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经冥想对乳腺癌术后患者情绪、睡眠 及生存质量的影响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Thesis 发布时间: 2021-07-16 15:17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有效的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降低其复发恐惧, 同时,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有效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睡眠质量并提升其生存质量;循经冥 想训练可以
第一章前言
1 • 1研究背景
乳腺癌已经成为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主要疾病之一。在美国,乳腺癌的发病率在常见 女性肿瘤中居首位,约占29%;其病死率居第2位,约占14%!'\有数据显示,中国女性乳 腺癌每年的发病数约16. 9万,在女性常见恶性肿瘤中排在第二位":,且每年的新发数量和 病亡数量分别占全世界12.2%和9. 6%⑷。但是,随着医疗条件的进步与诊治技术的发展, 大多数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时间都得到了延长⑷,转而进入乳腺癌的康复期。
研究发现㈤乳腺癌患者的心理症状伴随疾病的发展而变化:刚确诊时,几乎所有的患 者都会出现因诊断而带来的急性创伤应激反应,主要表现为震惊、绝望感、自责、自罪等, 由于伴随着不断的就医行为,心理的干预往往来不及介入其中;治疗过程中,因手术、放、 化疗的不适感(如疼痛、恶心、呕吐、失眠、脱发、疲劳等),患者更关注自己的躯体,通 常这一时期心理干预应予适当介入;由于患者多为40-60岁的女性,面对失去乳房的创 伤、治疗的后遗症及死亡的恐惧等一系列改变,会出现情绪问题、认知和人格的改变、社 会角色的转换、生活中的行为回避和退缩等,有些其至始终走不出创伤性应激反应。因此, 乳腺癌患者的术后期是最应该接受心理干预的时期。但现实情况是,由于医护人员的临床 任务繁巨、且现有医疗体制下医护、心理等工作人员的数量不足以及对患者长期身心健康 管理的重要性认识不足等因素叫导致乳腺癌术后患者基本得不到专业的心理干预。临床 调查发现,乳腺癌患者在康复过程中会经受诸如消极的情绪、家庭社会角色的改变、消极 的应对方式、对康复信息的需求、过重的医疗费用负担,以及对生命价值的关注w等问题 导致的各种应激反应。她们需要获得的帮助,不仅是如何战胜癌症防止复发,更需要解除 因癌症带来的一系列心身变化的痛苦,所以,针对乳腺癌术后患者心理社会康复开展研究 并施以有效的心身干预对于患者提升生存质量,重建心身平衡,是乳腺癌术后康复过程中 必须重视的内容。
通过临床观察与文献整理,发现乳腺癌术后患者所面临的心身问题:-是以负性情绪 为代表的心理症状,通常负性情绪是从被诊断之时已开始产生,历经整个治疗及康复期, 最常见的情绪困扰是抑郁、焦虑、恐惧等,其至伴有认知障碍。这些负性情绪使乳腺癌患 者长期的处于慢性的心理应激状态之下,因而影响到机体的免疫识别和免疫监视功能,促 使患者内稳态失衡叫既而影响患者的康复。二是随着医疗手段的进步,乳腺癌患者的生 存率日渐提高,然而在治疗过程中会出现一系列的并发症,其中睡眠障碍是常见的不良反 应⑷。三是长期的治疗及副作用也使术后患者的生命质量低下
1 - 2研究意义
1.2.1理论意义
中医经络理论认为,经络是全身气血运行,联络脏腑、肢节,且沟通上下、内外的通 路。经络理论指出经络系统由经脉和络脉组成,其中经脉又可以分为正经和奇经两类。其 中正经有十二条,即手三阴经、足三阴经、手三阳经及足三阳经,合称“十二经脉”,是 气血运行的主要通路。十二经脉有一定的起止、循行部位和交接顺序,从手太阴肺经开始, 依次传至足厥阴肝经,再传至手太阴肺经,首尾相贯,经脉中的气血循环贯注,如环无端。 十二经脉不仅在肢体的分布和走向有一定的规律,而且同体内的脏腑器官有直接的络属关 系。因此,十二经脉是经络系统“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功能的最佳体现,反映了中 医的机体整体统一性。这一观念也是在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成长的中国人能够接受的。因 此,本研究试图将中医十二经脉的运行理论与聚焦式冥想等心理治疗技术相结合,探索有 中国特色的本土化冥想训练方式,并将其应用于乳腺癌术后康复期患者心身机能的调节与 改善上。
本研究在学术思想上体现了整体观与融合观。其中,整体观既包括了中医的整体观,也 包括现代医学模式的整体观,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本研究将乳腺癌患者视作一个 有机的生命整体,不仅关注病灶,更关注整体气血的运行,不仅关注病理改变,更关注与身 体机能一致的心理与社会因素的改变;融合观是指心理治疗领域的整合思潮,目前心理治 疗的整合现状是综合多、整合少,技术整合多、理论整合少,本研究所使用的循经冥想训练 技术则在中医经络理论的基础之上融入了正念呼吸、聚焦式冥想、催眠疗法、暗示疗法、 音乐疗法等多种心理治疗技术,既有西方传统治疗的经典疗法,又有具中国文化特色,是一 种融合之下的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心理行为训练方案。
1.2.2实践意义
本研究拟对乳腺癌术后患者施以循经冥想训练,这一训练形式旨在借助我国传统医学 的整体观、心身观,借用暗示与催眠技术,以关注十二正经中足太阳膀胱经之上气血运行 的感觉为冥想的注意焦点,帮助患者掌握冥想练习的要点,改善负性情绪,提升睡眠质量, 提高患者康复期自主训练与治疗的依从性,最终获得较高的生存质量。因此,本研究的实 施应用可以通过临床医生、心理医师的最初的指导帮助,最终达成使乳腺癌术后康复期患 者获得一种自主的,简单、易行、有效的心身训练的方法。
当前,我国国民经济进入新一轮的结构调整时期,其中文化产业和健康产业是我国急 待发展的经济发展领域。本研究顺应我国文化产业和健康产业的发展需求,探索具有中医 文化特色的心理行为训练方法,其心理调节作用不仅对乳腺癌患者的生存质量具有实际帮 助,而且对于各种人群的养生保健提供了适宜的、简便易行、可操作性强的有效训练手段, 或许可为我国文化产业和健康产业带来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效益。另外,中医文化所带来的 社会效益也是对文化领域的一种贡献。
第二章文献研究
2.1乳腺癌的概述
女性的乳腺组成结构主要包括脂肪、皮肤、乳腺腺体等,其中乳腺腺体上皮组织中出 现的恶性肿瘤即为乳腺癌。乳腺癌主要出现在女性群体中,男性仅占1%。由于乳腺在人体 生命活动中的重要性不高,因而很多人对此并不重视。但是癌细胞之间的连接松散,在一 定条件下很容易脱落转移,并可以通过循环系统进入到全身,从而导致其危害性显著提高 III]
0
乳腺癌的发生率目前有不断提髙的趋势,严重威胁着女性身心健康,相关调查结果表 明,截止到2012年时世界范围内乳腺癌确诊人数超过千万,在女性恶性肿瘤的发病人数中 占到了 25%;其中死亡人数达到了 52万,显著高于其他癌症致死的人数血。对比分析发现 在南美、非洲地区,目前乳腺癌的发生率在不断提高⑷。我国的女性乳腺癌发病率相对较 低,不过在环境和生活方式等不断改变形势下。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也在不断的增加,且 农村地区也开始大量出现,尤其是近十年来增加趋势十分明显冋。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 截止到2015年中国乳腺癌发病率约为26& 6/10万,在女性恶性肿瘤中居于首位,相应的 病死率达到69. 5/10万,也明显高于其他类型肿瘤聞。
虽然乳腺癌的发病率较高,不过在医疗条件改善形势下,其生存率明显提升。具体分 析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在医务人员的倡议努力下乳腺癌早期筛查工作广泛的普及,因而 很多病例在早期被诊断出而得到有效的治疗;相关综合治疗技术水平显著提高,这也明显 的改善了其生存质量,这也促使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周期得到明显延长,使得乳腺癌患者的 生存数量在恶性肿瘤患者中占比很高⑷。调查显示,发展中国家的乳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 约为50%-60%,发达国家的乳腺癌患者5年生存率不仅明显烏于发展中国家,且近30年来 持续的缓慢增长,欧美与亚洲发达国家的增长率达到了 10%-20%叫李生兰等(問研究表明, 对乳腺癌患者进行为期59个月的跟踪随访,其中存活的患者达到90% (189/210) o 8年总 生存期(OS,即口诊断ZR1开始至相关原因导致的死亡时间)以及无病生存期(DFS,即疾病 诊断之日到首次复发时间)各自是94%(197/210)和96%(201/210),这项结果和其他研究者 所得到的结果大体一致[,9<01o
2. 2乳腺癌对患者的影响
2. 2. 1乳腺癌患者的情绪障碍
个体心理活动和情绪存在密切关系,个体情绪反应可不同程度的反映出生理活动情况, 因而情绪成为身心联系的重要节点,且个体心理活动明显的受到情绪因素的影响乳腺 癌患者在诊断、手术治疗和病理反应过程中,都会产生一系列的生理及心理应激反应,在 这些因素的影响下,患者很容易出现抑郁、焦虑相关的不良情绪,且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 出来回,而强烈的负性情绪对病情和身心状况都会产生明显的影响冋。
相关调查研究发现此类患者一般都存在不同程度焦虑、抑郁、恐惧相关的情绪,且大 部分伴随有疲劳、认知功能障碍。和健康者相比此类群体出现焦虑、抑郁情绪的比例显著 提高[24'25]0胥刘秀等陶在研究过程中对比分析了此类患者术前、术后和康复期焦虑、抑郁 情况,结果发现这类不良情绪的发生率为33. 3%-61. 9%,因而在治疗过程中应对此予以重 视。Aysun等如同样发现乳腺癌患者常见的负性情绪症状主要为焦虑与抑郁。
(1) 乳腺癌患者的焦虑情绪
乳腺癌作为女性常见恶性肿瘤,其诊断和治疗属于较大应激事件,对患者的身心会产 生明显的影响,在治疗过程中需要面对罹患恶性肿瘤相关的影响。在躯体遭受巨变的后, 随之将产生一系列的心理变化,其中焦虑情绪就是恶性肿瘤患者的常见情绪反应[22]o焦虑 患者在生理、情感及认知上具有明显特征,相关病症表现如呼吸急促、出汗、肌张力增强 等,且一般还伴随有不同程度的紧张感;注意力难以集中或者出现注意力加强的现象画。 Lim等画分析提出,乳腺癌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焦虑,其进一步研究提示接受根治术的乳腺 癌患者的焦虑水平高于接受保乳术治疗患者,在其后的放化疗过程中也需要承受恶心、呕 吐、疲乏相关的不良反应影响,这些也使他们的焦虑水平明显的增加跑。
在面对威胁到生命的疾病情况下,不同个体都会多少表现出焦虑情绪,在正常情况下 会在两周内逐渐消失,若持续存在则易发展成为焦虑障碍。焦虑障碍也可划分为很多种,主 要包括:广泛性焦虑障碍、惊恐障碍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Fatiregun等针对200例乳 腺癌患者中继发焦虑障碍的患者数量进行筛查,发现在其研究全体中患有焦虑障碍的乳腺 癌患者约为19%。Kissane等昭通过观察分析发现,调查研究的303名乳腺癌患者患有惊 恐障碍者约3%,患有恐怖症者约6. 9%,患有适应障碍者约3. 9%o Vahdaninia等跑的一则 调查结果表明,为期18个月的随访观察对象中约有38. 4%患者出现了严重焦虑症状,其结 果进一步提示,伴有疼痛的患者更容易出现焦虑症状。
(2) 乳腺癌患者的抑郁情绪
抑郁是一种悲伤心境或沮丧、失落的情绪体验。其影响因素很复杂,与躯体或精神疾 病都有一定相关性,且受到社会环境因素影响画。抑郁是对恶性肿瘤心理状态进行研究时 研究较多的一类心理问题関,乳腺癌患者的抑郁程度明显高于其他类型恶性肿瘤者,其原 因主要包括内分泌失调、主动压抑情绪,也有一部分受到手术治疗导致的形体改变的影响 [3S]o其个性因素及家庭社会环境也明显的影响到患者的抑郁情绪。抑郁和负性事件的发生 目前相关,属于正常的情绪反应,而此类患者应对恶性肿瘤时不能正确应对应激的情况下 就会出现抑郁。这种情绪对他们生活、工作等都会产生不同程度影响,最终引发抑郁障碍, 因而在治疗过程中应该对此予以重视,进行适当的干预处理泗。Kissane等閩通过临床研 究发现,303名乳腺癌患者出现抑郁障碍的比例大约为9. 6%,治疗过程中康复期出现抑郁 等情绪的可能性高,因而应该进行重点应对。Vahdaninia等阳研究显示,乳腺癌患者在一 年的随访中产生严重抑郁的比例大约22. 2%,而疲劳或疼痛也显著增加了抑郁的出现比例。
(3)乳腺癌患者的复发恐惧
