 个人卫生,时常开窗通风,做好防寒保暖。
第 11〜12周:心理护理相关指导
①透析治疗前后注意观察MHD患者心理健康情况,做好针对性心理护理, 缓解患者焦虑恐惧等负性情绪。②指导患者家属关心照顾患者,给患者以情感支 持,使其保持稳定积极的心理状态。③鼓励病友之间相互交流,分享经验,增强 患者治疗信心。
(2)干预组:常规护理措施+幸福PERMA护理干预措施 查阅国内外相关文献,咨询心理学等领域专家,根据现状调查,结合 MHD
患者具体情况制定适合本研究的幸福PERMA护理干预措施。
(3)干预实施期,为防止组间沾染,影响干预效果,即两组患者相互沟通等情 况的发生,研究时将干预组安排在周双日,对照组安排在周单日。
(4)采用面对面个体辅导及团体辅导联合互联网线上辅导相结合的方式;在营 养师指导下,根据患者具体情况设计出一份健康食谱,指导患者饮食,提高患者 身体素质;开办疾病专题讲座、护理示范指导、发放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教 育手册、患者经验介绍,同时在心理咨询师的指导下开展团体互助式活动、记日 记、分享生活、一对一个体辅导等。对MHD患者实施维持12周的幸福PERMA 护理干预。干预方案详见表 3.2。
表3.2幸福PERMA护理干预方案安排表
干预主题 干预
干预练习
时间 干预内容 干预形式
认识疾病 第 1 周 ——
60分钟 1.人员介绍、制度介绍、环境熟悉。
2.了解血液透相关知识,发放《维持性血液透析健康知 识》小册子。
3.收集患者相关资料,留取电话等联系方式。
4.与患者建立信任关系,增强其对透析治疗的信心。 面对面
个体辅导
发现积极 第2周 —— 1. 心理咨询师指导并运用摄入性会谈技术了解患者心 面对面
心理品质 60分钟 理情绪及积极心理品质,同时使用非语言交流如眼神等 与患者产生共情,建立信任。
2.分析患者现存的健康问题及心理问题,制定个性化护 个体辅导
 
干预主题 干预
时间 干预练习 干预内容 干预形式
理干预措施。
3.对于家庭经济困难且文化低的女性透析患者进行额外
心理指导,加强对其积极心理品质的挖掘。
培养积极
情绪 第3周
60分钟 1.在心理咨询师指导下帮助患者了解积极心理学相关知 识,包括积极情绪、投入、乐观、人际关系、生命意义、 成就等。
2.引导患者观看并品味《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 等积极心态类电影,让患者减少焦虑,学习调整心态, 升级思维认知。 团体辅导
成就(A) 第4周
60分钟 优势利用
练习 1.介绍24项性格优势,通过性格力量测试网络问卷帮助 患者找出自己的品格优势,列举并讨论优势利用曾经如 何帮助自己。
2.鼓励并指导患者进行优势利用练习,增强自信心。 团体辅导
+
互联网
线上辅导
投入(E) 第5周
60分钟 酣畅感
体验 1.指导患者根据自身兴趣爱好及身体情况来投入积极情 感,体验酣畅感,放松自己。
2.指导患者每次透析前2h进行有氧运动,如关节旋转、
屈伸运动、模拟蹬脚踏车运动等。 面对面
个体辅导
愉悦体验 第6周
60分钟 三件好事
练习 1.指导患者每晚回忆并记录当天发生的三件好事(事件 无论大小),引导其意识到人际关系的重要性,并鼓励 其坚持完成。 团体辅导
 
