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 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汉化及应用研究

来源: 未知 作者:Thesis 发布时间: 2021-07-16 15:17
论文地区:中国 论文语言:中文 论文类型:护理论文
2010年根特大学Beeckman[41]教授编制了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ttitudetowardsPressureulcerPrevention,APuP),该量表现已被广泛的评估临床护理人员及护理实习生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包括
第 1章 前 言
1.1研究背景
压力性损伤(Pressure Injury)俗称压疮、压力性溃疡、褥疮,是指位于骨 隆处突处、医疗或其它器械下的皮肤和(或)软组织的局部损伤[1]。可表现为皮 肤完整或开放性溃疡,可能会伴疼痛感。压力性损伤作为全球性健康问题,极大 地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增加经济负担[2-4]。尽管大多数压力性损伤是可以避免, 但国内外仍有较高的发生率。研究显示西班牙医院压力性损伤发生率为 8.24%[5]、 意大利为 8.3%[6]、法国为 8.9%[7]、德国为 10.2%[8]、葡萄牙为 12.5%[9],在美国每年 发生压力性损伤的人数超过 300万人[10]。在我国,由于各种条件及地域限制,并 没有全国范围内的压力性损伤发病率调查,多数为小范围研究。郭艳霞等[11]对我 国住院患者的压力性损伤现患率和医院获得性压疮现患率进行Mata分析结果显 示,我国压力性损伤患者的现患率是1.67%。张平平[12]调研三甲医院3068名患者 结果显示压力性损伤现患率、医院获得性压疮现患率发生率分别为 0.945% 、 0.293% ;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2016年,中国 60 岁 以上人口超过 2.3 亿,老年残疾人达到 3700 万人,由于人口老龄化,卧床不起 的病人和危重病人的数量迅速增加,将导致压力性损伤发生率也极大的增加[13,14]。
压力性损伤作为第四大可预防的医疗不良事件[15]。其高发生率、高治疗费与 低的预防成本相比,预防就显得尤为重要[16,17]。压力性损伤的预防是护理工作的 重点,在临床工作中护理人员是最早观察到压力性损伤发生及发展,是扮演压力 性损伤的预防的重要角色[18]。因此,评价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的知识及 态度就尤为重要。研究表明,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的知识和态度在临床实践中 影响压力性损伤预防护理策略的实施,从而降低压力性损伤的发生率[19,20]。 Kaddourah BSvingE[21,22]报道了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有足够的知识和积极 态度,但 Beeckman 等[23]调查结果显示,认为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知识不足, 但拥有积极的态度。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知识和态度的差异可能由于不同的测
量工具而产生不同的结果,从而难以比较不同的研究结果。因此,采用科学 的、精准的评估工具来评估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水平,有利于为医疗 机构采取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对压力性损伤损伤的预防具有重要意义。
1.2研究现状
1.2.1国外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量表研究现状
压力性损伤作为一种全球健康问题之一,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发生压力性损 伤后将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以及增加患者的经济压力[2,4]。护理人员作为压力 性损伤预防的第一责任人,准确的了解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知识与态度是非 常必要的。1995年Halfens關基于指南编制了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对373 名护理人员进行测评,结果显示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缺乏,尽管基于指南的 预防措施可以有效预防压力性损伤,但是临床对于知识的应用并没有及时的普及 同时该工具没有进行信效度的检验;2002年PanaK[25]对该工具进行文化调适, 调查了 438 名护理人员,结果显示护理人员有较高的压力性损伤知识,但对于压 力性损伤指南的知识仍旧有认识不足之处,同时作者对此量表进行了信效度的检 验;1997年Provo阴使用了修改版Bostrom和Kenneth患者皮肤完整性调查问卷 来评估压力性损伤知识,调查167名临床护理人员,结果表明护理人员压力性损 伤知识掌握良好,该评估工具基于文献综述和专家共识编制但是并没有做出进一 步验证效度;1997年Pieper[27]编制了压力性损伤知识测评问卷,调查75名临床 护理人员发现其知识缺乏,此问卷被较广泛的应用在国外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 Beitz[28]等1998年开发了一种基于文献综述的评估工具来调查护理人员压力性损 伤知识,该工具验证了内容效度,但是没有进行进一步的探究信效度; 2001 年 Gunningberg[29]编制了半结构化工具,并调查了 86名护士发现他们的知识掌握程 度较低且知识需求态度呈弱相关。以上这些评估工具揭示了各类研究者研究护理 人员关于压力性损伤的预防知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评估了这些工具的有效性但 是对于条目的有效性却没有做过评估验证,内部一致性评估的也相对较少。基于 上述限制,2010年Beeckman[30]编制了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该工具进行了 严格的信效度检验,并对选题的各个选项进行分析验证,包括六个维度, 26个条
目初步显示该量表内容效度0.78〜1.0,条目困难指数从0.27〜0.87,条目判
Kimura and Pacala[37]在 1997 别指数从 0.29〜0.65, Cronbach's a系数为 0.77。 该评估工具在瑞典[31]、英国[32]、意大利[33]、土耳其[34]以及中国[35]进行了翻译验证。 2017年Manderlie阴以Beeckman编制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为基础结合最新 压力性损伤指南以及美国压疮咨询顾问小组、欧洲压疮咨询顾问小组和泛太平洋 压力性损伤联盟专家成员编制了《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2.0》 (the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2.0 , PUKAT 2.0)。该评估工具有六个维度,25 个条 目,总分 25 分,该评估工具综合性强,能全地识别和分析压力性损伤知识程 度,为医院进行有针对性的干预,改善护理人员的知识水平和降低压力性损伤预 防提供参考依据。年开发了一种工具,用于研究家庭医生对预防压力性损伤态度。 问卷采用李克特四级评定方案,由四个维度, 18个条目组成,但该评估工具未 做心理学方面的效度分析;2004年Moore and Price[38]开发评估护士对预防压力性 损伤的态度量表。该量表包括11个条目,以李克特五级作为评判标准,该量表 在来自教学医院的 166名护士进行了小样本预实验,以评估内部一致性,但是却 没有进一步的进行验证效度。Krause等[39]2004年开发了一个半标准化的问卷, 以评估护士和医生对压力性损伤的态度。但该量表没有进行效度的检验。 2009 年Kallman and Suserud[40]改良了由Moore和Price在2004年制定压力性损伤预防 态度量表评,以评估注册护士和助理护士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并做了小样本 的测试,最终该量表有11个条目组成,每个条目采用李克特五级评分标准。2010 年根特大学Beeckman[41]教授编制了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ttitude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 APuP),该量表现已被广泛的评估临床护理人员及护 理实习生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包括5个维度:预防压力性损伤个人能力、 压力性损伤优先级、压力性损伤影响、预防压力性损伤责任、预防压力性损伤信 心,共13个条目,采用李克特四级评分法,总分为52分,量表内部一致性 Cronbach's a系数为0.79。该评估量表综合性强,能全面的评估护理人员对压力 性损伤预防态度,为医疗机构做出干预、减少压力性损伤的发生率提供参考依据。
1.2.2国内压力性损伤预防预防知识、态度量表研究现状
国内学者对于知识、态度问卷量表的编制较少,且多为自己医院应用未在临 床上推广。郜迎雪等[42]自行编制的《护士对卧床患者压力性损伤护理知识和态度 问卷》对广东省 8 所医院 795 名临床护士进行调查,比较不同特征护士对卧床患 者压力性损伤护理知识和态度的差异,研究发现对于压力性损伤知识了解程度较 低。杨慧,朱晶[43]对在呼吸内科轮转的 67 名规范化培训护士压力性损伤知识进行 调查,采用自制问卷但未进行信效度检验。李佳倩[44]就国内外护士压力性手术室 防治知识、测量工具、知识水平及影响因素进行综述,得出目前我国护士的压力 性损伤知识水平普遍较低且尚无成熟的护士压力性损伤知识测量工具。当前国内 尚未有成熟的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1.3研究意义
本研究通过汉化《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2.0》(PUKAT2.0)与《压力 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PuP),使其适合为我国护理人员评估压力性损伤知 识、态度的评估工具。同时应用这两个评估工具调查护理人员,了解护理人员对 于压力性损伤知识及态度现状,为医疗机构采取有效的培训提供参考依据。
1.4研究目的
(1) 汉化和修订英文版本《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2.0》(PUKAT2.0)、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PuP),并对两个量表的条目进行筛选与信效
度检验,使其成为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评估工具。
(2) 应用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 表》 调查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的预防知识及态度现状。
1.5“知信行”理论
"知信行”(Knowledge-Attitude-Practice/behavior,简称 KAP)是知识、信 念/态度、行为总称,该理论提出了知识、态度、行为三者之间递进关系,即通 过知识获得、信念产生、行为形成的连续过程,是健康行为发生改变较为成熟 理论模式[45]。知信行理论认为科学的健康知识和信息是形成信念态度的基础,
同时积极的态度是改变人群健康行为的动力。
1.6操作性定义
(1)压力性损伤:是指位于骨隆突处、医疗或其它器械下的皮肤和/或软组
织的局部损伤。可表现为皮肤完整或开放性溃疡,可能会伴疼痛感[1]。
(2)护士:是指在医院或医院外依照法律和护理规范,从事和医疗有关的 临床操作、护理工作的人群。
(3)知识:主体合理应用客观经验于新情景中的认知过程。
(4)态度:人们在自身道德观和价值观基础上对事物的评价和行为倾向。
第2章 初始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
度量表修订
2.1对象与方法
2.1.1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态度量表翻译及文化调适
2.1.1.1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the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PUKAT)由根特大学Beeckman閩在2010年提出,该评估工具参考荷兰医疗保健 研究所指南、比利时压力性损伤预防指南以及通过咨询欧洲压疮咨询顾问小组构 建而成,包括六个维度, 26 个条目,该量表研究人群为临床护士及护生,初步 显示该量表内容效度0.78〜1.0,条目困难指数从0.27〜0.87,条目判别指数从 0.29〜0.65,Cronbach's a系数为0.77。并随后被瑞典、英国、意大利、土耳其、 中国等进行翻译并应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但是随着新的压力性损伤新的指南 的相继出台,压力性损伤知识也相应的更新。该评估工具于2017结合最新指南 进行了更新,形成了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2.0(the Pressure Ulcer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2.0 , PUKAT 2.0) ,该评估工具采用单项选择题形式进行量化分 级,对于每个条目,都有5种不同的选项,在这5个选项中两个答案是积极的选 项,两个答案是消极的选项和最后一个选项“我不知道”。每个条目选项都有相 同数量的肯定和否定的回答选项,限制了一个选项(例如唯一肯定的)被暗示的可 能性。补充回答选项“我不知道答案”的存在则进一步限制了猜测的可能性[46,47]。 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1 分,选择错误或者选择不知道得0分,得分越高压力性 损伤知识评分越高,各条目之和为条目总分。该评估工具有六个维度, 25 个条 目,总分25分。其中病因学6个条目(共6分),分类与观察4个条目(共4 分),风险评估2个条目(共2分),营养评估3个条目(共3分),压力性损 伤预防8个条目(共8分),特殊人群2个条目(共2分),条目困难指数从 0.25〜0.83,条目判别指数从0.12〜0.34,组内相关系数为0.69。
2.1.1.2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ttitude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 APuP) 由根特大学Beeckman[41]制定,用于评估临床护士及护生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 度,量表包含5个维度13个条目,采用其中预防压力性损伤个人能力(3个条 目),压力性损伤优先级(3 个条目),压力性损伤影响(3 个条目),预防压 力性损伤责任(2个条目),预防压力性损伤信心(2个条目)。采用Likert 4 级评分法( 1=非常不同意、 2=不同意、 3=同意、 4=非常同意),其中条目 3、 4、 5、 7、 8、 10、 13为反向计分,量表总分为 52分,得分越高,表示对预防压力 性损伤有更加积极的态度。量表内部一致性Cronbach's a系数为0.79。
2.1.1.3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翻译与回译
研究者通过电子邮件与Beeckman教授取得联系(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通讯作者均是Beeckman教授),取得源作者授权并 同意将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修订为中文版本,见 附录 1。
本研究采用 Brislin 双人双向翻译、回译[48]。首先,由 2 名精通中英文的护理 学硕士分别对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进行翻译,对 两份翻译的初译中存在的分歧与导师进行讨论分析并修改,形成的压力性损伤知 识与态度两个量表。接下来由 2名有国外经历的专家( 2名专家1名护理学博士、 1 名从事伤口造口主任护师)进行翻译稿的语言调试和修改,根据专家提出的修 改意见进行,形成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初稿。
邀请1名双语专家和1名未接触过源量表的医学英语专家对初稿压力性损伤 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进行回译,将回译的量表发送给原作者 进行修订,根据修改意见和专家进行讨论后进一步修订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和压力性损伤预态度量表。最后将回译版和源量表进行比较分析进一步完善两个 量表的内容,确定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2.1.1.4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文化调适
对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进行文化调适,其目 的是使量表每个条目表述清晰性度、内容准确和国内语言习惯相适应,在一定程 度上避免条目内容不理解而影响结果准确性[49]。
2.1.1.4.1德尔菲专家咨询对象
为确保量表具有良好的内容效度,专家咨询数最少不少于3人,最多不超过
10人原则[50],选取熟悉压力性损伤或心理学评估工具构建、中级及以上职称、学 历在本科及以上且工作经验超过十年的临床专家、护理管理者及护理教育者进行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的文化调适。
2.1.1.4.2资料收集
本研究邀请9位专家进行问卷咨询。 9位专家包括2名护理学教授、 4名伤 口造口师、 2名护理管理者、 1名烧伤科医学博士,其中5名硕士及以上学历, 4 名具有本科学历。专家咨询问卷包括 3个部分:第一部分,前言:主要介绍本次 研究的内容、目的。第二部分,专家评价: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评估工具包括 病因学、分类与观察、风险评估、营养评估、压力性损伤预防、特殊人群6个维 度,共25个条目,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包括:压力性损伤个人能力、 压力性损伤优先级、预防压力性损伤信心、压力性损伤影响、预防压力性损伤的 责任5个维度, 13个条目。采用李克特5级评分法对量表语句表述清晰性度、 内容准确以及重要性程度进行量表评价。第三部分,专家基本资料调查表:主要 调查专家基本信息如学历、职务及职称、研究方向等。
2.1.1.4.3调查方法
本次研究于2018年11〜2019年1月完成两轮的专家咨询。通过QQ邮箱发 送邮件和研究人员当面递交两种方法,研究人员将第一轮专家电子邮件和纸质问 卷回收并进行分析,根据专家提出的意见对两个量表的维度和条目进行修订。将 修订好的量表在第二轮专家咨询问卷中进行反馈。
2.1.1.5预调查
采取便利抽样,抽取衡阳市某三甲医院20名符合研究标准的护理人员进行 预调查,调查量表是否语意含糊、是否有无法理解的条目并收集反馈意见,根据 提出的意见再次对量表进行修订,最终形成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 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2.2研究路线
查阅文献
选择量表
f 翻译
量表汉化 > 回译
文化调适
两轮Delphi专家问卷咨询
 