2016年研究者对如何定义癌症复发恐惧(Fear of Cancer Recurrence, FCR)达成共 识,共识指出癌症复发恐惧是指患者担心、害怕或担忧癌症可能会复发或者病情恶化的心 理状态购。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针对乳腺癌的治疗技术日愈成熟且多元化,乳腺癌患者 的存活率和存活时间都有了较大的提高,但是乳腺癌患者要面临治疗时间长同时放化疗等 辅助治疗手段带来很对大量的副作用,使乳腺癌患者长期暴露在症状或治疗副作用带来的 问题中,因而乳腺癌患者在遭受症状或者副作用的的折磨时常会想到复发或恶化问题。癌 症复发恐惧研究提示,在众多癌症患者中,乳腺癌患者对复发问题的关注是最常见,也是 最持久的屈。Ellegaard等人的研究发现54.8%的乳腺癌幸存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复发恐 惧心理ll0i; Akechi等人的研究则发现约有63%的乳腺癌患者有希望缓解自身复发恐惧的需 求汕,Koch针对被诊断为乳腺癌超过5年的2671名患者调查发现有99%的患者存有复发 恐惧问题巴此外,还有研究显示乳腺癌患者的复发恐惧问题会贯穿其整个治疗、康复过 程中,其至在结束治疗的5年后仍会存在一定程度的复发恐惧丽。
2. 2. 2乳腺癌患者睡眠质量下降
睡眠障碍不同程度的存在于癌症患者的不同时期,严重损害者癌症患者的睡眠质量" 闾,研究结果发现癌症患者中出现睡眠障碍的比例明显高于健康者,为后者的2倍,癌症 患者中约有30%-75%患有睡眠障碍胁“:。在乳腺癌患者中出现比例较高的睡眠障碍是失眠, 统计调查结果发现其出现比例约为56.6%。而调查发现其产生原因为躯体症状及疾病的不 确定性,在此心理因素影响下,其睡眠效果显著降低,一般都主观表述为糟糕或极其糟糕 嗣。Former等丽报道显示,此类患者中大约61%的存在睡眠问题,主要的症状包扌舌睡眠中 断、易醒和质量下降等。此类患者的睡眠问题长时间存在,且影响很明显,不过-直没有 引起足够的重视,且没有被很好的应对处理。乳腺癌患者的睡眠障碍持续的存在导致其生 活质量显著降低。卜'urlani等昭通过研究分析乳腺癌患者睡眠质量得知,在住院过程中大 部分的患者睡眠质量差,并护理人员也应意识到对此类患者睡眠质量评估的重要性。 Palesh15"报道显示,睡眠问题是乳腺癌患者治疗中应该重点考虑的,相关调查结果表明, 大约64%的患者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眠障碍,入睡困难的患者的比例达到四分之一,且夜间 易醒比例约为42.4%,觉醒困难的比例大约三分之一,存在日间困倦的患者约为23.2%,同 时提示,睡眠障碍的存在或可导致病情加重或恶化。秦丽敏阴在研究过程中针对156例此 类患者进行调查研究,发现患者在术前、后5天的睡眠时间均值为4. 3-6. 1小时,睡眠差 的患者比例超过70%,且发现心理因素和术前入睡困难存在密切关系,护理和疼痛明显影 响了术后患者睡眠质量,Koopman等丽针对出现转移症状的乳腺癌患者进行临床研究,其 中有63%的患者表现出各类型睡眠问题,有约37%的患者服用催眠药物,其研究进一步显 示,乳腺癌患者入睡困难、夜间易醒相关的问题都和抑郁存在一定相关性。
相关研究发现乳腺癌患者群体中睡眠障碍相关的危险因素有很多种,其中年龄、焦虑、 抑郁及疾病本身是具有共性的危险因素悶o Bardwell悶等统计分析了三千多例乳腺癌患者 的资料,所得结果表明其中典型失眠症状患者的比例大约为39%,且引发失眠的主要原因 之一为低教育水平、缺乏锻炼、情绪困扰,且此类患者的抑郁与失眠密切相关。Akechi等 画研究发现此类患者的睡眠障碍和年龄偏小、高负荷心理困扰等因素都存在相关性。赵志 军等阴分析提出,此类患者中老年患者的睡眠质量更差,和年轻群体的相比存在显著差异 性。有调查研究表明此类研究对象治疗阶段睡眠质量差异很显著,确诊后的睡眠障碍出现 比例明显提高,且睡眠障碍的影响因素也很复杂,如手术的恐惧、围化疗期相关药物反应 对治疗产生影响,在这些因素影响下其睡眠质量直接下降刚。有的学者则调查分析了乳腺 癌患者睡眠质量的影响因素,且对各种因素的影响情况进行对比分析。目前在治疗睡眠障 碍相关问题时,应用比例最高的为使用催助眠药物。不过关于药物和非药物干预睡眠质量 的研究还不多,没有形成合理规范的方法。于淑红悶报道显示,此类患者的睡眠质量和疾 病本身密切相关,此外也和其认知行为方式存在相关性,心理干预在改善其睡眠质量方面 的效果很显著,且身体抵抗力也明显提高,在加速疾病康复方面的效果很显著。莫锦萍悶 研究表明认知行为治疗可有效地改善此类患者术后睡眠质量。应用渐进性放松训练及刺激 控制疗法对此类患者进行干预后,和对照组相比干预组睡眠质量显著改善,且治疗后相应 化疗导致的负面影响也显著减轻。
2. 2. 3乳腺癌患者生存质量下降
生存质量(Quality of Life, Q0L)又称生命质量、生活质量,在恶性肿瘤这一范围内 将其定义为综合评价恶性肿瘤患者生活中心理、经济、社会、身体功能及情绪等多方面因 素质量的一个健康概念曲。
随着乳腺癌的早期发现,和相关治疗水平的提升,使患者的生存期明显的延长。不过 在长时间治疗后患者的健康状况出现波动。且在各种因素的影响下,患者一般会产生生理、 情绪、精神功能相关障碍,这对其生活质量产生明显影响西。Jansen等刚分析提出,化疗 可有效的延长此类患者的生存周期,不过这也会明显影响到其认知功能,长时间后其生活 质量也会因此而降低。
香港大学的一项研究悶发现,在乳腺癌患的心理痛苦状况也存在差异性。统计分析发 现,其中属于慢性痛苦型的约为15%,在确诊后这类患者表现出很强的心理痛苦,随着时 间的延长这种痛苦也没有明显的降低。因而针对此类型患者如果没有及时的心理干预,则 长时间后依然表现出很强的心理痛苦。与此同时也会引发其他相关的严重心理障碍,社会 适应能力出现不同程度下降,且生活质量也显著的低于其他患者阴。Karakoyun等冏研究 提示,焦虑、抑郁情绪等是导致乳腺癌患者接受治疗时躯体副反应加重的重要原因,对疾 病的治疗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不仅使治疗的成本增加,而且使患者的生活质量在一定 程度上被降低。据此,Hofman等阴研究认为,提高恶性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是此类患者治 疗过程中应该考虑到的重点。对此类患者需要适当的进行干预,而减轻其临床症状,且正 确客观的认识到疾病,从而减轻心理、社会痛苦,在此基础上有效的改善其生存质量。
2. 3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干预
目前,对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干预的相关研究在不断增加,在进行干预过程中,主要针 对其疼痛、睡眠、应激、情绪等问题,并考虑到了患者的社会功能等吋呦。长久以来,关于 心理治疗是否能够改善癌症患者的心理状况尚未得到明确统一的结论。目前,在实际的应 用过程中占比较高的干预方法主要包括:认知行为治疗、支持性心理治疗及正念疗法等。 2. 3. 1 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CBT)
在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干预研究中,认知行为治疗是应用较早的一种技术,且相关的研 究也取得重要结果。一部分研究者进行临床试验研究结果表明,CBT可显著改善患者的疲 乏、失眠相关的症状,且不良情绪也得到有效的缓解,生活质量提高“和。上世纪九十年代 Edelman等在此研究过程中对124名乳腺癌患者进行这种方法的干预,且做了随机对照分 析,对结果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干预组在干预完成时抑郁和自尊评分指标显著提髙,不过半 年后的随访发现两组患者未表现出差异曲,在5年后的随访结果表明,干预组的生存率和 另一种相比没有显著提高'冋。Servaes则针对57名康复期乳腺癌病人进行这种干预研究, 结果表明干预后患者的疲乏症状明显的减轻貂。Hunter则对比分析了应用CBT对此类患者 的干预效果,结果发现CBT可明显的减轻患者的更年期症状1;7'78,o认知行为治疗使得他们 的情绪改善,且自尊和睡眠等得分显著提高,同时免疫功能也更好。Lavinia Fiorentino 分析提岀,经过6周CBT治疗后,其相应的睡眠大幅度改善泗,Savard对二十多名此类患 者采用CBT治疗,两个月干预后进行对比分析发现干预组失眠症状显著的改善,与此同时 白细胞、淋巴相关指标也有所提髙,由此可判断出CBT干预处理可减轻此类患者继发的睡 眠问题,免疫功能也会影响到睡眠障碍內”"。此外,在关「乳腺癌患者的疼痛和压力管理 方面,也有类似报道。来自Tatrow的荟萃研究结果表明干预屮有62%的患者心理痛苦缓解, 明显高于对照组的,疼痛缓解的力更高。对比分析研究发现个体认知行为治疗可更好的改 善其心理痛苦且效果好于团体认知行为干预方法的,不过二组在疼痛上得分不存在统计差 异皿。Mefferd对此类患者进行16周的CBT治疗,结果农明CBT治疗不仅可以有效改善患 者的负性情绪而且可有效降低其中肥胖患者的肥胖指标和冠心病风险叫。
2. 3. 2支持性心理治疗
目前,支持性心理治疗在癌症治疗领域得到应用,癌症支持性团体也被大量的建立起 来,在治疗过程中通过精神、心理治疗来进行一定心理支持,同时,患者之间也相互支撑。 这些团体主要通过线下和线上模式进行干预。国外调查结果表明患者的生活质量可因为支 持性心理治疗而大幅度改善o Vilhauer在此研究过程中对比分析了基于网络和面对面的支 持团体的效果,两种形式的支持团体均对患者的心理健康有益阿。Schou则对三百多例此 类患者进行调查研究,结果表明这种干预可显著改善改善患者的情绪,相应的生活质量也 显著提高。Bjornek对三百多例此类患者调查研究发现,相较于对照组,在认知功能、对 未来的看法、体像及癌因性疲乏等方面,接受支持性干预的患者明显较好昭,并且干预组 患者的复发率低、同时对健康护理的利用率也得到明显的提升阴。Tehrani则对此类患者 的支持性团体效果进行研究,其所得结果表明患者之间的相互支持可显著提高其生活质量, 其依从性也有一定幅度增加碗。
2. 3. 3 正念疗法(M i ndfu I ness)
正念疗法是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一种心理治疗方法,它最初源于禅学,被称为心理学 界的“第三波认知浪潮”。正念定义为:有意识的、不加评判的对当下的觉察。以正念疗法 衍生出多种心理干预技术,如正念减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 正念认知(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接受和承诺疗法(Acceptance and commitment therapy, ACT)等。卡巴金教授在研究过程中通过正念减压技术对慢性疼 痛患者进行治疗,且评价了其疗效,这也为此证方法的进一步广泛应用打下了基础,对正 念的疗效评估也有很重要的意义。相关研究发现正念减压可有效的治疗慢性疼痛、焦虑、 癌症相关的应激,且可以有效的治疗失眠问题。正念减压过程中相关的内容有很多,主要 如身体扫描、冥想、正念瑜伽和分享等,其各有一定的适应性和优缺点,可根据需要进行 选择。正念治疗一般由8周的课程组成,每周开展一次相关训练,每次大约二小时,在第 六周时包含一次6h的正念日,并且要求患者每日自行练习40-45minOo目前在不断的实验 研究基础上,正念疗法的内容显著完善,且临床疗效也在显著提高o Carlson等报道显示, MBSR可有效改善患者生活质量,患者的应激水平也明显降低,对免疫系统也会产生明显的 影响呦。调查结果表明,MBSR治疗后患者的糖皮质激素水平会显著变化,且褪黑素浓度也 出现改变關。Shapiro在针对乳腺癌患者开展临床研究之后认为,MBSR可使得患者的睡眠 质量明显提高画,为期一年的随访研究结果发现MBSR能够使患者的应激水平、免疫力提 高,且血压也得到有效的控制阴,Matousek相关的研究也发现类似的结果[91\ Witek对此 类患者进行调查发现,MBSR对于患者的生活质量改善效果最好,且明显影响了其免疫功能, 相应的其他身体状况指标也改善宓。Hoffman在针对229例康复期乳腺癌患者进行临床分 析之后认为,MBSR对患者情绪、健康相关的指标都有显著的改善效果,且治疗后乳腺和内 分泌指标也明显提升阴。治疗后患者的症状、情绪、睡眠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MBSR的临 床应用表现出显著的效果。
有学者在此研究过程中还分析了家庭治疗、夫妻治疗、心理教育相关心理治疗方法的 效果,且对比分析表明,心理干预可以提高患者生存质量,患者依从性也可因为心理干预 而显著提高,且躯体症状也明显的缓解。
2. 3. 4国内主要心理干预形式
国内肿瘤患者心理干预较国外发展较晚。目前报道的心理干预状况与国外略有不同。 国内的临床工作者目前也已开始关注并尝试对乳腺癌康复期患者进行心身干预,在策略上 主要是心理调节、认知重建与身体活动,在形式上包括个别辅导与团体辅导,并取得一定 的效果。如徐青等阿通过临床观察发现,在乳腺癌康复期接受心理治疗,如深呼吸、药物 和放松技术以及渐进式肌肉放松等,可以减少沮丧情 绪、改善认知行为等;李琳阴采用意 象放松法治疗40例因内分泌治疗方案所致的类围绝经期综合征的乳腺癌患者,发现患者 不仅症状缓解且生活质量也有所提高;王丕琳等闕采用大型团体心理干预方式干预420名 乳腺癌患者,发现可以影响患者更多运用积极应对方式,减少消极应对方式。
此外,国内干预主体多为护理人员干预的时点多为住院期醐,出院后康复期的心 理干预报道较少。干预的靶点多限于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m,00]o