 
干预主题 干预
时间 干预练习 干预内容 干预形式
乐观解释 第7周
60分钟 热板凳练
1.回忆并讨论好事坏事对自己的影响。
2.对曾经发生的不良事件进行热板凳练习,尝试用乐观
积极的角度进行解释。 团体辅导
积极体验 第8周
60分钟 感恩练习 1.引导患者思考什么是感恩?感恩有什么用?
2.让患者回忆自己最想感谢却一直未感谢的人,并鼓励
患者写信、上门拜访、打电话或录制视频表达感激之情。 团体辅导
积极情绪 第9周 积极情绪 1.向患者介绍喜悦、感激等10种积极情绪,并让患者结 团体辅导
(P) 60分钟 档案建立 合自身经历的事情,向研究者转述具有相应积极情绪特 点的事件,引导患者重忆当时感受,从而在不同情绪与 情景或物品间建立联系,让患者明白情绪具有特定行为 倾向,以此来为患者建立针对性积极情绪档案。 +
互联网
线上辅导
意义与目 第10周 可行性 1.讨论乐观与希望:乐观可将坏事视为暂时的、可改变 团体辅导
标(M) 60分钟 目标设定 的,举例如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2.讨论生命意义与目标,介绍成功治疗的病例,增强患 者透析治疗信心,引导患者建立目标感,如学会定期监 测和记录透析指标等,及按医师、营养师建议制定每日 饮食计划、日常运动计划(参与社会活动和力所能及的 工作)、建立戒烟戒酒的健康生活方式等。
人际关系 第11周 积极主动 1.鼓励患者家属积极主动疏导安慰和关心患者。 面对面
(R) 60分钟 式回应
练习 2.引导患者与朋友间建立互助关系并进行积极主动式回
应练习,表达积极情绪,感受社会支持。 个体辅导
干预主题 干预
干预练习
时间 干预内容 干预形式
社会支持 第12周 ——
60分钟 1.鼓励患者伴侣参与照顾患者,并陪伴其透析治疗,告 知其对患者陪伴照顾的重要性,以增加患者的客观支持。
2.根据前几次主题活动干预,评估完成情况,收集患者 疑问,进行总结、分析和指导。 团体辅导
3.2 4 研究工具
包括《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一般资料调查表》、《健康坚韧性量表》、《创 伤后成长评定量表》。
3.2.5统计学分析
(1)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采用F检验、非参数检验Mann-Whitney U 检验、独立样本 t 检验;
(2)不同时间段两组患者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得分组间比较与组内比 较,采用独立样本 t 检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配对 t 检验。
3.2.6质量控制
本研究方案在查阅大量文献及心理学专家和血液透析专家指导下,制定而 成。干预前采用统一语言进行解释,并由非直接参与干预研究者进行数据收集, 且收集问卷时进行认真检查,发现错误或缺项在20%以上时,应请研究对象及时 更正;对资料进行严格数据录入,并检查录入结果,直至核对无误;研究对象均 通过微信联系,确保干预的顺利实施,同时为防止组间感染,研究时将干预组安 排在周双日,对照组安排在周单日(除周末)。
3.2.7干预研究路线
 
图2 MHD患者幸福PERMA护理干预研究路线图
3.3研究结果
3.3.1两组MHD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将两组MHD患者的年龄、性别、婚姻、文化程度及主要照顾者等一般资料
进行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3。
表3.3 MHD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项目 组别 干预组(用=40) 对照组(n=40) 统计量 P
例数 构成比(%) 例数 构成比(%)
年龄(岁) 18-35 13 32.5 12 30.0 -0.101b 0.920
36-45 7 17.5 8 20.0
46-59 14 35.0 16 40.0
260 6 15.0 4 10.0
性别 23 51.1 22 48.9 0.051a 0.822
17 48.6 18 51.4
婚姻 未婚 4 10.0 5 12.5 0.289a 0.962
已婚 31 77.5 29 72.5
丧偶 4 10.0 5 11.3
离异 1 2.5 1 22.5
文化程度 初中及以下 19 47.5 17 42.5 -0.093b 0.926
高中或中专 11 27.5 15 37.5
大专及以上 10 25.0 8 20.0
主要照顾者 父母或子女 9 22.5 10 25.0 0.253a 0.969
伴侣 17 42.5 17 42.5
本人 11 27.5 11 27.5
其他 3 7.5 2 5.0
工作状态 工人或农民 20 50 20 50
公务员或事业单
5 12.5 2 5 1.627a 0.804
技术人员或职工 5 12.5 6 15
 
项目 组别 干预组(用=40) 对照组(n=40) 统计量 P
例数 构成比(%) 例数 构成比(%)
经商 3 7.5 3 7.5
退休或无业 7 17.5 9 22.5
家庭人均月收入 <1000 元 14 35.0 13 32.5 -0.496b 0.620
1000-2999元 15 37.5 13 32.5
3000-5000元 8 20.0 11 27.5
>5000 元 3 7.5 3 7.5
医保 农合 14 35.0 15 37.5 0.231a 0.972
居民医保 5 12.5 6 15.0
职工医保 20 50.0 18 45.0
自费 1 2.5 1 2.5
居住方式 独居 9 22.5 6 15.0 1.622a 0.654
和孩子及伴侣 19 47.5 17 42.5
仅和伴侣 8 20.0 12 30.0
和父女孩子伴侣 4 10.0 5 12.5
家庭关系 和睦 31 77.5 31 77.5 -0.060b 0.952
一般 9 22.5 8 20.0
不尽人意 0 0.0 1 2.5
运动习惯 <1 小时每天 20 50.0 22 55.0 0.201a 0.654
21小时每天 20 50.0 18 45.0
合并慢性病数量 7 17.5 6 15.0 0.355a 0.949
1种 18 45.0 17 42.5
2种 8 20.0 8 20.0
3 种及以上 7 17.5 9 22.5
透析龄 <1 年 6 15.0 8 20..0 0.357a 0.949
1〜5年 22 55.0 21 52.5
 