 
预实验
最终版形成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图 2.1 研究路线
2.3研究结果
2.3.1 德尔菲咨询结果
2.3.1.1专家基本资料 本次研究咨询的专家来自临床医学、临床护理、护理教育、护理管理,包括
男 1 名,女 8 名,年龄 36〜52 (41.62±5.97),工作年限 13〜32 (18.66±6.67),
专家咨询具体信息见表 2.1.
 
表 2.1 9 位专家基本信息
项目名称 类别 频数 构成比(%)
临床医学 1 11.11
学科类别 临床护理 4 44.44
护理教育 2 22.22
护理管理 2 22.22
10-19 6 66.67
从事专业年限 20-29 2 22.22
>30 1 11.11
正高级 4 44.44
职称 副高级 3 33.33
中级 2 22.22
博士 3 33.33
最高学历 硕士 2 44.44
本科 4 22.22
 
2.3.1.2专家积极程度 专家积极程度通过电子邮件或问卷的有效回收率来表示。第一轮专家咨询发 放问卷11份,返回有效问卷为9份;第二轮专家咨询发放问卷9份, 9份为有 效问卷。见表 2.2。
表 2.2 问卷回收率
频率 问卷发放数 问卷回收数 回收率(%) 有效问卷 有效回收率(%)
第一轮 11 9 81.81 9 100.00
第二轮 9 9 100.00 9 100.00
 
2.3.1.3专家权威程度
权威系数(Cr )是衡量专家权威程度的指标。该指标由判断依据系数(Ca) 和熟悉程度系数(Cs)计算得来,计算公式为:Cr=(Ca+Cs) /2, —般Cr >0.70 为可接受值[51]。本研究 Ca=0.94, Cs=0.81。 Cr=(0.94+0.81) /2=0.88。说明此次 9 位专家权威程度较高,咨询结果可靠性强。
(1)判断依据系数。判断依据系数由四个部分组成包括:工作经验、专家 理论依据、是否参考国内外资料、直观感觉,并根据不同等级进行赋值[52]。专家 判断依据结果见表2.3,本研究Ca=0.94。
 
表 2.3 专家判断依据自评
判断依据 专家判断影响程度
工作经验 8 1 0
理论依据 7 2 0
参考国内外依据 5 4 0
直观感觉 3 4 2
 
(2)熟悉程度系数。专家熟悉程度系数是专家对量表条目的熟悉程度的自 我评价标准系数,专家的自我评价越高,所得结果越理想。专家熟悉程度分为五 个等级,依次赋值0.9、0.7、0.5、0.3、0.1,见表2.4。本次研究结果Cs = 0.81。
表 2.4 Cs 值与专家熟悉程度自评
分级 专家对内容熟悉程度
很熟悉 较熟悉 一般 不太熟悉 不熟悉
Cs值 0.9 0.7 0.5 0.3 0.1
专家自评(n) 6 210 0
 
2.3.1.4专家意见集中程度和协调程度
采用变异系数(CV)和肯德尔协调系数(W)两个指标评估专家咨询意见集 中与协调程度。通过回收问卷得出,第一轮两量表每个条目变异系数(CV)范 围在0.07〜0.25,第二轮两量表条目的变异系数^)均<0.20,范围为0.08〜0.19。
Kendall(W 值)取值在 0〜1 之间,且 W 值越接近1,说明专家咨询一致性 程度越高聞。结果显示,两量表第二轮W值均大于第一轮W,且结果都具有显 著性意义(P<0.01),详见表2.5, 2.6。
表2.5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肯德尔协调系数(kendall)
轮次 W值 %2值 自由度( df ) P值
第一轮 0.366 79.109 24 0.000*
第二轮 0.405 80.094 22 0.000*
注:*•: /<0.01
 
表2.6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肯德尔协调系数(kendall)
轮次 W值 %2值 自由度( df ) P值
第一轮 0.378 43.612 12 0.000*
第二轮 0.418 45.178 12 0.000*
注:**: P<O.01
 