2. 4问题提出
综合临床观察与文献资料,现有的对乳腺癌康复期患者的心身干预多是由临床医护人 员实施,采用个体或团体辅导的形式进行,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却具有一定的局限 性,即对干预者的参与度要求较高,必然与国内医护人员繁重的本职工作发生矛盾,且干 预时间有限,受众有限,很难使得更多的乳腺癌患者获益。但以国内目前医护现状来看, 临床护理任务极其繁重,对住院病人开展规范的心理干预很难实现。
因此,有必要探索一种简便、有效的心身干预的方法,且在医院内外均可实施,并尽 可能少地借助医护工作人员的帮助,而更多地激发乳腺癌康复期患者自身的动力与作用。 同时,考虑到干预的简便性、科学性与有效性,本研究比较倾向于选择冥想。冥想是一种 综合性的心理和行为训练方法,是通过身心的自我调节,建立一种特殊的注意机制,继而 影响到个体心理过程的一系列练习通常根据注意指向的不同,可以将冥想分为正念式 和聚焦式两大类"川。正念式冥想(Mindfulness Meditation, MM)强调开放和接纳,要求 冥想时以一种知晓、接受、不作任何判断的立场来体验自己在此过程中出现的一切想法和 感受。它主要是一组以正念技术为核心的冥想练习方法,包括禅修(Zen)、内观(Vipassana)、 正念减压疗法(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 )和正念认知疗法 (Mindfulness- based Cognitive Therapy, MBCT) 11021 o 而聚焦式冥想则注重强调注意的 集中,要求冥想者在冥想过程中将注意力放在对呼吸的感受、重复词语(咒语)或者想象 图像等心智或感知活动上,从而抛弃其余想法和感觉干扰"“"。
冥想的神经生理机制正通过现代科学手段如脑电、断层成像、磁共振成像及功能性磁 共振成像等技术方法被逐步阐明,而冥想的功能也从心理恢复、心理发展拓展到临床等多 个领域当中,其中也包括改善情绪与提高免疫力。研究发现,正念冥想的多组模型对情绪 的调节作用被找到了相关的神经机制证据。任俊等研究发现,以无冥想经验的大学生为被 试,冥想组在练习过程中的脑a波指数显著升高,降低了被试对积极、消极情绪图片的情 绪反应,使人们的情绪反应趋于平和3)。冥想也应用于肿瘤患者的心理与行为干预, Carlson等在2003年首次将正念减压疗法应用于49例早期乳腺癌和10例前列腺癌患者, 8周训练后,发现患者的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明显得到改善,且患者的内分泌水平得到 有效调控,免疫系统的活动更加活跃(丽。其研究结果也多次被证实。而以乳腺癌康复期的 患者研究较少,如2013年美国有研究团队选取8例I-III期乳腺癌术后完全结束放、化疗 的患者,施以6周的正念减压疗法,发现患者T细胞的增殖加快的并且对有丝分裂原PHA 的反应性明显增强,免疫细胞不仅在数量上显著增多而且细胞的免疫功能得到快速回复, 机体的免疫水平提升^
目前国内外多将正念冥想作为对于冥想训练效果的研究对象,但是由于正念冥想注重 强调冥想时的知晓、接受、不判断,仅仅使冥想者体验冥想过程中出现的一切想法和感受, 如果没有经过长期严格的训练很难准确掌握,同时也由于其宗教色彩与异域的文化背景, 以及感觉的开放性与思维的自发性等特点,很不符合中国人的世界观和思维习惯。此外, 冥想训练的技术性比较强,但目前的实验室操作还缺少统一的规范和标准呦」,表现为训练 内容、时间、频度上各不相同,且对训练结果缺少追踪研究。因此根据以往的工作基础并 结合文献研究,试图将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医学,融合了聚焦式冥想等技术所创立 的新型规范化冥想训练方案一一循经冥想训练法,应用于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心理行为干预, 探究循经冥想是否可以对乳腺癌患者的心理干预起到有效的作用。
循经冥想是融合了中医经络理论(足太阳膀胱经的运行)与正念呼吸、聚焦式冥想、 催眠疗法、暗示疗法、音乐疗法等心理治疗技术的一种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冥想训练方案 [108]o循经冥想训练通过聚焦感知于足太阳膀胱经的顺序循行,刺激腌穴,帮助练习者获得 气血正常通畅运行的积极暗示,通过调节神经免疫机制,达到调节心率、机体放松的效果 并且使情绪对人的干扰减少「呵。研究表明,循经冥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维持交感神经 和迷走神经的平衡性,尤其是在应激状态下能帮助维持自主神经的平衡性,抵消应激压力 带来的焦虑程度升高,有助于缓解焦虑情绪,且有一定的延续效应「呵。此外,循经冥想可 通过机体放松,改善睡眠质量,从而影响个体对情绪的认知而降低抑郁水平⑴°)。
第三章研究目的与假设
3.1研究目的
现有的研究已证明冥想对于个体的心理与生理有着良性促进作用,但鉴于目前的冥想 方式都是建立在异域的文化与宗教背景之上,训练形式多样,欠缺统一的标准与指导方案, 对于中国人而言无论在理解与练习上都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本研究对乳腺癌康复期患者施 以循经冥想训练,这一训练形式旨在借助我国传统医学的整体观、心身观,借用暗示与催 眠技术,以关注十二正经之足太阳膀胱经气血运行的感觉为冥想的注意焦点,以专项设计 制作的音像制品作为引导媒介,帮助练习者快速掌握循经冥想的训练方法,方便个人自行 练习,提高患者康复期自主训练与治疗的依从性。因此,本研究的希望是通过临床医生或 心理师的最初的指导帮助,实施循经冥想训练在临床的应用,最终使乳腺癌患者获得并掌 握-种自主的,简单、易行、有效的心身训练的方法,方便个人自行练习。
本研究通过指导乳腺癌康复期患者学习循经冥想的训练方法,并对比训练前后的生理、 心理指标来检测循经冥想训练的心身干预效果,以验证循经冥想训练对改善乳腺术后患者 的负性情绪是否有帮助,是否可以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睡眠及提高其生存质量。
3.2研究假设
假设-: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皮电、心率、心率变异率与其情绪状态相关;
假设二:循经冥想训练可以降低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皮电、平缓英心率并可稳控其心 率变异性;
假设三: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降低其复发恐 惧;
假设四: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睡眠质量;
假设五: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提升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生存质量。
第四章研究对象与方法
4.1研究对象
选取2019年4月至2019年9月江苏省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与江苏省人民医院乳腺病科 收治的乳腺癌患者。所有患者均符合以下标准:
入组标准为:①确诊为乳腺癌并已接受首次手术治疗的成年女性患者;②其病理分期 为I或II期;③癌细胞未发生转移且无严重并发症者;④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可对问 卷内容正确理解并准确回答问题者;⑤自我意识清晰,能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愿;⑥心、肝、 肾等重要器官功能基本正常,无精神病、无其他恶性肿瘤患病史及无特殊用药者;⑦经研究 者解释,自愿参加本研究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排除标准为:①有严重心、肝、肾等重要器官功能障碍或其他恶性肿瘤病史者;②精神 病史或严重认知功能障碍;③存在严重沟通障碍(读、听、说、写障碍)者,不能对问卷正确 理解和回答者;④乳腺癌肿瘤发生远处转移或乳腺癌复发者,存在严重并发症者;⑤患者本 人或家属拒绝患者参加本研究。
退出标准:①因个人原因不愿或不能继续参与本研究;②因病情恶化或其它病情原因 导致不能继续参与研究;③患者家属不愿或其主治医生认为其不适合继续参与研究。
4.2研究指标与工具
4. 2. 1生理指标
(1)皮电皮电是指皮肤上的生物电现象,简称皮电。皮电的产生是由于汗腺活动 的结果。通常研究中,对于皮电的测量会选择电导、电位以及电阻3」,在本研究中所选 择的皮电检测量为皮肤电导值,即电导。研究表明,汗腺的活动会导致皮肤电导值的变 化,当汗腺腺体活动增多,皮肤电导值会随之变大“役通常情况下,个体的情绪变化会 带动汗腺腺体活动的变化,因此情绪的改变常常会带来皮电的变化。有研究提示,个体 在紧张、焦虑、恐惧等情绪下,汗腺腺体的活动会增多,汗腺分泌物的增加带来皮肤表 面汗液,使表皮的导电性增加导致皮电升高⑴沐因此,皮电值可以较好的反应个体情绪 的变化。
(2)心率心率一般是指正常情况下每分钟心脏跳动的次数,成人正常心率在60- 100次/分钟。研究表明,心率对个体的情绪体验较为敏感,Pfister等人在一项人机互 动实验中发现,在人机互动过程中参试者的心率变化与其主观评定的情绪效价有显著的 相关性⑴5 Ward和Marsden的联合实验也提示,参试者愉悦状态下其心率显著低于情绪 糟糕时[n5]o Meehan等人利用虚拟现实技术研究发现心率对于压力的测量是一个敏感指 标,在个体感到紧张有压力时其心率会显著的升高⑴鶴因此,心率是可以反应个体情绪 状态的检测指标。
(3)心率变异性心率变异性是反应逐次心搏周期间变化的量化指标,可以直观的 反应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动信息较多的文献报告临床病人的情绪变化会影响到心率变 异性的值,因而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将心率变异性作为检验心理干预的效果的指标之一 t,,81o在本研究中,心电记录时长约为30分钟,时间较短,因而选择频域分析法来对记录 到的患者的心电做分析。在频域分析中通常采用低频与高频比来作为心率变异性的参 数,低频指的是心率变异性,高频指的是心率变异性频阈的较高频部分,本研究中采用 的心率变异性参数即为低频与高频比(LF/HF)。有研究报道,人类的情感状态可以使用 心率变异性参数指标来表征“祸,个体压力状态下感到紧张不安时心率变异性参数值显著 上浮问),建议心率变异性是有效的情绪反应测量工具胁打
4. 2. 2研究工具
(1)《循经冥想训练》指导视频《循经冥想训练法》视频光盘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 出版]丽。该视频共长21分钟,包括训练建议及说明、足太阳膀胱经介绍、6分钟的训练 准备(正念呼吸、“身体扫描”)、13分钟的循经冥想训练。冥想时在指导语的提示下, 通过聚焦将注意力感知于足太阳膀胱经的顺序循行,帮助练习者获得积极的暗示,例如气 血正常通畅地运行和穴位、肌肉、皮肤的温热感,冥想时段的配乐为舒缓的古筝曲。
(2)多导生理记录仪 采用美国BIOPAC公司研制生产的MP150号多导生理记录仪, 以采集患者的心电和皮电数据,使用常规心电采集电极贴片以三点法粘贴在两侧锁骨中 缘与左肋F缘采集心电数据,在患者左手食指及无名指指端采集皮电数据,所采集到的 生理数据均使用Acqknowledge软件包处理分析。
(3)自编一般人口学问卷用来调查入组患者的人口学特征以及与疾病相关的信 息,该问卷由研究者自行编写,主要内容包括:年龄、病程、疾病分期、手术方式、是 否有人陪伴、文化程度、宗教信仰、婚姻状况、有无负性生活事件、居住地、是否愿意 接受心理治疗等。
(4 )状态焦虑量表(State Anxiety Inventory, S-AI )状态焦虑量表是焦虑状态 -特质量表的分量表,是Spielberger f- 1977编制,并F 1983年修订,主要用于评定即 刻或最近某一时段或场景内的紧张、焦虑及神经质的体验或感受'凹。该量表共20个题 项,使用简单易操作,且信效度较高。该量表采用1至4分的四级评分法,其中10项为 反向计分,所有题项得分之和即为状态焦虑量表总得分,分值在20-80之间,分数越高 代表测试个体的焦虑程度越高「啊。研究提示,Cronbachs' a系数为0. 906[,24\表明该 量表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
(5)广泛性焦虑障碍量表-7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7, GAD-7) GAD-7 在 焦虑障碍的筛查及病情严重性评估中得到广泛的应用股勺。其包含7个项目,各项目的分值 为0-3分,总分21分。在应用过程中根据总分分值来评估焦虑,相应的对照情况如下,0- 4分:无焦虑;5-9分:轻度焦虑;10-14分:中度焦虑;高于15分:重度焦虑。王贝蒂斶在进 行恶性肿瘤患者焦虑评价过程中应用了此量表,其所得结果发现,GAD-7的Cronbach' s a系数为0. 859,由此可断定此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信度高。