 
项目 组别 干预组( n=40) 对照组( n=40) 统计量 P
例数 构成比(%) 例数 构成比(%)
6〜10年 11 27.5 10 25.0
>10年 1 2.5 1 2.5
原发病 肾小球肾炎 16 40.0 12 30.0 3.391a 0.880
糖尿病肾病 9 22.5 10 25.0
高血压肾病 7 17.5 8 20.0
多囊肾 2 5.0 3 7.5
狼疮性肾炎 1 2.5 0 0.0
其他 2 5.0 2 5.0
原因不明 3 7.5 5 12.5
透析频率 每周 2 次 32 80.0 34 85.0 0.346a 0.556
每两周 5 次 8 20.0 6 15.0
疾病知晓程度 不了解 22 55.0 20 50.0 -0.429b 0.668
基本了解 17 42.5 19 47.5
完全了解 1 2.5 1 2.5
注:a:X2检验;b:非参数检验Mann-Whitney U检验;c:两个独立样本的t检验。
 
3.3.2不同时段两组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得分比较
两组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干预和时间因素效果分析显示,不考虑时间因素 的影响时,两组患者的健康坚韧性承诺维度得分比较有差异,即干预主效应有统 计学意义(P<0.05)。不考虑干预因素的影响时,两组患者的健康坚韧性总分及 各维度得分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即健康坚韧性的评分时间主效应有统计学意义 (P<0.05)。健康坚韧性得分的干预因素与时间因素间存在交互效应(P<0.05), 表明不同时间段(干预前TO、干预结束时T1、结束后3个月T2)测量的健康坚 韧性总分及各维度得分随时间变化的幅度存在统计学意义。干预前,两组MHD 患者的健康坚韧性总分及各维度得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 结束时,两组患者在健康坚韧性控制维度、承诺维度,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0.05);干预结束后3个月,两组患者在健康坚韧性控制维度、承诺维度,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4。此外,交互图也显示(图3-图6)。
表3.4不同时段MHD患者健康坚韧性各维度得分组间比较及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项目 组别 T0 T1 T2 组别效应
F值 时间效应
F值 交互效应
F值
健康坚韧性 干预组 133.30±12.69 141.98±9.53 141.73±8.64 2.209 69.032** 48.526**
对照组 135.10±11.87 136.78±9.415 134.90±10.48
t -0.655a 2.455a 3.179a
P 0.514 0.016 0.002
控制 干预组 52.70±4.21 56.60±3.57 56.90±4.02 2.081 73.208** 45.536**
对照组 53.85±4.75 54.28±2.95 54.38±4.17
t -1.147a 3.177a 2.757a
P 0.255 0.002 0.007
承诺 干预组 27.95±4.43 29.90±3.71 29.63±3.41 4.154* 83.222** 52.896**
对照组 27.43±3.46 28.10±3.49 27.03±3.24
t 0.591a 2.238a 3.497a
P 0.556 0.028 0.001
挑战 干预组 52.65±6.95 55.15±4.03 54.73±3.06 0.075 7.073** 4.994**
对照组 53.83±6.03 54.38±4.53 53.48±4.99
t -0.808a 0.809a 1.351a
P 0.422 0.421 0.181
注:a:两独立样本t检验(方差齐),*: P<0.05, **: P<0.01.
 