2.3.1.5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条目筛选情况
2.3.1.5.1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条目筛选情况
第一轮Delphi专家咨询条目分析结果: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条目重要 性赋值中,条目均数最大值为4.77,最小值2.11, CV值在0.11〜0.24。结果显示, 条目3、条目16不符合要求进行删除(删除准则[52]:均数〈3.50,C V值〉0.20 ), 形成第二轮Delphi专家咨询问卷。第二轮Delphi专家咨询条目结果显示:所有 条目的重要性赋值均数最大值为4.82,最小值为3.63, CV值在0.09〜0.16。
第一轮Delphi专家咨询反馈意见:①删除条目“在欧洲医院病人的压力性 损伤发生率平均是多少?”、“压力性损伤风险增高的患者中,有多少的概率可 以医院接受合适的预防?”两个重要性赋值均数均小于3.5,且变异系数大于0.2。 ② 依据9位专家意见,对条目表述进行修改,将条目“过度潮湿的皮肤(例如由 于失禁或伤口渗出物/分泌物)合并体温升高与压力性损伤进展/发生有关。这个 陈述是否正确?”修改为“皮肤过度潮湿(例如由于大小便失禁或伤口渗出物) 合并体温升高与压力性损伤形成有关。这个陈述是否正确?”、“您在患者的脚 跟上观察到一个新的水疱,这个患者在床上可以自己移动。你查看他的病例,但 你的同事从未报告过不可褪色的红斑或伤口”修改为“你发现一个能在床上自由 移动的患者的脚后跟有一个水泡。通过查阅病例,发现同事并没有报告患者有不 可褪色的红斑或伤口。下列哪个陈述是正确的?”、“案例:一个患者最近被送 入您的护理单位。患者没有皮肤发红的迹象(指压变白红斑),但卧床不起。完 成 Braden 风险评估工具后,分数表明没有压力性损伤发展的风险。不需要预防。 但是,您会非常惊讶,因为你的临床经验告诉你该患者存在风险。那么你现在要 做什么?”修改为“案例:一个患者最近入住您的护理单位。患者没有皮肤发红 的迹象(指压变白红斑),但卧床不起。使用 Braden 风险评估工具评估后,分数 表明没有压力性损伤发生的风险,不需要预防。然而,你觉得结果很意外,因为 临床经验告诉你该患者存在风险。那么你现在应该做什么? ”第二轮Delphi专家 咨询结果显示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条目的重要性赋值均数和变异系数符合 筛选要求,且9位专家意见已趋于一致。
2.3.1.5.2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条目筛选情况
第一轮 Delphi 专家咨询条目分析结果:所有条目的重要性赋值均数最大值 为4.88,最小值为3.66,CV值在0.07〜0.16。13个条目均符合要求无删除(删 除准则冋:均数〈3.50, CV值〉0.20 ),经修改后第二轮Delphi专家咨询问卷条 目的重要性赋值均数最大值为 4.86,最小值为 3.89,变异系数最大为 0.20,最小 为 0.07。
本次研究第一轮德尔菲专家咨询结果反馈意见:条目“太过于关注压力性损 伤的预防”改为“我把预防压力性损伤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条目消极态度“压 力性损伤对病人的经济影响不应该被夸大”改为“不该强调压力性损伤预防对病 人的经济影响”。第二轮Delphi结果显示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各条目均 数>3.50,且CV值<0.20符合筛选要求。
2.3.2小样本预调查
为了使两个量表表达内容能够更符合中国的习惯。通过纳排标准对符合研究 的 20 例临床护理人员进行预调查,调查两个量表是否语意含糊、是否有无法理 解的条目,根据预实验结果对两个量表的部分内容进行修订。通过以上研究结果, 通过翻译-回译-文化调适-预调查等一系列标准程序初步修订形成中文版压力性 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包含6个维度, 23个条目,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包含5 个维度, 13个条目。
2.4讨论
2.4.1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指标体
系的主要特征
2.4.1.1可操作性
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采用选择题形式进行量化分级,即分为 A、
B、C、D和不知道5个选项,对于每个条目 都有5种不同的选项(两个积极 选项、两个消极选项和一个“不知道”选项)且能够有效的限制研究对象猜测的 可能性[46,47]。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1分,选择错误或者选择不知道得0分,得 分越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分越高,各条目之和为条目总分。总分为 0〜23 分,总 分越低,表明压力性损伤知识掌握度越低。总分越高,表明压力性损伤知识掌握 度越高。
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采用李克特4级评分,“4=非常同意”、“3= 同意”、“2=不同意”、“1=非常不同意”,其中条目 3、 4、 5、 7、 8、 10、 13 为反向计分,总分13〜52分,总分越低,表明护理人员对预防压力性损伤态度越 不重视。总分越高,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越重视。
2.4.1.2可实用性
伴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卧床不起的病人和危重病人的数量迅速增加, 压力性损伤的预防已经逐渐受到国内广泛关注,在医院压力性损伤的预防主要承 担着是护理人员,但是目前国内缺乏护理人员专用的、综合的、实用性强的压力 性损伤知识及态度工具。因此,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 量表的开发,能够全面的评估临床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及压力性损伤预防态 度。从而对后期采用针对性强的干预手段来提高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的认识
2.4.2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翻译、回 译及文化调适的可靠性
本次研究严格按照量表引进对等性模型和 Brislin 翻译与回译原则,将英文 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翻译成中文。咨询专家均 来自于三甲医院及高校、均有10年以上的工作经验,且其中4位为国际伤口造 口师;4 位专家有正高级职称;专家学历均在本科以上,其中硕士及以上学历 5 人。以上三点能够尽可能的保证Delphi专家咨询专业性和权威性。本次Delphi 专家咨询,删除准则为[52]:均数〈3.50, CV值〉0.20,同时根据专家提出的意见对 两量表条目进行适当修订,保证量表条目修订具有可信性。结果显示,专家权威 系数(Cr)值为0.88,当Cr>0.70,说明专家咨询具有较高可靠性和科学性品。 通过变异系数(CV)和肯德尔协调系数(W)两个指标评来评估专家的意见集中 程度和协调指数,结果显示,第二轮两个量表专家咨询肯德尔协调系数比第一轮 两个量表第二轮W值均大于第一轮W,且结果都具有显著性意义,说明9位专 家意见基本达到一致程度。
2.4.3两个量表与源量表具有差异性
从维度上角度看,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六个维度没有改变,专家认为对 于压力性损伤知识这一块本身具有专业性,源量表的维度分类具有合理性。压力 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专家认为该量表的维度合理,未进行进一步维度的删除和 合并。
从条目角度来看,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中有几个条目是关于流行病学发 病率知识,专家认为对于中国人来讲中国护理人员对于国外压力性损伤发病率了 解较少,建议删除,从而降低问卷难度。例如“条目 3:在欧洲医院病人压力性 损伤发生率平均是多少?”、“条目 16:压力性损伤风险高危患者中,百分之多 少的病人可以在医院得到有效的预防措施?”。同时根据中国文化的背景对一些 条目的语言进一步的修饰,例如“条目 11:您在患者的脚跟上观察到一个新的水 疱,这个患者在床上可以自己移动。你查看他的病例,但你的同事从未报告过不 可褪色的红斑或伤口”修改为“你发现一个能在床上自由移动的患者的脚后跟有 一个水泡。通过查阅病例,发现同事并没有报告患者有不可褪色的红斑或伤口。 下列哪个陈述是正确的?”等。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则无条目的删除, 专家建议对进一步丰富语言修饰使之适合中国文化,例如“条目:4:太过于关注 压力性损伤的预防”改为“我把预防压力性损伤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条目 8:压力性损伤对病人的经济影响不应该被夸大”改为“不该强调压力性损伤预 防对病人的经济影响”等。
第 3 章 正式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 防态度量表修订与评价分析
3.1 研究目的
通过大样本调查对修订的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 量表进行项目分析、探索性因子分析以及验证性因子分析等进一步分析两量表的 可靠性,并评价其的信效度。
3.2研究对象及方法
3.2.1研究对象
(1)一般人口学调查资料:由研究者自行设计的一般人口学调查表,包括 性别、年龄、所在科室、职务、职称、学历、距离上次参加压力性损伤培训的时 间等。
(2)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The Chinese Version of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 简称 C-PUKAT)
通过两轮的专家咨询和预调查结果显示,中文版PUKAT包括6个维度23个 条目,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1 分,选择错误或者选择不知道得0分,总分为 0〜23 分,得分越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分越高。
(3)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The Chinese Version of Attitude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 简称 C-APuP)
通过两轮修订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包括5个维度13个条目,采 用 Likert 四级评分法,级别为“1=非常不同意、 2=不同意、 3=同意、 4=非常同意”, 其中条目 3、 4、 5、 7、 8、 10、 13为反向计分,总分13〜52分。得分越高,表明 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越重视。
3.2.2样本量选择
3.2.2.1样本量的来源
采用随机抽样,抽取2019年02月〜2019年05月选取衡阳市5所三甲医院 的临床注册护士作为研究对象。采用国际通用量表Kendall样本估算设计原则标 准[54],量表 1 个条目选取 5〜10 个样本量。因本次研究初始量表有两个,压力性 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条目为 23个,压力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条目为13个。因此,选取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 具的 23个条目作为参考,样本量应在115〜230之间,考虑可能存在无效问卷或 不能够全部回收的可能,本研究最终选择纳入样本量为320例。共发放问卷340 份,回收有效问卷 320 分,有效回收率为 94.11%。
3.2.2.2纳入和排除标准
通过参考源量表作者的样本量纳入及排除标准,研究对象纳入标准为:①年 龄在十八岁以上,拥有护士注册执照,且工作>1年时间;②在外科、重症监护 室、手术室、急诊科工作>6个月;③知情同意且自愿参与研究。排除标准:① 实习护生;②不愿参加调查研究的护士。
3.2.3 数据的收集和分析
本研究在获得湖南省衡阳市5所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及护 理部支持协助下进行正式的调查。在调查之前研究者对参与课题研究的6名小组 成员进行统一培训及考核,填写问卷前介绍本次研究背景、研究目的等。研究对 象填写完毕后由课题组成员当场收回问卷。所有问卷均匿名填写,若问卷有遗漏 则视为无效。
3.2.3.1 统计学分析
课题组成员对问卷进行编号,采用双人录入将问卷数据录入Epidata3.1,将 数据录入后双人核对。确认数据准确后,导入SPSS 19.0和Amos20.0进行数据 分析。①一般人口学资料采用均数土标准差(X土S)、频数、构成比。②采用变 异系数法(coefficient of variation)、条目困难指数(Item Difficulty )、鉴别指 数(Discriminating index)、临界比值法(Critical Ration),通过同质性检验筛 选和删除两个量表条目;③信度检验:库德-理查森系数(kuder-richardson reliability )> Cronbach's a系数、分半信度(Guttman分半系数)和重测信度
 
(test-retest reliability)来评估量表信度;④效度检验:通过内容效度指数(Content Validity Index,CVI)、探索性因子分析(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EFA)和验 证性因子分析(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 CFA )进行效度评价。总样本按随 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A、B两组,其中A组护理人员(160例)进行探索性因 子分析,B组护理人员(160例)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来检验两个量表的结构效 度。
3.3研究路线
 
 
 
效度分析
 
 
预防态度初始量表
图 3.1 研究路线
3.4研究结果
3.4.1量表条目筛选
3.4.1.1 变异系数法
变异系数(Coefficient of Variance, CV),指标准差与平均数的比值。变异系 数值反映离散程度的大小,条目离散程度越大,表示量表条目区分度越高。与之 相反,量表条目离散程度越小,表示量表条目的区分度越低。研究显示,可以通 过剔除量表中变异系数<15%的条目,可以保证量表具有较好的区分度[52]。结果 显示,C-PUKAT和C-APuP每个条目的变异系数值均>15%,无条目删减(详见
 
表 3.1、 3.2)
表3.1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变异系数(CV)
条目 CV值 条目 CV 值
T1 0.59 T13 1.37
T2 1.15 T14 0.78
T3 0.66 T15 0.67
T4 0.72 T16 0.98
T5 0.92 T17 1.25
T6 0.64 T18 1.57
T7 0.65 T19 1.02
T8 1.25 T20 0.87
T9 0.67 T21 0.94
T10 0.79 T22 1.15
T11 0.71 T23 0.85
T12 1.18
 
 
表3.2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变异系数(CV)
条目 CV值 条目 CV 值
N1 0.188 N8 0.209
N2 0.203 N9 0.159
N3 0.176 N10 0.157
N4 0.161 N11 0.205
N5 0.179 N12 0.160
N6 0.181 N13 0.149
N7 0.249
 
3.4.1.2条目困难度、鉴别指数与临界比值法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其条目为单选题,参考源量表的分析方法采用[36]: 条目困难度(Item Difficulty)、鉴别指数(Discriminating index)。压力性损伤 预防态度量表为Likert四级评分法,因此采用临界比值法(Critical Ration)进行 条目的筛选。
条目困难度(Item Difficulty):是指对于量表每个条目,选择正确的选项的 百分比。研究显示[55],当条目选项是五个选项时,正确率在百分之七十时,说明 条目最佳。条目正确率在低于0.10被认为条目太困难,条目正确率高于0.9则被
认为是太容易。将320例样本数据统计分析C-PUKAT条目困难度见表3.3。
鉴别指数(Discriminating index):是测量项目区分度的的方法之一,通过 检验测量总分高分组和低分组在某一项目上通过率的差异,鉴别指数用D值表 示。通过研究显示歸,D值小于0.1较低;在0.10到0.20之间是接受的;0.20 到0.3之间为中等,大于0.30为好,结果见表3.3。
临界比值法(Critical Ration)又称为极端值法,是检验条目区分度最常用的 一种统计方法。计算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总分(C-APuP中消极态度 需进行反向计分),对总分进行由低到高排序找出高低分组上下 27%,将属于 高分组的研究对象赋值为 1,低分组研究对象赋值为 2。两组数据进行独立样本 t检验,以比较两组所各条目上的得分差异有无统计学意义。研究显示CR值>3, 并且条目达到显著水平(P<0.05),表明条目的区分度较好,反之则表明条目的 区分度较差,考虑剔除条目[57]。结果显示,各条目CR值均〉3且达到显著性水平 (P<0.05),见表 3.4
 