(6)患者健康问卷-9 (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9, PHQ-9) PHQ-9[12T]用于调 查抑郁状况,是根据DSM-IV中抑郁诊断标准改进而形成的,其中包含了九个条目,各条目 的分值0-3分,共27分。评估抑郁程度和积分的相关性具体如下,0-4分:无抑郁;5-9分: 轻度抑郁;10-14分:中度抑郁;超过15分:重度抑郁。王贝蒂“2切对此量表的一致性进行研 究,结果表明其Cronbach' s a系数为0.852,说明也可以有效的满足对测评量表的内部 一致性要求。
(7)患者恐惧疾病进展简化量表(Fear of Progression Questionnaire-Short Form , FoP-Q-SF) FoP-Q-SF作为一种简化版量表,是Mehnert〔啊以FoP-Q为基础设计 编制的。该量表总共设置了 12个条目,相应的得分在12至60区间内,得分和复发恐惧 表现出正相关关系。蔡建平对我国女性乳腺癌患者在研究时应用了这种量表,其统计分 析发现其Cronbach' s a系数为0.856,由此可判断出其信效度高,在心理测评方面表现 出较高的应用价值胁打
(8)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 PSQI 作 为Buysse Dj等在1989年设计编制的睡眠质量指数评价量表「阿,其中包括24个条目,自 评条目19项,他评条目5项。条目相关的内容主要包括睡眠紊乱,主观睡眠质量、睡眠潜 伏期、使用睡眠药物等,通过这些条目评价整体睡眠质量,且其中各维度评分0〜3,总 共21分,得分分值和睡眠质量存在负相关关系。刘贤臣的研究结果表明,在患者的睡眠质 量评价中这种量表的效果好,表现出较高的应用价值血)。
(9)乳腺癌患者生命质量测定量表(Measurement Scale of Quality of Life for Patients with Breast Cancer, FACT-B) FACT-B 由美国 Rush-Presbyterian-St. Luk 医 学中心研制,该量表由一个测量癌症病人生命质量共性部分的一般量表和乳腺癌的子量构 成包括生理状况、家庭/社会状况、情感状况、功能状况、附加状况5个维度,采用0~4 分的5级评分法,各维度评分之和为FACT-B总分,评分越高表示生存质量越高「呦。万崇 华等人的研究提示,FACT -B中文版具有较好的信度、效度及反应度,可用于中国乳腺癌患 者的生命质量测定丽打
4.3研究设计
本研究主要探讨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干预疗效。采用随机数表法将入组 的乳腺癌术后患者随机分入训练组和对照组两组。训练组患者在给予常规术后康复指导的 基础上同时为讲其解循经冥想训练法的要点,并进行带练,在其掌握循经冥想训练法后跟 随指导视频自主练习,训练频率为每天早晚各一次,每天训练后需要通过电话、微信等方 式向研究者反馈训练感受。对照组患者仅给予常规术后康复指导,不进行其它任何形式的 心理行为干预。
入组访谈:为了说明本研究的内容、目的与意义,以及清晰的了解乳腺癌术后患者的 心理状态,研究者会在患者入组前进行20至30分钟左右的入组访谈,以了解患者的情绪 状态、睡眠困扰以及术后的生活状态。每次访谈后,研究者会将访谈的结果和过程中遇到 的问题反馈给患者的主治医生和护士,并与指导老师讨论,听取他们的建议以排除因各种 原因不适合参加本研究者,如发现有心理精神症状非常严重者,在与其主治医生、护士和 指导老师讨论后,研究者会将情况反馈给患者家属并建议其至心理精神专科就诊。
生理数据收集:训练组患者入组后先为其讲解足太阳膀胱经循行路径及其上所附带脸 穴位置、功能等,然后指导患者进行循经冥想训练,在患者可以掌握循经冥想训练要点时, 出院前采集其生理数据。在冥想前设置10分钟的空白时段,作为基线数据的采集时段,冥 想结束后设置10分钟的的静息期继续采集此过程中患者生理数据。同时,在基线期开始前 及静息期结束后采用S-AI评估患者的焦虑状态。因此,患者生理数据的采集公分三段, 即:基线期、冥想期、静息期。
量表数据收集:在入组后基线期两组均需完成一般人口学资料问卷、GAD-7、PHQ-9、 FoP-Q-SF、PSQk FACT-B,采集结果记为T。;两周后,训练组完成GAD-7、PHQ-9、FoP-Q- SF、PSQI、FACT-B,采集结果记为G;四周后,两组均需完成GAD-7、PHQ-9、FoP-Q-SF. PSQK FACT-B,采集结果记为T’;六周后,训练组完成GAD-7、PHQ-9、FoP-Q-SF、PSQI、 FACT-B,采集结果记为仏;八周后两组均需完成GAD-7、PHQ-9、FoP-Q-SF、PSQI、FACT- B,采集结果记为仏。
伦理原则:所有入组患者在入组前均需要签署《知情同意书》,在患者及患者家属知情 同意的情况下方可参与研究。整个研究过程中及研究结束后,研究者都会严格遵守保密原 则,尊重患者隐私,所收集到的患者的资料及数据除用于本研究及论文工作的所需之处外 将严格保密管理。在两组所有患者的八周随访结束后,会将《循经冥想训练法》指导视频 提供给对照组患者,并指导其学习训练。
4.4统计方法
对所收集的数据资料采用双录入法输入数据表,数据录入完毕后,随机抽取20%的数 据进行复核。使用SPSS23. 0对数据进行分析,采用的数据统计检验方法有:描述性统计、 x'检验、单因素方差分析、K-S检验、相关分析、独立样本t检验、配对样本t检验等。
第五章研究结果
5.1流失情况
训练组在随访过程中流失13例,最终有效病例为51例,流失率为20.31% (3例患 者因癌症病情恶化不能继续训练;2例因失去联系随访终止;3例诉因对循经冥想感受不 佳不愿继续训练;5例中期数据采集时间非原设定时间因此退出随访);对照组在随访过 程中流失19例,最终有效病例为47例,流失率为28. 79% (其中有2例因癌症病情恶化 退出随访,5例因失去联系随访终止,12例中期数据提交时间非原设定时间因此退出随 访。对照组数据的采集频率低于训练组,因而与对照组患者的联系少于训练组,所以因 失去联系、中期数据提交时间非原设定时间这两个原因流失的患者较多。)
比较流失病例与完成随访病例的初测数据,发现这两者之间在一般人口学统计资 料、生理指标、焦虑、抑郁、恐惧及睡眠、生存质量方面均未呈现显著差异(p> 0.05),说明未发现流失病例的特殊性,完成随访病例的数据可以说明循经冥想训练对乳 腺癌术后患者的影响意义。
因此,本研究的最终有效病例数为98例。
5.2训练组与对照组一般人口学统计资料的比较
表5-1训练组与对照组一般人口学统计资料的比较
训练组 对照组 t/x2 P
年龄(岁) 50. 66 + 10. 57 48.66±10, 47 1.00 0. 321
病程(月) & 87 + 3. 55 8. 38±3. 34 0. 79 0. 431
疾病分期 I期 35 34 0. 16 0. 687
II期 16 13
手术方式 根治术 39 34 0. 22 0. 639
保乳术 12 13
是否有人陪伴 0. 89 0. 344
49 43
2 4
文化程度 小学 13 12 1.64 0. 801
初中 12 15
高中/中专 8 6
大专 9 9
 
 
本科及以上 9 5
宗教信仰 0. 03 0. 860
6 5
45 42
婚姻状况 0. 05 0. 975
未婚 1 1
已婚 45 42
离异/丧偶 5 4
有无负性生活事件 1.04 0. 307
38 39
13 8
居住地 0. 63 0. 730
城市 18 15
城镇 21 23
农村或郊区 12 9
是否愿意接受心理治疗 1. 17 0.279
43 43
8 4
 
注:除P值外其他小数均保留小数点后两位,P值保留小数点后:.位数。卜同。
从表5-1可以看出两组患者在年龄、病程、手术方式、是否有人陪伴、文化程度、 宗教信仰、婚姻状况、有无负性生活事件事件、居住地以及是否愿意接受心理治疗等方 面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因此两组患者的数据统计资料具有可比性。
使用K-S检验对在训练组及对照组病例中所采集的计量数据进行正态分布检验,结 果显示所采集到的所有计量数据均符合正态分布(p>0. 05),因此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参 数检验。
5.3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与在状态焦虑量表上得分的相关性研究
表5-2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与S-AI评分相关性分析
分析量 r P
皮电一S-AI 0. 77"* 0. 000
心率一S-AI 0. 79*** 0. 000
心率变异性--S-AI 0. 76*** 0. 000
注:*为 p<0. 05; **为 p<0. 01; ***为 p<0. 001,下同。
由表5-2可知,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皮电值、心率值及心率变异性与在S-AI上的评分 均呈显著正相关(pVO. 001)。
5.4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及状态焦虑的影响研究
表5-3循经冥想训练过程中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变化比较
基线期 冥想期 静息期 F P
皮电 15. 77±4. 88 11.39 + 4. 19 13. 31 + 4. 04 12. 81*** 0. 000
心率 87. 11±11.21 82.94±7.64 84. 58±10. 99 2. 22 0. 112
心率变异性 3. 82 土 1.36 2. 02±0. 93 2. 64±1. 16 31.69*** 0. 000
由表5-3可以看出,循经冥想训练过程中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心电值有显著的下降
(F=12.81, p<0. 001);其心率变异性同样有显著的下降(F=31.69, p<0. 001);而心 率值虽有下降,但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2.22, p>0. 05),但是进一步分析可以看 出冥想期心率值较基线期心率值下降显著(t=3. 70, p<0.01),且静息期心率值较基线 期心率值下降亦显著(t=3. 59, pVO.Ol)。
表5-4循经冥想训练前后乳腺癌术后患者在S-AI上的评分比较
训练前 训练后 t P
S-AI 3& 31 + 6. 90 30. 51 + 4. 77 9. 99*** 0. 000
由表5-4可以看出,乳腺癌术后患者循经冥想训练后在S-AI上的评分显著低于训练 前(t=9. 99, p<0. 001)o
5.5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情绪干预疗效的评价
5.5. 1训练组与对照组焦虑情绪的比较
表5-5两组患者在GAD-7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T寸 六周后丁6 八周后Ta F P
训练组 10. 45±3. 53 7. 31±4. 13 3. 76 土2.96 3. 53 土 3.49 3. 29±3. 28 40. 17*** 0. 000
对照组 10. 02 + 3. 46 9. 68 + 3. 61 10. 36 + 3.44 0. 44 0. 642
t 0. 79 -8. 08桝 -9. 03***
P 0. 434 0. 000 0. 000
由表5-5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GAD-7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 意义(t=0. 79,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GAD-7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 分差异显著(t=-8. 08,p<0.001);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GAD-7 ±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 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9. 03,p<0. 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GAD-7 ±的得分较前 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40. 17,p<0. 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GAD-7 ±的 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0.64, p>0. 05)o
5.5. 2训练组与对照组抑郁情绪的比较
表5-6两组患者在PHQ-9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 四周后T.i 六周后Te 八周后Tg F p