3.3.2不同时段两组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得分比较
两组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干预和时间因素效果分析显示,不考虑时间因素 的影响时,两组患者的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新的可能性维度得分比较均有 差异,即干预主效应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考虑干预因素的影响时,两组 患者的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即创伤后成长的评分时间主效 应有统计学意义(P<0.05) o创伤后成长得分的干预因素与时间因素间存在交互 效应CP<0.05),表明不同时间段(干预前T0、干预结束时T1、结束后3个月 T2)测量的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随时间变化的幅度存在统计学意义。干预前, 两组MHD患者的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干预结束时,两组患者在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新的可能性维度、与他人关 系维度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结束后3个月,两组患者在 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自我转变维度、新的可能性维度、与他人关系维度得 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5。此外,交互图也显示(图7- 图 12)。
表3.5不同时段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组间比较及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项目 组别 T0 T1 T2 组别效应
F值 时间效应
F值 交互效应
F值
创伤后成 干预组 56.65±8.50 67.90±5.80 65.23±4.67 10.716** 131.317** 57.440**
对照组 57.40±8.90 60.38±7.25 57.78±4.89
t -0.385a 5.128a 6.971a
P 0.701 0.000 0.000
人生感悟 干预组 18.45±3.18 20.90±2.12 19.95±2.43 5.880* 54.329** 24.305**
对照组 18.20±3.55 18.90±3.28 17.75±2.20
t 0.332a 3.238a 4.243a
P 0.741 0.002 0.000
自我转变 干预组 9.23±2.82 11.93±1.99 12.10±1.53 0.810 67.645** 11.225**
对照组 9.83±3.79 10.98±2.97 11.03±1.46
t -0.803a 1.678a 3.214a
P 0.424 0.097 0.002
新的可能性 干预组 9.78±2.56 11.75±1.77 11.70±1.20 16.573** 61.891** 12.398**
对照组 9.00±2.10 10.38±1.60 9.40±1.26
t 1.474a 3.654a 8.363a
P 0.144 0.000 0.000
 
 
续表 表3.5不同时段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组间比较及重复测量方差分析
项目 组别 T0 T1 T2 组别效应
F值 时间效应
F值 交互效应
F值
个人力量 干预组 9.65±2.07 10.58±1.30 9.73±1.22 0.019 18.888** 12.067**
对照组 10.18±1.97 10.13±1.77 9.80±1.65
t -1.161a 1.296a -0.231a
P 0.249 0.199 0.818
与他人关系 干预组 9.55±1.66 11.20±1.04 10.78±0.77 2.462 21.100** 24.207**
对照组 10.20±1.90 10.28±1.26 9.80±1.29
t -1.629a 3.576a 4.120a
P 0.107 0.001 0.000
注:a:两独立样本t检验(方差齐),*: PV0.05,**: PV0.01.
I I
1 2
 
 
 
 
 
 
 
 
 
 
 
 
 
 
 
 
 
 
 
图3 健康坚韧性得分交互图
 
 
 
- -
5554
控制维度得分
组别
—干预组
—一对照组
o干预组
O对隈蛆
 
 
 
 
 
 
 
 
 
 
 
 
 
 
 
I I I
1 2 3
 
 
 
 
 
 
 
 
 
 
 
 
 
 
 
 
 
 
 
图 5 承诺维度得分交互图
 
 
55.5-
55.0-
54.5-
挑战维度得分
54.0-
53.5-
53.0-
52.5-
组别
—干预组
一一对照蛆
o干预组
O对鳩组
 
 
 
 
 
 
 
 
 
 
 
 
 
 
67.5-
—干预组 —一对黒组 o干预组 O对解U
65.0-
创伤后成长得分
图 7 创伤后成长得分交互图
组别
—干预组
一一对醍组
0干预组
O对瞭组
 
 
 
 
 
 
 
 
 
 
 
 
 
 
 
 
 
 
 
 
 
 
 
 
 
 
 
 
 
 
 
 
 
 
—干预组 一一对瞪组 o干预组 O对幌组
自翼变维度得分
 
 
 
 
 
 
 
 
 
 
 
 
 
1 Ir
1 2 3
图9 自我转变维度得分交互图
 
 
 
 
—干硕组
__对瞪组
O干预组
O对照组
—干预组 一一对照组
O干预组
O对照组
T
1
个人力呈维度得分
 
 
 
 
 
 
 
 
 
 
 
 
 
 
 
 
图11 个人力量维度得分交互图
 
 
 
 
 
组组组组 预瞪顼照 干对干对 -30
11.5-
11.0-
10.5-
10.0-
与他人尖系雏度得分
 
 
 
 
 
 
 
 
 
 
 
 
 