表3.3测试版C-PUKAT的条目困难度、鉴别指数(D)、条目总分与相关系数
条目 条目困
难度 D值 P值 条目与总分 相关 P值 未达标条 目数 备注
T1 0.738 0.488 0.000 0.375 0.000 0 保留
T2 0.434 0.430 0.000 0.341 0.000 0 保留
T3 0.697 0.221 0.000 0.114 P>0.05 1 删除
T4 0.666 0.511 0.000 0.413 0.000 0 保留
T5 0.541 0.477 0.000 0.330 0.000 0 保留
T6 0.713 0.279 0.000 0.303 0.000 0 保留
T7 0.703 0.244 0.000 0.318 0.000 0 保留
T8 0.391 0.220 0.000 0.156 P>0.05 2 删除
T9 0.694 0.325 0.000 0.328 0.000 0 保留
T10 0.616 0.511 0.000 0.354 0.000 0 保留
T11 0.675 0.221 0.000 0.334 0.000 0 保留
T12 0.419 0.500 0.000 0.431 0.000 0 保留
T13 0.356 0.395 0.000 0.371 0.000 0 保留
T14 0.625 0.523 0.000 0.453 0.000 0 保留
T15 0.697 0.488 0.000 0.539 0.000 0 保留
T16 0.506 0.360 0.000 0.320 0.000 0 保留
T17 0.394 0.662 0.000 0.529 0.000 0 保留
T18 0.297 0.314 0.000 0.384 0.000 0 保留
T19 0.494 0.593 0.000 0.452 0.000 0 保留
T20 0.578 0.709 0.000 0.549 0.000 0 保留
T21 0.538 0.767 0.000 0.592 0.000 0 保留
T22 0.438 0.360 0.000 0.315 0.000 0 保留
T23 0.578 0.290 0.000 0.356 0.000 0 保留
评判 0.1 〜0.9 D>0.1 PV 0.05 >0.30 PV0.05
标准
 
 
表 3.4 测试版 C-APuP 的 CR 值、条目总分与相关系数
条目 CR值 P值 条目与总分 相关 P值 删除条目
后a值 未达标
条目数 备注
N1 8.001 0.000 0.672** 0.000 0.791 0 保留
N2 8.906 0.000 0.674** 0.000 0.790 0 保留
N3 6.672 0.000 0.512** 0.000 0.806 0 保留
N4 5.131 0.000 0.446** 0.000 0.810 0 保留
N5 7.682 0.000 0.543** 0.000 0.802 0 保留
N6 5.664 0.000 0.471** 0.000 0.807 0 保留
N7 7.839 0.000 0.639** 0.000 0.797 0 保留
N8 4.364 0.000 0.403** 0.000 0.816 0 保留
N9 12.530 0.000 0.674** 0.000 0.790 0 保留
N10 12.333 0.000 0.630** 0.000 0.795 0 保留
N11 6.128 0.000 0.489** 0.000 0.810 0 保留
N12 7.212 0.000 0.523** 0.000 0.804 0 保留
N13 7.647 0.000 0.562** 0.000 0.800 0 保留
评判
标准 三 3.00 PV 0.05 20.30 PV0.05 W 0.816
注:**: P<0. 01
3.4.1.3同质性检验 (1)相关系数法
量表各条目与量表总分的相关性程度越大,说明量表条目与量表总分同质性 越高,量表的条目区分鉴别度高。采用Pearson相关系数检验条目与总分的相关 系数,剔除标准为r<0.3或P>0.05。r值在0.3〜0.5为弱相关,在0.5〜0.8为中度 相关,大于0.8为强相关[52]。结果表明,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条目与总量表 的相关系数r值在0.114〜0.592之间,条目3、8相关系数小于0.3;压力性损伤 预防态度量表条目与总量表的相关系数r值在0.403〜0.674之间,均具有统计学 意义(P<0.05)分别见表3.3、3.4。
(2)库德一理查逊系数法(KuderRichardson formula 20, K-R20)与克朗巴赫系
数法(Cronbach'sa 法)
库德-理查逊系数法是由库德(G.F.Kunder)和理查森(M.W.Richardson)于
1937年提出。K-R20公式是适用于二分法计分题量表,即选项是“0或1”,计
算公式为: 「 「」 ),K是题目数,pi为答对第i道题的人数对
的比例,qi为答错第i道题的人数的比例,Sx2为测验总分的异动[58]。压力性损 伤知识评估工具采用单选题测量方法,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 1 分,选择错误或 者选择不知道得0分。因此,为测量该评估工具的内部一致性,采用库德-理查 逊系数法,结果显示r为0.713,显示次评估工具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详见 表 3.13。
克朗巴赫系数(Cronbach'sa)是指量表所有可能的项目划分方法得到的折 半信度系数的平均值,是测量信度最常用的方法。因此,进行数据分析时对压力 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条目进行筛选。若量表某条目删除后,量表克朗巴赫系数高 于删除之前克朗巴赫系数,则考虑删除此条目;反之,则保留此量表条目。结果 显示,总量表的Cronbach's a系数为0.814,详见表3.4。
3.4.1.4探索性因子分析
探索性因子分析法(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EFA)通过主成分分析提取 公因子,以最大方差法进行因子旋转,寻找出特征值>1 的一种统计学方法。采 用巴特利球形检验(Bartlett's 球形检验)、KM0 值(Kaiser-Meyer-Olkin measure of Sampling Adequacy,KMO) 、因子载荷量、特征值、与各条目取样适切性量数 (Measures of Sampling Adequacy,MSA)作为检验标准。探索性因子分析标准为:
①KM0值:KMO值在于0〜1之间,0.9以上为非常适合;0.8是适合;0.7为一 般; 0.6表示不太适合; 0.5以下为极不适合,表明量表不适合做因子分析[59]。
②Bartlett's球形检验:用于检验相关矩阵中各变量间的相关性,是否为单位阵, 即检验各个变量是否各自独立。在进行因子分析前,若 Bartlett's 球形检验有统 计学差异(P<0.05),说明量表矩阵有公共因子,能做因子分析。量表条目保留 标准:①MSA20.5;②量表条目共同性20.2;③旋转后因子负载荷20.4。公因 子保留标准:①公因子特征值21;
量表的设计包括两种模型即[60]:效应指标模型(the effect indicator model)> 因果指标模型(the causal indicator model),其中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为因果指 标模型、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为效应指标模型,研究者参考源评估工具与各 翻译版本的知识问卷发现[34,36,61,62],知识评估工具均未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因此, 仅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进行 EFA。
(1)探索性因子分析过程
对 160 份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问卷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 KMO=0.816。Bartlett's球形检验结果显示,^=642.512, P<0.01,表明压力性损 伤预防态度量表适合因子分析。详见表 3.5。
量表条目部分:①MSA值均20.5,见表3.6 ;②条目共同性取值范围在 0.373〜0.805,见表3.7;③旋转后因子载荷量在0.419〜0.859,详见3.8。
因子部分:①结果显示,特征值21因子有4个,可解释变异量63.758%, 累计方差占总方差达到60%,就表明公共因子是可靠的[59],见表3.9; ②符合碎 石检验标准,碎石图中有陡降趋势,见图 3.2;
表 3.5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KMO 值与 Bartlett's 球形检验
KMO 0.816
Bartlett's 球形检验 近似卡方 642.512
自由度 78
显著性 0.000**
注:**: ^<0.01
 
表 3.6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反映像相关矩阵
条目 N1 N2 N3 N4 N5 N6 N7 N8 N9 N10 N11 N12 N13
N1 .770a
N2 .459 .808a
N3 .233 .055 .840a
 
 
续表 3.6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反映像相关矩阵
N4 .008 .009 .155 .740a
N5 .024 .037 .052 .047 .860a
N6 .203 .077 .006 .158 .289 .759a
N7 .306 .348 .079 .059 .041 .049 .840a
N8 .208 .067 .114 .102 .115 .071 .029 .808a
N9 .044 .127 .055 .148 .173 .040 .087 .046 .815a
N10 .007 .025 .111 .072 .014 .015 .044 .044 .416 .833a
N11 .021 .070 .060 .254 .153 .113 .083 .013 .040 .184 .803a
N12 .128 .057 .034 .076 .130 .137 .035 .074 .142 .153 .005 .865a
N13 .002 .013 .074 .139 .077 .182 .046 .006 .254 .060 .160 .170 .853a
注:a取样足够度度量
 
表 3.7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各条目共同性
条目 共同性 条目 共同性
N1 0.805 N8 0.423
N2 0.781 N9 0.723
N3 0.373 N10 0.655
N4 0.722 N11 0.669
N5 0.619 N12 0.578
N6 0.687 N13 0.566
N7 0.686
 
表 3.8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旋转后成分矩阵
成分
1=1 1 2 3 4
N2 0.859
N1 0.859
N3 0.812
N4 0.548
N5 0.798
N7 0.752
N10 0.710
N13 0.646
N12 0.795
N11 0.674
N8 0.818
N9 0.698
N6 0.419
注:提取方法为主成分分析法
 
表 3.9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公因子特征值及解释的方差
成分 初始特征值
合计 方差的% 累计%
1 4.161 32.005 32.005
2 1.869 14.374 46.378
3 1.146 8.816 55.194
4 1.113 8.564 63.758
 
 
 
图 3.2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碎石图
 
(2)因子的命名
依据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探索性因子结果,因子的命名遵循以下原 则[52]:①该公共因子中条目最主要来自哪个维度;②因子负荷值较高的条目 所蕴含的意义,见表 3.10。
表 3.10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因子及条目分配情况
因子 名称 条目
因子一 个人能力 1 、2、3、4
因子二 优先级 5、6、7、8
因子三 预防压力性损伤信心 9、10
因子四 压力性损伤影响 11 、 12 、 13
 
3.4.1.5验证性因子分析
验证性因子分析(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CFA)又称结构方程模型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 SEM), SEM能够有效地评估测量模型的优劣和进
一步验证量表的理论架构。对收集的160份问卷进行因子分析,采用卡方值(/)、
卡方自由度比值(Udf、渐进残差均方和平方根(RMSEA)、标准化拟合指
数(NFI)、相对拟合指数(RFI)、增值拟合指数(IFI)、比较拟合指数(CFI)
和非规准适配指数(TLI)来评价模型适配度结果见表3.11、3.12。
表 3.11 C-PUKAT 在护理人员的模型适配度检验
模型 X2 df X2/df RMSEA NFI RFI IFI CFI TLI
六因子模型 249.465 174 1.434 0.037 0.945 0.932 0.959 0.957 0.943
评判标准 W3 <0.100 >0.900 >0.900 >0.900 >0.900 >0.;900
表 3.12 C-APuP 在护理人员的模型适配度检验
模型 X2 df X2/df RMSEA NFI RFI IFI CFI TLI
四因子模型 67.437 59 1.143 0.046 0.924 0.918 0.967 0.955 0.956
评判标准 W3 < 0.100 > 0.900 > 0.900 > 0.900 > 0.900 > 0.900
 