训练组 11.33±3. 65 7. 88±4. 60 5. 59±4.32 5. 45±3. 92 5. 33±3. 33 21.33*** 0. 000
对照组 11. 17 土 3. 38 11.21±3.63 11.09±3. 57 0. 02 0. 984
t 0. 44 -7. 57*** -7. 84***
P 0. 665 0. 000 0. 000
由表5-6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HQ-9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 意义(t=0.44,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HQ-9 ±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 分差异显著(t=-7. 57,p<0.001);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HQ-9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 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7. 84,p<0. 001 )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HQ-9上的得分较前 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21.33,p<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PHQ-9 ±的 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0.02, p>0. 05)o
5.5. 3训练组与对照组复发恐惧的比较
表5-7两组患者在FoP-Q-SF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j 四周后T“ 7、周 Tt; 八周后T” F P
训练组 34. 18±7. 35 30. 22±8. 69 23. 80±6. 06 22. 55±7. 36 21.86+7.34 27. 22*** 0. 000
对照组 33. 02土6・ 79 31. 57±5. 57 33. 45±6. 18 1. 18 0. 311
t 1. 74 -5. 66*** -6. 80***
P 0. 088 0. 000 0. 000
由表5-7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oP-Q-SF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 学意义(t=1.74,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oP-Q-SF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 组评分差异显著(t=-5. 66, p<0. 001 );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oP-Q-SF上的得分低于对 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6. 80,p<0. 001 )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oP-Q-SF 上的得分较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茅异极其显著(F=27. 22,p<0. 001);而对照组八周后 在FoP-Q-SF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l. 18, p>0. 05)o
5. 6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睡眠质量干预疗效的评价
5.6. 1训练组与对照组总睡眠质量的比较
表5-8两组患者在PSQI上的总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z 四周后Ti 六周后入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11.06 + 3. 22 9. 45±2. 81 7. 76±3. 68 6. 41±3. 93 5. 49 + 2. 94 23. 23*** 0. 000
对照组 11.06±3. 15 10. 32±3.02 9. 83±3. 71 1.66 0. 194
t -0. 56 -4. 45+ -5. 81*"
p 0. 580 0. 000 0. 000
由表5-8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 义(t一0.56,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 差异显著(t-4. 45,p<0. 001);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 组评分差异显著(t=-5.81,p<0. 001 )0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上的得分较前测 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23.23,p<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PSQI上的得 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1.66, p>0. 05)o
5. 6.2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主观睡眠质量”的比较
表5-9两组患者在PSQI中“主观睡眠质量”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Tq 六周后Te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1.67 土 0.71 L49 土0. 78 1.25 + 0. 69 1. 12 ±0. 77 0. 90±0. 61 9. 08*** 0, 000
对照组 1. 72 ±0. 80 1.57 土 0. 74 L72 + 0. 88 0. 53 0. 589
t -0. 76 -2. 36* -5. 29***
P 0. 452 0. 023 0. 000
由表5-9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主观睡眠质量”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76,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主观 睡眠质量”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5. 29,p<0. 05);八周 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主观睡眠质量”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 著(t=-5. 29, p<0. 001 )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主观睡眠质量”因子上的 得分较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9.08,pV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 PSQI中“主观睡眠质量”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0. 53, p> 0.05)o
5.6.3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睡眠潜伏期”的比较
表5-10两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潜伏期”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a 四周后丁4 六周后Te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1.94 土 0.81 2. 02 土0. 79 1. 67 + 0,74 1.37土0・ 80 1.25±0. 69 9. 88*** 0. 000
对照组 1.91+0. 83 2. 00±0.91 1.98±0. 82 0.13 0. 881
t -0. 29 -2. 00 -4. 22***
p 0. 776 0. 051 0. 000
由表5-10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睡眠潜伏期”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29, p>0.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 潜伏期”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2.00, p>0.05);八周后 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潜伏期”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
(t=-4. 22,p<0. 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睡眠潜伏期”因子上的得分 较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9. 88,p<6 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PSQI中
“睡眠潜伏期”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0. 13, p>0. 05)o
5. 6. 4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睡眠持续性”的比较
表5-11两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持续性”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 两周后丁2 四周后T) 六周后Te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1.49±1.07 1. 14 + 0. 75 0. 90 土 1.03 0.69±0. 49 0. 57±0. 50 7. 65"* 0. 000
对照组 1.47 土 1.02 1. 51 土 0. 93 1. 21±1. 04 1.23 0. 297
t -0. 33 -3. 83"* -2. 78***
P 0. 743 0. 000 0. 008
由表5-11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睡眠持续性”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33,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 持续性”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3.83,p<0. 001);八周后 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持续性”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
(t=-2,78,pV0.01)。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睡眠持续性”因了上的得分较 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7.65,pV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PSQI中
“睡眠持续性”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1.23, p>0. 05)o 5.6.5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习惯性睡眠效率”的比较
表5-12两组患者在PSQ1中“习惯性睡眠效率”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 四周后Ti 六周后Th 八周后Th F P