3.3.3两组MHD患者在不同时段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 分组内比较
不同时段(干预前TO、干预结束时T1、结束后3个月T2)两组患者各变量 组内比较为:干预结束时,干预组患者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较干 预前组内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结束后3个月,除个人力 量维度外,干预组患者健康坚韧性及创伤后成长各维度得分较干预前组内比较, 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结束后3个月,干预组患者健康坚韧性承 诺维度及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个人力量维度、与他人关系维度较干预结束 时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3.6。
表3.6不同时段两组MHD患者各变量的组内比较(匚士s)
变量 组别 TO-T1 t TO-T2 t T1-T2 t
健康坚韧性 干预组 -8.68±4.35 -12.6O6** -8.43±5.66 -9.42O** O.25±2.58 O.613
对照组 -1.68±4.8O -2.2O7* O.2O±2.5O O.5O5 1.88±4.12 2.877**
控制 干预组 -3.9O±1.74 -14.2O4** -4.2O±2.O2 -13.181** -O.3O±1.45 -1.3O5
对照组 -O.43±2.41 -1.117 -O.53±1.97 -1.682 -O.1O±1.91 -O.332
承诺 干预组 -1.95±1.13 -1O.9O3** -1.68±1.4O -7.55O** O.28±O.58 3.439**
对照组 -O.68±O.47 -9.OOO** O.4O±O.84 3.OO7** 1.O8±O.73 9.315**
挑战 干预组 -2.5O±3.78 -4.18O** -2.O8±4.8O -2.734** O.43±2.66 1.O11
对照组 -O.55±4.O8 -O.852 O.35±1.61 1.375 O.9O±3.96 1.437
创伤后成长 干预组 -11.25±3.86 18.458** -8.58±4.43 -12.255** 2.68±2.52 6.726**
对照组 -2.98±2.97 -6.345** -O.38±5.48 -O.433 2.6O±3.86 4.258**
人生感悟 干预组 -2.45±1.74 -8.912** -1.5O±1.2O -7.917** O.95±1.O6 5.663**
对照组 -O.7O±O.72 -6.121** O.45±1.77 1.61O 1.15±1.46 4.983**
自我转变 干预组 -2.7O±1.27 -13.5OO** -2.88±1.79 -1O.182** -O.18±1.O4 -1.O69
对照组 -1.15±1.21 -6.O11** -1.2O±2.77 -2.744** -O.O5±1.91 -O.166
新的可能性 干预组 -1.98±1.54 -8.O9O** -1.93±1.98 -6.151** O.O5±1.O9 O.291
对照组 -1.38±O.93 -9.4O1** -O.4O±1.52 -1.669 O.98±O.89 6.919**
 