3.4.2量表的考评
3.4.2.1信度分析
信度即测验结果是否反映了被测者稳定的、一致性的特征。信度越大, 其说明测量工具重复测量所得到的结果一致程度越高。本研究中压力性损伤 知识评估工具采用库德-理查逊系数法(KuderRichardson formula 20, K-R20) 与重测信度来评定,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采用克朗巴赫系数 ( Cronbach'sa) 、分半系数和重测信度来评估。
(1)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①库德-理查逊系数法( KuderRichardson formula 20, K-R20)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采用单选题测量方法,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1 分,选择错误或者选择不知道得0分。库德-理查逊系数法是适合于0,1,测 试的统计学方法,克朗巴赫系数是适合于多重计分的统计学方法。因此,为测 量该评估工具的内部一致性,采用库德一理查逊系数法未采用克朗巴赫系数及分 半系数法,结果显示r为0.713,显示次评估工具具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见表
13。
②重测信度( Test-retest Reliability)
320例护理人员调查结束2周后从中随机抽取60例护理人员进行中文版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重测信度评估,结果显示,重测信度为 0.893。 (2)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①克朗巴赫系数(Cronbach's a)
Cronbach's a值在0和1之间。若小于0.6,表明内部一致不足;达到0.7〜0.8 时表示量表信度较好,达0.8〜0.9时说明量表信度非常好。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 防态度量表总的Cronbach's a为0.814,各维度信度为0.512〜0.800,结果见表3.14。
②分半信度
分半信度是表示测验测量相同内容或特质的程度。相关越高表示信度高,或 内部一致性程度高。结果显示总量表的分半信度为 0.713,各维度分半信度为 0.525〜0.818,结果详见表3.14。
③重测信度
320例护理人员调查结束2周后从中随机抽取60例护理人员进行中文版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进行重测,结果显示,重测信度为 0.842。
表 3.13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信度系数
分量表 K-R20 值
维度一 0.857
维度二 0.857
维度三 0.694
维度四 0.767
维度五 0.773
维度六 0.720
总量表 0.713
表 3.14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信度系数
分量表 Cronbach's a值 分半系数值
维度一 0.800 0.818
维度二 0.777 0.737
维度三 0.608 0.608
维度四 0.512 0.525
总量表 0.814 0.710
 
3.4.2.2效度分析
效度是一种测验是否能够正确的测量出它所需要测量的特性或功能程 度。其主要包括内容效度、结构效度以及效标关联效度三个方面。
(1)内容效度( Content Validity Index, CV)
内容效度是项目对欲测的内容或行为范围取样的适当程度。采用内容效 度指数(Content Validity Index, CVI)来评价,包括两个指标:量表水平内容效 度指数(S-CVI)与量表条目水平内容效度指数(I-CVI)。量表水平内容效 度指数(S-CVI)指9位咨询专家评分为4或者5条目数量占所有量表条目 百分比,量表条目水平内容效度指数(I-CVI)是指所每个条目当中,评分为 4或者5的咨询专家数占所有专家人数的比值。结果表明,中文版压力性损 伤知识评估工具S-CVI值为0.932, I-CVI范围值在0.84〜1.00之间。中文版 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S-CVI值为0.910, I-CVI范围在0.87〜1.00之间。
(2)结构效度(Structural Validity, SV)
结构效度指一个测验实际测到所要测量的理论结构和特质的程度,是实 验与理论之间的一致性,即实验是否真正测量到构造的理论。
① 因子分析法
因子分析是测量结构效度常用统计学方法,包括CFA和EFA两种,将 总样本按随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A、B两组,其中A组护理人员(160例)进 行探索性因子分析,B组护理人员(160例)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来检验两个量 表的结构效度,详细分析过程数据结果查看表3.11、表3.12。
② 相关系数法 计算公因子间、因子和量表相关系数来考评量表的结构效度。中文版压 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公因子相关系数在0.103〜0.540 (P<0.01),因子与量 表之间的相关系数为0.409〜0.719 (P<0.01);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 表公因子相关系数在0.297〜0.474 (P<0.01),因子与量表之间的相关系数为 0.598〜0.773,见表 3.15、 3.16。
表 3.15 C-PUKAT 公因子间、公因子与量表间的相关系数
因子 总量表 因子一 因子二 因子三 因子四 因子五 因子六
因子一 0.425**
因子二 0.641** 0.271**
因子三 0.409** 0.119** 0.269**
因子四 0.508** 0.127** 0.226** 0.139**
因子五 0.719** 0.393** 0.540** 0.247** 0.171**
因子六 0.521** 0.235** 0.310** 0.128** 0.224** 0.103**
注:**P<0. 01
表 3.16 C-APuP 公因 子间、 公因子与量表间的相关系数
因子 总量表 因子一 因子二 因子三 因子四
因子一 0.754**
因子二 0.773** 0.310**
因子三 0.598** 0.243** 0.474**
因子四 0.679** 0.321** 0.410** 0.297**
注:**P<0.01
3.4.2.3可行性分析 此次研究共发放问卷340份,回收问卷332份,完成时间为(15±2.3)分钟
其中有效问卷320份,有效回收率为94.11%。
3.5讨论
3.5.1量表条目调整
本研究在对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的条目调整过程中,采用变异系数 法、条目困难度、鉴别指数、同质性检验等研究方法对问卷进行分析评估。 研究结果显示,变异系数CV>0.15 ,表明C-PUKAT区分度较好;各条目与 该工具的总分的相关系数在0.114〜0.592之间(P<0.05),但根据相关系数r<0.3 或 P>0.05 条目应删除,删除条目 3、条目 8;条目困难度值在 0.297〜0.738(均 > 0.1且< 0.9 ),说明压力性损伤条目的困难度适宜;条目鉴别度在 0.220〜0.767之间,一般认为条目鉴别度(D>0.1),就达到统计学标准[56], 本次结果说明 21 个条目具有较好的鉴别度。通过变异系数法、条目困难度、 鉴别指数、同质性检验方法进行筛选,形成 6个维度、21个条目的中文版压 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本研究在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的条目调整过程中,采用变异系数 法、临界比值法、相关系数等研究方法对问卷进行分析评估。研究结果显示, C-APuP条目与该量表总分的相关系数在0.403〜0.674之间(P<0.05)且变异系 数CV值〉0.15,表明C-APuP具有较好的区分度;通过变异系数法、临界比 值法、同质性检验方法进行筛选,形成 4 个维度、13 个条目的中文版压力性 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3.5.2C-PUKAT 与 C-APuP 信度较好
本次研究显示,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C-PUKAT)总的库德 —理查逊值(K-R20)为0.713,各维度的K-R20值在0.694〜0.857之间,且 重测信度为0.893。通过以上的结果,说明C-PUKAT具有较好的稳定性和一 致性,可信程度较高,是适合作为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对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C-APuP)总的克朗巴赫系数(Cronbach'sa) 为0.814,分半系数为0.710。C-APuP的各维度的Cronbach's a在0.512〜0.800 之间,且重测信度为0.842。通过Cronbach's a与分半系数结果可知,C-APuP具 有较好的内部一致性,可信度较高,能够作为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预防
态度的评估工具。
3.5.2C-PUKAT 与 C-APuP 效度较好
本次研究对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C-PUKAT)进行内容效度、 结构效度分析,使C-PUKAT能够得到效度保证。结果显示,S-CVI值为0.932, I-CVI在0.84〜1.00之间。对于C-PUKAT并未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量表的设 计包括两种模型即[60]:效应指标模型(the effect indicator model)、因果指标模型 (the causal indicator model),其中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为因果指标模型,研究 者参考源评估工具与各翻译版本的知识问卷发现[34,36,61,62],均未发现有研究者对知 识评估工具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可能的原因是在因果模型当中条目决定理论架 构,条目与条目之间不一定具有相关性叫 因此本研究未对C-PUKAT进行探索 性的因子分析,仅进行了验证性的因子分析,分析结果显示,增值适配度指 数(即 NFI 值、 RFI 值、 IFI 值、 TLI 值 CFI 值)、卡方自由度比值、渐进残 差均方和平方根(RMSEA)均超过评判标准,见表3.11,说明中文版压力性 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具有较好的模型的适配度,即C-PUKAT具有良好的效度。
本次研究对中文版压力线损伤预防态度量表(C-APuP)进行内容效度、结 构效度分析,使C-APuP能够得到效度保证。结果显示,S-CVI值为0.910, I-CVI 在0.87〜1.00之间。首先对中文版压力线损伤预防态度量表(C-APuP)进行了 探索性的因子分析,经过旋转后有4个公共因子的特征值大于1,累计方差贡献 率为63.758%,旋转后因子载荷在0.419〜0.859之间,均大于0.4,可以认为探索 性因子分析较为理想,进一步对4维度的C-APuP进行验证性的因子分析结果发 现均符合评判标准,见表 3.12,说明 C-APuP 效度良好。
第 4 章 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现状分析
4.1 研究目的
本研究旨在探讨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现状与影响因素,为医疗机 构采取合适的培训提供参考依据。
4.2研究对象与方法
4.2.1 研究对象
采用便利抽样,于2019年8月至2019年10月期间通过问卷星软件向长沙、 衡阳、株洲五家医院发送电子问卷,本次研究共回收电子问卷1397份, 253份 问卷被排除由于填写时间低于5分钟,共有效回收1144份电子问卷,有效回收 率 81.8%。
4.2.2 研究方法
4.2.2.1 研究工具(见附录 4)
(1) 一般资料调查表:由研究者自行设计,包括:性别、年龄、工作年限、 职称、职务、科室、学历(初始学历和最终学历)、医院等级、医院类型、是否 参加过压力性损伤培训、上次压力性损伤知识培训具体现在有多长时间。
(2) 中文版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The Chinese Version of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简称 C-PUKAT):源量表由比利时学者 Manderlier 2017年开发而成,用于测量临床护士及护生压力性损伤知识,共包括6个维度 25个条目,该工具条目困难指数从0.25〜0.83,条目判别指数从0.12〜0.34,组内 相关系数为0.69「叫研究者于2018年取得源作者授权后,将其翻译成C-PUKAT, 该评估工具包括:病因(4个条目)、分类与观察(3个条目)、危险因素评估
(2个条目)、营养(3个条目)、压力性损伤预防(7个条目)、特殊患者(2 个条目) 6个维度,共21条目。计分方式为选择正确得1分,选择错误或者选 择不知道得 0 分,总分为 0〜21 分,得分越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分越高,此评估 工具在衡阳市320名护理人员中进行信效度的检验,结果显示,KR-20值为0.713, 重测信度为 0.893,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说明数据配适度较好,说明中文版 C-PUKAT 作为评估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是合适的。
(3 )中文版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The Chinese Version of Attitude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简称 C-APuP):该量表由根特大学 Beeckman[41]制定,用 于评估临床护士及护生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包含5个维度13个条目, Cronbach's a系数为0.79。研究者于2018年取得源作者授权后,将其翻译成 C-APuP,包括个人能力(4个条目),优先级(4个条目),压力性损伤影响(3 个条目),预防压力性损伤信心(2个条目)。采用Likert 4级评分法(1=非常 不同意、 2=不同意、 3=同意、 4=非常同意),其中条目 3、 4、 5、 7、 8、 10、 13 为反向计分,量表总分为 52分,得分越高,表示对预防压力性损伤有更加积极 的态度。此量表在衡阳市320名护理人员中进行信效度的检验,结果显示,量表 总的Cronbach's a 0.814,重测信度为0.842,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说明数据配 适度较好,说明中文版C-APuP作为评估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的评估工具是合适的。
4.2.2.2 资料的收集 在通过医院伦理审查和医院领导同意后,采用电子问卷星的方法进行问卷的 发放。
4.2.2.3资料的整理与分析
所有问卷数据均使用 SPSS 21.0 进行分析。对于描述性统计,连续变量(例 如:年龄)用(X土S)表示和分类变量(例如:性别)以频率和百分比表示;采用 Pearson相关分析方法,探讨知识和态度得分之间的相关性;采用独立样本t检 验和单因素方差分析(AN0VA),比较一般资料(性别、文化程度、专业水平、科 室类型、既往压力伤害教育程度)在知识、态度方面的差异,以P<0.05认为有统 计学差异。
4.3质量控制
(1)电子问卷发放前:在进行问卷星发放之前,研究者联系护理部并取得 护理部的支持,由各个医院护理通过微信下发给护士长,护士长下发到科室,保 证问卷发放的连续性确保问卷能够有较高执行力的填写。
(2)问卷星设计回收:电子问卷回收后,通过删除在五分钟内或超过 30 分钟答完问卷的无效问卷,尽可能保证问卷的有效性。
(3)数据分析阶段:将有效的电子问卷直接导入SPSS避免了人工可能出现 的差错。同时咨询统计学方面的老师进行数据的分析,确保数据分析的准确及科 学性。
4.4伦理原则
电子问卷星进行填写之前,将会介绍本次的研究目的及意义 ,填写此次问 卷为自愿原则,填写人可以根据自己意愿决定是否填写问卷。同时本次的研究为 匿名形式进行,不会影响研究对象工作和生活,并会严格保密。
4.5结果
4.5.1 一般人口学资料
本次研究共有 1144 名护士完成了有效问卷调查。在所有参与的护士中,女 性占 98.4%,护理人员的平均年龄是(30.87±7.69)岁,53.1%以上为本科学历。 平均临床工作年限为(9.54±6.73)。大部分参与者在内科和外科(分别为 30.9% 和 37.1%),78.8%护理人员接受过压力损伤的培训。见表1。
 