训练组 2. 10±1.04 1. 73 + 1.08 1.22 土 L 14 1. 14±1. 10 0. 61±0. 55 15. 92*** 0. 000
对照组 2.02±1.07 1.98+1.01 1.77 + 1.09 0. 79 0. 458
t 0. 10 -4. 19*** -5. ir**
p 0.918 0. 000 0. 000
由表5-12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习惯性睡眠效率”因子 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10,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习 惯性睡眠效率”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4. 19,pV0.001); 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习惯性睡眠效率”因子上的得分低丁-对照组,且两组评分 差异显著(t=-5. ll,p<0. 001)。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习惯性睡眠效率” 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15.92,pV0.001);而对照组八 周后在PSQI中“习惯性睡眠效率”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F=0. 79, p>0. 05)o
5.6.6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睡眠紊乱”的比较
表5-13两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紊乱”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 四周后Ti 六周后Tg 八周后Tb Z7 p
训练组 1・94土0. 58 L73±0. 57 1.65±0. 52 1.45±0.64 1.37±0. 53 & 03槿 0. 000
对照组 1.91 土0.55 1.83 + 0.64 1. 72±0.65 1. 16 0.318
t 0.00 -1.35 -2.90**
p 1.000 0. 185 0.006
由表5-13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睡眠紊乱”因子得分上 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00,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紊 乱”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1.35,p>0. 05);八周后训练 组患者在PSQI中“睡眠紊乱”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 2.90,p<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睡眠紊乱”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 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8.03,pV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PSQI中“睡眠紊 乱”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l. 16, p>0. 05)o
5. 6.7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 “使用睡眠药物”的比较
表5-14两组患者在PSQI中“使用睡眠药物”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丁4 六周后丁6 八周后% F P
训练组 0. 94 土 0. 90 0.61±0.61 0. 54±0. 24 0. 46±0, 28 0. 26±0. 24 8. 32* 0. 000
对照组 1. 12 土 1.07 0. 96±0. 68 0. 95±0. 82 2. 52 0. 084
t -0. 40 _2・ 48* -2.21*
P 0. 696 0. 017 0. 032
由表5-14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使用睡眠药物”因子得 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40,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使 用睡眠药物”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2.48,p<0. 05);八 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使用睡眠药物”因子上的得分低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 显著(t=-2.21,p<0. 05)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使用睡眠药物”因子上的 得分较前测时下降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 32,p<0. 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 PSQI中“使用睡眠药物”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2.52, p> 0. 05)o
5. 6.8训练组与对照组睡眠质量-“白天功能紊乱”的比较
表5-15两组患者在PSQI中“白天功能紊乱”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T-! 六周后Te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0. 98 土 0.81 0. 75 土 0. 69 0. 84+0. 83 0. 59 + 0. 53 0. 63 ±0. 63 2. 38 0. 052
对照组 1. 00±0. 83 0. 77 土0. 69 0.87±0. 77 1.02 0. 365
t -0. 12 0. 36 -1.32
p 0. 904 0.718 0. 192
由表5-15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PSQI中“白天功能紊乱”因子得 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12,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白 天功能紊乱”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36,p>0. 05);八周 后训练组患者在PSQI中“白天功能紊乱”因子上的得分较对照组相比差异不具有统计学 意义(t=-1.32,p>0.05)。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PSQI中“白天功能紊乱”因子上的 得分较前测时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2.38,p>0.05);对照组八周后在PSQI中“白 天功能紊乱”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1.02, p>0. 05)o
5. 7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生存质量干预疗效的评价
5. 7. 1训练组与对照组总生存质量的比较
表5-16两组患者在FACT-B上的总评分比较
前测T。 两周后T.! 四周后T“ 六周后Tfi 八周后Tg F p
训练组 80. 53±13. 12 89. 94±15.60 98. 14±14.21 97.57±14.71 102. 37±15. 74 17. 54*** 0. 000
对照组 81.68±12. 63 86. 30±13. 64 89. 55±13. 29 4.23* 0.017
t -0.01 3. 94*** 3. 58**
P 0. 994 0. 000 0. 001
由表5-16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 学意义(t=-0.01, p>0.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 h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 组评分差异显著(t=3. 94, p<0. 001 );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 ±的得分高于对照 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3.58,pV0.01)。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 ±的得 分较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17.54,pV0.001);对照组八周后在FACT-B 上的得分较前测时也有升高(24.23, pV0.05),但仍显著低于训练组。
5. 7.2训练组与对照组生存质量- “生理状况”的比较
表5-17两组患者在FACT-B中“生理状况”因JT: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 T? 四周后T, 六周后仏 八周后Tx F P
训练组 18.61±3. 34 19.71±3.90 21.45±4. 04 22.06土3. 66 22. 33 ±3. 70 9. 47,>, 0. 000
对照组 18.89±3. 38 19. 62±3. 44 19.51±2.83 0. 69 0. 505
t -0. 19 2. 39* 3. 40**
p 0. 852 0. 021 0. 001
由表5-17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中“生理状况”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19,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生 理状况”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2.39,p<0. 05);八周后训 练组患者在FACT-B中“生理状况”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
(t=3. 40,p<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中“生理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 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9.47,pV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FACT-B中
“生理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0.69, p>0. 05)o
5. 7. 3训练组与对照组生存质量- “社会/家庭状况”的比较
表5-18两组患者在FACT-B中“社会/家庭状况”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丁4 六周后Tg 八周后Tb F P
训练组 14. 84 土 5. 63 17. 39 土 4. 79 1& 14±5. 36 17. 27 + 6. 30 20. 06 + 4. 36 6. 32*** 0. 000
对照组 14. 74 ±5. 40 16. 21 土 5. 58 16. 53±5.41 1.43 0. 243
t 0.31 1.41 3.43**
P 0. 759 0. 165 0. 001
由表5-18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中“社会/家庭状况”因子 得分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31,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