变量 组别 T0-T1 t T0-T2 t T1-T2 t
个人力量 干预组 -0.93±1.07 -5.460** -0.08±1.31 -0.363 0.85±0.70 7.682**
对照组 0.05±0.82 0.388 0.38±0.59 4.050** 0.33±0.62 3.340**
与他人关系 干预组 -1.65±1.15 -9.117** -1.23±1.31 -5.912** 0.43±0.64 4.226**
对照组 -0.08±1.54 -0.308 0.40±1.11 2.290* 0.48±1.20 2.508*
注:**: P<0.01, *: PV0.05.
3.4讨论
3.4.1幸福PERMA护理干预措施对MHD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的影 响
健康坚韧性是指个体在面临来自内部困难或外部困难如疾病、意外损伤等情 况时,通过所具备的意志力量等积极特质抵抗压力,最终达到目标的一种人格特 质,是描述个体性格特征的重要积极心理因素。因此本研究将充分发掘患者自身 正能量、积极心态、乐观情绪、自信心等因素考虑在内,通过乐观解释、积极情 绪、人际关系、成就等主题进行针对性护理干预。
从表3.6结果中可见(图3-6),干预组患者健康坚韧性得分,干预后较干 预前有显著提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V0.05)。表明通过幸福PERMA模式 干预能有效提高MHD患者的健康坚韧性。干预后的患者能正确认识疾病变化, 及时处理各种负性情绪,形成正向积极心理,积极改变自己的行为,体现在合理 饮食与适当运动,努力维护健康等对患病的积极适应方面,最终产生因创伤而更 加坚强、更加无惧挑战的人生原则和立场。本研究发现,干预结束后3个月时, 干预组MHD患者的控制维度、承诺维度及挑战维度得分均高于干预前,差异有 统计学意义(PV0.05),表明本研究使用的干预方法在健康坚韧性各维度中的 长期效果显著,可能原因为前人一般是采用8周,每次约 30分钟的积极心理干 预方法,而本研究实施12周,且每周60分钟,并采用面对面个体辅导及团体辅 导结合互联网线上辅导的干预形式,很好地让患者养成健康的情绪心态和良好的 生活习惯。从表3.4结果中可见,干预结束时,两组患者在健康坚韧性控制维度、
承诺维度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分析原因,可能与本研究中采用对 MHD患者的生命意义感方面的护理措施有关,通过增强患者的生命意义感,让 患者主动控制并维持自身健康,设定健康目标,实现承诺。且干预结束后3 个月, 两组患者在健康坚韧性控制维度、承诺维度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有研究证实[32,73],不同时间点的乳腺癌患者的生命意义感均可正向预测出积极心 理变化。此外,干预组患者在健康坚韧性及各维度评分上,时间效应及交互效应 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4),说明通过围绕幸福PERMA模式的积极 情绪、投入、人际关系、生命意义及成就这五个要素对MHD患者的干预效果随 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与之前国内学者[47]对艾滋病患者的负性情绪进行积极心理干 预后,干预组负性情绪较对照组明显改善的干预效果保持一致。说明研究设计的 幸福PERMA模式护理干预方法很好地从控制、承诺及挑战角度出发,培养MHD 患者的积极情绪,挖掘其内在正性心理品质,从而达到提高患者健康坚韧性水平 的目标。
3.4.2幸福PERMA护理干预措施对MHD患者创伤后成长水平的影 响
本研究结果表明(表3.6)(图7-12),干预组MHD患者创伤后成长及各维 度得分,干预后较干预前有明显的提高,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分析 原因可能为本次研究干预方案中运用了积极心理学相关练习,通过感恩练习、积 极情绪档案建立、积极回应方式练习让患者在创伤后对生命更加珍惜,更愿意去 表达自己的感觉,从而做出积极的改变,学会运用沟通技巧,体验积极情绪,改 善人际关系。与董超群[74]等通过情绪调节对脑瘫患儿照顾者提高创伤后成长水 平的研究结果、简爱华[75]等通过治疗性沟通对脑卒中患者提升创伤后成长水平 的研究结果均保持一致。但在干预结束后3个月时,干预组MHD患者的创伤后成 长各维度得分中,除个人力量维度外,其余维度得分均高于干预前,差异有统计 学意义(PV0.05),表明本研究干预方法对于个人力量维度的长期效果并不理 想,可能与MHD患者随着透析治疗时间的延续,身体健康状况逐渐衰弱无法负 荷各种严重透析并发症,感受无力有关。此外,本研究干预结束时,两组患者在 
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新的可能性维度、与他人关系维度得分,差异均有统 计学意义(P<0.05)(表3.5),分析原因可能为本研究方案中通过优势利用练 习、酣畅感体验、三件好事练习及热板凳练习,让患者提高对自我优势的认识, 并利用优势,充分体验专注性、投入的愉悦感及成就感,从而触发患者提高人生 感悟,实现新的可能性,拥有更好的人际关系。与Yan[76]等通过性格优势对慢性 病患者提升心理幸福感的干预效果一致。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结束后3个月时, 两组患者在创伤后成长人生感悟维度、自我转变维度、新的可能性维度、与他人 关系维度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5),可能因为本研究通 过幸福PERMA模式护理干预后,让患者利用积极认知解释面临的难题,调节负 性情绪,了解负性消极情绪与错误认知有关,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主观所能控制的, 是暂时的,不是永久存在的,让患者重新思考人生感悟,加强个人力量及与他人 关系,进而提高其生活质量[77]。此外,表3.5显示,两组患者创伤后成长各维度 得分均存在时间主效应及交互效应(P<0.05),且人生感悟维度、新的可能性维 度均存在干预主效应(P<0.05),表明通过12周的幸福PERMA模式护理干预, 提高了患者对自我健康状况的的掌握能力,即提高了健康坚韧性的控制维度,进 而提高了患者对个人力量维度的认知,让患者发现自己比想象的更强大,达到了 提高患者创伤后成长的目标。
52
 
 
1.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坚韧性处于中等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合并慢 性病数量、年龄、文化程度、家庭关系、主要照顾者和性别是健康坚韧性的主要 影响因素。
2.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创伤后成长处于中等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家庭关 系、文化程度、疾病知晓程度、主要照顾者及合并慢性病数量是创伤后成长的主 要影响因素。
3.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健康坚韧性与创伤后成长呈正相关。
4.幸福 PERMA 护理干预措施可以有效提高患者的健康坚韧性水平及创伤 后成长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