表 1 一般资料
类别 N(%)/( X士S)
性别 18(1.6)
1126(98.4)
年龄 (岁) 30.87士7.69
中专 45(3.9)
学历 大专 483(42.2)
本科 608(53.1)
研究生及以上 8(0.7)
工作年限(年) 9.54士6.73
护士 331(28.9)
职称 护师 468(40.9)
主管护师 276(24.1)
副主任护师及以上 69(6.0)
内科 424(37.1)
外科 354(30.9)
所在科室 妇科儿科 154(13.5)
门诊 76(6.6)
急诊科 136(11.9)
是否培训 902(78.8)
242(21.2)
 
4.5.2 压力性损伤知识得分
结果显示,压力性损伤知识的正确率在10%〜71.2%之间。正确率最高的是 条目 3达到了 71.2%:“该患者什么时候出现压力性损伤的风险最高(如果没有 采取预防措施)?”;正确率最低的是条目 11“哪些营养成分对预防压力性损伤 最重要?”仅为 10%。同样,条目 17:“患者坐着时最有效的体位是什么?”
 
的正确率仅为 18.9%,详见表2。
表 2 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得分
条目 正确率(%) 条目 正确率(%)
T1 60.7 T12 28.2
T2 32.9 T13 69.8
T3 71.2 T14 23.9
T4 45.9 T15 44.3
T5 37.2 T16 24.1
T6 65.6 T17 18.9
T7 61.6 T18 24.1
T8 34.1 T19 62.7
T9 48.6 T20 29.6
T10 55.2 T21 58.9
T11 10.0
注:具体条目见附录 4
 
4.5.3 压力性损伤态度得分
C-APuP 的总平均态度得分为 75.8%(39.13土3.87)。因每个维度条目数不同, 不能够直接比较,故采用均分/维度总分(或总分)进行比较[64]。在压力性损伤 预防态度量表中,“优先级”维度得分最高,为78%(6.48土0.90),而“个人能力” 维度得分最低为 71.5%(8.59土1.30)。见表3。
 
表 3 护理人员压力性损预防态度得分
维度 得分(X±s) 均分/总分
个人能力 8.59士1.30 71.5%
优先级 9.36士0.95 78.0%
预防压力性损伤信心 6.24士0.90. 78.3%
压力性损伤影响 8.84士1.00 74.0%
总分 39.13士3.87 75.8%
 
4.5.4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相关性
C-APuP和C-PUKAT总分具有相关性,且有统计学意义(r=0.21, P<0.001)。 压力性损伤态度与知识各维度得分均具有相关性,且有统计学差异( P<0.05) 见表 4。
表 4 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相关性分析
知识 病因 分类与
观察 危险因素 评估 营养 压力性损伤预防 特殊患者 总分
态度 r=0.20 r=0.10 r=0.12 r=0.09 r=0.07 r=0.09 r=0.21
0.000 P=.001 0.000** P=.002 P=.023 P=.001 0.000**
注:**: PK0.01
 
4.5.5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单因素分析
压力性损伤知识和态度总分分别为9.68分(42.09%)和39.08分(75.15%)。
学历(P<0.001)、职称(P<0.001)、既往是否有压力性损伤培训与总知识得分差异 具有统计学差异0<0.001),见表5。
 
表5 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单因素分析
T百曰 知识 态度
项目 得分/21(%) 得分/52(%)
总分 9.68/21 (46.10) 39.08/52(75.15)
性别
10.89/21 (51.86) 39.78/52 (76.50)
9.67/21 (46.05) 39.07/52 (75.13)
P=0.068 P=0.763
学历
中专 9.29/21 (44.24) 38.82/52 (74.65)
大专 9.25/21 (44.05) 38.72/52 (74.46)
本科 10.00/21 (47.62) 39.45/52 (75.87)
硕士及以上 13.63/21 (64.90) 39.50/52 (75.96)
P<0.001 P=0.081
职称
护士 9.03/21 (43.00) 38.29/52 (73.63)
护师 9.43/21 (44.90) 38.99/52 (74.98)
主管护师 10.34/21 (49.24) 39.77/52 (76.48)
副主任及以上 11.93/21 (56.81) 41.61/52 (80.02)
P<0.001 P<0.001
科室
内科 9.87/21 (47.00) 39.17/52 (75.33)
外科 9.82/21 (46.76) 38.85/52 (74.71)
妇科儿科 8.97/21 (42.71) 39.67/52 (76.29)
门诊 9.46/21 (45.05) 39.04/52 (75.08)
急诊 9.68/21 (46.10) 39.19/52 (75.37)
P=0.437 P=0.010
是否参加国压力性损
伤培训
9.95/21 (47.38) 39.84/52 (76.62)
8.71/21 (41.48) 36.50/52 (70.19)
P<0.001 P<0.001
 