“社会/家庭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1.41,p>
0. 05);八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社会/家庭状况”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 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3.43,p<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中“社会/家庭 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6.32,pV0.001);而对 照组八周后在FACT-B中“社会/家庭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 意义(F=0. 69, p>0. 05)o
5. 7. 4训练组与对照组生存质量-“情感状况”的比较
表5-19两组患者在FACT-B中“情感状况”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丁2 四周后丁4 六周后Te 八周后Ts F P
训练组 14. 53 土4. 68 16. 22±4. 00 1& 61±3. 45 1& 35 + 3. 74 19. 18 + 3. 62 12. 60*** 0. 000
对照组 14. 96 + 3. 98 15. 34+4. 67 16. 53±3. 78 1.84 0. 163
t 0. 11 3. 73** 2. 75**
P 0,915 0. 001 0. 009
由表5-19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中“情感状况”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 11,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情感 状况”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3.73,p<0.01);八周后训练 组患者在FACT-B中“情感状况”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
(t=2.75,p<0.01)o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中“情感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 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L2.60,p<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FACT-B 中“情感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1.84, p>0.05)o
5. 7.5训练组与对照组生存质量-“功能状况”的比较
表5-20两组患者在FACT-B中“功能状况”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2 四周后Tg 六周后丁6 八周后丁8 F P
训练组 11.27±4. 73 13. 47±5, 59 14. 82+4. 83 14. 75+6. 13 15. 63土5. 19 5.22*" 0. 000
对照组 11.49±5. 11 12.81 土5.41 13.43±5, 13 1.69 0. 189
t -0.02 1. 74 1.50
p 0.983 0.089 0. 140
由表5-20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中“功能状况”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02, p>0.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功 能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1.74,p>0.05);八周后训 练组患者在FACT-B中“功能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t=1.50,p>0.05)。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中“功能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 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F=5. 22,p<0. 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FACT-B中 “功能状况”因子上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21.69, p>0. 05)o
5. 7.6训练组与对照组生存质量-“附加关注”的比较
表5-21两组患者在FACT-B中“附加关注”因子上的评分比较
前测To 两周后T? 四周后Ti 六周后Te 八周后Th F P
训练组 21.27 + 3.87 23. 16±4.08 25. 12±3. 61 25. 53±4.99 25. 65±5. 30 9. 36*** 0. 000
对照组 21.60±4. 18 22. 32±4. 40 23. 55±4. 42 2.45 0. 909
t -0.41 3. 46** 1.66
p 0. 687 0.001 0. 103
由表5-21可以看出,训练组与对照组在前测时在FACT-B中“附加关注”因子得分 上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t=-0.41, p>0. 05);四周后训练组患者在FACT-B中“附 加关注”因子上的得分高于对照组,且两组评分差异显著(t=3.46,p<0.01);八周后训 练组患者在FACT-B中“附加关注”因了上的得分较之对照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t=1.66,p>0.05)。训练组经过八周训练后在FACT-B “附加关注”因子上的得分较 前测时上升且两次评分差异极其显著(卜、=9.36,pV0.001);而对照组八周后在FACT-B中 “附加关注”因子匕的得分较前测时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F=2.45, p>0. 05)o
第六章讨论
6.1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与状态焦虑的相关性
对乳腺癌术后患者循经冥想训练前后的生理指标值及S-AI得分分析显示,患者的皮 电值、心率值及心率变异性均与S-AI得分呈现显著的正相关,即当患者的焦虑水平降低 时,患者的皮电值、心率值及心率变异性均有明显的降低。这与杜璞瑞沏)的研究结果一 致,他在研究中发现随着个体焦虑水平的升高,其皮电值等也会随之升高。顾芮萌「剧曾 将循经冥想训练应用到焦虑大学生群体中,她发现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显著的降低焦虑个 体的心率,这与本研究的结果一致。Azamt,35]等人的研究提示,正念冥想可以有效的调节 个体的心率变异性,本研究中的循经冥想训练技术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焦虑会影响到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动,使个体呈现出汗、胸闷、心率提高等症状“遡,同 时会使迷走神经功能受损造成交感神经活性轻度处于优势的情况胁),而心率变异性是神 经体液调节作用在心血管系统的精准反应「啊。这也提示个体焦虑水平的变化会直接影响 到其皮电、心率及心率变异性的波动,本研究也直接提示二者为显著的正相关。
6.2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生理指标的影响
本研究中,训练组患者在循经冥想过程中皮电值明显的降低,且冥想期、静息期的 皮电值都要低于基线期。皮电受到交感神经的活动支配,循经冥想训练降低了乳腺癌术 后患者的皮电值,说明循经冥想训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患者的交感神经活动。在 静息期,患者皮电值仍然低于基线期,说明循经冥想训练的作用效果有一定的延续效 应。因此,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循经冥想训练可以降低交感神经的张力,有助于 调节焦虑情绪。
本研究中训练组患者在循经冥想过程中心率值有降低趋势但整体变化不显著,但患 者冥想期的心率值低于基线期及静息期,且差异均显著,说明循经冥想训练时可以有效 的调节患者的心率,但是迁延性较差,这与顾芮萌「呗将循经冥想训练应用到焦虑大学生 中的结果基本一致,她的研究同样发现在循经冥想训练的前、中、后过程中心率变化差 异不显著,只有循经冥想时的心率是显著低于其它阶段的,但是她在研究中发现对循经 冥想训练对焦虑大学生心率的调节具有一定的迁延性,这与本研究的结果不太一致,主 要考虑是由于参试群体不同,大学生的身体机能较之乳腺癌患者要好,且在顾芮萌的实 验中选用的被试均为中医药大学学生,对经络的理解、感受要强于乳腺癌患者,所以对 最后的效果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不过,本研究与Wrentl38]等人的研究结果基本相同,Wren 等人采用冥想技术对乳腺癌患者进行干预发现乳腺癌患者冥想时的心率显著低于非冥想 期。
本研究中,训练组患者在循经冥想训练的过程中心率变异性变化明显,在训练的基 线期、冥想期、静息期心率变异性下降显著,且冥想期、静息期时的心率变异性均低于 基线期。在本研究中采用低频与高频比(LF/HF)来表示心率变异性,上述的结果则提 示,循经冥想训练可以使LF/HF的值显著下降,这说明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有效的提升迷 走神经的活性,有益于迷走神经与交感神经的平衡,而这种趋势则有利于缓解紧张、焦 虑等负性情绪。柯素颖「呦等人以呼吸调节训练法对乳腺癌患者进行干预,其结果显示接 受干预的患者在干预后其心率变异性较干预前明显下降,这与本研究的研究结果一致; 此外,国外还有研究者针对乳腺癌患者采用药物、运动、冥想等方式进行干预,其结果 均显示在不同的干预方式下,接受干预的乳腺癌患者的心率变异率较干预前有显著的下 降[,40-41],这也说明了循经冥想训练可以起到与现存其它干预方式相同的效果。
6.3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情绪状况的影响
6.3. 1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焦虑情绪的影响
焦虑是个体对可能到来的会造成威胁或危险境遇所产生的紧张、不安、烦恼、忧虑 等负面的复杂情绪状态"1役乳腺癌的诊断对患者来说不仅是一个重大负性生活事件,同 时也成为了患者的应激源。患者不得不面对疾病给自己带来的巨大改变,随之会产生… 系列的心理变化,其中焦虑就是乳腺癌患者的常见情绪反应,此外,放、化疗带来的不 良反应,如恶心、疲乏等,又会加重患者的焦虑情绪。本研究发现8周的循经冥想训练 可以有效的缓解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焦虑情绪,可能的原因在于,一方面,以往的研究证 实冥想可以有效的缓解焦虑情绪。朱臻雯等人"皿研究发现,6周的冥想训练可以改变焦 虑者的“冗思”,有效降低焦虑情绪。徐政权"⑷研究提示,聚焦式冥想不仅可以使个体放 松,可以改变个体的元认知,降低焦虑情绪。另一方面,循经冥想融入了中医经络理 论,并选取足太阳膀胱经的循行方位及附带腌穴作为冥想的路径与工作基点。蔡向红等 人"⑸认为足太阳膀胱经为“(大)脑经”,认为膀胱经与心经相互络属,在生理病理上的 相互影响,针灸治疗焦虑症选穴时所涉及的主要经脉就包含足太阳膀胱经"冏。此外,周 秀芳〔呵利用针刺膀胱经等十二经脉脸穴治疗广泛性焦虑症获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可 见,基于足太阳膀胱经的冥想工作对于缓解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焦虑情绪有-定的功效。
6.3. 2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抑郁情绪的影响