4.6讨论
掌握足够的压力性损伤知识,养成积极的压力性损伤态度,是护理人员在临
床上有效预防压力性损伤的关键措施[65-66],有助于降低患者的压力损伤发生率, 减轻患者的经济成本。本研究调查了湖南省 5所医院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预防 的知识和态度,并探讨了知识和态度之间的关系,初步评估了知识、态度与人口 统计学特征之间的关系。本研究发现,护理人员对压力损伤预防知识相对缺乏, 但态度积极,知识与态度呈较弱的相关性。
4.6.1 知识
本次研究结果表明,压力性损伤知识的正确率在10%〜71.2%之间。正确率最 高的是条目 3 达到了71.2%:“该患者什么时候出现压力性损伤的风险最高(如 果没有采取预防措施)?”;正确率最低的是条目 11“哪些营养成分对预防压力 性损伤最重要?"仅为10%。这是低于Dorien De et al[67]采用同样的评估工具
(PUKAT2.0)对比利时474名护士进行知识评估,其结果显示知识正确率在42.7% 〜83.8%之间,暗示着中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的知识相对不足。
掌握压力性损伤的预防是护理人员预防压力性损伤的重要部分。然而,在我 们的研究中,近四分之三的护士不能通过案例的描述来预防压力性损伤,例如“案 例:您的患者躺在泡沫床垫上。你是否采取其他措施来预防脚跟上的压力性损 伤?”和“患者坐着时最有效的体位是什么?”,这一结果低于瑞典[31]、伊朗[32] 和土耳其[33]的压力性损伤预防知识。可能原因是由于我国的护理人员不能及时的 更新最新的压力性损伤知识导致。Porter-A[68]等人研究发现通过教育培训可以提 高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预防知识的掌握,从而预防压力性损伤。
4.6.2 态度
本次研究结果显示,尽管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分数较低但护理人员对压 力性损伤的预防表现出积极的态度。表现出我国的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是非 常的重视。在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得分中,维度中“个人能力”得分最低,表明 护理人员对于自身的预防压力性损伤专业实践能力不自信。研究表明,对压力损 伤预防的消极态度可能是导致不遵守压力损伤预防指南的因素之一[69]。在压力性 损伤预防态度得分中,维度中“优先级”得分最高,显示对于压力性损伤护理人 员是作为着重考虑的优先项目,这可能由于在我国压力性损伤是评判护理工作的 敏感指标[42]。
与 Simonetti 等人[70]一致,我们发现知识与总态度得分之间存在弱相关关系, 此结果与Tirgari, B[71一致,显示压力性损伤知识与态度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的相关 性。在本研究中,态度得分与职称、以前的压力损伤教育和部门类型差异具有统 计学差异。职称越高的护理人员态度得分显著高于职称低的护理人员;以前有过 压力性损伤的培训教育比没有受过压力性损伤培训的护理人员得分高。因此,我 们假设,可能在我们的样本中,态度可能受到护士接触临床压力性损伤教育、科 室、职称的影响。同理,受教育程度、职称水平、既往压力性损伤教育程度与总 知识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差异。两个均显示了职称水平与是否参加过压力性损伤 培训有差异。说明对于压力性损伤知识与态度,职称级别越高则越加的重视。我 们护理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既有理论知识学习,又有临床实践经验积累, 因此对护理人员的教育在压力性损伤的预防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研究者未进 一步的进行多因素的线性回归的分析,原因是进行单边的筛选发现有统计学差异 的变量数太少。
4.7小结
本次研究显示,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依旧比较缺乏,但是压力性损 伤预防态度积极,表明护理人员希望积极的对压力性损伤进行预防。医疗机构应 该起到中介作用,加大对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的培训力度,能够将最新的压力性 损伤知识进行有效的传播,护理人员能够及时方便的用最新的知识进行压力性损 伤护理工作的实施。
第5章结论
5.1本研究通过汉化、修订《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2.0》(PUKAT 2.0)与《压 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APuP),并对其进行信效度的检验,最终形成了适 合于我国的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C-PUKAT)和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
(C-APuP),并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5.2我国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依旧比较缺乏,但是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积极 医疗机构应该起到中介作用,加大对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的培训力度,增加护理 人员学习压力性损伤的机会。
本研究的创新及不足之处
1创新之处
虽然国内已经有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与压力性损伤预防态度量表,但量 表大多未进行效度的分析,且量表多为自己本院进行调查,未能进行进一步的推 广。本研究通过汉化国外成熟且广泛应用的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和压力性损 伤预防态度量表,能够为我国提供一套信效度较好的评估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的 评估工具,同时能够进一步的分析影响知、态度的影响因素,为后期帮助护理人 员提供进一步的培训提供理论支撑。
2不足之处
研究对象地域性限制:由于本次研究仅在湖南进行,可能会产生偏倚,造成 数据的误差性。同时对于抽样的方法是通过电子问卷,在数据的收集过程中可能 存在一定的主观性,造成数据的不真实性。
参考文献
[1]National Pressure Ulcer Advisory Panel.National Pressure Ulcer Advisory Panelannounces a change interminology from pressure ulcer to pressure injury and updates the stages of pressure injury.[EB/OL].2016.
[2]Unver S, Findik U Y, Ozkan Z K, et al. Attitudes of surgical nurses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J]. J Tissue Viability, 2017,26(4):277-281.
[3]Simonetti V, Comparcini D, Flacco M E, et al. Nursing students' knowledge and attitude o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a multicenter cross-sectional study[J]. Nurse Educ Today, 2015,35(4):573-579.
[4]Jaul E, Rosenzweig J P, Meiron O. Survival rate and pressure ulcer prevalence in patients with and without dementia: a retrospective study[J]. J Wound Care, 2017,26(7):400-403.
[5]Rodrigues A M, Ferreira P L, Ferre-Grau C. Providing informal home care for pressure ulcer patients: how it affects carers' quality of life and burden[J]. J Clin Nurs, 2016,25(19-20):3026-3035.
[6]Borsting T E, Tvedt C R, Skogestad I J, et al. Prevalence of pressure ulcer and associated risk factors in middle- and older-aged medical inpatients in Norway[J]. J Clin Nurs, 2018,27(3-4):e535-e543.
[7]Spetz J, Brown D S, Aydin C, et al. The value of reducing hospital-acquired pressure ulcer prevalence: an illustrative analysis[J]. J Nurs Adm, 2013,43(4):235-241.
[8]Kottner J, Lahmann N, Dassen T. Pressure ulcer prevalence: comparison between nursing homes and hospitals[J]. Pflege Z, 2010,63(4):228-231.
[9]Tubaishat A, Anthony D, Saleh M. Pressure ulcers in Jordan: a point prevalence study[J]. J Tissue Viability, 2011,20(1):14-19.
[10]James J, Evans J A, Young T, et al. Pressure ulcer prevalence across Welsh orthopaedic units and community hospitals: surveys based on the European Pressure Ulcer Advisory Panel minimum data set[J]. Int Wound J, 2010,7(3):147-152.
[11]郭艳侠,梁珣,朱文,等.我国住院患者压疮现患率及医院获得性压疮现患率的 Meta 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18(07):907-914.
[12]张平平,沈厚梅,徐久云,等.住院患者压疮现患率调研及预防现状分析[J]. 安徽医药, 2018(03):569-573.
[13]United Nations and Affairs DoEaS.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2 revision.2012.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desa/population/theme/trends/in dex.shtml. Accessed January 1 , 20 1 7.
[14]WANG, X. Q. & CHEN, P. J. 2014. Population ageing challenges health care in China. Lancet, 383, 870.
[ 1 5] Soozani A, Raei M, Montazeri A. The effect of education on knowledge and performance of nurses i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pressure sore[J]. Mod Care J, 2012,9(1):16-23.
[16]Isaarsci. The Role of Nurses' Knowledge and Practice in Reducing Spastic Wounds in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Injuries[J]. Cord Injuries, 2013,3(2):78-82.
[17]Park K H, Park J. The Efficacy of a Viscoelastic Foam Overlay on Prevention of
Pressure Injury in Acutely Ill Patients: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J Wound Ostomy Continence Nurs, 2017,44(5):440-444.
[18]TULEK, Z., POLAT, C., OZKAN, I., et al.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of the Turkish version of the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knowledge assessment instrument[J]. J Tissue Viability, 2016, 25, 201-208.
[19]Heslop, L., &Lu, S. Nursing sensitive indicators: A concept analysis[J]. Journal of 45 46 Advanced Nursing,2014, 70(1 1), 2439-2482.
[20]Simonetti, V., Comparcini, D., Flacco, M. et al. Nursing students' knowledge and attitude o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A multicenter cross-sectional study. Nurse Education Today, 2015,35(4), 573-579.
[21]Kaddourah B, Abu-Shaheen AK, Al-Tannir M.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health professionals towards pressure ulcers at a rehabilitation hospital: a cross-sectional study . BMC Nurs . 2016 ; 15:17.
[22]Sving E, Gunningberg L, Hogman M, et al. Registered nurses' attention to and perceptions of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in hospital settings: registered nurses' attention to pressure ulcer .J Clin Nurs .2012 ; 21 ( 9-10 ): 1293 - 1303 .
[23]Beeckman D, Defl oor T, Schoonhoven L, et al.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nurses o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a cross-sectional multicenter study in Belgian hospitals . Worldviews Evid Based Nurs . 2011 ; 8 ( 3 ): 166 - 176.
[24]Halfens R J, Eggink M. Knowledge, beliefs and use of nursing methods in preventing pressure sores in Dutch hospitals[J]. Int J Nurs Stud, 1995,32(1):16-26.
[25]Panagiotopoulou K, Kerr S M.C. Pressure area care: an exploration of Greek nurses' knowledge and practice[J]. JAdv Nurs, JAdv Nurs, 2002,40(3):285-296.
[26]Provo B, Piacentine L, Dean-Baar S. Practice versus knowledge when it comes to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J]. J Wound Ostomy Continence Nurs, 1997,24(5):265-269.
[27]Pieper B, Mattern J C. Critical care nurses' knowledge of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staging and description[J]. Ostomy Wound Manage, 1997,43(2):22-26, 28, 30-31.
[28]Beitz J M, Fey J, O'Brien D. Perceived need for education vs. actual knowledge of pressure ulcer care in a hospital nursing staff[J]. Medsurg Nurs, 1998,7(5):293-301.
[29]Gunningberg L, Lindholm C, Carlsson M, et al. Risk,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 of pressure ulcers--nursing staff knowledge and documentation[J]. Scand J Caring Sci, 2001,15(3):257-263.
[30]Beeckman D, Vanderwee K, Demarre L, et al.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validation of a knowledge assessment instrument[J]. Int J Nurs Stud, 2010,47(4):399-410.
[31]Balzer K, Kottner J. Evidence-based practices i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Lost in implementation?[J]. Int J Nurs Stud, 2015,52(11):1655-1658.
[32]Simonetti V, Comparcini D, Flacco M E, et al. Nursing students' knowledge and attitude o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a multicenter cross-sectional study[J]. Nurse Educ Today, 2015,35(4):573-579.
[33]Gul A, Andsoy I I, Ozkaya B, et al. A Descriptive, Cross-sectional Survey of Turkish Nurses' Knowledge of Pressure Ulcer Risk, Prevention, and Staging[J]. Ostomy Wound Manage, 2017,63(6):40-46.
[34]Tulek Z, Polat C, Ozkan I, et al.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of the Turkish version of the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knowledge assessment instrument[J]. J Tissue Viability, 2016,25(4):201-208.
[35]Liu M, Yuan HB, Chen WJ, Poon C, Hsu M, Zhang B. Translation, modifification and validation of the Chinese version of a knowledge assessment instrument regarding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J]. Chin Nurs Res 2016;3(1):16e23.
[36]Manderlier, B., Van Damme, N., Vanderwee, K.,et al.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validation of PUKAT 2.0, a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for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J]. Int Wound J, 2017,14(6), 1041-1051.
[37]Kimura, S., Pacala, J. Pressure ulcers in adults: family physicians' knowledge, attitudes, practice preferences, and awareness of AHCPR guidelines[J]. The Journal ofFamily Practice,2017, 44 (4), 361—368.
[38]Moore, Z., Price, P. Nurses' attitudes, behaviours and perceived barriers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J].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2004, 13 (8), 942-951.
[39]Krause, T., Anders, J., Von Renteln-Kruse, W. Pressure sores: knowledge ofrisk factors and awareness of problems with quality of care as reflflected by questionnaire answers by nursing staff and physicians[J]. Zeitschrift fur Gerontologie und Geriatrie 37 (2), 86-91.
[40]Kallman, U., Suserud, B.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practice among nursing staff concerning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and treatment—a survey in a Swedish healthcare setting[J].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Caring Sciences,2009, 23 (2), 334—341.
[41]Beeckman D, Defloor T, Demarre L, et al. Pressure ulcers: development and psychometric evaluation of the attitude towards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instrument (APuP)[J]. IntJ Nurs Stud, 2010,47(11):1432-1441.
[42]成守珍, 郜迎雪, 郭志东, 等. 护士对卧床患者压力性损伤护理知识和态度 的调查研[J].中华护理杂志,2018(07):837-840.
[43]杨慧,朱晶.规范化培训护士对压疮相关知识及预防措施认知情况调查J]. 护理研究, 2017(06):693-695.
[44]李佳倩,刘莹,焦静,等.护士压疮防治知识水平及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J]. 护理管理杂志, 2016(04):254-256.
[45]李玉芹.临床护理人员人文关怀知信行问卷编制及现状调查[D].山东大 学,2019.
[46]Haladyna TM, Downing SM, Rodriguez MC. A review of multiple-choice item-writing guidelines for classroom assessment[J]. Appl Meas Educ 2002;15:27.
[47]de Gruijter DNM. Toetsing en toetsanalyse, herziene versie. Nederland: 2008. URL http://media.leidenuniv.nl/legacy/toetsing-entoetsanalyse.pdf (accessed on 02 February 2016).
[48]Jones PS, Lee JW, Phillips LR, et al. An adaptation ofBrislin's translation model for cross-cultural research[J]. Nurs Res, 2001, 50(5): 300-304.
[49]Yao M, Wang Q, Li Z, et al. A Systematic Review of Cross-cultural Adaptation of the Oswestry Disability Index[J]. Spine (Phila Pa 1976),2016,41(24):E1470-E1478.
[50]李峥,刘宇.护理研究[M].第二版.人名卫生出版社,2018
[51]周丹,杨青敏,顾艳荭,龚晨,王光鹏,乔建歌.基于循证和德尔菲法构建ICU患者 睡眠管理方案J]护理学杂志,2019,34(12):54-57.
[52]贺晴雯.脑卒中患者《情绪和社会功能障碍》量表的汉化及应用研究[D].南 华大学,2018.
[53]王文革,张雯雯,宋鑫•应用Delphi法构建眼科手术部位感染风险评估体系[J]. 护理研究,2019,33(24):4232-4235.
[54]丁茱萸.AACN健康工作环境评估量表的汉化及信效度研究[D].浙江大 学,2019.
[55]Haladyna TM, Downing SM, Rodriguez MC. A review of multiple-choice item-writing guidelines for classroom assessment. Appl Meas Educ 2002;15:27Tavakol M, Dennick R. Post-examination analysis of objective tests. MedTeach2011;33:447-58.
[56]Sabbe E, Lesage E. Meerkeuzetoetsen: praktische handleiding voor leerkrachten en docenten. Garant-uitgevers: Antwerpen, 2012.
[57]任昱燊.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工具的汉化及应用研究[D].天津医科大 学,2019.
[58]戴海崎•心理与教育测量[M]:暨南大学出版社,2011
[59]吴明隆SPSS统计应用实务:问卷分析与应用统计[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03.
[60]Kottner, J.; Streiner, D. L., Internal consistency and Cronbach's alpha: A comment on Beeckman et al[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ursing studies ,2010, 47 (7), 926-8.
[61]Rabeh S, Palfreyman S, Souza C, et al. Cultural adaptation of the Pieper-Zulkowski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Test for use in Brazil[J]. Rev Bras Enferm, 2018,71(4):1977-1984.
[62]张桂菊•照顾者痴呆知识评估量表的汉化及评价[D].郑州大学,2018.
[63]吴明隆•结构研程模型:Amos实务进阶[M].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3.
[64]Tirgari, B.; Mirshekari, L.; Forouzi, M. A., Pressure Injury Prevention: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Iranian Intensive Care Nurses[J]. Advances in skin & wound care 2018, 31 (4), 1-8.
[65]Wu, C.; Smit, E.; Xue, Q. L.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Frailty Among Community-Dwelling Chinese Older Adults: The China Health and Retirement
Longitudinal Study[J]. The journals of gerontology. Series A, Biological sciences and medical sciences 2017, 73 (1), 102-108.
[66]Guo, Y.; Zhao, K.; Zhao, T.;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of curvilinear supine position on the incidence of pressure injuries and interface pressure among surgical patients[J]. Journal oftissue viability 2019, 28 (2), 81-86.
[67]De Meyer, D., Verhaeghe, S., Van Hecke, A.et al. Knowledge of nurses and nursing assistants about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A survey in 16 Belgian hospitals using the PUKAT 2.0 tool[J]. Journal of tissue viability 28, 59-69, doi:10.1016/j.jtv.2019.03.0022019.10.7
[68]Porter-Armstrong AP, Moore ZE, Bradbury I et al. Education of 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for preventing pressure ulcers[J].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18;5:Cd011620.
[69]WAUGH, S. M. Attitudes of Nurses Toward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A Literature Review[J]. Medsurg Nurs,2014, 23, 350-7.
[70]SIMONETTI, V., COMPARCINI, D., FLACCO, M. E.,et al. Nursing students' knowledge and attitude on pressure ulcer prevention evidence-based guidelines: a multicenter cross-sectional study. Nurse Educ Today, 2015,35, 573-9.
[71]TIRGARI, B., MIRSHEKARI, L. & FOROUZI, M. A.Pressure Injury Prevention: Knowledge and Attitudes of Iranian Intensive Care Nurses. Adv Skin Wound Care,2018,31,1-8.
综述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的研究进展
王文综述 欧玉兰审校
(南华大学护理学院,湖南衡阳,421001)
【摘要】压力性损伤作为一种全球健康问题之一,严重危害人类健康。发生压 力性损伤后将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增加患者的经济压力[2-4]。因此,早期识别和 管理压力性损伤患者是必不可少的,这对于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就显得 尤为重要。本文旨在对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进行综述,为医疗机构制定合理 的培训提供理论依据。
【关键词】压力性损伤;知识;应用进展
Research Review of Pressure Injury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Scale
Wang Wen, Ou Yulan
(School of Nursing, University of South China, Hengyang, 421001,China)
Abstract :As one of the global health problems, pressure injury seriously harms human health. The occurrence of pressure injury will seriously affect the patient's quality of life and increase the patient's economic pressure. Therefore, early identification and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pressure injuries is essential, which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for the assessment of nursing staff's knowledge of pressure injuries. 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 is to review the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s for pressure injury prevention and provide a theoretical basis for medical institutions to formulate reasonable training.
Keywords: Pressure Injury; Knowledge; Attitude; application progress
压力性损伤(Pressure Injury)俗称压疮、压力性溃疡、褥疮,是指位于骨 隆突处、医疗或其它器械下的皮肤和(或)软组织的局部损伤。可表现为皮肤完
整或开放性溃疡,可能会伴疼痛感[1]。压力性损伤作为全球性的健康问题之一, 极大地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加重经济负,增加医疗卫生系统资源的消耗[2-4]。。
压力性损伤作为第四大可预防的医疗不良事件[5]。压力性损伤的高发生率及其昂 贵的治疗费用与较低的预防费用相比较,预防就显得尤为重要[6,7]。预防压力性损 伤是护理工作的重点[8],也是护理质量的关键指标。研究显示,通过对护理人员 有效的压力性损伤知识的调查评估,其结果作为依据通过针对性培训,是有效的 降低压力性损伤的重要手段之一。本文旨在通过对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态 度评估工具进行综述,以期为国内医疗机构开展相关进一步研究提供理论参考。
1 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是测量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水平的有效方法,
国外学者 Pieper 和 Zulkowsk[9]、Beeckman[10]、Manderlier[11]等及国内学者李佳倩[12]、 成守珍[13]、杨慧[14]均编制了相关压力性损伤知识问卷,其中有良好信效度报道的 主要有以下3种。
1.1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知识水平测试工具
1997年Pieper[9]编制了压力性损伤知识测评问卷,调查75名临床护理人员 发现其知识缺乏,此问卷被较广泛的应用在国外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该问卷于 2014年根据最新的压力性损伤指南进行问卷的修订。修订后的问卷包括3个维 度:压力性损伤预防、压力性损伤临床分期、压力性损伤伤口特征,共由72道 选择题。该知识问卷总Cronbach's a系数为0.8,各部分Cronbach's a系数在 0.56-0.67之间。该知识问卷适用人群为护士、护理实习生等。
1.2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
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the Pressure Ulcer Knowledge Assessment Tool,
PUKAT)该工具初始由根特大学Beeckman[10]在 2010年提出用于测量压力性损伤 知识,该评估工具根据AHCPR临床实践指南、荷兰医疗保健研究所指南、比利 时压疮预防指南、以及欧洲压疮咨询顾问小组制定的压疮知识评估工具,包括六 个维度, 26个条目,该量表研究人群为临床护士及护生,初步显示该量表内容 效度0.78〜1.0,条目困难指数从0.27〜0.87,条目判别指数从0.29〜0.65, Cronbach's a系数为0.77。并随后被瑞典叭英国叭意大利叭土耳其[18]等进行翻译并应用, 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该评估工具于2017进行更新,更新后工具有六个维度包括 病因学、分类与观察、风险评估、营养评估、压力性损伤预防特殊人群, 25 个 条目,总分25分。该评估工具条目困难度在0.12〜0.91,判别度在0.02〜0.34。 但是此评估工具为进行内部一致性Cronbach's a系数的评估,量表的设计包括两 种模型即:效应指标模型(the effect indicator model)、因果指标模型(the causal indicator model),其中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为因果指标模型、压力性损伤预防 态度量表为效应指标模型,在这两种模型中效应指标模型可以通过计算克朗巴赫 系数来评价量表的内部一致性,但是因果模型是不适合进行克朗巴赫系数的计算 [19],但仍有较学者评估因果指标模型使用克朗巴赫系数。
1.3护士对卧床病人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问卷
国内学者成守珍[13]等在2017年为测量护士对卧床患者压力性损伤知识、态 度情况,在根据最新的压力性指南自行设计了压力性损伤知识、态度问卷,该问 卷包括两个维度:知识维度和态度维度。其中知识维度为单选题,每题 1 分,共 14个条目,总分范围0〜14分。通过对三甲医院30名护理人员进行预调查,结 果显示问卷Cronbach's a系数为0.795,重测信度为0.774.
2 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防治水平现状
目前,国内外研究显示,对于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防治知识水平的测量主要 从四个方面测量即压力性损伤的分期、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压力性损伤预防和 压力性损伤护理。
2.1 压力性损伤分期
2016年美国压疮顾问小组(NPUAP)、欧洲压疮顾问小组(NPUAP)和泛 太平洋压力性损伤联盟(PPPIA)联合提出压力性损伤定义[1]:压力性损伤是指 位于骨隆突处、医疗或其它器械下的皮肤和(或)软组织的局部损伤。可表现为 皮肤完整或开放性溃疡,可能会伴疼痛感。将“压疮”改为“压力性损伤”,压 力性损伤依旧分为4期、可疑深部组织损伤和不可分期。但压力性损伤4期的分 级采用阿拉伯数字来代替罗马数字。国内学者成守珍等[13]研究显示,护理人员对 于压力性损伤的分期的正确率只有53.2%,说明了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的知 识了解相对不足,需要医疗机构进行进一步的培训。
2.2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
压力性损伤的风险评估是临床上护理人员预防压力性损伤至关重要的手段,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许多研究者为测量压力性损伤风险因素开发了许多的压 力性损伤风险评估量表。当前,超过40种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工具应用于临床 其中被国内外广泛使用的风险评估量表有Waterlow评估量表、Norton评估量表 和 Braden 评估量表。另外还有 Gosnell 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量表、 OH 压力性损 伤评估表、 Cubbin&Jackson 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表等。邓述华等[20]调查结果显 示,护理人员对于压力性损伤风险评估量表的使用仍然相对的欠缺。不同的压力 性损伤风险评估工具有量表本身的特异性和适应人群,需要进一步加强护理人员 培训来确保其掌握风险评估量表相关知识。
2.3 压力性损伤预防
预防压力性损伤是护理工作的重点,也是护理质量的关键指标。护理人员是 24 小时陪伴在患者身旁,是最早观察到压力性损伤发生及发展,也是对压力性 损伤早期预防、后期的治疗的执行者[21]。研究显示,在国内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 伤知识了解程度较低[13],但经过对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的培训,保证其能够实施 科学有效的预防措施将显著的降低压力性损伤发生,降低医疗成本。故医疗机构 应将压力性损伤的预防知识作为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培训的重点,并提高护理人 员对压力性损伤预防重要性的认识。
2.4 压力性损伤护理
护理人员对压力性损伤的护理知识会直接影响压力性损伤护理质量,同时能 够直接的影响患者压力性损伤的康复[22]。研究报道[23],瑞典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 护理知识掌握程度低。邓述华对医院290名护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发现其压力 性损伤护理知识得分正确率低于 60%。同时,国内研究报道,当前的最新的压 力性损伤指南知识不能够及时的应用到临床实践中,尤其在我国部分护理人员压 力性损伤知识没有及时更新,对压力性损伤护理最新进展掌握不足[13,14]。这些提 示医疗机构应及时更新压力性损伤护理新进展并加强培训。
3小结
我国护理人员的压力性损伤知识水平较低,医疗机构需要加强培训、推动以 循证为基础的压力性损伤指南的应用。同时,国内对护理人员压力性损伤防治知 识评价工具研制的还较不成熟,尤其是许多压力性损伤知识评估工具不能推广到 临床,不具备实用性。国外当前有较成熟的评估工具,可是由于国内外压力性损 伤文化背景差异,国外成熟的压力性损伤评估工具问卷引入国内尚少。提倡在未 来的研究中,对国外成熟的压力性损伤问卷进行汉化,构建适用于我国国情的护 士压力性损伤知识问卷。