抑郁是一种失落、沮丧或悲伤心境的情绪体验,不仅与躯体或精神疾病相关,而且 与社会环境等因素相关"间。乳腺癌术后患者不仅遭受着病痛的折磨,同时还要面临手术 治疗带来的形体改变和内分泌失调。乳房是女性的第二性征,乳房的创伤难免会对女性 的身份认同造成影响,压抑的情绪伴随着长期的治疗过程,导致乳腺癌术后患者极易出 现抑郁情绪等问题。本研究结果表明,8周的循经冥想训练可以降低乳腺癌术后患者的抑 郁情绪,考虑是因为循经冥想可以通过调节神经免疫机制,达到调节心率、使机体放松 的效果并且使情绪对人的干扰减少"何,同时,循经冥想可有效改善睡眠质量,从而影响 个体对情绪的认知而降低抑郁水平⑴°)。此外,循经冥想借助聚焦式冥想和现代心理学的 暗示与催眠技术,以温热感为冥想的注意焦点,带动足太阳膀胱经的循行,而足太阳膀 胱经在中医治疗中常用于郁病的治疗「期,因而循经冥想训练有效的改善了乳腺癌术后患 者的抑郁情绪。
6.3. 3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复发恐惧的影响
癌症复发恐惧是指患者对肿瘤的原发部位或躯体其它部位进展、复发或转移的恐惧心 理皿珥有研究提示,99%的乳腺癌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复发恐惧肠。目前,乳腺癌的治疗手 段相对广泛,患者的生存周期也有很大延长,但是术后的治疗周期较长,也会带来患肢水 肿等问题,同时,放、化疗也会带来一些不良反应,诸如疼痛、恶心、呕吐、失眠、脱发、 疲劳等。治疗期间的不良反应加之堆积的焦虑、抑郁情绪也会诱发患者的复发恐惧。本研 究结果表明,循经冥想可以有效的降低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复发恐惧水平,考虑是循经冥想 可以改善乳腺癌患者的负面情绪,使患者的躯体与心理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放松。此外, 循经冥想以温热感为冥想的注意焦点,带动足太阳膀胱经的循行,刺激足太阳膀胱经上的 脸穴,足太阳膀胱经上共有67处腌穴,主治病包括脏腑病与神志病等研究发现,针 刺脸穴可以有效的改善肿瘤患者放、化疗时产生的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砲「嗣,同时,足太 阳膀胱经上的一些脸穴有其独特的作用,如肺脸主治毛发脱落等、脾脸主治水肿等、心脸 主治失眠等、胃脸主治呕吐等、肾脸则有利水消肿的功效丽循经冥想训练中包含的暗示 与催眠技术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类似针刺脸穴的效果,因而改善了乳腺癌术后患者在 术后出现的一些问题及放、化疗带来的不良反应。不良反应的改善和焦虑、抑郁水平的降 低会给患者康复带来信心,进一步的促进了复发恐惧的减少。
6.4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睡眠质量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8周的冥想训练可以显著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睡眠质量。循经冥 想训练通过聚焦感知于足太阳膀胱经的顺序循行,刺激脸穴,帮助练习者获得气血正常通 畅运行的积极暗示,通过调节神经免疫机制,达到调节心率、机体放松的效果水),可有效 的帮助患者入眠。研究表明,循经冥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维持交感神经和迷走神经的 平衡性,尤其是在应激状态下能帮助维持自主神经的平衡性,抵消应激压力带来的焦虑程 度升高,有助于缓解焦虑情绪,且有一定的延续效应「咧。此外,循经冥想可通过机体放松, 影响个体对情绪的认知而降低抑郁水平|嗣。焦虑、抑郁情绪的降低对患者睡眠质量的提升 也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帮助。
进一步对冥想训练干预乳腺癌术后患者睡眠问题的疗效分析可以看出,在睡眠质量总 评分与评价睡眠质量的7个因子中,总睡眠质量及“主观睡眠质量”因子、“睡眠持续性” 因子、“习惯性睡眠效率”因子、“使用药物”因子在干预四周后训练组患者与对照组患者 之间呈现出显著差异,训练组患者在上述几项内容中均有改善;“睡眠潜伏期”因子与“睡 眠紊乱”因子在干预四周后两组患者差异不显著,但在八周后呈现出显著差异,训练组患 者在这两项因子上有改善;而在“白天功能紊乱”因子上两组患者自始至终未表现出具有 统计学意义的差异,这说明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睡眠质量的总体影响是趋向改 善的,但对睡眠质量的全方位改善效果尚有欠缺。对于“白天功能紊乱”因子干预效果不 明显主要考虑原因在于循经冥想训练的作用机制在于调节神经活动,对于患者的行为干预 较少,因而对患者日常活动的影响不大。但总的来看,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有效的促进乳腺 癌术后患者睡眠,总体上改善其睡眠质量。研究发现,采用正念3」、运动(剧、认知行为治 疗^切、音乐治疗弟[等方法干预乳腺癌患者的睡眠问题均取得了较好的疗效,通用本研究使 用循经冥想训练干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睡眠问题与其他研究人员的干预方法所得到的结 果基本一致,这也表明循经冥想训练与现有其它干预措施一样可以应用于干预乳腺癌术后 患者的睡眠问题且可以取得较好的疗效。
6.5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8周的冥想训练可以有效的提升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生命质量。乳腺 癌患者的术后治疗周期较长,且会带来患肢水肿等问题,同时,放、化疗也会带来一些不 良反应,诸如疼痛、恶心、呕吐、失眠、脱发、疲劳等。显而易见,这些因素会降低患者 生命质量。而循经冥想以温热感为冥想的注意焦点,带动足太阳膀胱经的循行,刺激足太 阳膀胱经上的脸穴,足太阳膀胱经上共有67处脸穴,主治病包括脏腑病与神志病等 研究发现,针刺脸穴可以有效的改善肿瘤患者放、化疗时产生的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152"53\ 同时,足太阳膀胱经上的一些脸穴有其独特的作用,如肺脸主治毛发脱落等、脾腌主治水 肿等、心脸主治失眠等、胃脸主治呕吐等、肾脸则有利水消肿的功效(曲。循经冥想训练中 包含的暗示与催眠技术可能在-定程度上起到了类似针刺脸穴的效果,因而改善了乳腺癌 术后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及放、化疗带来的不良反应。同时,随着睡眠质量 的改善,患者的身心得到一定程度的放松。睡眠质量的改善、术后并发问题及放、化疗不 良反应的减轻共同促进了乳腺癌术后患者生命质量的提升。
进一步对冥想训练干预乳腺癌术后患者生存质量的疗效进行分析可以看出,循经冥想 训练可以总体上提升患者的生存质量,但是在评价生存质量的具体因子上未能全面有效的 干预。具体来看表现为:在总生存质量及“生理状况”因子、“情感状况”因子上循经冥想 训练四周后,训练组与对照组便呈现出显著的差异,训练组患者在上述项中有较大提升, 且一直维持至八周后;在“社会/家庭状况”因子上,训练四周后两组患者未表现出差异, 直至八周后才呈现出显著差异,主要考虑社会/家庭状况的影响因素较多,除患者的自身因 素外还受到社会关系、家庭成员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但患者在坚持训练下,情绪、睡眠等 逐步改善,进而带动患者人际的利好变化,促进了社会/家庭状况的改善;在“功能状况” 因子上自始至终两组未表现出显著差异,但训练组干预前后差异显著,对照组八周前后无 明显变化,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可能在入组时两组患者在此因子上的差异虽无显著差异但 仍有一定悬殊,且随着治疗的对照组患者的各项功能也在一定程度上自主恢复;在“附加 关注”因子上,四周后两组患者表现出显著差异,而在八周后两组之间差异不再呈现统计 学意义,“附加关注”因子是针对乳腺癌特殊设计,在疾病早期患者对于疾病的关注度一般 都会较高,随着治疗的常态化,患者的关注会逐渐被生活中的其它问题所分散,因而随着 时间的推移两组患者对此的关注有所趋同,这也说明了循经冥想训练对“附加关注”因子 的影响力度较小。
循经冥想训练对生存质量各因子的影响程度和力度均有所不同,但总的来看八周的循 经冥想训练还是可以在总体上提升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生存质量。有研究显示,认知行为治 疗觸]、正念〔画、activate'1601等干预措施可以有效提升乳腺癌患者的生存质量,这与本研 究的结果基本一致,表明循经冥想训练可以作为提升乳腺癌术后患者生存质量的有效干预 手段。
第七章研究总结
7.1研究结论
循经冥想是融合了中医经络理论(足太阳膀胱经的运行)与正念呼吸、聚焦式冥 想、催眠疗法、暗示疗法、音乐疗法等心理治疗技术的一种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心理行 为训练方案。本研究针对乳腺癌术后患者,利用皮电、心率、心率变异率三组生理指 标,采用S-AI、GAD-7、PHQ-9、FoP-Q-SF、PSQI与FACT-B六组心理量表,通过前测及 四次随访验证了八周循经冥想训练对乳腺癌术后患者心身调节作用,得出如下结论:
(1)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心电、心率及心率变异率与其状态焦虑有高度正相关;
(2)循经冥想训练可以降低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皮电,降低并稳定其心率,对其心率变 异率有明显的调节作用;
(3)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改善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降低其复发恐惧;
(4)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明显地缩短乳腺癌术后患者的入睡时间,有效的改善其睡眠质 量;
(5)循经冥想训练可以有效的提升乳腺癌术后患者的生存质量;
(6)循经冥想训练可以作为乳腺癌患者自主心理干预的有效技术手段。
7.2研究创新
本研究不同于国内学者鲁新华提出的小周天循经心息法"”'。小周天循经心息法的练习 路径是基于传统道学中小周天养生功理论和经络理论中奇经中的任、督二脉运行通道,其 与本研究的最大区別在于奇经与正经在人体内的作用。《圣济总录》认为“盖以人之气血常 行于十二经脉,其诸经满溢则注入奇经焉。”因为十二正经循行全身,是最基本的气血运行 通道,因此在屮医的理论功效上与心理暗示性上优于任、督二脉,同时,结合十二经脉循 经冥想,也可避免一般“民间健身术”所引起的“练功出偏”等问题。所以,本研究在冥想 时通过聚焦感知于足太阳膀胱经的顺序循行,帮助患者获得气血运行正常通畅的积极暗示, 从而调节与改善情绪、睡眠,提升生存质量。
此外,本研究在学术思想匕体现了整体观与融合观。其中,整体观既包括了中医的整体 观,也包括现代医学模式的整体观,即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本研究将乳腺癌患者视作 一个有机的生命整体,不仅关注病灶,更关注整体气血的运行,不仅关注病理改变,更关注 与身体机能一致的心理与社会因素的改变;融合观是指心理治疗领域的整合思潮,目前心 理治疗的整合现状是综合多、整合少,技术整合多、理论整合少,本研究所使用的循经冥想 训练技术则在中医经络理论的基础之上融入了正念呼吸、聚焦式冥想、催眠疗法、暗示疗 法、音乐疗法等多种心理治疗技术,既有西方传统治疗的经典疗法,又有具中国文化特色, 是一种融合之下的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心理行为训练方案。
7.3不足与展望
7. 3. 1研究不足
本研究选取乳腺癌术后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生理数据的采集在医院病房进行,且采 集的时间点不同,可能会对数据的准确性造成一定的影响;如果患者出院后的随访时间 点不是其到院复查时间,便采用电话或网络通信的方式对其进行随访并采集数据,这就 导致了多次数据采集的方式不同,并对数据的准确性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由于时间等方 面的限制仅对对照组患者进行了三次数据采集,因此在与实验组对比分析时难免出现一 定误差;由于设备数量等原因缺少对对照组患者生理数据的采集分析;此外,由于研究 人员等原因的限制缺少与常用干预技术或集体干预方式的对比研究。
7. 3. 2研究展望
在未来的研究或循经冥想训练的临床应用中应该进一步拓宽应用、研究对象,除乳腺 癌患者外可考虑应用到其它类肿瘤患者或其它疾病患者之中,也可以考虑应用到健康人群 之中发挥自我心理调节作用;本研究中使用的多导生理记录仪每次只能采集一位患者数据, 且对使用场地有一定要求,因此在将来研究工具的选择上应选取更简便、更易操作的仪器; 进一步的研究中可以对检验指标更深度的挖掘,譬如可以考虑脑电及白介素水平等生理、 生化指标,以进一步探讨循经冥想训练的作用机制;此外,将来的研究中还可以延长随访 时间以观察停止循经冥想训练的疗效变化或更长期持续训练带来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